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找到了隐蔽很深的根本执著


【明慧网2006年1月25日】我从96年得法,风风雨雨跟师父走到现在已近10个年头。可是直到今天才刚刚找到自己的根本执著,真是愧对师父的慈悲苦度,深深感到师父对我的不悟着急啊!多次点悟都没悟到,都到了正法的尾声了,我还抱着根本执著不放,怎能算真正的大法弟子呢?是师父看到我有颗信师信法的心、有颗勇于向上攀登的心,一直慈悲的呵护着我。让我在法中不断提高,让我在法中找到自己的根本执著。只是因为自己悟性太低,拖了这么久。现在写出来,希望有些同修引以为戒。

我是在背《转法轮》的过程中,师父慈悲点化我,使我找到了这个隐蔽很深的根本执著。晚上睡觉,梦中背法,内容记不清,大概是多大的难都要坚持住,正念强一定会走过来。突然惊醒,嘴里还在背着:“有人讲什么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那是常人中的一种邪说,那魔永远也不会高出道的。”(《转法轮》)我醒来后想:一定是魔要加害我,在证实法,在救度众生的这么关键时刻,是不该有什么大魔难的,是由于处在家庭魔难中,我三件事做的不好。做的不好,我努力去做,也不允许邪恶迫害我。我赶紧发正念求师父帮助我、救我,我只跟师父走,决不承认任何旧势力的安排和迫害!我发完正念开始想可能会发生什么魔难呢?被邪恶绑架、情关、生死病业关?我一定有什么大漏,有什么大的执著没放下,不然邪恶不敢迫害我。我开始认真的梳理自己。

当常人时,自己对人生没什么追求,名利心也比较淡,与人为善、吃亏让人。可我把什么东西看的最重呢?对!生命!我最珍惜自己的生命,关爱自己的身体。由于自己从小体弱多病,时时受到病痛的折磨、死亡的威胁,便产生了这种“惜命”的观念,称俗了就是“贪生怕死”。师父在《佛性》中讲:“一种观念形成后,会控制你的一生,左右这个人的思想,以至于这个人的喜怒哀乐。这是后天形成的。如果这个东西时间长了,会溶在人的思想中,溶在真正自己的大脑中,它会形成一个人的秉性。”我这种“惜命”的观念就已经形成了我的秉性。修炼“法轮大法”以前,我最感兴趣的是如何养生、如何保健,各种药一抽屉,摘录各种报刊杂志的保健知识一大本,气功练了一个又一个,可以说都形成了“癖”,我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走入了大法的门。刚开始炼确实没感到有什么目地,只觉的这个功法好。我现在突然明白就是这个“好”字溶進去了我的根本执著“惜命”。为什么“好”呢?因为修成佛可以永生。那不正是我人生的追求向往吗?那不是“惜命”的人的观念喊出来的“好”吗?只不过是因为它已经溶在我的思想中,成了我的秉性,那一念都是自然流露出来的。所以到现在我才知道自己入大法的门其实是还抱有目地的。师父的经文《走向圆满》发表后,我看呀、背呀、找自己的根本执著呀,我知道这个问题很关键,有根本执著不放不能圆满,可我居然没找到,认为没有目地,就是因为觉的大法好。后来通过学法、看《明慧周刊》同修交流文章,认识到旧宇宙是“为私、为我”的,也没有发现自己的根本执著。是这次背法的过程中,师父点醒了我。我真正体会到背法的好处,能够入静,能够溶于法中,能够更快的升华。

找到根本执著后,一下子豁然开朗,许多东西都明白了。过去师父多次点化我都没有悟透,现在一下就明白了。我不只一次梦中见到师父,非常激动,非常高兴,流着泪倾诉对师尊的思念感激之情。可每次定眼看却都不是师父的模样。我当时并没悟透,不知自己还有根本执著没放下,不知自己因为有大漏而被旧势力牢牢控制着,还在走着旧势力安排的路。当时只悟到一定是自己有漏、有执著,还是把个人圆满放在第一位,走着旧势力安排的路。我每次都发正念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我是大法弟子,别的安排都不要。可每次都没有认真的找自己,也没想想有没有根本执著没放。师父还有一次点化我考试答卷,人来人往环境很乱,总有人找我干这干那,我没时间坐下来答题。许多题的卷子我只答了一道,时间都快到了,心里急,醒了。自己还是没悟透,只悟到发正念不够,快快多发正念。可就是不知从自己心性上找。根本执著一挖出来,就象摘掉了一个眼罩,自己走过的修炼的路看的清清楚楚。

每次去北京、去天安门,许多同修都堂堂正正的去,堂堂正正的回来,“法轮大法好”也喊了,条幅也打开了。可我每次都落入魔爪。原因不就是有“惜命”贪生怕死的根本执著没放吗?在魔窟里,许多大法弟子的正念正行令邪恶胆寒!和这些正念强的弟子相比自己做的很差,关键时刻就看不清路了,把它看成了人对人的迫害,用人的办法周旋着。每次都是利用“练”与“炼”的内涵不同向邪恶妥协。我那时感到自己是退一步,邪恶進一步,步步相逼。关键时刻就放不下生死,从人中走不出来。我死死抵挡着,守着最后的防线,决不说对不起师父和大法的任何话。那时我清楚看到自己有颗怕形神全灭的执著,这个根源也来自那颗“惜命”的执著,旧势力也看到我怕形神全灭的心。我现在才真正明白自己为什么走向邪悟,你不是怕形神全灭吗?你不是不说不敬师不敬法的话吗?叫你邪悟,就让你说出来,醒悟过来。我还过了一次生死的病业关,是急性肝炎病状的反映,持续高烧,以至于失去知觉,浑身黄胆染黄内衣,体内大出血,真是生死大关。那时我很明白,不断加强正念,可我也清楚看到自己面对死亡不是坦然不动,而是胆胆突突,就在那生与死的关键时刻,我忘了死亡,只为自己此生不能得法、不能圆满而悲哀。正是把大法摆在了第一位的正念使我走过了这一难。这一念一出,顷刻“病”的症状全消失了,只是想睡觉。一觉醒来,体温基本正常,使我体悟到大法的神奇。更增强了我对师父与大法的正信。

我现在回过头来看此次魔难,并没有真正放下生死,只不过是符合了不同层次对自己的要求。我现在清楚的看到,就是我有“惜命”根本执著没发现,有这么大漏,才总是被邪恶钻空子。你要圆满,放不下生死那能行吗?师父在《新年问候》中讲:“你们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人,每一个执著都是障碍。”想想自己,根本执著没放,而且又是“执著生死”的大执著那障碍能小吗?由于执著,我被旧势力紧紧控制着,走着旧势力安排的路,不但干扰了自己证实法救度众生的重任,而且还给亲人带来魔难,使他们不但承受了痛苦,对大法还犯了大罪,说出许多诋毁大法的话。我真正明白了,如果执著心不放,就会被旧势力控制,走的就是旧势力安排的路。我看清了自己已经走过的路,我再也不会把自己的提高、自己的圆满放在第一位,任何时候都把大法摆在第一位、把众生摆在第一位。一定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走好自己的路。师父在《芝加哥市讲法》中讲到:“这一瞬间,值千金,值万金。走好这一段路,那就是最了不起的。”

我希望一些同修能引以为戒,从你走入大法门的那一念入手,从你形成秉性的观念入手,找找自己的根本执著。你是否只是“返本归真”的一念,还是觉的大法好。这个“好”字里可有为什么呀!“为什么”就是目地,目地可能就是你的执著。

不当之处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