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悲的师父在救我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日】从看到明慧网征稿后,我一直想写,二零零五年提起笔又放下,不知从何写起,又担心文化低写不好,加上魔和执著心的干扰,一直拖到现在才写。

我是一九九六年一月的一天晚上偶然得法的,得法时我正在发高烧打点滴,第二天医生就找不到血管了,我立即就明白了:我是炼功人得听师父的话不能打针了,从那时起到现在就再也没打过针,没吃过药,消病业时自己就想师父的话:“难忍能忍,难行能行”(《转法轮》),“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洪吟(二)》〈正念正行〉)。

得法前我疾病缠身,被病魔折磨三十多年,有胸膜炎、神经不好、肾炎、胃病、心脏间歇等等,产后风失去记忆,每天针灸,身上针灸四十到五十多针,可是腿、脚、手还是冰凉,曾经瘫痪过二次,常年离不开医院,不是打针就是吃药,很多人还以为我是医院的工作人员呢,家务活什么也干不了,每天活的真是生不如死。又是高度近视,在街上遇见熟人只能听声音辨别,有几次儿子回来我都没有认出来,平时只要一看书眼睛就痛的受不了,所以什么书都看不了。

得法后,折磨我三十多年的病魔不翼而飞了,我第一次体会到了无病一身轻状态,什么活都能干了,记忆力明显增强,看法轮大法的书眼睛就不痛,而且看哪行哪行的字就又大又黑非常清楚,真是神奇。我真是无法用语言形容对恩师的感激,我见人就说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是法轮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大法太神奇了!

九七年冬,我咳嗽得很厉害,二十多天晚上不能入睡,听辅导员说学法,我就去了,上楼时还困的不行,要睡着了,我坚持上到四楼会议室时,困意无影无踪,学完法回家后一声也没咳嗽,太神奇了。

九九年冬又出现了咳嗽,我知道是干扰,是旧势力迫害,必须全盘否定、排斥它、不承认它,我加紧学法、炼功、讲真相、发正念,念一正,几天后的清晨炼动功时,闭上眼睛就见到师父在我前面和我一起炼功,我眼泪都流了出来,炼完功,咳嗽全好了。

二零零二年夏季的一天,无意中我碰到一个心形的装饰品,当时我悟到这是师父点化让我修炼心性;二零零三年有一天晚上,睡觉梦中师父法身又来了,似睡非睡时觉得有人往我身上盖一个东西,睁眼一看是师父,到早晨一看是白布单,当时我悟到是师父点化让我去掉私心;师父临走时送给我几个针,当时没悟到,到现在我悟到是师父让我好好学法,做一个真修弟子。

二零零四年末,我学法松懈,后被魔钻了空子。二零零五年一月,家人得了流感,不能吃、不能喝,我说“你们都不能吃了我还傻吃呢”,就这一念,我突然就不能吃饭了,而且还吐,吐出的都是黑的东西,左耳朵嗡嗡响,整夜不能入睡,我想不管怎么难受我坚持学法炼功,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一天肚子痛后便出许多脏东西,当时觉得四肢无力,晚上昏迷不醒,就觉得从空中往下掉,我心里喊:“师父快救我”,立刻觉得身体轻松了;第二天后半夜,我又糊涂了,翻来覆去就是不明白,这时就听有人读:“生在苦难中,挣扎以求生,一朝得大法,回归步别停。”并且反复听到:“回归步别停”这句话,直到把我叫醒,同时还听到同修喊我:“快点!快点!”醒来后我知道是慈悲的师父在救我。

大法弟子要从以前为私为我中脱胎出来,在大法中修成无私无我的生命,关键时刻一定要守住心性,不要错过师父给安排每次提高心性的机会,我们只有做好三件事才能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