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谈在家庭中做一个好人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三日】我是一位老年大法弟子,看明慧文章使我受益匪浅,在感谢之余,也深感明慧编辑同修的艰辛,有些爱莫能助,虽然也从事教育工作多年,但在写作这一环上却很薄弱,再加上人的观念的障碍总是认为自己修的不好没什么可写的,所以总也闯不过这一关,去不掉这一念。今天学法突然悟到不会写、不想写、没什么写的这就是人的观念在封闭和抑制大法给我开启的智慧,越不写封闭的就越严,所以只有付诸行动才能突破和解体它,写的过程不就是认识自己的不足和提高的过程吗?这也是在证实法。

我看到周围的一些同修被家庭所困走不出观念的束缚,家庭的角色没扮演好,有的为了学法不被家人反对,家务全包,儿媳的内衣短裤臭袜子、孙子的屎裤尿布起居饮食等,从大清早忙到晚,来换得家人的默许,可换来的却是疲乏困倦和躲着学,这已经是在纵容邪恶的干扰,怎么能换来学法的环境呢?在邪恶迫害严重的前几年,有同修一直是拿着手电筒躲在被窝里或利用干农活在山上学法的,这决心、这毅力、这付出不能否认,但这是怕的结果,是旧势力要的,是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修炼是无条件的,这么一部大法为什么就不能给他一个位置,堂堂正正的学。不是在各个阶层都可以修炼,都可以做一个好人吗?这好人的标准是“真善忍”,而不是老好人。我们是助师正法救人来了,不是为得到人中的施舍、怜悯和同情,这场迫害的真正受害者是世人,我们是反迫害的,在不承认和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中修自己救众生。世上的一切都是为法来的,那就让他们为法转,而不是我们为他们转,本末不能倒置,否则就会误众生。

作为老年同修,家庭就是我们修炼和工作的环境,由于修炼的路不同,去执著心的大小不同,每个人所遇到的魔难都不尽相同,没有参照的路,但有一点是相同的:修炼没有捷径,都得踏踏实实修自己,把自己当作一个修炼人。

在我的修炼过程中也同样遇到家庭的阻力,也经历过魔难和考验,这里仅举一例:二零零二年四月某日深夜,梦中看到一只大老虎来到了我的住房里,离我三米远左右,前脚踏在小方桌上,两眼怒视着我。我没有害怕,连喊三声“虎视眈眈”。醒来后久久不能入睡,我知道这是师尊在点化我,邪恶又要来干扰迫害我。当时打出一念:你们妄想。我修炼的决心坚如磐石、金刚不动,师父说:“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正念正行的大法弟子谁也迫害不了。

于是我抓紧学法,向内找,把注意安全和怕心分开,整理和收检好资料和书籍,并再次向家属讲清真相,告诉她:修“真善忍”是天底下最正的,我们才冒着风险做讲真相的事,是完全为了别人,况且,我们的一切都是合法的,并讲给她“一正压百邪”的道理,家属也能理解并表示支持。此时的我毕竟不是迫害刚开始的时候由于怕心多次被抓的状态了。师父《在二零零二年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中说:“对法认识、理解的程度不同会感觉到当前的形势的不同,这一切都是针对不同的人心的。做得好的就会改变自己周围的环境,做得差的也会使自己周围的环境随心而变化。大法弟子不同的心态,对环境的感受是不同的,……”我时刻记住师父的教诲:“你们已经知道相生相克的法理,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不是强为,而是真正坦然放下而达到的。”(《去掉最后的执著》)师父还告诉我们:“作为一名大法弟子,为什么在承受迫害时怕邪恶之徒呢?关键是有执著心,否则就不要消极承受,时刻用正念正视恶人。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这样做,环境就不是这样了。”(《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法理明白,心里也很坦然。

梦后的第五天了,监控我的儿子回来了(邪恶利用我儿子的工作要挟他来监控我),说:“明天上午八点在联校开会,针对法轮功县区几级领导都参加。你对外说没炼了,在家里不要紧。”我笑着对他说:“我是修真善忍的,表里如一,堂堂正正,怕他做什么。”不料他被邪恶因素操控的魔性大发完全失去理智,抢走我手中的《转法轮》,跑到厨房操起菜刀在桌子上打的一片响,狂言要杀掉我。此时,我立掌发正念,铲除他背后的邪恶因素,他立刻站在那不动,如痴如呆。我心平气和的对他说:“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身体的变化你是知道的,法轮功不但可以使人强身健体,更重要的是教人做好人,他的内涵是修炼,所以就会有魔难和考验。我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况且我还是你的父亲,你怎么能够这样对待你父亲,你要理智冷静,你以前不是这样子的。”他回过神来说:“随你吧,我是怕你承受不了这些痛苦和迫害。”

我本不打算参加会,但我想遇到矛盾不要绕着走要直面它,这可能是我证实法的好机会。于是我高高兴兴、堂堂正正的赴会了。会上我讲述了我的修炼过程:我快七十岁的人,五十年代参加工作,八六年几次昏倒在地,检查出结核、心动过速、高血压、乙肝大三阳、重度神经官能症、鼻中膈溃疡并经常大量出血,曾五次手术未愈,致使严重贫血,身体极度虚弱,真是生不如死。在医治无效的情况下,很多同事介绍我打太极拳练气功但收效甚微,无可奈何之下入寺院修行,并开始写遗嘱和家训。九五年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得到了《转法轮》一书,我一下明白了人生活着的真正意义及病魔缠身的根本原因,我严格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不到一月我所有的病都不翼而飞,我感受到了人生没有病的快乐。我只是亿万法轮功修炼者其中的一个,而每个真修者都是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做一个好人,法轮功开传的这几年社会道德普遍回升,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江氏集团的横加迫害,让人无法理解。而你们强制要我们转化,我不知要转化到哪里去?怎么能让人弃善从恶呢?我一个年逾古稀的老人,只有两点要求:一是要有个宽松的修炼环境:二是要求县局领导作证,我要与善恶不辨、好坏不分、目无尊长、见利忘义、被人利用着仇视和监控父亲的不孝之子断绝父子关系。或者你(指我儿子)自己到法制日报声明,理由是父亲修“真善忍”做好人无法劝解,我不想丢掉工作受牵连。

听了我讲的,其中一领导说:你坚持要炼法轮功,还想不想要工资?我说工资是我三十多年的劳动报酬,并不是谁的恩赐,你怎么能拿着我的东西来做人情甚至是要挟我呢?

一正压百邪,在正念面前,邪恶什么也不是。会后,不但没停我的工资,以前停发的都如数补发,儿子也摆脱了邪恶的控制和利用,理解和支持我的修炼。

事后我悟到:在家庭角色中做一个好人的更深层含义。它不是停留在表面的维持家人的平和、体恤同情、相互关爱而一味的迁就和纵容,作为一个修炼的人就要站在很高的层次上去看问题了,不要有怕得罪别人的心。古时都有教妻课子之训,要分清什么是好什么是坏,什么是父什么是子、什么是婆什么是媳,对方最需要你关心的是什么、要从一个生命的根本上去启迪他的善念,打开他尘封已久的记忆,告诉他来世上的真正目地。不要因为我们的怕使自己长期处于魔难之中,也使家人长期被魔利用着干扰正法修炼而最终失去被救度的机会。

个人体会,不当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第三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