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考验面前见真性”的体悟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三日】我由于太过大意,导致被邪恶绑架、家被抄,造成了不必要的损失。事情已过去了一年多的时间,我也不断的反省这件事前前后后的过程,我深深的体会到,修炼路上的每一步都离不开大法的指引和师父的保护,只要时时事事在法上,师父就会给我安排最好的,就会有超常的、甚至神奇的事情发生,反之就会摔跟头。

此前,我所在的地区受到了邪恶的疯狂迫害,多名同修被绑架,其中就有与我接触密切的一个协调人。同修、家人为此告诉我要注意安全,但我没往心里去。因为我在以前也多次遇到过类似的问题都没有事,再说我认为这个同修比较坚定,不会说出我。

一天我接到居委会的一个电话,说居委会主任要我到办公室去一趟。这时我有点警觉。在到居委会所在的大楼时,一个念头一闪,我忽然想到如果是公安局的人来可能就有警车停在隐蔽处,我转到楼后一看,果然有一辆警车停在后面。这已经再明白不过了,但此时我仍然不悟,既没有回去收拾打印设备、真相材料等,也没有迅速离开。就在居委会主任来找我时,就跟他去了。结果被恶警绑架,随后被非法抄家。后来我才悟到,别人对我的忠告、看到暗藏的警车,其实就是师父的点化啊!结果我就是不悟,以致铸成大错。

在恶警搜我身找我家的钥匙时,开始没有搜到。其实钥匙就在我的裤子口袋里,我这念头一闪,邪恶马上钻了進来,恶警一下就把钥匙掏去了。可见念一不正就会给邪恶可乘之机。

在他们要抄我家时,来了好几辆警车和一大帮公安人员,这时我面对恶人,在大法中修出的坚定信念使我毫无畏惧之意。我大声的向他们讲善恶有报的天理,正告他们不要害好人、给自己留条后路,否则会很快就有恶报发生。如继续行恶,不但自己遭报,且会累及家人。

几个恶警蹿上来抓住我,连推带拉强制我上楼开门,我一声大喊:“法轮大法好!”就这震天动地的一喊,突然令人想不到的一幕出现了:抓着我的两个恶警不见了,我定神一看,一大群警察远远的站着,在我的周围围了一个大圆圈,面无表情的一动也不动。不远处还有不少围观的群众,在场的所有的人这一瞬间全被震住了,静的一点声音也没有。大法强大的威力震撼了在场的所有人,令他们大开眼界,同时极大的灭了邪恶的嚣张气焰。

当晚他们把我绑架到了一处高级宾馆里,后来才知道是省里来的“六一零专案组”就住在这里。

跟我对话的是两个警察,一个是年纪大约有五十多岁的政保科长,另一个是有三十多岁的警察队长。他们仍然用那一套惯用的手法,先是伪善的说好话,见不起作用,就露出了邪恶的真面孔,讥讽、恐吓、辱骂。不管他们使绝了招数,我就是坚如磐石,根本不为所动。而我一有机会就跟他们讲真相,并不断对他们发正念,铲除背后操控他们的一切邪恶。我也看到那个年纪大的恶警根本就不听真相,是不可救药的了。就重点地对着他发正念除恶。

而当我单独面对警察队长时,我说:“碰到我是你和你全家人的福份。”他问:“为什么?”我说:“只要你真心的念‘法轮大法好’,就会保平安。”

他露出了笑容说:“谢谢你,到那时我一定到你家去登门拜谢!”他又说:“其实我也不愿干这事,我是临时被抽来帮忙的,以后还不知道分到哪里去。”我说:“以后不管你干什么事,都不要再迫害法轮功,不然就一定会有不好的事等着你。”他点头认同。

另一个年纪大的恶警见我不配合他们,气急败坏,上来就狠狠的打我的脸,我立即对他发正念,让他的手痛,叫他住手,但当时没见起作用。他打累了坐到床上,说:“待会儿再收拾你。”

我想,我是大法弟子,决不能让邪恶任意行恶,一个办法不行我再换新法。我记起在没炼功前曾有过突然昏倒的症状。就请师父加持,恶人再打我时让我出现危险症状。

恶警又上来打我时,我一下子摔倒在前面的床上,出现了危急症状。这一来可把恶人吓坏了,他压低声音跟另一同伙说:“怎么办?送医院行不?”后来又叫来了急救车,忙乱了好一阵才算过去。

第二天,他见了我又假惺惺的向我认错,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求我不要把这件事说出去。我一看,他已完全没有了昨日的气焰,脸色青灰黯淡无光,低声下气的求我,真的是黔驴技穷的一副嘴脸。我知道是发正念起了作用,他昨晚一定折腾的够呛。

想起来真的是不可思议,他们精心预谋的对我的审讯,竟是这样的结局,以往见人穷凶极恶、不可一世的警察,在正念正行的大法弟子面前竟如此的不堪一击,一败涂地。

自从被绑架的那一刻起,我就思考着如何脱离魔掌。我想我是大法弟子,有师父的帮助,决不能任邪恶摆布。第二天晚上,我躺在床上一直发正念,请师父帮弟子脱险。当时关我的地方是宾馆一个客房,他们安排了两个人和我同住一室,晚上轮流值班严加看管。睡前警察头目特来跟他俩说周围的房间里都是他们的人,有事就喊他们。我不断的发正念,请师父加持,让他俩都熟睡不醒。

似梦似醒中深夜两点,我好象醒了,一看,那俩个保安一个躺在床上,一个趴在床上都睡着了,但我不知怎的又迷糊过去了。突然我惊醒过来,看看表正好是两点,再看那俩个人真的是一个躺着、一个趴着睡的正香。我才知道第一次是功能预见。我从容的穿上鞋子,又从窗台上拿了一块卫生纸,轻轻的绕过看守开门走了出去。

我快步的向大门走去,到了大门口一看才知道大门是关着的,我往警卫室门口一看,只见一个警卫正盯着我看,虽然我没有思想准备,但我也没有丝毫的慌乱,我很平静的对他说:“请开开门!”他二话没说就给我把门打开了。大门外正好有一辆出租车等在那儿。我上了车迅速的离开了。当夜我又在路边拦截了一辆长途大客车,正好是路过我想要去的地方,到达目地地,下车后,又是一辆出租车等在那里,就这样一路顺风的在凌晨四点三十分到了几百里以外的同修家。

到同修家以后,我跟他俩口讲了我的经历,同修说前些天我借你的钱还给你吧,我的钱款已经收回来了。我说好,我正好需要它。同修的爱人又说,真巧了,上次从你那里拿的《转法轮》还有一本,要书的人一直没来拿,就给你看吧。就这样,我目前最需要的两样东西都有了,我内心非常高兴。我们三人当时就悟到了这都是师父的安排,在世人看来都是不可能的事,就这么很自然的发生了,看似巧合,其实都不是偶然的。

我出来后首先想到的就是给家里的人去电话,因为我知道家人肯定为我的安全担心。再就是让儿子(同修)尽快把我脱险的消息转告和我经常有联系的同修,并告诉他们,恶警对我以前所做的一切事都不知道,好让同修不用为我的安全担心,也不用为自身的安全担心,不要因我的事儿影响同修的修炼和讲真相救度众生。

因为我知道我在同修们中有一定的影响力,他们也一直认为我比较精進,我被抓可能对其中一些还有人心的同修产生不利的影响,造成一定的心理波动,这正是我最担心的。而我的正念出走恰恰证实了大法的神奇,弟子只要念正,师父就一定会保护,邪恶的迫害就会自灭。

后来儿子见到我时告诉我,他曾到居委会找过那个主任没有见到,居委会的人说他去医院了,得的是职业病。我马上想到他可能是遭报了。我当时心里有一种难受的感觉,觉的内疚:就因为我做的不好,没有讲清真相,如今他对大法弟子干了不好的事,以致受到了报应。

在同修家住了几天后,我又到了省城,一来先避一避风头,二来省城有我的很多同学、亲友,正好借此机会向他们讲真相、救度他们。但我又不想住在他们家,只有在没有身份证的情况下找地方住。无身份证在大城市找旅馆是困难的,尤其在目前邪恶严加检查的情况下。但再难也难不倒修炼人,其间虽几经更换旅馆,但每次都能顺利地找到住处,且价钱也较便宜。这方面如果没有师父的帮助,显然是不可想象的。而我也时刻没有忘记在多困难的情况下也要做好师父要我们做的三件事,依然是时时牢记自己的神圣使命,走到哪把真相讲到哪。

以后我又回到了我的老家所在的城市,回来后我才知道,这里有我的很多的亲朋好友、有无数的可救度的人在等着我,去向他们讲真相救度他们。还有一个问题,以前这里的资料要从外地進,往明慧、大纪元发文稿、声明也要到外地。本地的资料点是一个空白点,这事极大的影响了这片地方的讲真相工作的开展,正法進程到了今天我觉的这件事很不正常,我想要发挥我的专长解决这一问题。经过一段时间的筹划,我与几个当地的同修共同努力建起了几个资料点,使这个地方的大法材料的供应和向国外信息的发送问题都得到了解决。

一年多的在外生活,我丝毫没有感到有那种沦落天涯的感觉,相反这一年,恰恰是我一生中最开心的日子,我和同是修炼者的妻子每天都在做着我们应该做的事,活的充实而有意义。邪恶的迫害不但没有达到他们的罪恶目地,反而为炼功人证实大法开创了一片更广阔的新天地。当然这一切都是师父帮我们做的,我更真切的感受到,师父时时都在我的身边,从生活中的小事到证实大法的大事,师父都给我安排的非常好。

威德从法中来,自九六年得法以来,我牢记师父一再要我们多看书学法的谆谆告诫,每天通读《转法轮》一到两讲,再加看师父的其他的大法书。十年以来风雨无阻、从不间断,累计《转法轮》一书大约共看了七八百遍。再就是遇到问题向内找,无论是直接对着我来的、还是对别人来的,无论是现实生活中发生的、还是从同修的文章中看到的,我都把它当作一面镜子去对照自己,发现自己的不足就坚决改正、一点一点的把执著修掉。

多看书学法和遇到问题向内找,为我个人的修炼提高和证实大法打下了一个坚实的基础,我之所以能在邪恶的迫害面前从容镇定、安全脱险,根本的原因就在于此。

有一次几个邪悟者想来“转化”我,对我说:“修炼不是为了自己吗?”我回答说:“不是。我修大法提高自己,不单是为了自己,我更重要的使命是证实大法、救度众生,现在还有许多该得救度的人没有得救,这是我未了的心愿,我只要在世一日就要去救他们。”这是我发自内心的真话。

十几年的修炼,使我的身心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不但从一个常年疾病缠身的药罐子,变成了红光满面、人见人羡的健康人,且从一个脾气暴躁的人变得平和善良,再也没跟任何人争斗过。人也显得比同龄人年轻很多,黑发红面,以致好多乡亲把我错当成了小弟,而小弟比我小十五岁,才四十多岁,而实际我已是年逾花甲的老人了。

“悠悠万世缘,大法一线牵,难中炼金体,何故步姗姗。”每当念到师父的这首《神路难》,我常禁不住泪流满面,内心深感师恩浩荡,无法回报于万一,又觉自己修炼中步履缓慢,不能勇猛精進,故痛彻于心,深感愧疚。

文中有不符合大法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今后我会坚定实修,紧跟师父一修到底。

(第三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