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谈根本执著


【明慧网2005年12月6日】《大法不可被利用》中讲:“关键是这些人心里并不认为我是他(她)们的真正师父,学大法的目地是利用大法来保护他(她)们自己心里放不下的东西以及宗教中的什么,或他(她)们心中的神。这是窃法行为。想利用大法的本身就是罪不容恕的。”

原来以为这些话都是说别人的,觉的自己不存在这些问题,这一念挡住了我,不再深思。可是最近看了几篇同修写的关于入门时的根本执著问题,引起我深深的思考。我入门时的想法真的那么正吗?

记得在上一篇心得中我还说我知道《转法轮》是一本修炼的书,所以我就来修炼了,真的如此吗?我反问自己。我当时还有没有别的想法?这样一想我就找到了我的执著:怕死的心——因为修大法就可以不会生病了,修成神就可以长生不老了;求大法保护的心——修大法了,以后遇到什么磨难,有师父保护我呢。

前几天丈夫说有的人是温室里的花,没有经过什么苦难。我怎么听着就象讲我呢?是,我就想在大法里当“温室里的花”,寻求大法的保护,寻求师父的保护!虽然三件事也跟着做,也知道救度众生是我们的责任,可就是紧迫不起来,没有慈悲心,象完成任务一样,等于在混事。其实就是这些私心在作怪。

师父在这篇经文中还说:“人啊!想一想吧!该相信什么,不该相信什么,为什么修炼?为谁修炼?生命为谁而存在?我相信你们会摆正这利害关系的。否则,你们失去的将是永远都不会再有的。当大法展现在人类时,你们失去的还不止是这些。”

这不正是说的我们的根本执著吗?其实查到底这些根本执著都是为私为我的。“私”字就象一个树根,大大小小的执著就象树枝和树叶,我们只愿意砍掉这些树枝、树叶。可是这里砍掉,那里又长出来,我们就再砍,所以就会觉得很累很疲倦。“修的好辛苦!”,这是很多同修的感受。其实是我们根本的东西不愿放下。有的同修为了病好而“做好”,有的为了不被迫害而“做好”,有的为了圆满而“做好”。但恰恰是这些东西使我们做不好,背着这沉重的包袱步履艰难,修得好辛苦!

我们要改变思维方式,不要在师父的话中找对自己有利的话。例如记着师父说过的“能走过来的,就一定是众生之王”(《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所以就用人心挺着、坚持着,以为“坚持”到法正人间那一刻就是胜利,而不是不断的放下人心和观念、不断在法中纯净自己。如果学法也用人心衡量:师父说的对自己“有利的”就爱听,“没有利的”就不听或者不重视,“有危险的”就找借口,只做一些自己认为安全的事,这不是对师父的法有保留的接受吗?不是从根本上还不坚定吗?

例如师父叫我们看《转法轮》的时候要一篇不落的看。表面上做到了,可实际用心是不一样的。看到与心性提高有关的章节,能很仔细耐心的看,看到师父讲的偷气、采气、大小周天循环等,却总是看不懂,所以不重视这些章节。每到这些章节,总是硬着头皮看过去。看到“欢喜心”、“清净心”、“修口”等章节就打起了精神,因为那形成的为私的观念认为:“师父的这些话对我的提高有帮助”。那么表面上看起来与心性提高无关的话,师父为什么要说呢?虽然我至今也没有完全理解好,但有一点是要注意的,师父的每段话我们都要静心看,不能分出轻重缓急、爱看和不爱看。每当这一念泛起的时候,我们都要排斥它、清除它。

观念的改变太重要了。看到很多同修面对邪恶的时候,坦然不动,令人敬佩。可是为什么自己就没有那么强的正念呢?归根结底还是观念。“对手过于强大(是指常人的公检法);我怎样躲避邪恶;怕别人知道自己在做真象不理解”等常人心使自己没有正念。这些观念忽隐忽现,把我们置于被动的位置,让我们站错了基点。师父说“大法弟子才配在这里展现辉煌”(《致2005年欧洲法会》),这是我们应该站正的基点。其实大法弟子已经具备了解体邪恶的一切能力,很多时候我们本末倒置,认识不到正念的巨大威力,把自己置于弱者的位置,玷污了大法弟子的称号,辜负了师父的慈悲苦度。

我发现了以上的执著,但是怎样在考验面前做好,在实践中去证实法,证实师父的话,我做的还很不够,很惭愧。但是不能因为我做的不好我就不说。我愿意把这些执著写出来,把它暴露在同修们面前,以便更好的去除它。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