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加师尊长春讲法班的日子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九月二十日】我是长春大法弟子,我想借此机会谈一下和师尊在一起的日子。有很多同修已经讲过的,我就不再赘述。

师尊是在1992年5月中旬以气功的形式开始传法的,据说当时师尊很辛苦,骑着自行车,有时带着饭盒,带上女儿在公园里传功。当时的整个条件和环境还很艰苦。后来,法轮功在1992—1993年两次东方健康博览会上引起轰动,迅速传遍全国。

我于1993年看到一本《中国法轮功》后决定修炼此功法。1994年4月29日—5月8日参加了师尊的第七期讲法班。在吉林大学礼堂(鸣放宫)办的讲法班,因为人多,约3—4千人,所以师尊上午开一个班,晚上开一个班,共10天。每次讲法约1个半小时,后半小时师尊亲自教功。师尊每天是很累的。

师尊不只是讲法传功,还要处理常人中的和另外空间的一些问题。有一天,师尊说:“我很累,我的身体倒不累,可我的心很累。”当时有些人不理解师尊的苦衷,还提出来“票太贵了”。师尊说:“10堂课,50元钱一张票,老学员25元,贵吗?我本打算要40元一张票,老学员20元。可是人家气功协会不干,还要提高票价。后来和他们商量,只能加到50元了,老学员25元。有些事情不是我说了算的。”师尊也提到了外面卖录像带的:“有人在外面卖录像带,是从深圳那边跟过来的,走哪儿跟哪儿。开始他们卖150元一盘,后来跟他们讲只能卖到80元一盘。”师尊总是为学员考虑,尽量降低学员费用。

师尊每次讲课前都会提前十几分钟到门前,大多数学员也都提前到。有的想看看老师,有的想和师尊合影。通向正门的只有两条路,可是谁也碰不上师尊,不知师尊是从哪条路上来的。等看到师尊时,师尊已到大门不远处了。于是就会有人发现了师尊,喊一声:李老师来了。

还有一天晚班,开课前有一些学员要和师尊拍照合影。可是,前面台阶上坐着一位拄拐杖的老人。(我当时就在台阶的最上面)师尊走到那位老人跟前抬了抬手说:“你站起来走走,多走一会儿!”那位老人悟性挺好,就站起来了,也没拿拐杖。就在台阶下面的平台上走,脚步越来越好。最后他自己上的台阶進门。

师尊在和学员们照像时,谁和师尊照,师尊都跟学员们照。师尊很少讲话,但是师尊总是笑呵呵的,面带慈祥。有的人甚至拽着师尊的胳膊就走。现在想起来真不够尊敬师尊,也不太礼貌。但师尊总是笑呵呵的,非常平易近人。

师尊在讲完第一堂课后,给学员们清理身体。师尊当时叫大家站起来,叫大家放松,心里只想一个病,师尊站在讲台稍后的位置说:放松!放松!然后师尊右手用力一挥说一声:下去!然后师尊两手拍打两下。好象扑掉什么东西一样。在师尊挥手的一瞬间我看到师尊右手有一道淡蓝色的闪光。到晚上班师尊再做净化身体时,我又看到了跟上午同样的闪光,我相信这是真的。后来有人说也看到师尊右手的闪光了。

师尊讲课的第二天,我丹田部位的法轮就非常明显的转了。正转反转都非常明显。到后来,全身都在转,头部,连手指尖,脚趾尖都在转。我更加相信师尊所讲的一点不玄,都是真的。

在师尊讲课时,我一直都坐在右排座的第一排。因为我带个小录音机要放在台上录音,换磁带。我坐在那里一直没有人坐。所以我能看到师尊的左手不时的,很随便的掐点什么,用手指轻轻的弹一弹,可能也是给学员净化身体吧。

十天班结束的时候,师尊语重心长的讲:“大法难得……希望大家不要得之于易而失之于易……过了这个村儿,可就没那个店儿了。”最后师尊坐在讲台上打大手印。在散场之前,师尊又站在台上转大法轮,右手边转边向后退。弟子心里向师尊说:师父,再见了!我双手合十,谢谢师尊。

十天班结束后,大家都去炼功点炼功。第一天和第二天,在2天早上炼抱轮时,我们炼功点上有人看到所有炼功人都是奶白体状态。

以后发生在炼功人身上的玄妙、神奇之事太多了,数不胜数。现在回忆起来正象师尊在《转法轮》中讲的:“我觉的能够直接听到我传功讲法的人,我说真是……将来你会知道,你会觉的这段时间是非常可喜的。”

弹指一挥间,师尊传法、正法已走过了14个年头。这大法是师尊造就的。我们伟大的师尊这些年“操尽人间事,劳心天上苦。有言诉于谁?更寒在高处。”(《洪吟》)。目前正法已经走入最后的阶段,很多事情的出现也都是正法走到了这一步。所以我们对待目前的形势一定“要正念,不要人心”。这也是师尊时常教导我们的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