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坚念正才能救得了人


【明慧网二零零五年七月二十八日】

尊敬的师父,各位同修好。

今天很有幸和大家交流我的修炼心得。非常感谢师父给我这样珍贵的修炼机缘,可以“助师世间行”,还有和DC同修走过的一段共同修炼的路。

在一次集体学法中,有一位同修提到不想写体会是因为怕别人觉得自己修得不好。还有一位同修说自己不想写体会,因为写就会有心性关要过。我说我不想写是因为觉得没有什么好写的。前几天在读法的时候,我突然想到:我真的是没有什么可写的吗?我是出于证实法的角度而决定没有什么可写的,还是出于别的角度的考虑?我记得有位同修在交流的时候提到:其实我们在修炼的道路上跌摸滚爬中心性提高的体验,不也是证实法的一个层面吗?

最近看到同修们的努力,心里总是浮现出《洪吟(二)》中的《真言》:“神佛来世间 句句吐真言 天地人神事 真机为法传”。

师父在《美西国际法会讲法》中说:“所以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来讲,能够坚定自己,能够有一个什么都不能够动摇的坚定正念,那才真的是了不起。象金刚一样,坚如磐石,谁也动不了,邪恶看着都害怕。如果真的能在困难面前念头很正,在邪恶迫害面前、在干扰面前,你讲出的一句正念坚定的话就能把邪恶立即解体,(鼓掌)就能使被邪恶利用的人掉头逃走,就使邪恶对你的迫害烟消云散,就使邪恶对你的干扰消失遁形。就这么正信的一念,谁能守住这正念,谁就能走到最后,谁就能成为大法所造就的伟大的神。”

我最近越来越真切的体会到:我们无论做什么证实法的项目,如果没有在修炼人的状态上做,我们的工作就没有救人的力量。无论别人怎么看自己,无论我做了多少项目,无论别人怎么说,以修炼人的心态做好三件事是最重要的。我们的一思一念,很可能决定其他生命的得救机会。我感到大法在给我越来越多的显现修炼的根本:守住正念,时时刻刻守住正念。

《九评共产党》出版后,我自己还没有看完《九评》,就和我国内的亲人提起来这本书。谁知她破口大骂,说我“搞政治”,说我们一直是反××党的,原来没有暴露只是因为时候未到。关于搞政治,我轻易的化解了。我说这是××党宣传的,没理由一说××党,就是搞政治。可是她的另一个说法,我无言以对。好象她说得有道理呀?因为我们知道××党是反宇宙的嘛,我们当然是反它了。

后来在一次和同修交流时,我很诧异的听到同修们都在跟亲人谈“神”呀,报应呀,预言呀。我发现了自己的一个问题:那就是我自己没有100%相信神的存在,所以和亲人提起来就畏畏缩缩。我没有真正的相信师父的话,没有真正相信大法。大纪元的郑重声明第一次读的时候,感到非常震撼。大纪元郑重声明冲击了我很多观念,我读的心惊肉跳。

了解了这一点,我想起以前该亲人陪我去一个道观求八卦保平安的事情。所以觉得找到了说服她的好例子。谁知说了以后,亲人告诉我:我根本不信神,我是为了当时你的心理平衡才这么做的。我又支吾的讲了一会,被亲人岔开了话题。这一次又作罢了。我发现我自己还是没有真信。提起神来的时候,支支吾吾。如果我真的相信在我们周围神就象我的肉眼看到的桌子一样实实在在存在的话,我不会是这样的表现的。

在此之后,我读完了《九评》。第一次读完《九评》,我感到思维前所未有的清晰,心中充满了正念:旧势力,我看透你了。以后你不会在我的考虑之列。在此之前,我在做项目时,常常会想我要如何避免干扰,如何防备干扰,如何杜绝被迫害。现在,我不再为旧势力虚假的存在而费神考虑,如果有东西冒出来就清理,看到自己的执著心,一面发正念清除,一面请师父帮助不要因为我的执著心耽误了别人得救的机会。

不久,亲人来电话。这一次,我胸有成竹,一点也不急。聊家常时,也是真心倾听对方。最后,我提出:“我有一个心愿。我希望你能退党。”亲人说:“我知道,越来越多的人退党,你们就可以每天宣布多少多少人退了。”我这时理直气壮的说:“错!法轮功经受了6年的迫害,不需要任何形式来证明自己。事实证明,法轮功是迫害不倒的。既然这样,我们为什么还要做这个?我们是真的为了你们好。过去的修炼人,谁会管不修炼的人?”这时亲人说:“在网上用化名退,管用吗?”我开导她说:“古人说,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你对自己负责就要这么做。天知,地知,你自己知道。”她说,那你就帮我退了吧。后来她又有一次反复,说同事们都笑话退党的人。我告诉她:“常人知道什么?一帮哄。你自己要知道你做了一个正确的决定。”

自此之后,我看到了正信的力量。虽然我还是没有跟我的亲人提到“神”。可是我发现了《转法轮》中包含着救人的内涵,给我的思维开启了新一层的天地。我不再总是想我要怎么修炼了,而是怎么样才能救人,怎么证实法。好象第一次真正的跨过了为自己而修炼的坎。

在少数族裔的媒体活动中,我遇到一个中共支持的媒体。如果是以往,我一定懒得理。可是现在,我一听到这个媒体的名字,我就更加创造机会与其交流。因为我知道他们更需要被救度。我问他有没有看过《九评》。对方说看过,然后提出问题说,“共产党早就不相信共产主义了。还评什么共产党?”我告诉他,你没有真正读过《九评》。《九评》里讲到了现在没有人相信共产主义,那么中共已经演变成了什么?中共迫害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已经犯下了滔天大罪,会被上天惩罚。过去中国传统文化里,和尚一出家就是“半神”。中国人那么多退党是为了保平安。现在很多人拒绝了解真象,敌视真善忍这么好的信仰是因为他们根深蒂固的党思维。要救他们,所以才要把中共是什么讲清楚。提到新唐人新年晚会,对方婉转的说节目太脱离现代社会。我又和他讲新唐人为什么要这么做。就是《九评》第六章关于中共摧毁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问题,我给他举了具体的例子,如中共怎么破坏佛教,强迫和尚和尼姑结婚等。

在芝加哥中国城游行的路上,我突然想起我会说广东话。因为我中学是在广州上的,所以可以讲,但是广东话的语言能力达不到可以随意表达的水平,可以说比英文水平还差。凭着一颗救人的心,师父让我那天讲的特别流利,以前同修在法会交流的关于《九评》讲真象的好角度都在脑海浮现,随意使用。这也是我第一次堂堂正正的在常人面前提到了神。我说“神要灭中共,因为中共坏事做绝。中共很厉害吗?可是人永远也不可能高于神。海啸中几十万人一瞬间就死掉了。中共几百万军队在神面前多么渺小。退党保平安。”对方不断点头并谢我。有几个人不理解,对我说:“你们才退这么几个人。你知道中国每天多少人入党?”我听出来他们的话外音。我义正辞严的对他们说:“我们的目地是救人,不是搞垮中共。我们是退一个,救一个。救一个,是一个。我们的目地不是让中共退党的人数比入党的人数多,从而搞垮它。我们是在救人!”他们愣住了。虽然他们没有说什么,我看出他们的内心深处震撼了。

我也明白了为什么我当初对亲戚的“反党论”无言以对。因为我当时并没有那么多救人的慈悲,所以竟然会觉得我们反××党。

我发现我每次讲,讲的好,有效果的时候,都是在传递大法的讯息。都是自己理解的法理,用我自己的话表达出来。大法给我的修炼的基础令我可以遇到反对时不动心。大法给我智慧,我就能看到对方的问题,或者听出话外音。学好法和学法跟不上时讲真象的效果很不一样。为了救人,我更有学法的动力。我真的感到我是一个神,一个包在人皮里的神。

师父说过:“那揭露迫害本身也不是大法弟子修炼的最终目地”(《师父在海外电话会议上的讲法》)“最终的目地大家都是明确的:我们就是要达到修炼人的圆满,我们要得到的是常人永远都不可能得到的东西。”(《2003年加拿大温哥华法会讲法》)。我目前的理解是:证实法就是我们走向正法修炼圆满的途径,也是大法弟子在走过个人修炼的阶段之后依然行于世间的目地和意义(“大法弟子整体走过了个人修炼的阶段”——《放下人心救度世人》)。我们是未来各层宇宙的法王,我们将给未来各界众生提供生存的环境。能够成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是一个生命最大的幸运。同时我们也担负着宇宙赋予我们的伟大的责任。

让我们共同珍惜这万古机缘。谢谢师父,谢谢大家。

(2005年华盛顿DC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