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城百姓喜得法


【明慧网2005年2月28日】大法弟子伍梅(笔名)来北京有半个多月了,三天前在地坛公园看见一位女士焦急万分,便主动上前询问:“你有什么事需要帮忙吗?”那位女士说:“我父亲快九十岁了,且患有老年痴呆症,原来请的保姆吃不了苦,跑掉了,老人又死活要住在他自己的那个老四合院,没有保姆照料,我能不着急吗?这不是到处打听找保姆。”伍梅听罢,心里一动,她想:北京是正邪大战的主战场,全国大法弟子纷纷来京参战,我不如把这件事情答应下来,为同修提供个落脚之地,比起住旅店安全、经济、稳定……当然,不用说在别人家当保姆,照顾的又是这样一位特殊的对象:九十高龄患有老年痴呆症的老人。这不能说不难,不苦。但是,这对于肩负着重大使命的大法弟子来说,没有什么战胜不了的。主意一定,伍梅当即答应帮女士解决请保姆的问题,并表示让自己的“表姐”去她父亲家。临别时,女士告知自己姓张,并强调保姆年纪轻些比较好。因大法弟子看上去很年轻,于是伍梅说:“我表姐五十多岁吧。”“五十岁也行。”二人各自怀着满意的心情道别。

约定那天的北京时间七点整,伍梅的“表姐”李莲在北京西客站出口处,双手举着一块牌子,上面写着:“我是X市来的李莲”,两个小时过去了,突然,一位中年女士站在她面前,用一种审视而又不满的口气质问:“你就是李莲阿姨?”。她笑着点头说:“正是。”来人很不客气的脱口而出:“你的表妹介绍说你五十多岁,我看你不象五十多岁的人,你们想骗我,我可告诉你们啊,我要请的是年轻些的保姆,照料我年迈多病的父亲。”李莲一脸歉意,平和的说:“请你原谅,我其实有57岁了,如果你认为不行,可以选择别人。”女士忙说:“我说嘛,你表妹少报了七岁哪,既然来了,就留下做一段时间试试看吧。”可对眼前的“表姐”李莲,张女士怎么就老感到不满意。回家的路上,与其说是了解情况,不如说是审讯,态度、语气很生硬。可李莲的心里充满了慈悲与理解,对张女士这种见面礼丝毫没有介意。因为什么也动不了她来主战场参加正邪大战的心。

来到了张老先生家,举目一看,就一间平房,用了一个旧柜子将这间小平房隔成所谓的内外两间,且没有门,只是用一块布帘子隔着,内外间一人一张小床。房中间四处是破旧的老家具,乱七八糟,布满了灰尘和蜘蛛网。摆在眼前的这副烂摊子,加上一位年近百岁的老先生,李莲坦言:要说难,还真的有点难,可想到师尊的教导“难行能行”,自己又信心十足。

当晚,李莲边学法,边思考,问自己:为什么刚刚来到北京就不顺,之所以受到干扰,肯定是自己有漏。身为大法弟子,必须以“真、善、忍”为准则来规范自己的思想言行,可是,一开始自己对张家报的都是假名,假年龄,师父要求弟子说真话,自己却在说谎还美其名曰是为了安全,深究其原因,李莲说:“是因为99年7.20来北京上访,为给大法说句公道话被北京警察非法抓走,并强行抓着照相上网,所以,我就用人的心去想,认为改名换姓比较安全。殊不知,这样做就是在承认旧势力的安排。师尊在多处讲法中强调:‘旧势力所有安排的这一切我们都不承认,我这个师父不承认,大法弟子当然也都不承认’(《2004年芝加哥法会讲法》)。我应该堂堂正正自报真实姓名。那另外空间的魔一听大法徒的名字,必定吓得发抖,因为我们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和师父正法同在,那魔能不害怕吗?我悟到之后立即归正自己,马上打电话向张女士道歉,并说出自己的真实情况。我告诉她说:“对不起!我其实不是57岁。”对方紧跟着问:“不是57,那是多少?”李莲回答说:“我是快70岁的人啦。”张女士十分吃惊,在电话那边停了许久才说:“啊,那还真看不出来。”然后,出乎意料的热情而又真诚的说:“这也没什么,既来之,则安之,你就安下心来,什么都别想。只当我们是亲戚,你想住就住,想玩就玩,你自己安排,我就是喜欢你这种诚实直率的人。”那态度与之前判若两人。

仅仅用了两天多时间,李莲把住所的里里外外打扫得干干净净,还带张老先生去理了发。周末,张女士(她是张家最小的女儿)同她的哥嫂们前来探望老父亲,刚走進家门,发现过去那又脏又乱的旧房子焕然一新,个个惊喜不已,大家一个劲的说:“阿姨别太累了,慢慢做嘛,可不要太辛苦,要注意休息。”当他们看到坐在床边的老父亲穿戴整洁,面有笑容时,一家人都喜出望外。张家儿女高兴的对李莲说:“我们每次来看老人的时候,父亲不是发脾气就是骂人,今天竟然有了笑容。这可真太难得了!我们真不知道该怎么感谢阿姨!”李莲乘他们全家都在场,向他们讲真象,揭露江氏流氓集团对大法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同时告诉他们大法的美好。还结合着讲自己的切身体会,進一步证实大法。一家人聚精会神的听着。临走时,李莲把真象资料给他们带回家看,并对他们说:“我会尽最大努力把老人照顾好,你们就安心做自己的事吧。”

大法弟子牢记师尊教诲:“大家要走正证实法的路。每一步,每一件事情,包括大法弟子的言行,在社会中的方方面面的表现都要做正。”(《2004年复活节在纽约法会讲法》)李莲在艰苦的环境中正念正行,用实际行动证实法,在世人心中树立起大法弟子的纯净形象。

李莲除了照顾张老的日常起居,她尽可能的利用一切可利用的时间学法、炼功、发正念,并带着张老出去发真象资料。要说艰难辛苦,只有李莲自己最清楚。尤其是晚上,大门一关就她和老先生两个人。两张床只隔着一层布帘子,初来不到一个星期,张老两次深更半夜,光着身子站在她的床前,特别是第一次,大约半夜两点多钟,当她从睡梦中醒来,发现张老赤身裸体,仅用一件汗衫系在腰间,傻呆呆的站在她床前,着实把她吓了一跳。她当即严肃的叫他赶快回到自己的床上去,当时她清醒的意识到,这肯定是另外空间黑手乱鬼及坏神操控这主意识不清的老人干扰,她立即发正念清除张老背后的邪恶因素和另外空间的黑手烂鬼。

那时尽管她口里不断默念:“我是大法弟子,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不管它!”但心里却嘭嘭跳,总觉得男女有别,自己必须立即离开。这个念头一起,她就一天也呆不住了,也忘了自己是来干什么的。正如师尊所告诫的:“邪恶是无孔不入的,你们一念一行邪恶都在虎视眈眈。你们执著什么邪恶就加强什么”(《2004年芝加哥法会讲法》)。那几天她的心里七上八下的、甚至还怨这怨那的。张老行为举止依然,她也照例持续发正念除恶。经过多次摔打后,她的心稳多了轻松多了。再后来碰到什么事,一眼就能识破旧势力用各种方式阻止大法弟子到北京参与正邪大战的阴谋!

李莲当初来北京时她家中正面临着重重魔难:小女儿被610非法绑架進了洗脑班;大女儿精神失常离婚后无人照顾;丈夫有外遇…真可谓“百苦一齐降”。每当她痛苦茫然的时候,她牢记师父的教诲:“无论做什么事情,大法弟子都得把证实法放在第一位。”当她接到置身主战场同修的电话她悟到自己必须放下一切,奔向主战场!她说:“记得自己当时的思想斗争很激烈,好像有一个‘我’说:就在家里发正念是一样的;而另一个‘我’说:不行!大法弟子是整体,理当声援主战场!随师正法走到如今最后最后的这一步更需要大陆大法弟子充分发挥近距离发正念的主体作用啊!几经较量,后一个‘我’终于战胜了前一个‘我’,于是我就来了北京。如今我置身此处做保姆就是为了更好、更有效的发正念、讲真象、救众生,作好大法弟子此时该做的,纵然再苦、再难、再委屈,但与师父慈悲苦度而为我们所承受的相比又算得了什么呢?!”

“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师父的教诲使李莲坚信无所不能的宇宙大法定能唤醒、启悟和改变张老先生,于是她用大红纸把师父的《洪吟》恭恭整整的抄写出来,张老可喜欢读了,一遍一遍读得很认真。几天后,李莲又把《转法轮》给他读。当他翻开书看到师父的像时突然说:“我认识他!”李莲知道怎么回事,只告诉他就一讲一讲的通读,当读到第三讲“我把学员都当作弟子”时,老人流泪了。李莲想:法度有缘人,既然老人学了大法就应该教他炼功,再难教,也得耐心地教!师父要救度一切众生,弟子理所当然地要围绕师父所要的去圆容啊。可意想不到的是老人很快就学会了,真的是“五套功法一步到位”,并且炼得很好。大法显神威!老人的身心迅速得到净化,过去那张焦黄、忧郁的面庞上出现了红晕,过去那种痴呆、烦躁、六神无主的神情越来越被清醒、喜悦、安详所替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