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实修中我体验到了正念的威力


【明慧网2005年6月4日】回首六年来,我在证实大法的过程中,历经风雨,每前進一步,不知溶入了师尊多少心血。我在摔摔打打中能够走到今天,都是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闯过来的。六年虽长,在漫长的宇宙历史中,也只是一瞬间。六年虽苦,但是我们牢记师尊的教诲:“难忍能忍,难行能行”心中有法,虽苦犹甜。

一、配合

在我们家中,老伴、女儿都修炼,我们深知自己肩负的责任和历史使命,因此在讲清真象救度众生中,无论是挂条幅、发资料、贴标语,还是面对面讲真象,我们都尽力去做,并且在做的过程中配合的非常默契。比如,女儿利用下班回家的途中发真象资料,我们老两口就在这一时间发正念清除她所去的地方一切邪恶因素。每次她都非常顺利,安全到家。如果她晚上到我家来,见我们出去发真象资料没回来,也立即坐下来发正念加持我们。

还有一次,我单位三个主要领导干部因为我炼功的事找到我家,企图让我们放弃修炼。“那些所谓的做转化工作的也是被蒙蔽了的人,为什么不反过来向他们揭露邪恶、讲清真象呢?”(《建议》)我们悟到他们也是被救度的对象,所以就一个讲真象,另一个发正念,效果非常好,临走时,有位领导说:这本《转法轮》我都看了,如果按照书里讲的去做,比雷锋还雷锋啊!从那以后单位领导再没找过我。

二、居委会主任灰溜溜的走了

2001年初秋的一天,居委会正副两个主任,气冲冲的来到我家,一進门就大吵大嚷的,说了很多难听的话:“啊!你看这墙上的字,喷的、贴的哪都是,办事处又来电话了,我俩刚涂抹完,你们是不是想上那里呆着去啊?(指监狱)”这时我看她俩的脸发黑,没有一点光泽,气得汗毛孔都撑开了。见此情景,我知道她俩是被另外空间邪恶的生命操纵了,才如此的猖狂。因此不管她们什么态度,我都不动心,边发正念,边沏茶倒水招待她们。在这时老伴及女儿见状立即发正念铲除她们背后的邪恶因素。不一会儿,原本气势汹汹的两个主任就象泄了气的皮球,气越来越少了。这时我趁机向她们讲真象,她们无言以对,灰溜溜的走了。从此以后再也没来过。

三、内外配合正念闯出劳教所

2002年5月恶警非法闯入我家,抄走了大法书籍、录音机、放像机、师尊法像和现金等,并强行把我带走,非法关押在拘留所。在那里,我与同监室的同修每个整点都发正念,同时外面的同修也加持我们,老伴又堂堂正正的去向有关部门要人,并借此机会向他们讲真象。听说我被抓,儿女们非常担心,怕我受苦,就想通过人际关系把我救出来,老伴坚决反对并说:你妈一定能回来。儿女们半信半疑,只好作罢。十天后看守所恶警送我们去劳教所,当我接到劳教两年的判决书时,丝毫没有动心,并不停的发正念,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检查身体时,我对着大夫发正念:让大夫明真理,有正义,善待大法弟子。还向仪器发正念:让仪器出现异常,让邪恶之徒的阴谋不能得逞并请师父加持,结果血压特高被拒收。

在我们之前,送到劳教所的大法弟子被拒收后又给返回看守所,继续迫害。我们被拒收的四名同修交流后,都感到绝不能再在看守所呆,我们要一定回家,请师父加持。结果我们四人被送回各自所在的公安分局,老伴把我接回家。

通过这次正念闯出劳教所的经历,使我更加体会到正念的威力。关键时刻只要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就没有闯不过去的难关。

在正法洪势未到人间之前的这段时间里,我们更加感到救度众生的紧迫。因此我们除了做好三件事之外,不仅在家中配合好,更要溶入到整体中来,配合天象的变化,按照师尊要的去圆容,完成史前大愿,更好的救度众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