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中领馆发正念的故事及心得


【明慧网2005年4月27日】

慈悲伟大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是来自台湾的学员,分享的主题是:到中领馆发正念的故事及心得

我得法多年,一直生活在安逸舒适的环境中,想做好师父交代的三件事,也要圆容工作、家庭与常人的关系;可用时间总是有限,讲真象部份多采用寄信、传QQ、打电话、上聊天室等,总有身在象牙塔的感觉,在证实法、讲真象上,总是不踏实。

记得二、三年前,我看“比邻而坐”VCD时,对同修们长期坚持在中领馆和平请愿的壮举感动不已,于是默默许下到中领馆和同修一起发正念、讲真象、呼吁停止迫害、近距离铲除邪恶的愿望。

去年下半年得知:希望有条件的能到曼哈顿讲真象的讯息。我心里想:要跟上正法進程,到邪恶聚集主战场,不要只当后援部队,并告诉自己“大法弟子呀!金刚意志、生死无求、救众生在今朝。”

心里的愿望,师父知道了。2004年底,我在工作和家庭上的重任都有人主动代理。我知道:是机缘成熟了,赶快报名。同修告知目前有酷刑团和发正念团,我的时间长建议参加发正念团。我不禁双手合十感谢师父,我那小小的心愿师父也让我如愿。

出发前同修一再关心我衣物够不够,告诉我纽约有多冷多冷,提醒我该买什么什么的。我想我把所有保暖的衣物都带了,又买了从不曾穿过的毛裤、雪衣等,难道还不够吗?是的不够,真的不够。到了纽约我才体会到什么叫“天寒地冻”,什么是“冰天雪地”、“寒风刺骨”。原来那不只是形容词,而是真实情况。

刚来第一周是适应期,认识环境和适应天气,每天都思索更合适的装备,靴子帽子 手套最容易忽视。大家都必须增购,到第二周碰到百年大风雪时,我们的装备都已齐全,禁得起考验了。

那天是星期六,我们通常发完六点正念回宿舍,风雪越来越大,负责的同修基于安全考量,个别询问我们是否要提早离开?而我们给她的回答都是相同的,一致的说,“不,我可以坚持到最后一秒钟。”当时大家的正念都很强,再大的风雪也动摇不了这整体的力量。

暴风雪中,我们一样打出所有的横幅,一样的炼功、发正念,稀稀疏疏的路过车辆中有人摇下车窗对我们竖起大拇指,也有人喊着“风雪太大了,你们快回去吧!”我们依然不为所动,我反复默念“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洪吟(二)•正念正行》)和“巨难之中要坚定 精進之意不可转”(《坚定》)。虽然同修们大多是第一次看到雪,而我们心中有师在、有法在就没有过不去的关。

中领馆前是讲真象很重要的一个窗口,我们希望把场维护得很正,也希望把“真、善、忍”呈现给世人看。几乎每天都有人对着我们拍照,几乎每天都有人对我们加油表示支持,几乎每天都有善良的人们主动来拿资料,领馆前排队等候洽公的可贵中国人,对我们指指点点、窃窃私语,也有少数受毒害很深的人,对我们怒目而视、恶言相向。我们一样双手合十,微笑以对,希望他能冷静思考并在他心播下一颗善念的种子 。

有一次在雨中,我们在发正念,有一个外国女孩停下车来,冒着雨走到我们面前,蹲下来问:“为什么你们停留在这里不离去呢?”她脸上流露出悲天悯人的气息,像天使般美。我递给她真象资料,用不流利的英文回答:“我们希望中共停止对法轮功的迫害。”她又问是否可以记录发表让更多人知道?我们表达由衷的谢意。

有一次在风中,我们努力把横幅拉直,中领馆的风总是从四面八方而来,前一秒钟是南风,下一秒钟可能是北风,一不小心旗杆连人一起摔倒。有一位外国男士看我们好像撑不住了,就跑过来帮我们,好久好久,直到风小了,我们递给他真象资料并表示感谢。他确定我们没问题了才离去。我为那些善良的生命感到高兴,想起师父的话“大法看人心 世人要清醒 神人鬼畜灭 位置自己定”(《洪吟(二)•无题》)

在领馆拉横幅时,我总是默默发正念,微笑看着来去匆匆的车辆和行人。我看到有些家长经过我们时,都会跟孩子说明我们的情形;我也看到一辆辆满载学生的游览车路过那儿时,老师也会跟学生解说整个情况,对他们而言我们是一部最佳的民主教材。有一回,有一团可贵的中国人,打从我们面前匆匆而过,都不拿我们递给他们的真象资料。其中一人主动过来拿了许多,说是要拿去给他们同一团的,还说“他们这些不曾出国的人都不相信法轮功在国外是合法的呢。”我为那些被谎言蒙蔽的同胞感到可悲,也为那主动拿资料的可贵生命喝彩,希望他们都能为自己摆放好位置。

我们这些修炼的人住在一起,事事都用法来衡量,那真是一个比学比修的环境。生活中的点点滴滴,都是导正观念和去执著心的机缘。比如说,我们居住在北美同修为我们准备的舒适环境,同一栋楼有房东和其他房客,而我们常早出晚归又拖着拖箱,同修会互相提醒,如何谨言慎行,不影响到居住的安宁。我们希望大伙儿在一起像一家人,所以采团膳方式,轮流煮饭,打扫环境及整理资料。轮流煮饭,软的、硬的、甜的、咸的、辣与不辣,都有人难接受。轮流打扫,有人要求高,有人大而化之,有点矛盾都很快过去。有漏的,同修会默默补足,有一名同修平时对食物讲究,常念着“口断执著,口断执著呀。”

有一回我跟同修说“纽约的交通号志是给车看的,行人没车就能过。”那名同修告诉我:上回她到纽约时,好像真的没看过行人看交通号志,而大法弟子一定会停下来,等候行人灯亮才通过。我们大法弟子的表现,给世人一个很好的示范作用。这次她到纽约发现有很多行人会停下来等交通号志。我听了很汗颜,我居然随波逐流,一副入境随俗的态度,真有愧大法弟子的称号。

一向以为自己修养不错,处世以与人为善为原则,与同修交流后,才认清自己只是为保全处世圆容的形象,为了让自己说话不得罪人,不敢指出别人的缺失,为了彰显自己的宽宏大度,有意肯定别人的成就,说穿了这种表现是常人中的圆滑之辈,这让我触动很大。难怪师父讲圆容,是容量的容,而我想圆容的形象,是融化的融,与常人融合在一起,那不就只是个常人而已。感谢同修慈悲指正。

感谢师父给我们这个最好的修炼环境。最后以《洪吟(二 )•断》与同修共勉:

修不难
心难去
几多执著何时断
都知苦海总无岸
意不坚
关似山
咋出凡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