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中遇到的事情都是证实法的机会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三日】我是一九九八年底得法的,全家五人中有四人修炼。师父把我多年的心脏病,高血压等根除了,达到了一身轻的状态;大法使我们全家受益。

自“七·二零”以后,我们一家人也饱经了磨难,三人被抓捕,儿子,女儿两次被抓,女儿被非法劳教三年,至今还在劳教所;我三次被抓。这七年的路程,有时觉的艰难。能走到今天,全是在师父的呵护中,师父替弟子承受了一切,每想到这些,总是泪水涟涟,对师恩弟子无以言表。

1、师父保护弟子

二零零二年七月二十五日,我家来了八、九个恶警抄家,抓人,连灶堂、炉坑都不放过。一个警察直奔放大法书的地方,这时我才明白就在一个小时前,大脑突然闪出一个念头:快把这些书放到别处。原来是师父的指点,幸好及时转移才没造成损失。这伙人一无所获,最后把我们娘俩抓走。先到乡派出所,下午到路北分局。

在牢中我一夜未眠,想着请师父帮我回家。早上有个人要给我照像,我没照。十点把我带到局领导那里要做笔录,刚要问我就出现病态,而且来势挺猛,我明白是师父帮弟子。这俩人赶紧叫来医生,往嘴里塞药,药自己又流出来,抢救的同时,他们对我说:“别着急,马上通知派出所叫家人接你回家”,于是中午我就回家了。

二零零四年四月,我去邻村发真相,被人举报,被抓到派出所,恶警把我锁到椅子上,从我身上搜出钥匙,说要抄家,并说要送去分局。我请师父加持,结果又一次出现病态,当天就叫大队书记送我回家。

有同修说我正念强,当天就能闯出来,其实哪是我正念强,没有师父的呵护,弟子一事无成。回顾走过来的路程,使我更加信师,信法。也真正懂得了“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的内涵。

2、重视发正念

由于自己发正念时发困,念力不集中,造成了很大的干扰。有一次销毁共产邪灵的物品时,忽视了发正念,让我接受了教训。我把书,画等烧了,瓷象装袋摔碎扔了。我觉的清理的很彻底,谁知第二天老伴下班回家问我:某某某象哪儿去了?我说:摔了。他立刻发火,拿起煤铲对我猛打,煤铲都打飞了,剩个把儿还继续打。嘴里还不停的喊着:你不叫我活,我也叫你死……这里我才发现这不是人的话,是邪灵操控了他,才使他如此发狂。我赶紧求师父加持,并发正念清除共产邪灵,他才停手。

晚上同修问我,提前发正念了吗?这时我才发现了根源。光消灭了实物,邪灵没死,附在人身上,利用人直接迫害。希望大家都重视发正念。

3、劝三退的体会

对于劝三退,开始我有畏难情绪,觉的不如发真相资料容易。但想到这是师父要求的,就必须做,而且应该做好。我先从家人及亲朋好友做起,一点点向外扩展。

现回头看,并不是难不难的问题,而是想不想救人才是关键。只要我有这个愿望,师父就会给安排。

正如师父在《美国首都法会讲法》中所说:“师父的法身也好,正的神也好,大法在世间布的巨大的场也好啊,可以把有缘人、可以把可救度的人利用各种环境弄到你跟前来,给他提供一个知道真相的机会,但是你们得去做,你们不去做也不行。”

以前我专门跑人家住处讲,很浪费时间。现在真象师父讲的那样,处处能遇到有缘人,不论干活、走亲戚、走集都有机会,一走一过,几句话就退了。有时一天能讲十几个。村里有二十几家全退了,原村长两位都退了党,我大概劝退了两百多人了。有时让人感到真是很微妙。好长时间,有的几十年没联系的同学突然出现,让我有机会去告诉他真相。这不是师父在管吗?

我是一个嘴笨的人,是全凭一颗心去做的,大多采用开门见山的方式,不相识的人,便称大哥,兄弟或姐,妹:你入过团吗?他(她)要说:没有。又问:那入过少先队吧?对方:入过。就告诉说,快退了吧!现在党团队退出的人可多了,退了保平安,对你有好处,将来你就会明白自己多幸运。一般的人都同意退。如果有人问退那有啥用?就说:人家看了《九评》之后,都明白了某某党都干了啥,历次运动就害了八千万人,现在又迫害修真善忍的好人,老天一定会惩罚它的。你不退出来,就是它的一份子,谁愿意给它当殉葬品!你看现在天灾人祸这么多,就是警示人,让人快明白,咱们谁不愿意远离灾难一生平安呢?他便说:退!最后再叮嘱:大哥,兄弟常念法轮大法好,身心健康,也答应了。有人还说:谢谢。

有一次我给人家护身符时,那人还双手合十,人都有明白的一面。也遇到过不明白的人,说些不好听的,从中也可以找到自己的差距,不断的提高心性。同时,劝三退也是整体升华的过程。今年村干部换届选举,有同修认为,谁当都一样,干脆交白票不选了,还有人说:拉票的给钱我要,用来做真相(对方承诺选他给二百元钱,外加大米)。经过切磋,认识到世上发生的一切都跟我们修炼有关,必须走正。选举正是我们证实法,劝三退的好机会。于是几个人都行动起来,直接跟竞选人及家人讲:我选你,不要你任何钱物,只要你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退出某某党,将来有美好未来,人们都受感动,有的一家人都退了。让村里人见证了大法的美好。

现在看来,只要我们迈出这一步,一切都是那样顺其自然。其实正法進程已推到这个状态,劝三退很容易了,而且叫人有紧迫感。因为我已听到了时常有人说:我已经退了,有人跟我讲了。大家想一想,如果这样的声音越来越多的时候,是不是我们救人的机缘就越来越小了?希望还没走出来的同修,不要用人心障碍着自己,只要你走出这一步,就会觉的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4、修去自我,整体提高

师父在《转法轮》中讲:“告诉你一个真理: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学法这么长时间了,最近才对师父讲的这段法有了一点领悟。

我发现自己至今还有很多执著心,而且抱着执著自我不肯放,还觉的自己比别人强,给别人提不足时是那么轻松。别人说自己时,一句话就放不下。有时还想搞个谁是谁非。别人说的对也听不進去,一味坚持己见。多么肮脏可怕的思想,简直没有实修,愧对师父。

就拿去劳教所要人这件事来说吧,每次去都想去要人,可一到那儿就变成了看人。结果连看都不让看。为什么是这样的结果呢?回来切磋同修指出:说我们应该把自己看成神,恶警算什么,咱们要是正念强,就能把人要出来。咱们怎么到那儿就说来看人?我听了很不服气,心想:说看人还得我说呢,你怎么不出声?觉的别人只说不做,开口便说:我看咱们在家都是神,到那儿都是人,结果使大家不欢而散。影响了整体提高,掩盖了自己的怕心,不想去掉执著,完全把自己当成了常人。

这次学这段法,我从新认识自己,把这只想改变别人,不想修自己的根本执著揪出来,因为这是想修不想修的根本问题。以后切磋,主动向内找,同修们也各自说出了自己的不足。大家心态祥和,尊重别人的意见,逐渐形成整体。

又去劳教所,我们明显的感到正念强,火车要到站时,一同修说,快看!楼群中有个人正炼功呢。大家明白这是师父在鼓励我们。我们一路发着正念,想着师父为我们加持。不再去排队等接见,而是堂堂正正的要人,我们一直朝楼上走,想直接去找劳教所的领导,一直到三层才遇到一个人,告诉我们一层是接见的地方。没找到领导,不过我们的怕心去掉了。我问她俩怎么办?还是去找负责接见的吧,于是我们回到一层,同修直接向他们说:我姐没犯罪,你们得放人!那坚定的声音,让他们震惊,一男警连问三遍,你说什么?要人!要人!要人!这正义之声,虽然出自一人之口,但却来自整体的圆容。我们没把要人作为目地,把证实法放在首位,我们向来接见的同修家属讲三退,并告诉她们被关押的亲人没犯法,别服从那些非法要求,咱们得要人。

在火车上,我们没有疲劳,借给别人让座的机会劝三退,一人讲,别人发正念,劝退了六人。此行使我真正体会到,只有不断去掉执著,才是修炼,只有按师父的要求做,才能达到整体升华。

5、带好小弟子是修炼人的责任

由于女儿劳教三年,刚八岁的孩子听不到妈妈给他读法了,也没法炼功了,为了孩子别落下,姥姥家就利用放假的机会接他来,这次暑假,他住了十七天。这段时间背熟了两本《洪吟》,同我们一起学了一遍《转法轮》,并记住了其中的《论语》,学会了五套功法。

孩子第一次打坐时,出奇的坚持了一小时,痛的要哭,身子乱晃,但没把腿拿下来,他自己还多次要求一起去发真相,看他把真相悄悄送進门缝儿的动作完全不象个孩子。让我最受感动的是,他一人静静的给师父敬香,磕头。我问他:你跟师父说什么了?他说:叫我妈妈快回来呗。多懂事的小同修啊!他对自己要求很严,当没背会《洪吟》就让他吃饭时,他从来不吃,直到背会为止。他在家总看电视,在这儿一次也不让看,也能忍下了。每天总是学法,炼功,很少玩一会儿。我自己也知道对他太严了,可是因为时间紧,也只好这样做。但这孩子都能做。这样的强度,自己都很难做到。

通过这件事,我想告诉有孩子的同修,一定不要小看孩子,甚至我看到有的小弟子都上四、五年级了,还没教他炼功。有人怕孩子苦,或者怕影响自己。我体会到不但不影响自己,反而更能精進。再说孩子奔你来了,带他回家不也是自己的责任吗!把这也当成自己修炼的一部份才对。

总起来讲,自己三件事都做,但都没做好,离修炼人的标准相差甚远。今后一定学好法,修好自己,跟上正法進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