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幸得大法 身心大转变

【明慧网2005年2月10日】我是1998年11月份得法的,在得法以前我是一个身患多病的人,有严重的类风湿关节炎,病重时走路困难,有肾炎病、子宫瘤,脑子有病,经常昏死过去,自得法以后,我什么病也没有了,子宫瘤没有了,脑子病好了,类风湿关节炎病也好了。我现在上山下坡,农田里什么活都能干。在我得法这六年来,我一粒药没吃,一切病全好了,这是师父给我一个新的生命。

我在修炼前,我的性格不太好,经常发火,有时骂丈夫和孩子,同别人相处时,也有打抱不平的心理,关不关我的事,总要讲上两句,看来是公道话,实际正如师父说:“你看着那件事情是好事,可是你做的话,说不定是个坏事;你看着那件事情是坏事的时候,你如果管了,说不定又是个好事。为什么呢?因为你看不到它其中的因缘关系。”《转法轮》,我得法后,人的一面大有转变,我现在时时要以法为师,把好修口关,严格要求自己,把后天形成的不好观念全部去掉,正念正行。

车库门墙倒塌 师父保护安全脱险

在2000年秋的一天中午,吃过午饭正要与丈夫上山,丈夫到车库开车,车库前面是个下坡,坡前面是别人家的房子,车闸不太好使,我同丈夫把三轮车推出来,在下坡时车闸失灵了,我直看着车,心想车可别碰到墙上,我正在着急时,忽然一股力量把我推出四至五米远,我就听见身后“哗啦”一声,连大门带墙一块倒塌,把我的鞋压在门墙里面,我当时没觉得害怕,马上想到是伟大慈悲的师父救了我。师父说:“欠债要还,所以在修炼的路上可能要发生一些危险的事情。但是出现这类的事情的时候,你不会害怕,也不会让你真正的出现危险,《转法轮》”我马上双手合十,真诚的感谢师父。

否定旧势力 一切就在其中

99年7•20时,邪恶指使恶人到我家不让炼功,把书交出来,我想不能交,师父慈悲救了我,无论怎么我也不交。把书交了,怎么对得起师父。我就说了谎,说书叫丈夫烧了才安全把书保护下来。邪恶问我为什么炼功,我讲因为我有病,炼功祛病健身,因为我是党员又是妇女干部,他讲党员不让修炼法轮功,我只答应“嗯”,当时想,我只是“嗯”,心里可不能听你的,我还是要听师父的。他多次上门骚扰,把我叫上镇办公室進行口头迫害。但我心里想,你怎么说,我也只是应付了事,学大法的心我一定要坚定,当时只一个想法,不能听邪恶的,听邪恶的就对不起师父,就不能修炼了,要听师父的话,那时还不懂正念正行。一次派出所让大法弟子都写书面不让炼了。我想我不能写,我告诉丈夫,丈夫替我写了几句应付了。这几次虽然是应付了,但是也是配合了邪恶指使,也不应该,我就写了声明。以前我所讲的、做的不符合大法的话、事全部作废。要全面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

2001年春一次,我去威海,当时在邪恶疯狂指使下,路上有踩师父像的,我的心在流血,我想这些人都在干最坏的事。我不论怎样,也不能踩,怎么能做对不起师父的事呢?怎么能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呢?当时什么也不想,只是坐着,车里那么多人,好像谁也没看见我一样,谁也没问我什么,邪恶也没发现我。现在才知道,只有正念正行,一切都在其中。

从7•20以来,邪恶全国性的造谣迫害镇压法轮功,我一直有怕心,因为我儿子、亲戚都是当兵的,怕我是炼法轮功的对亲人工作有妨碍,自己是党员,如果被开除没什么,对亲人進步有妨碍,有这种怕心,所以一直没有暴露自己,一直在家修炼。但是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可时常做,什么也没落下,现在看到师父的:“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恶就垮 修炼人 装着法 发正念 烂鬼炸 神在世 证实法”(《洪吟(二)·怕啥》)。我现在没有怕了,只要注意安全,正念正行,一切都在其中。

在以后的修炼中,我要坚定的按师父的三件事去做,在正法路上紧跟师父,完成自己的历史重任,直至圆满。

由于我文化低,一直没写,我看到2004年9月17日的踊跃参与“法会投稿”的呼吁,我动心了,不管文化高低,也要把自己的一点体悟写出来,互相交流,共同精進,如有不妥,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