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重生路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三日】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一日是一个令我难忘的日子,我终于打印出了第一本《九评》,那一刻成功的喜悦油然而生,我流下了幸福的泪水,从内心感谢师父、感谢大法。

我走过弯路,二零零一年曾放弃修炼。我毕业后从北方回到南方,在远离家乡的一座陌生城市工作,跌倒了三年多,爬起来快一年时间走到这一步。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在经过一两天的反复思考后,我决心从返修炼大法的路,整个过程没有任何人的参与。这和零一年放弃修炼很相似,当时完全是自己邪悟造成,和别人无关。三年多来,我没有接触到一个大法弟子,没有听到大法的消息,连我自己都没想到会从新走入修炼。但这一回我明白是慈悲的师父启迪了我的善念,又一次把我从地狱中捞起,同时也惊叹于大法的威力无边,过去我怎么掉下去,今天就让我怎么再爬起来。

佛性一出后,我头脑中第一反应就是今后真的再也不能掉下去了。是的,我要从新赶上。我开始每天早晚炼功,当时手中已没有任何大法书籍,只是凭着记忆,回想起过去学法的一些内容。我趁着元旦发贺卡,联系远在千里的同修。其实他们当时的情况我一无所知,除了三年前的地址。在共产邪党专政的血雨腥风时期,什么样的罪恶都可能强加在同修身上,直到现在我也没联系上。

我后来从明慧网上得知,过去认识的同修有两人已被邪恶迫害致死,还有被劳教和被迫流离失所的,他们都和我一样正值青春年华。

好容易等到那年农历新年回家,翻开箱里一个存放很久的包,我高兴的看到还有留下的《转法轮》手抄本和一些经文、真相传单。这个包留到今天,也见证了邪恶对大法的迫害。那是零一年农历新年开学返校时,当时在火车站候车室警察盘查往北京方向旅客的行李,为我送行的父亲一看,急忙的拉我到了一边,把我带的大法书籍放入他的麻袋,向我保证好好保管,然后匆匆离去,我上了车。我的手抄本就这样留下来了,保证了我在爬起来后能够继续学法。

接下来,我每晚花约一小时抄一份关于法轮功真相问题的传单,邮寄出去。那些日子我渴望知道师父发表了哪些经文,目前的正法形势等等,但我无从得知。

两三个月后,在和一个同事的闲谈中,得知他经常收到有关法轮功消息的电子邮件,而且他把自己的电子邮件和密码告诉了我。通过浏览电子邮件,我了解到了九评、退党这些事,认识到要广传九评,跟上正法進程。因为九评很长,手抄邮寄的方式已不可能,对于我来说也只能在网上传了。可惜电子邮件中收到的九评不完整,缺了两、三评,还需要继续找全。此时我的目光转移到了网上传九评和突破网络封锁。可我所掌握的电脑知识少的可怜,过去我不喜欢电脑,在学校学的是过时的DOS操作系统,对现在用的WINDOWS操作系统没有学过,只是略知一点。但我相信突破网络封锁的方法肯定有,记得初期的真相传单上常写着用代理服务器,现在电子邮件中提到用什么软件可以打开海外网站,我希望找到这些方法。

从那以后,我买回一些电脑书,认真学习;经常出入网吧,尝试很多方法,发电子邮件索取九评,点击提供的相关链接等等,经过了多次失败和多次尝试。终于有一次,我点开了含有九评全文的一个页面,把完整的九评保存在我的电子邮件中。好不容易呀!我赶紧买回一个U盘,在一个同事家中把九评拷入。

又有一次,我偶然点击有人发到我QQ上的网址,那是一个海外网页,而且上面有明慧网的链接。当我第一次看到明慧网时,真是惊喜万分,我记住了那一天——五月六日,我在网上一直度过五个小时,把经文存入电子邮件中,并匆匆发表了退团声明,因为我不知道是否还有这样的机会。后来我有几次收到这样的网址,我知道了这是同修发的,通过这样的网址,几天后我下载了破网软件无界浏览,破网大功告成了,我算了一下花了一个月时间。在此我也感谢利用网络讲真相的同修,他们的付出确实起到了作用。

接下来的几个月里,我几乎每天都去网吧,通过发电子邮件传九评和破网软件,其中遇到很多技术上的困难和要考虑的问题,但每一次困难的解决,就有一次技术的提高。在不断的摸索中,我整理出了一个方案,利用软件高效率的收集、整理、群发电子邮件,节省了时间和费用,我还真没想过自己能达到这样的程度,因为当时我还不知道也没接触到同修在网上提供的电脑技术。

当我给同事们谈九评和破网软件时,对于我在短时间内成功破网和在电脑技术方面的突飞猛進,他们都刮目相看,觉的我很聪明。我心里明白,是师父打开了我的智慧,也给我安排了很多“偶然”的机会,并为我后来建资料点奠定基础。

为了让同事们能看到,我把九评放到办公室的电脑上,同时在单位的局域网里传到别的科室。我还是觉的要是有书会更方便,有时间就可以拿着看。于是经过几次考虑后,抱着试试看的想法,我选择了一家小店,把U盘中的九评打印出来。打印一页就是一版要1元钱,当时排版打印的是一个姑娘,她尽量给压缩到只有70页。我注意到在排版过程中,她一直浏览九评的内容,我当时还不懂得发正念,只是尽量保持自己心态平稳,盼着赶快打印结束,心想她要能帮我这个忙,将来我一定报答她。

她看了也没说什么就给我打印完了。我又复印了两份,结账的时候她还主动给我打折,我心里很是感激。回来后,我每天花一段时间抄九评,抄在一本厚的笔记本上。一来,我不就有书了吗?二来,加深印象,跟别人口头讲会更容易些。我当时不怕麻烦,想到别人一个字一个字都写了下来,我一个字一个字照抄已经简单多了。一个月后,我拿着手抄的一本《九评》到了办公室,有同事看,也有实习生看。我发现有时不用去讲,只要拿着书,就会有人凑过来,都想知道你在看什么呀。我就会顺手递给他,说这书如何如何,快看看吧。

十月下旬,我在明慧网上看到第二届网上法会登出的交流文章,才知道资料点要遍地开花的事,连每天四个整点发正念也都是才知道,以前只知道有发正念。过去在网吧我忙于发电子邮件传九评,除了注意有没有师父发表的新经文外,没有详细看过明慧网的其他内容。相比之下,我落下太多了。特别是看到《从零开始建资料点》后,我知道是时候了,我也要“开花”了。从准备工作到买电脑、买打印机、装软件、联宽带网,以至成功打印出第一本九评,尽管是按《从零开始建资料点》一文指导做,并没有原先想象的直接参照就可以了,实际过程中每一步都有困难。

仅举一例,我的笔记本电脑是汇款从别的城市购买的,为了确保系统干净,我要求商家只装系统,不装任何其它软件,没想到电脑到手后只有一个分区,我马上面临着重新分区,而且系统本身集入了有使用期限的杀毒软件,我浪费了几天精力,后来问了技术人员才知根本无法卸载,那样的话系统也要崩溃了,所以还没用上我就不得不重装上新的系统。这些问题在一般人用的电脑上解决起来也许不感到很困难,可我的电脑是法器,一定要保证系统的干净,这就造成不那么容易解决了。出现类似很多没料到的问题,在师父的点悟和帮助下,我找到明慧网上同修提供的技术知识,一步步闯了过来。真是“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

我没能联系上本地的同修,资料点的建立和运行都是自己完成。正常的话我每天可做出三本九评,开始由于缺乏经验,请人加粉每次七十元,不懂得鼓芯可以换,就直接去买价钱高的新鼓,两三个月下来,在耗材上花钱不少。我不知道照这样下去能坚持到什么程度。我每月收入不足一千元,租房住。家里父母年岁大,干活也只能维持自己的生活,他们过去每年都借钱供我上学,现在为我成家、买住房操心。我这点收入谈买住房这些事无疑是笑话,我连想都不用去想。我只有一念,能坚持就坚持下去,实在没钱再说。

后来,我学会了自己加粉,换鼓芯,也找到了更便宜的耗材销售点,开支的压力明显减小,一直坚持到现在。同时,我尽量减少生活开支,吃用比过去更加节俭。从明慧网上,我也知道很多大法弟子为了省下更多的钱做真相资料,节衣缩食,日子很艰苦。特别是读了同修们写的回忆师父在国内传法时,生活上很俭朴,吃剩就打包,从不浪费,吃了几年的方便面,我内心深受震撼,眼泪不由自主的流下。平时吃饭,我常常会想起师父留给我们的作风。常人很难理解大法弟子的吃苦和付出,所以印发九评的事,我只是默默的做,对谁也不说,谁也不知道,尽量避免麻烦。但我十分清楚,也很坦然,我的收入,我的一切,包括我自己都是大法所成的,造就的,我用这来源于大法的一切证实大法,圆容大法是理所当然的,就应该这样。

发放九评几个月以来,我穿街走巷,到过市区很多地方,每一次出去前都发正念,解体干扰我发放九评的一切邪恶、黑手、烂鬼、邪灵,每一次都在师父的保护下平安返回,感受很深的是怕心明显去掉了,正念越来越强。

由于没联系上当地的同修,谈不上和他们整体配合,直到前两个月,明慧网登出了当地同修曝光本地区邪恶的文章,我才知道本地区七二零前及现在的一些情况,这是我一直以来都很想了解的。文章写的比较详细,看得出同修做了全面的调查,付出了心血。我很高兴,两天后,在市区开始发放曝光本地区邪恶的传单。在讲真相、传九评、劝三退中,我做的远远不够,很多方面还很差。有时候,面对领导,面对文化低的农民,面对某些人,我不知从何说起,如何表达,欲言又止,失去了很多机会,痛心又无奈。看到同修们在网上交流了不少经验,我也在不断总结,相信以后会越做越好。

回想我走过的路,从九六年开始修炼,在大法这片净土中度过了大学时期,亲身经历了九九年四二五上访和七二零的迫害,被邪恶非法抓捕过,也曾经走了三年多的弯路,也有过两次被车撞大难不死、安然无恙的奇迹。

到了今天,我遗憾走过弯路,又有一种置于死地而后生的幸福和喜悦,更加深刻的体会到大法的珍贵和得之不易,更加珍惜生生世世所期盼的万古机缘,更加清醒的认识自己肩负的重任,走好今后的每一步,无愧于师,无愧于法,无愧于大法弟子的称号。

(第三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