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什么都为弟子考虑到了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三日】

伟大的师尊您好!向全世界大法弟子问好!

我是一九九七年三月底喜得大法的,在九年多的修炼中,法理有时不清晰,凭着对师父的坚信和对大法的坚定,跟头把式的走到今天,写出自己修炼中的一些体会,见证大法的威力,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一.师父什么都为弟子考虑到了

师父经文《走向圆满》出来后,找了好几家复印店才有一个答应给复印。第二天,我把经文分别送到了市内同修的家。比较晚了,由于时间紧,忘了在茶壶里加水,又忘了带雨具。

我骑着摩托车赶路,到了同修的家,把经文给了同修,就往回骑,开始下雨了,但是雨在我后边,而我前面的路是湿的,刚下过雨,这样我一点雨也没淋着。回到家中,一看壶在冒烟,打开壶一看,一点水也没有,壶也没坏,再一看,煤火熄了。心想,火现在要再燃起来就好了,我开始学法,一会儿,火燃起来了,我心里感激着,师父您什么都为弟子考虑到了。

二.在邪恶的黑窝中证实法

1.正念对酷刑 疥疮痊愈

二零零一年五月十三日,在四川省新华劳教所里,我们十多个同修决定集体炼功庆祝师父生日。结果中午,我们有几个同修被恶警用电棍电了。第一次电击到我的腰部时,我难受的大叫了一声。恶警大喊,“叫呀!叫呀!”我想我是大法弟子,我不能叫,这一念一出,恶警再电在我的身上时,我不那么难受了。

我的上身前后都被他电遍了。他问我痛不痛?我平静的看着他说,“你自己电一下就知道了。”恶警不电了。我满身长疥疮几个月了,因为全身发痒,很难受,一双手不停的全身乱抓,彻夜难眠,早上起床双手十个指头上一层厚厚的脓血。这次电刑我用正念对待后,当天晚上不痒了,几天后疥疮好了。一切难、痛苦都是师父在为我承受啊。

2.对法坚定的心使邪恶退了

二零零一年八月,恶警强制转化大法弟子。早上七点站军姿到中午十一点半。午饭后,十二点站到下午六点,晚饭后七点站到晚上十二点。绵阳八月的天很热,站在室内穿着短裤、短袖都被汗水浸湿了。早上,恶警不给我们饭吃,整天买也没给水喝。上厕所用手接点尿槽上面滴下来的水都要被犯人用竹竿打。站十多天后,我双脚肿了。我向内找,这些天没静心背法。因恶警和邪悟的人不断来找我谈话,使我的思想静不下来,老是想自己人的一面如何,别人说的如何。

找到自己的问题了,我决定静下来背法,每天早上,站着就背《论语》,然后背《转法轮》的目录,再一个一个的回忆其中的内容。第二天背新经文、《洪吟》。这样每天都坚持背法,在静心背法中找到了这一切是由于自己法理不清,对歪理邪说不能全盘否定造成的。当背到“根本上对法还不坚定,那什么也谈不上。”(《为谁而修》)时,我一下明白了,我一定要坚定大法,坚信师父,这时也没有人再来找我谈话,没人干扰我学法了。

不久,犯人又开始干扰我学法了,找借口说我站姿不对,体罚我。当我背到《洪吟》中“生无所求,死不惜留;荡尽妄念,佛不难修”时,我明白了,一定要放下生死,不管恶警怎样,一定要坚修大法到底。当我找到了自己还没放下的人心后,几天形势就变了,对我的体罚解除了。

3.善待大法得福报

有一个叫“和尚”的犯人,经常犯一种病,口吐白泡后就要昏倒。他好几次捡空矿泉水瓶接水给我们大法弟子喝,有一次被一个坏犯人发现,打了他一顿。从此,他的病就没犯了,人也精神起来了,提前半年被放。好多犯人都感到神奇,师父对每一个生命的慈悲啊,无法用人类的语言表达。

4.千人大会上卫护大法

二零零一年底,恶警开全所大会,叫“转化”的人骂大法。我很难受,我想和坚定的同修交流但没有机会,每个人身边都有两个犯人,不准我们说话。虽然,善良的犯人能让我们说几句话,但是一旦被监头知道,他就会被打。没办法切磋,也没办法制止邪恶的这种罪恶,我心里难受极了。

又一次开大会时,有两千多人,犯人们都整齐的坐在水泥地坪上,四周高高的围墙下站满了身穿黑色警服的人。中队与中队之间站着各中队的警察,还有护卫巡逻队,四人一队,手持警棍,头带铁盔,高音喇叭叫着,一片黑色恐怖,使人窒息的场面。

我心里难受极了,为什么昔日的同修今天要骂大法,不认师父。我心里想起师父的话:“什么是佛?如来是踏着真理如意而来的这么一个世人的称呼,而真正的佛他是宇宙的保卫者,他将为宇宙中的一切正的因素负责。”(《导航》〈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讲法〉)我是大法弟子,大法造就的生命,现在邪恶在迫害大法,师父被谩骂,我决不允许这样的邪恶存在。

当生起这一念时,我感到全身发热,整个身体在快速的膨胀,瞬间巨大无比,强大的能量将解体所有邪恶。我站起来大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我被几个人按倒在地,“还师父清白”的声音还没完,就被一只手堵住了我的嘴。我清楚的听到后边一个接一个、两个、三个、四个,“法轮大法好!还师父清白”的声音不断的响起,整个会场沸腾了,同修们的正念之场起来了,我们被犯人带回监室。

晚饭时,同修们都用手势鼓励着我们,我知道同修们惦念着我们是否象以前那样被电棍电了。我没多想,只想到:有九个同修站出来,要是所有的大法弟子都站出来该多好啊,那邪恶绝不敢开这样的会了,后来我们被加期二十天。回家后,学法时才知道自己没有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认为只要在劳教所里不配合邪恶反迫害的就要被加期、被电棍电、体罚。(当时不知道什么是旧势力,也不知道发正念)

5.瞬间解体邪恶

十多天后,劳教所要给省上检查,中队会议室周围挂满了诬陷大法的图片。大家集合在室内刚坐下,四周的同修们瞬间把所有的邪恶图片都抓在手里,我在中间刚想去抓,才跨出第二步,图片已经全消失了,邪恶场全解体了。我们没有一个人说话,会意的眼神在互相鼓励,我们是新宇宙的护法神。

6.整体反迫害

二零零一年元旦节后,我们九个同修分别被分在四大队的四个中队里,我一个人被分在四中队,我利用中队干部找我谈话的时机,揭露六大队二中队对我的迫害。恶警怕,叫两个犯人守着我,叫两个犯人逼我学邪恶的书。我坚定抵制,被每晚罚站,十多天后,三个干部分别找我谈话,我告诉他们那些邪书上写的全是骗人的东西,把大法的法理断章取义,不准你们看大法的原著,哄骗你们,再利用你们来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这是人类的罪恶,以后你们都会明白的。从那以后就没叫我学习了。

大概两个月后,又来了一个被迫害的同修。晚上恶警叫了七八个犯人,准备打这位同修。晚上十一点过,我在打扫卫生,就听那个同修喊犯人打人了,但值班警察不管,我就站在过道上大喊,另外的三个同修听到了也站出来喊。这时值班警察出来了,犯人住手了。对这位同修的几次迫害都被我们整体否定了。我们的环境宽松了很多,有十一个明白真相的犯人提前解教,中队长经常和我们下棋,学经文被犯人发现后,警察也没有为难我们。我学完经文后又传给其它中队。

7.神奇的经文传递

在劳教所里传递经文很困难,因为身边长期有犯人包押。本中队相对容易,中队与中队之间就比较难,但是,每次关键时候师父都在帮我们。比如,只要是今天要将经文送到三中队,晚饭后楼梯间就会出现堵塞,同修们正好在此时传递经文。有一次,只剩两三米就传过去了,可是楼梯通了,眼看就要失去机会了,可这同修跑上去递经文,我看见他跑时就发了一念:不许邪恶干扰,不许坏人看见。很顺利,当他回头时,我们俩都会意的微笑。

有一次在操场上走操,两位同修传经文时被犯人发现。当时犯人就大叫起来,我们旁边的同修都在帮着发正念:邪恶看不见。恶警过来了,找了半天还是没找到……

九年的修炼有很多惊喜、很多激动、有很多神奇,这都是放下后天观念的体现,而没有做好的一切都是后天观念与放不下的人心造成的。我体悟到师尊在《博大》中讲的:“而他博大精深的内涵只有修炼的人在不同的真修层次中才能体悟和展现出来,才能真正看到法是什么。”

其实都是师父在做,我们只是有这个愿望。感谢师父的教诲和苦心呵护,师父为弟子承受的一切弟子难以回报,唯有做好三件事,不负恩师重望!

(第三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