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如何解体邪恶迫害与北京同修切磋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七日】今年八、九月份以来,我市多个区县发生了多起大法弟子被非法绑架事件,明慧网上也报道了邪恶又有迫害大法弟子的行动。

有一部份学员对此产生了怕心,不敢再发真相资料了,有的学法小组也停了。有的学员说:“警察到我们家来了,咱们先别联系了。”有的说:“警察说两个人在一起就算聚会。”在街上见了面也不敢说话了。我觉得,这等于是承认了邪恶的存在和迫害。对此我想把自己的一些思考写出来与北京同修交流。

邪恶在几年来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中,凡是所谓的敏感日都要進行所谓的严打,上门、打电话骚扰是最轻的迫害,我们在邪恶制造的这种恐怖高压下很容易形成一种观念,这种观念也源于多年来共产恶党统治下的红色恐怖。我本人就由于多年来被邪恶迫害,只要是节假日或“4.25”、“7.20”期间,一有人敲门脑子里就不自觉的反应出“是否是警察来了”的念头。看来“否定旧宇宙势力的一切安排”不是嘴上说说的,也不是表面上做出来的逞强,是要每一个大法弟子从内心真正去同化大法目前正法已到最后阶段,邪恶也所剩无几,我们真得时刻用正念来看待问题。

师父早在《在2002年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中就讲到“从现在的整个情况来看,表面上迫害还很邪恶,实际上那些能抑制人、操纵人的邪恶烂鬼已经所剩无几了。剩的越少邪恶叫嚣得越欢,越所剩无几它就越歇斯底里。对于某些对大法掌握程度不同的修炼者来讲,所表现出来的坚定程度也不同,目前对正法形势感受也不一样,自身的状态会造成自身感受的不同,有的可能觉得形势是严峻的;对于某些人来讲,可能形势已经变宽松了;对于某些人来讲,可能觉得正是救度世人、讲清真象的大好时机。对法认识、理解的程度不同会感觉到当前的形势的不同,这一切都是针对不同的人心的。做得好的就会改变自己周围的环境,做得差的也会使自己周围的环境随心而变化。”

我认识一个同修也是在所谓的敏感日被邪恶非法绑架到看守所,邪恶准备这次要把她送進劳教所。可是这个同修到看守所后否定邪恶对她的一切迫害,不停的发正念,向所有的人讲真相,就是不承认这一切,几天后就正念闯出,否定了邪恶对她的安排。

有一个同修讲,在一次她被邪恶迫害之前,她的小孙子总是对她说:“你不听话叫警察把你抓走”。几天后当她被恶警绑架了她才猛然意识到,前几天自己没有立即否定旧势力借小孙子的嘴讲的话,无形中承认了迫害。(该同修很快正念闯出来了)后来她通过和同修交流认识到,我们应该在一思一念上否定邪恶对我们的迫害。之后有一次她的小孙子又说起要警察把她抓走的话时,她和老伴一起向小孙子说:“我们是修炼真、善、忍的好人,警察是抓坏人的,我们不应该被迫害,我们否定这一切。”当他们说完这些话时,小孙子突然喊起:“法轮大法好!”

还有一个同修每个星期都发几百份真相资料,几年来风雨无阻从没间断过。在他脑子里就没有邪恶制造出来的恐怖的那一套。

如何解体邪恶对北京大法弟子迫害?

我体会,首先要从内心坚信师父讲给我们的正法时期的法理,这是个信师信法的根本问题。真正认识到,我们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肩负着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伟大使命,我们只走师父安排的正法修炼之路,和邪恶的旧势力的安排没有任何关系,虽然我们自身还存在着某些执著,它们也根本不配来“考验”我们,相反,它们是正法洪势淘汰的对象。虽然越到正法的最后邪恶越疯狂,虽然我们身处邪恶的中心,但是邪恶只能在表面上疯狂了,早已经没有根了,只要我们学好法,严格走正自己的路的时候,邪恶是根本不敢来碰我们的(我们身边就有不少同修有这样的体会)。不仅如此,如果我们完全否定邪恶制造出来的这一切,在自己的头脑中不给邪恶留一丝喘息和存活的缝隙,并且还主动去清除它们,邪恶的迫害就会被灭尽。

另一方面,修去怕心等常人观念。不要把邪恶看的很强大,那就是在承认邪恶,甚至在不自觉的滋养邪魔,它就会钻進我们的空间场,支配着恶人在这个空间胡作非为。需要在法理上想清楚,究竟应该谁怕谁呀?看清楚正法形势的真相,不被邪恶虚张声势的表象所迷惑。这样就不会一边发着正念,一边胆胆突突,脑子里冒出各种承认邪恶迫害的常人想法,而是真会感觉到自己溶在法中之后变的非常高大,象一个顶天立地的神那样,堂堂正正的清除宇宙中的垃圾。

再有,越到最后法对我们的要求也越高了,不象迫害刚开始的阶段,允许带着某些常人心在形式上做一些证实大法的事,修的粗一点还能过的去,今天的标准完全不同了,要求修的更本质更细了,大法弟子的路非常窄,要达到绝对的严格绝对的正。不仅是表面上做好,而是要在内心真正做到;不是跟着大帮哄就能混过关的,而是要走出每个人自己的路。目前北京出现的迫害肯定和我们自身的修炼状态有关,我们每个人都是整体当中的一份子,如果我们整体有漏,那么每个人自身都有原因和责任。所以,我们是不是都该对照大法向内找一找:我自己什么地方没修好?比如说,我把大法摆到最主要的位置上了吗?救度众生我做到无私无我、竭尽全力了吗?我在营救同修或形成整体方面做了什么?我做到把同修的事、整体的事当作自己的事了吗?我怎样还能做的更好?等等。

我想,北京大法弟子整体的提高,有待于我们每个人的提高。不等,不靠,不指望别人,更不是站在旁观者的角度评论、指责“北京学员形不成整体”,而是从自身做起,努力提高,我们大家期待的那个圆容不破的整体才能形成,邪恶在这个强大的正念场当中也就逞凶不起来,也就解体了。

目前的一点认识,不妥之处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