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除观念 走正大法路


【明慧网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十五日】

敬爱的师尊好!各位同修好!

我叫雪梅(化名),于一九九五年八月得法,至今已在大法中修炼十年了,修炼的路上,在师尊慈悲的呵护下,在大法博大精深法理的指引下,我的思想境界不断提高,凭着对大法的正信走到了今天。虽然走的很艰辛,但却越走越坚定,越走越成熟,倍感大法无边,佛恩浩荡。

面对邪恶最恶毒的破坏性检验,作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维护大法是我们的伟大责任,证实法中救度众生是大法赋予我们的神圣使命;破除邪恶的迫害,如何走正大法路至关重要,因为“大法弟子不但在挽救众生,也给未来的众生开辟着一条真正的人的生存之路”(《在美术创作研究会上讲法》)。

当然一个人在修炼中会有很多关要过,而顽固的观念在过关中却起着干扰的作用。要破除干扰,唯有遵照大法,正念正行,才能走正大法路。下面就以“破除观念 走正大法路”为标题向师尊汇报一下自己修炼中的点滴体会。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恶对大法与大法弟子的邪恶迫害开始了。我没有被邪恶的气势所吓倒,为了证实大法,我以辞职报告的方式写了一份真相材料给了单位领导,然后毅然踏上了進京上访之路。在天安门正门前我高举“法轮大法好”的横幅,高喊着“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还我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的口号,兑现着我的史前洪誓大愿。接着被恶警非法抓捕。在监狱绝食绝水四天,当时我只有一个念头,“我是来证实大法的,不是来遭受迫害的,谁也不配迫害我。”结果我被无条件释放。

释放后我头脑中立即闪出一念,我做的是最正的事,不会失去工作。回家后,单位领导问我,我实话实说,并说大法弟子做任何事都要为别人着想,我写辞职报告就是为了不连累你们,進京前我曾发誓,就是死也不报姓名、地址,也不连累任何人。单位领导默不作声,然后说,你的辞职报告未批,明天上班吧。

由于正法的需要,我于二零零一年建起了一个小资料点。在这段时间里,我担负着重要的讲真相工作,并在熔炼中不断的去执著,破观念中提高着自己,同时逐渐的成熟起来。

记得二零零三年时,我在新租的一个楼房里做真相资料。一天晚上社区干部来我家说是登记计划生育,并问我叫什么名,工作单位。我是本地通缉的人员(因邪恶迫害被迫流离失所),怎能报真名呢?于是报了假名,接着社区干部叫我明天把户口本拿来。社区干部走后,我们四个大法弟子在一起切磋,由于怕心和观念束缚,决定明天搬家。

晚上我久久不能入睡,把每一个想法与大法進行对照,结果发现都不符合法。那是什么原因促使自己这么决定的呢?就是怕。师父说:“哪里出现了问题,哪里就是需要你们去讲清真相、去救度。不要碰到困难了就绕开走”。于是我决定正念正行,明日直接找社区干部当面讲清真相。来到她家,我首先开门见山的说,“大姐,我是修炼法轮功的,昨晚你去我家登记我报的是假名。晚上我想了很多,因为我是按照真善忍为指导修炼的,我报假名你无处查找会给你工作带来麻烦,我心里不安。如果报真名,你无意当中给报上去就会使我遭到迫害,你们也将给自己将来带来灾祸,因为我们没有犯罪,是真正的好人,只是在大法中受益太多,说句真话就被无端的打压,迫害到这个地步。”

然后我進一步从自身的修炼给家庭、给社会带来的益处讲到大法洪传世界,江××等流氓集团在国外遭到起诉以至善恶有报的天理。最后我说,“我跟大姐推心置腹的讲这些真话就是看大姐面善,是个好人,那好人就应该有好报,有美好的未来,就应该了解真相,明辨是非。”我接着又说,“如果大姐觉得为难,那就容我几日,我找到房子立刻搬走。”结果这位大姐说,我很佩服你们这些法轮功,有胆识,有坚定的信念。你就在这住吧,如果上边来查也不一定单上你家,就是真到你家,你不给他开门不就行了。我说谢谢大姐,你的善心一定会给你带来福报的。回家后,我把经过讲给了同修,同修也找到了自己的不足,并增强了对大法的正信和证实法的信心。

后来教我电脑的同修来找我,我将此事告诉了他。他说你那是资料点,为了安全,你应该为法负责,为同修负责,尽早搬走。我说我才搬来不到一个月,房租交了半年,房主说半年内不退钱,怎么能轻易损失这些钱呢?何况为法负责必须站在法的基点上,在法上认识法,而不是凭观念和所谓的经验去想象,结果我们各执己见,不欢而散。该同修回去通知跟我接触的其他同修暂时不要跟我接触,说是怕我被跟踪连累其他同修。一时间资料点处于困境。我反省自己,发现自己在讲这件事上确实带有欢喜心和显示心,而且矛盾出现了,善心又不够才使矛盾激化,使自己走入困境。我想我应该坚定正信,去掉执著,修正自己的同时就是在破除干扰,就是在证实法。不久其他同修又主动找我联系,资料点又正常运作了。

由于当地资料点搞资料的同修一批批被捕,资料点遭到破坏,使我所担负的责任也越来越大,相应也就带来一个“忙”。随着越来越忙,我也就放松了对自己的严格要求,逐渐的减少了学法、发正念的时间,后来就真的做不到静心学法了,各种执著心相应而起,还时常抱怨:同修为什么不站出来多建几个资料点,减轻一些自己的负担等等。虽然表面上做着讲真相工作,实质上根本没有修自己,没有把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做好,落到实处。最终被邪恶钻了空子,遭到了迫害,给大法造成了一定的损失,教训是深刻的。

修炼的过程就是不断的去执著心的过程,摔倒了,那就赶紧爬起来,从新做好该做的一切,才不愧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称号。

一天半夜,一群邪恶之徒撬门闯入我的家中,進屋便翻箱倒柜,抢走现金、存折、电视、录像光碟、电脑等贵重物品。面对邪恶的疯狂,我正言相告,你们今天的所作所为不是工作而是犯罪,我没有犯法,而你们却是在知法犯法。我所做的一切只是针对中共对法轮功所编造的谎言与邪恶迫害在讲清真相,是在还公民的知情权,是正义之举。我没有罪,而江××及其帮凶所干的一切才真正的在犯罪。目前,江××及其帮凶中的很多人已被多个国家起诉,而罪魁祸首江××已被大法弟子告上了国际法庭,不久等待它的将是恶贯满盈的报应。难道你们也愿意成为它的陪葬品吗?你们想一想,有多少迫害法轮功的人遭到了报应?你们为什么不吸取教训?给自己留条后路,更何况镇压五年多了,也没把法轮功镇压下去,相反大法洪传世界六十多个国家,得到一千多项褒奖。我们按真善忍做一个好人,而镇压所采用的一切手段都是假恶暴,谁正谁邪,不是一目了然吗?

接着我又说,我们相识就是缘份,我真诚的希望你们牢记“真善忍、法轮大法好”,善待大法、大法弟子会给你及你的家人带来福报。最后我对着家人说,我不会自杀,如果我死了就是被他们酷刑迫害死的,你们一定要把凶手送上法庭,叫他们得到应有的报应。然后我被恶警架着,高喊着“法轮大法好”,有力的震慑了邪恶。

来到派出所,我的心情非常平静。恶警把我铐在沙发上,我只有一念,放下生死,救度一切可救度的生命。我心存慈悲,以理服人,讲真相中大法给予了我无穷的智慧,我知道师父在加持我。就这样在我正念正行的威严下,警察没有一个对我恶言恶语、拳脚相加的。

第二天,他们把我送到了看守所,警察在提审我时说,你所说的酷刑是不存在的,我们不会动你一下;你若有立功表现,我们会向领导反映,释放你。我说,你们想让我出卖我的同修是妄想,因为我不会配合你们的,你们不就是拿死来威胁我吗?我不怕,判我多少年我都不怕。人算不如天算,你们永远都说了不算。我没有犯罪,我不会承认强加给我的任何迫害。后来在面对检察院、法院人员时,我都能本着讲清真相、证实法、救度世人这样一个目地,不签字,不配合邪恶的任何要求、命令和指使,做着一个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一切。就这样,许多人明白了真相,有的法警还公开说,按真善忍做好人抓他们干啥?有的法官说,我很同情你们。

在看守所的这段时间,刚進来的那天晚上,我就给同屋的犯人讲真相,结果号长说,你别讲了,再讲就给你报告管教,同屋的其他人也随声应和。当时我心里很难受,对她们说,我是真心为你们好,真要迫害我,那我就绝食抗议,绝不妥协。她们说,你可别绝食,我们本来就不容易,你定位后我们还得侍候你;你也别炼功,否则管教会骂我们的。我说,我不会连累你们的,我会征得管教同意再炼。晚上我想了很多,抵制迫害不一定非要采用绝食的方式,如果绝食目地不明确,或没有一个什么都不能动摇的坚定正信与坚强意志,就会给法带来负面影响。

在《洪吟(二)》〈别哀〉中师父说:

别 哀

身卧牢笼别伤哀
正念正行有法在
静思几多执著事
了却人心恶自败

我想我一定要按师父说的做好,放下自我,正念正行,救度与我有缘的一切生命。

第二天早上管教来说,你们都跟雪梅借光了,这段时间不给你们任务(干活),愿意干多少就干多少。接着对我说:监规你愿意背就背,对你不做要求。我告诉管教,我是修炼人,没有犯法,我要求炼功。管教说所里不允许炼功。我说我不是犯人,头可断,血可流,但大法不能丢。管教看了我一会儿说,那就在中午午休的时间在门口炼吧(因这地方监控看不见)。管教走后,室长对我说,教你一些规矩。我说什么规矩,她说出门要说“政府好”,蹲在门口,管教让走才能走;到管教室要喊“报告”,管教让進才能進;管教开门要说“谢谢政府”。我说我没有犯法,我所做的事都是为了别人好,可政府却把我迫害的妻离子散、有家不能回,我还要谢谢它,多邪恶呀!我不会喊的。

结果上午提审出去,我正念正行,谁也没说什么。下午管教把号服(犯人服)拿来让我穿,我人心突起,怕刚刚争取的环境丢失,明知道应该正念正行,“但是在实际修炼中,痛苦来时、矛盾冲击心肺时,特别是一旦冲击了人的那顽固的观念时,还是很难过关,甚至明明知道是在考验也放不下执著。”(《越最后越精進》)所以我穿了几天的号服。后来在一次提审时,我遇到了一位同修没穿号服,正在绝食抵制迫害,并告诉我要放下生死。我感到很羞愧,看到了自己的不足,回来后立即将号服脱掉,并声明我不是犯人,我不会再穿了。我又找管教当面和她交流,管教说我很佩服你们那种坚韧不拔的意志。

在监室里,我从一言一行、一举一动做起,善待所有人,结果我的行为感动了犯人,也就有了進一步讲真相的机会。最后室长说,人的大脑就象一张白纸,画上什么就是什么,如果不接触你,我还真不知道这些真相,真谢谢你了。我说我不管你要一分钱,只希望你及你的家人将来有福报。你们明白真相了,我真为你们高兴。就这样监室内的每一个人对大法都有了一个新的认识,她们私下里都夸我善,夸我好。

不久我又被调到另一个监室,这个监室人很多(十八人),室长是一个经济犯(在单位是经理),人看上去较善,但对大法没有正念。于是我继续从我做起,修正自己,善待别人,功照炼,法照学,真相照讲,不久环境便开创出来了。室长当着大家的面说,都象法轮功这样,世界就充满了爱。他还公开喊“法轮大法好”,并说做梦跟我在一条法船上。有一天室长下起诉书了,她回来后心情很不好。我跟她说,你在外边只知道挣钱,跟你讲真相也不听,但是今天你认识了我就是缘份,如果你能洪扬大法,告诉那些受蒙蔽人真相,真心忏悔自己的罪过,永不再犯,将功补过,那是功德无量的事,我想一定会柳暗花明又一村的。结果她天天念真善忍,法轮大法好,发愿要救众生,奇迹终于出现了,没有开庭她就回家了。

还有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太太(诈骗犯),在外面听了邪恶的宣传,非常恨法轮功。她说以前认为你们法轮功又杀人又自杀太可怕了,我在外面时都不答理你们,现在跟你相处两个多月,我才真正明白你们是最好的人,我回家后谁要再说法轮功不好,我就跟他反唇相讥,我还要洪扬大法,让更多的人知道真相。就这样换了一批又一批人,通过我讲清真相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知道了大法好,还有的人还写了“三退”声明。

我在监室不干活,我告诉她们我不是犯人,我修的是真善忍。而有些人看到我帮别人,心里不平,也投机取巧,我告诉她们,谁也不能拿大法弟子的慈悲来耍戏,我们的慈悲和威严同在。人犯了罪,在痛苦中是在偿还罪业,如果不知悔改,心还那么坏,就会造下新的罪业,将来会更加痛苦。我经常给她们讲做人的道理,启迪犯人的良知与善念,结果监室很少出现打架的。管教看我帮她做工作,对我也很好。她对犯人说:人家“法轮功”说她没犯法。除了“法轮功”外,谁不干活,谁不穿号服,不背监规也不行。是龙你得盘着,是虎你得卧着。“法轮功”有涵养、有素质,我对她们也得高看一眼。

我被非法判刑七年,我不承认邪恶对我的迫害,我每天发正念铲除迫害我的一切邪恶因素,无条件释放我。在看守所我的身体一直很好。第一次投牢,我发出正念,监狱是迫害大法弟子的罪恶场所,我决不承认这种迫害,怎么送去怎么给我送回来,同时求师父加持。体检时我发出正念,都不正常。检查结果是高血压(低压一百五十),心脏病,监狱缓收。我又回到看守所,很多犯人都竖起拇指说,我们猜你一定会回来,你的师父会帮你。回来后管教问我,你迷糊吗?我说不迷糊,她说那你为什么血压那么高?我说科学有很多现象解释不了,那就理解为天意吧。接见时家属告诉我,很多同修都说,既然师父给你演化有病,你就应该顺水推舟装病,不就出来了吗?还说你不侍候那个(被邪恶迫害致残的)法轮功学员,她早就被释放了。家属还说,那么多人都这样悟的,还不如你一个人?我说不管谁怎么悟,基点必须站在法上,要考虑能不能起到证实法的作用,能不能救度众生。修炼没有榜样,不能象公式似的往里套,更不能凭观念去想。对照大法,我看到为出去而装病是人的观念。后果会干扰众生对大法的正信,会起到负面影响。另外,我如果不侍候那位同修,常人会说连你们法轮功都不管她,还得别人来侍候,你们还讲什么善待他人。同样会给法带来负面影响,同时也影响世人被救度。所以我不能人为的想怎么做就怎么做。

第二次投牢,管教心里没底,让所长也去了,非要把我送進去。我心想,这是一场正与邪的较量,我是神,你是人,人跟神斗必败。我不断发正念解体迫害我的一切邪恶因素,求师父加持我,这次连看守所我都不待,我要回家。检查结果是高压二百四十,心脏病特别严重,监狱开出拒收的手续。同去的犯人有的竖起大拇指,有的双手合十祝福我。我对她们说,在任何环境下都要心存真善忍,那么什么困难也挡不住。回到看守所,犯人对我说,大法真厉害。我每天继续发正念,要求邪恶无条件释放我,结果看守所怕我死在里面担责任,主动带我去医院作鉴定,给我办了保外就医。就这样七年的刑期几个月就走完了。正如师父说:“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通过这次证实法,再一次见证了正义必将战胜邪恶,神在人中的伟大再现。

在我修炼的过程中,我见证了大法无边,感受到了佛恩浩荡,也破除了许多人的观念。如:只要让邪恶抓到就得挨打,甚至酷刑折磨;特别是做资料的同修,哪一个不挨打?有多少人因承受不住而出卖其他同修。教训太多,不知不觉中形成了一种无名的恐惧,难中没有了正念或正念不足,以人为榜样,如谁谁学的那么好都承受不住,我能行吗?等等,而不是把大法摆在第一位。其实什么是“难”?正象师父所说:“学员自身的业力、对法的认识不足、在难中还有放不下的执著,在痛苦的过关中不能用正念对待等等,都是被邪恶加重迫害的主要原因,也是邪恶真正破坏法的根本借口。”(《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

最后让我们牢记师尊的教导,走好、走正最后的路吧!“你们才是历史这个时期的主角,当前无论邪恶还是正神,都是为你们存在的。走正你们的路才是最重要的。最后的时刻,邪恶的因素会减少,环境会宽松,世上的形势会有变化,要求你们走正的路永远不会变。”(《走正路》)

(第二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