彻底扭转为私的观念


【明慧网2005年10月30日】2005年秋天的一个晚上,我和几个同修一起到农村散发真象资料,由于我们心不纯净,起了欢喜心、做事心,加上掉以轻心,被邪恶严重干扰。同修的弟弟开车给我们送到一个屯子,快发到屯头时,同修A被村中坏人发现了,同修A就大声喊着想正念挣脱。我听到声音后第一念想到的是快躲起来,根本没想到站出来跟同修一起正念制止邪恶。这时看到距我20米处有个人(因天黑),不敢确定是不是B同修(耳朵有点聋),如果是她,她或许能听到同修被抓的事,我给自己找了一个借口,心安理得的躲到了玉米地给同修发正念。

没想到A同修走脱后,B同修因没听见,误认为坏人是同修(掉以轻心),冒失的走到了坏人跟前被抓了,同修当时也放下自我,当面给村民小册子看,讲真象,这时有恶人就给当地派出所打电话,但电话很长时间就是没人接。僵持了几个小时,终于在师父的慈悲加持下,在同修们的正念和同修弟弟(一个常人)的帮助下,同修化险为夷。

回过头来看自己,如果我不先想到保护自己,先想到同修B的安危,我智慧的把她叫住,她根本不会被抓,更不会影响那天晚上的证实法,可见私心不去导致多么严重的后果。深刻的找自己,为什么关键时刻就不管别人,是因为平时一点一滴小事上就很少先想别人,导致在关键时刻只能想自己,要想彻底扭转这个为私的观念,就要一思一念用法衡量,养成做事先想到别人的习惯。

师父说:“所以作为一个生命来讲,能够在做事中考虑别人和所表现出来宽容,是因为基点就是为他的。”“我不是讲了嘛,将来的生命是为他的、不是为私的。在这过程中就在这样造就着你们,所以你们不能够光考虑自己。怕什么?怕这、怕那。”(《2004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那晚听到同修A被纠缠后,我就在玉米地“给她”发正念,那时怕心也出来了,这时想大法弟子不能怕,要冷静下来发挥自己更大的能力,铲除这针对法的破坏,去掉了这个“分你我”的自私心,站在正法的基点上时,发正念觉得很强。发到晚10点多时听不到村民的嘈杂声,但不知同修是否脱险,痛心的问自己:为什么平时总是放任自己的执著,精進的弟子会发生今天的事吗?一边发正念一边艰难的寻找来时的公路,有时也找自己的什么执著被邪恶钻了空子,发现是因为很多执著心长期抱着不放。这一刻要下决心放下,安逸时助长执著心,危机时才觉执著心的可怕。那一刻告诫自己,以后一定要严格要求自己。

走着走着,远处来了一辆车,当时也想到可能是同修弟弟在找我,但那时想到的是尽量不冒险(用人的办法保护自己),一旦这车是被坏人开着引诱我们的呢?只想自己,却没想到那几个同修和同修的弟弟,担心自己的安危,那时保护自己太厉害。同时也没有彻底否定旧势力,自己已发正念二个多小时,却不敢相信早已使迫害自己的邪恶烟消云散了,根本上对正念坚信不够,因为自己正念不足在玉米地呆了一夜,也让我认识到吃这种苦在高层次上看,也许真的是一种耻辱。由此我想到在劳教所做得再好也没什么值得炫耀的,進一步想到那些被抓后正念走脱的,也是因为自己人心太重了才被抓,出来后不但不能欢喜,而是应该深刻向内找,如果自己念正,邪恶根本不敢干扰你。回家后从新正确认识一下自己的不足,发现主要表现在两方面:

(一)有意无意的经常证实自己,基点没摆正

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应该站在正法的基点上去认识问题,这样才能放下自我,圆容整体,做好证实法的事,同修之间才能做到宽容。

有一段时间老抱怨、指责同修不配合整体,背地里说同修,后来发现是自己错了,学法中师父点给我“给你安排的这条路是宇宙中有这样的因素给了你,让你来走。” (《2004年芝加哥法会讲法》)我一下子明白了,不应该去要求别人什么,自己是有使命的,只能要求自己必须做好,师父说:“从每个人做起,真的把我们这个环境啊变得很正,一切不正的因素都会解体,一切做不好的学员就会看到自己的不足、就会促使他们做好。”(《2004年芝加哥法会讲法》)

(二) 长期不静心学法,习惯放松自己的主意识

有时学法、发正念也想着讲真象的事,被做事心支配得不清醒了,导致邪恶迫害身体,发正念手势经常变形,认真学法后,认识到发正念姿势也是心性的一种真实体现,师父留下的手势自己随便改变,这可是个很严肃的问题。重视发正念后,手势很少变形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