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师恩(3)


【明慧网2006年1月31日】人们说万事开头难,法轮功起步也是非常艰难的,但发展迅速。在初期,师父为了让人们了解法轮功也出手为许多人治病。我的朋友中就有许多人有过这样的荣幸,比如我有位朋友她本人患类风湿,她丈夫患萎缩性胃炎(据说那是胃癌的前期),经师父调治了一次就好了。

师父家里经常有许多人去求治病,师父非常辛苦,早上还要到公园去炼功洪法。许多跟师父炼功的人病很快就好了。比如我一位朋友的婆母脖子上长了个鸡蛋大的瘤子,大夫说是癌要动手术,朋友把婆母接到长春来准备动手术,在动手术前她带婆母到师父炼功处去跟着炼功,她的瘤子就消失了。原来此人家里供的那个东西在折磨她。当时师父并没动手给她治她就好了,同修说在师父的场中那东西呆不住,不是化掉了就是逃走了。

一九九二年五月师父办第一期班时,就有近二百人参加,这在当时是很不容易的。六月中旬长春第二期班结束后,师父就上北京去办班了。八月回来又办第三期班。

我参加的是九二年九月八日到十七日的第四期班,是在吉林省委礼堂。别人告诉我那礼堂有一千个左右的座位,我看座无虚席,让人惊叹法轮功发展真是神速。当时有一个中年妇女腰部受重物撞击造成瘫痪,久治无效,被人抬進会场,师父给她调治了几分钟后,她就能自己站起来走路了,还绕会场走了三圈。从此她和她丈夫每天都到公园炼功。她的事迅速传开,许多人都到她炼功的地方跟她一起炼功,一九九二年九月十四日,师父到她们点清理了场地,她们的炼功点这一天正式成立。

九月十七日长春第四期班结束后,师父当晚就要乘火车到外地办班,我们邀请师父到我们炼功点来,十七日早上,师父一来就围上了五、六十人求治病,师父微笑着同意了。师父说:你们排好队,我给你们一人只治一个病,你们要达到完全康复就炼法轮功吧。

从这天开始我们的炼功点就正式成立了。给那么多人治病,师父是很累的。师父晚上讲完法后,还要乘火车到外地,大江南北、长城内外到各处去办班。师父在两年半的时间内办了五十四期班。当时师父传法的辛苦是人们难于想象的。师父在那两年办班传法期间,很少回家,除非在长春办班。

在长春办班期间,师父晚上讲法,早上到各炼功点辅导学员炼功、给学员净化身体,因为不断有新学员来炼功点。我的一个朋友就讲了她的一次奇遇。她很年轻,但患一种无名高烧症,查不出原因,高烧经常超过摄氏四十度,打抗生素、退烧针都无效,靠吃激素维持,曾被送到病危病房,离太平间只差一步。但奇怪的是她到她丈夫所在部队探亲时,吃部队医院大夫开的中药草药好使,能退烧。回到家吃同样的药就不好使。我很同情她,就劝她来炼法轮功。她刚来炼功,就遇到师父到点上来,当时她正在抱轮,就感觉有个东西转了几圈跑了。她睁眼一看,师父正站在她身边。她事后对我说她明白是师父给她净化身体,把造成她患无名高烧的来自另外空间的干扰因素清除了。从那以后她再也没犯过病,身体越来越好。

因为炼法轮功有奇效,炼功人越来越多。我们炼功点到九四年初就增加到二百人左右。由于我们的场地较小,一部份学员就到我们炼功点附近一个大广场去建立一个新炼功点,到九四年六月,到那个点上来炼功的学员就多达五、六百人。

师父不但给我们讲法,师父的行为也处处体现了大法的精神。我有幸多次接近师父,我感到师父处事都是法的体现。一次师父回长春办班,那时别的气功门派都不景气,只有法轮功的影响越来越大,所以市气功协会邀请师父去座谈,当时我有幸也参加了。在会上有别的门派的人对法轮功发难,他们仗着年岁大,对师父说话很不客气。师父先是温和的给他们解释一会儿,后来一看他们蛮不讲理,师父就站起来向主持人告辞,不和那些人争论。我看那些人是出于嫉妒心在找茬。

师父和我们在一起的时候,还用讲故事的方法给我们讲法。九四年八月十九日我们几个学员到长春机场去送师父到延吉办班,在候机室等待的时候,师父给我们讲了他经历的一件事。我想师父是要给我们讲一层法。七六年时师父还在部队工作,九月九日那天晚上师父正在值班,当时的中国人都知道那是一个特殊的日子,一切娱乐活动都停止了,城市非常安静,师父的枪突然走火。我们听到这里都为师父捏把汗,因为我们都知道中共恶党的残暴。我当时急忙说那怎么办呀?师父没有正面回答我,而是说了一句“就是要叫你丢把脸”。这句话我记得特别牢,我觉得它的内涵太大了。所以后来有人当着许多人的面骂我时,我不难受,我心不动。

我深感自己是太幸运了,自炼法轮功以来从未吃过一粒药,今年我虚岁七十二了,虽经历了三次累计八百六十天牢狱之灾的摧残,有师父的慈悲呵护,身体仍然健康。衷心感谢慈悲伟大的师尊。合十。

还有一件事在长春老百姓中影响很大,那是在九三年十二月,当时师父正在北京参加东方健康博览会。他家所在的那栋楼发生了一场火灾。那是一栋四层的楼房,师父家住在四楼的中间,起火的一家正是师父家的隔壁邻居。师父家两边的邻居都被烧了,处在中间的师父家却安然无恙,只是在救火时水把家里的东西淋湿了。救火的人進去一看发现书架上有佛的塑像,墙上有菩萨画像(那都是师父自己制作的),救火的人就出去到处说,那家供佛、菩萨的人家有佛保佑,没遭到火灾。现在想来这肯定是旧势力的干扰,但被师父排除了。

正是:“千辛万苦十五秋 谁知正法苦与愁 只为众生能得救 不出洪微不罢休”(《洪吟(二)·难》),师父太辛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