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正修炼的路


【明慧网2005年12月7日】当我看到明慧网上要求大陆学员积极参与心得交流会的文章时,总觉得作为一个修炼人应该圆容我们的明慧网,丰富网站内容,不能只当观众。我修炼多年事迹平淡,从未投过稿,但愿我的心得能对明慧网给予支持和参与。

一、迫害开始看别人,不知怎么做

记得99年7.20邪恶迫害大法后,我把大法和修炼分开,认为谁迫害大法谁遭报,我在家修既安全又可获得好身体,可成神圆满。根本没有把自己置身于大法之中,当作大法的一员,有意无意的助长了邪恶的气势。后来,有许多学员走出去证实法,为大法说句公道话,慢慢我才认识到走出来维护法是应该的,可自己却慢了许多,修炼中的悟性太差。

后来我去了北京,去信访局,没有等到接待,后发了一封信。当时心里不稳、害怕。现在看来并没有达到证实法的目地,只不过看别人去了,自己也去吧。认为如果别人能圆满,咱也不会落下,而没有从大法的角度,从作为一名修炼人而应该为之。

作为一名学员,在大法蒙难时不能理直气壮的说一句公正话——迫害大法就是迫害自己,怎么能把这分开,大法是大法,我是我呢?把自己置身于事外。仔细查一查不就是这种心理吗?此时我真的看到了自己的渺小和卑微。修炼不是儿戏,不实实在在的修,是不会修出正念的,更谈不上行为的理性了。

看别人所为,在关键时就会栽跟头。当我被邪恶警察抓捕时,被关在看守所时,充分暴露了自己的不足——妥协了。真是“生死非是说大话 能行不行见真象”(《心自明》)。往事并不如烟,记忆难抹。如果不是师父慈悲,不已被毁了吗?失去修炼、失去大法,修大法的人都知道那将意味着什么!

二、实实在在的讲真象、救度众生

随着正法时间的推移,师父发表了一些经文,很多学员开始制作真象资料、发资料、讲真象……逐渐使我知道了作为一个学员要揭露谎言、揭露邪恶,把大法的真象和美好告诉世人。但感觉像是走过场,反正别人做咱也做,不会落下,不会影响层次,不会影响圆满……可是真正的自己哪去了?理智哪去了?直到有一天,我扪心自问:我为什么要发真象讲真象?通过对法的不断学习和理解,逐渐从内心认识到做真象的目地。作为一名大法弟子应该讲真象,破除世人头脑中的毒害,挽救世人是我们的责任和义务。如果不这样做那还算修炼吗?同时我作为一名学员不听师父的话,那能是弟子吗?师父还承认吗?正法不会因为我不够格降低丝毫标准,也不会因为表面的行为而降低对心性的要求。对法理的明析,摆正了自己的位置,现在做真象不再觉得是一种负担和压力,他已经是我生活的一部份,是必需的,是自然而然的一种行为。

三、要精進不能松懈

修炼中最常见的一种现象就是一段时间抓得紧,一段时间松懈,或松或紧,不能象师父要求的勇猛精進。《九评》的问世,劝人“三退”的出现,说明正法已到了最后阶段。对个人要求更高。我有时出现了松懈,特别是劝人家不退时。

有一天看《明慧周刊》,当看到有的学员一天能劝退几十人,心里高兴。看看别人,想想自己,修炼差距可想而知。然而每个学员环境不同,情况不同,个人状况不同……但这都不能作为借口。师父发表《志不退》和《越最后越精進》,不正是对我们的放松和懈怠状态的棒喝吗?师父为我们浪费宝贵时间、不能精進而心急。

法是有标准的,我们是被选择的生命,修炼中不能观望,不能徘徊。修炼如逆水行舟,不在法上精進,就会被常人的东西污染。只有无条件的尽快同化大法,自己没有权力安排自己的未来。时间短暂,修炼的一切过程将随着法正人间的到来而最终走完,再不坚定自己的意志,不精進,机会还有多少?时间还有多少?不更应该走正这最后一段正法之路吗?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