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好回归的每一步

【明慧网2005年10月31日】我是1998年得法的一个普通大陆修炼者,至今在大法中修炼7年多了。随着学法的深入,生命境界在提高与升华中。虽然还有很多未修去的人心,感觉应该把自己的修炼点滴体会和本地区近来出现的问题写出来,以供同修思考和借鉴。

我是在家庭和情感极度绝望之时,走入大法修炼中来,自然带着强大的执著,经过和平时期一年多的集体学法、炼功(98—99年7.20)明确了人生的意义和目地,了知人生之所以在苦难奔波,是业力轮报所致,渐渐不再怨天尤人,平静对待一切遭遇,也不再为生活琐事烦恼。

99年7.20之后全国上下一片恐怖,政府开动宣传机器,造谣诽谤欺骗,来自单位及家庭的压力也接踵而来。当时虽然心里明白,但也一时不知所措。在单位三番五次谈话和压力下写了“保证”(因当时去省政府上访),后来虽悟到不该向邪恶保证什么,但执著太多,没有去北京上访。随后当看到36位西人大法弟子去天安门证实大法的壮举,我感动得眼泪直流。反省自己:身为负有使命的大陆弟子却不如西人弟子的坚定正念,深感惭愧。并从此开始坚定自己证实法的修炼之路,做一个名符其实的助师正法的真修弟子。

几年来,我一直在师父的呵护下,做着自己该做的事,从散发资料、粘贴不干胶到面对面讲真象,从开始的心惊肉跳到现在的平静理智,修去了很多执著。去年在我家成立了小型资料点,我学会了上网、下载及排版、打印。我们可以打印师父的经文、周刊和真象资料。同时我们地区多个家庭资料点同时运作,九评书从大本到精制成小版本,以便于散发,每天可出百余本。

根据我地区特点,为救度偏远山区的民众。我们成立了传播真象小组,使从未闻听过大法和九评内容的偏僻山村,得到了大法的福音。虽然很辛苦,同修们都信心十足,精神百倍。

这期间我们部份大法弟子成立了学法小组,主要是传播真象小组的成员。由于接触时间长了,矛盾和执著也在逐渐暴露出来。有人说话也不如以前客气了,摆出指导说教别人的口气,甚至感觉自己做的事多、重要,应该让大家什么事都听他的。如有不同意见时,坚持己见,最后武断定夺。当同修给他指出时,并不是真心接受,而是找借口搪塞。还有一位被迫害流离失所的同修,亲人不在身边,天长日久,人心、人情和在常人养成的不良习性逐渐外露,在出现矛盾时,不是以修炼人的心态去化解问题,而是以一己私情向对自己有照顾之情的同修转嫁矛盾,造成同修之间的间隔。甚至在男女同修问题上不拘小节,造成同修及家人的误解。当问题出现时,不向内找、反思自己,而是抱怨他人:心胸狭隘、思想肮脏。一时间,学法小组处于僵持、紧张的局面。有一个表面精進的同修突遭车祸死亡,还有一个刚才从劳教所放出不久的同修又被绑架。

这期间多数同修(包括我自己)都受到不同程度的干扰,没能做到以法为师向内找,而是左摇右摆、态度模棱两可。致使一个短期阶段,讲真象及资料停止运作。

后来几个同修在一起静心学法并讨论面临的现状,“这一瞬间,值千金,值万金。”(《芝加哥市讲法》)决不能耽误证实大法的大事。大法弟子还有比救度众生更紧迫的事吗?不能这样内耗,让邪恶得逞。于是我们各尽所能,形成协调统一的整体。开始制作资料,组织散发真象小组等一系列机制,从新走上正轨。

由此而自己感悟,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学法修心,必须放在首位,真正实修,而不是只说在嘴上。遇到任何问题都先找自己,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和心态必须归正。决不能找借口安慰自己从而掩盖执著。真正做到为法负责、为对自己寄以期望的众生负责、更是对自己负责。古人云:大丈夫,一言九鼎。常人尚能如此,那么,我们作为拥有宇宙第一称号的大法弟子,真正做到“言而必行”了吗?

自己这几年的修炼过程,一直伴随着不好的人心和私心。比如愿意和自己谈得来的同修来往,与看不惯的就少来往。在单位讲真象要看平时对其印象如何,而忘了自己的责任,所有的生命都该救度。虽能看淡名利,但有时分配不好的工作心里也会不舒服。对亲情也没放下,甚至渴望得到注目、关心和爱护。心里明知任何情都是拴着自己的绳索,却也难舍、难断。

我们是师父从地狱中捞起的幸运大法徒,只有证实法的责任,只有救人的使命。在这万古不遇的伟大历史时刻,我们没有时间和权利去缠绕人间虚幻的牵绊,必须谨遵师父的教导,走好回归的每一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