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老年大法弟子的修炼体会


【明慧网2005年11月15日】我是98年得法的老年弟子。得法前曾患有心脏病、结核病、胃溃疡、坐骨神经痛、脑血管硬化等多种疾病,可想而知一个暮年之躯在生命尽头中的挣扎是多么的难耐,是怎样的一种煎熬。然而,得法后这诸多的严重病痛烟消云散,在师尊给我清理了身体并给以加持下,我重现壮年体魄,一身轻松,真如返老还童一般。冥冥之中似乎就在等待今日之大法,助师世间行的千古洪愿兑现在今天,岂有稍息懈怠之理,岂有不按大法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勇猛精進之理。

虽说我只有小学一年级的文化,可这对我学法并没有任何影响,我仍然能够在法上理解法和领会法中的内涵。对师父讲的“法的内涵不体现在表面的文字上”(《北美巡回讲法》)的法有切身的体会。我自得法以来,尽管我没有象很多的同修那样读多少多少遍《转法轮》,但我有自己的学习方法与对法的理解。虽然我读得慢,但法中的字字句句都能展开、都能给我展现出我应该认识、应该提高的内涵来。

但也有状态不好的时候。这时“不二法门”的问题就会返出来干扰我。初期我还认识不到,当别的同修给我指出来时,我还不接受,甚至反感、排斥。其实,因为得法前的几十年中我是在道家中修的,所以每每会带有那一门的印记、思维表达形式。然而,尽管人的一面如何排斥、如何不接受同修的提醒,可法是不允许的,师父是不允许的。往往这时就会出现不能在法中精進提高,功受滞而带来的那种极其难受的状态,心烦意乱,学法静不下来,无以言表的难受。这样的情况曾反复出现过多次,无论是在个人修炼中还是在正法修炼中,这种情况都曾经发生过。后来经过与同修们的反复交流、切磋,我终于认识到:这也是在走旧势力安排的路。因为过去的一切都是在为今天的正法奠定基础,在为今天的正法奠定文化基础,仅此而已。那么连这么重大的执著都放不下,怎么能在大法中走出自己的路呢?怎么能在正法中走好、走完最后的路呢?我怎么能拿着小学课本到大学里去鱼目混珠呢?这是对法的不敬,是对众生的不负责任,是对自己的放任和放弃。明白、认识了这些之后,真是由衷的愉悦,似乎我的心也纯净如水了。从中我认识到:净也好,空也好,它不是求出来的,是修出来的,炼出来的,是在法上升华后法赐给你的,是佛法神通的展现。法是万能的,可你不在那个层次与境界中时,你的所思所想所为绝对是达不到法对那个层次的要求的,顶多也只能算是个人痴心妄想的有为之事。

在证实法、讲清真象、救度众生的过程中,我深深体会到只要你心中装着法,装着众生,就什么都不用怕,理智与智慧是法给你的,生命是建立在法的基点上的,所做的又是法赋予你的使命,是宇宙中最神圣的事。在“众神聚焦”的时刻,如果你有“怕”,那是不是对师对法的正信有问题了呢。记得在夏日的一个夜晚,我们一行三人去农村散发真象资料。我们出发有些早,到达目地地时人们还都在大街上乘凉、聊天,且灯火很亮,无法散发资料。我当时就想:现在这灯光灭了该多好啊。结果几分钟灯后灯就全灭了。就这样,一个晚上我们总能做七、八个村庄,都是很正常的情况。还有一次也是去农村,已经夜晚十点钟左右了,人们还在街上聊天 ,虽说没有灯光,可月明如昼啊,还是无法做。这时我想:请师父帮帮忙吧。就这一想,在既不刮风又不打雷的情况下,突然下起了小到中雨,一会人们就都回家关起了大门。我们也顺利的做完了我们要做的事。真是“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呀。

个人的一点体悟,不当之处敬请同修们批评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