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信大法,走好走稳正法路


【明慧网2006年2月23日】我是四川成都地区大法弟子。回顾走过来的这几年的正法修炼历程,感受颇多,和大家交流,取长补短与同修们共同精進。

我出生在共产恶党大搞“三反、五反”年代;在“亩产超万斤”岁月中饥饿成长并在三年人为的“自然灾害”中差点送去性命;十年文化大革命剥夺了我们这一代人读书的最好时机;89年的“六四”血案又触目惊心。岁月蹉跎,历尽沧桑,四十多岁的人身心疲惫,对人生的意义画了许多问号,在百般无奈中一天天消极度日。

喜得大法 屡见神奇

98年11月,天降甘露,我喜得大法,看见了生命的曙光,明白了生命的真正意义是返本归真。我非常珍惜这万古之缘,如饥似渴地读着师父的经书,一本本、一遍遍,总觉得读不够,看不够,恨不得一天不吃饭不睡觉。

同时大法的神奇也在我身上不断显现。炼功初期就感觉为我调节身体的法轮有无数个,小的如绿豆,大的似车轮,他们在我的身体里横向转,纵向转,转动时扇出的风凉悠悠,奇妙无比。

以前发生的车祸,留下后遗症,有两节脊椎骨重叠为一节,身体多年痛苦不堪。一次中午打坐,明明白白的感受到师父的法身在为我拉出重叠的脊椎,修复身体,为通周天扫除障碍。调节完毕我泪如泉涌,怎么也止不住,不知该如何报答慈悲的师父。还有一次我和儿子(大法小弟子)骑摩托车过马路口时,在车祸即将发生的瞬间,师父从背后一把推过。

师父随时都在弟子身旁。初期炼功时,师父以各种方式喊醒睡过头的弟子起来炼功,如敲门、拉一把、按门铃、梦中显示时间等等。98年刚得法时,一天下午,我不想去炼功点炼功,便慢悠悠在家煮饭,正淘米时,突见电饭煲电源插头自动接上,我马上醒悟,匆忙煮了一顿简易饭,准时到了炼功点,正赶上辅导员在发新经文。

我的妈妈是位不识字的修炼者,曾经怀疑是否会有法轮和师父的法身在保护弟子,影响她精進。慈悲的师父便显示一个“佛”字在她的空间场内,随时可以睁眼看到。还有一次妈妈打坐时,感觉身旁有一个人,睁眼一看是师父,再想看清楚一点不见了。相信每一个真心修炼的弟子都有许多神奇的故事发生。

对真修弟子的严峻考验

95年我在书摊拿起一本有莲花的书,随手翻翻又放下了。98年得法后才知道错过了三年宝贵时间,后悔不已。所以得法后更加珍惜。可是好景不长,99年4月25日后当地就公开制止,后来越来越激烈,到了7月22日,打开电视,所有频道都是攻击大法的恶毒语言,这突然发生的一切把我惊呆了,当时只说了一句话“天塌了”。

我不信恶党的宣传,更气愤对师父的污蔑,对大法的攻击,因为对“地球是否爆炸”的说法我明明知道师父是怎么说的,根本不是邪恶宣传的那样。我提醒自己别上当,为了避免被恶党“洗脑”,凡是有攻击大法的电视镜头我都不看,仍然天天坚持偷看大法的书。

在政府部门工作的丈夫看了电视后马上站在恶党一边。所有没学法的亲朋好友都被吓住了,学了法的妈妈、妹妹也不知该信谁,开始放弃,只有9岁的儿子暗中支持我。紧接着是单位领导收书,用恶劣的态度要我们放弃。我当时干脆答复“没有书”,心想这么好的宝书怎么会交给你呢,同时也阻止其他学员交书。这样保护了一部份大法书,后来洪法给了新学员。

在那邪恶的日子里,连呼吸的空气里都透着层层邪恶。大法弟子之间也不敢随便问一声“你还在炼吗?”在常人中更不敢提“法轮功”三个字。大法遭诬蔑,师父遭诬陷,辅导员被抓。看到有的人放弃了,看到一些人走向大法对立面,自己的电话被监控,节假日被单位限制自由,身份证被收,单位还派两个人专门监控一个人。我和同修都失去了人身自由。昔日的朋友、同事、同学在领导面前也怕和你答话,因为你是炼法轮功的。在这孤独无援的日子里,心里痛苦,但好在大法的书看的遍数多,明白法理,没有被邪恶吓住。在我的记忆中,一天也没有放弃学法,炼功却时有间断,借口忙、环境不好等。

弟子坚持得苦,师父更苦。有一天,我在心里问自己,师父会象耶稣一样受难吗?后来国内发生枪击贴真相的大法弟子,更为师父担心。因为经历了文化大革命,看过“六四”血案,猜想共产邪灵一定派了不少特务去国外寻找师父,心里时时为师父祈祷,同时也问自己到那时我怎么办?后来看到师父的经文“一路征尘一路风 万恶除尽万众生”(《留意》),心想师父来无踪,去无影,邪恶别想找到他。因为师父不是耶稣,心里好高兴。更重要的是师父早就说“以法为师”,有法在心更坚定。

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

99年7月20日后,是弟子站出来维护大法证实大法同时为自己树立威德的时期。对坚修者来说,学法、炼功容易坚持,难的是讲真相。亲朋好友的不理解,恶党的迫害,单位监控,每次出去都会有危险。就连丈夫也常常恐吓我,要我放弃。妹妹和弟弟两次在大众面前扬言要把我送進派出所。面对危险,“怕心”多次威胁过我,我也怕过,但是讲真相、做大法的事没有停过。因为单线联系原则必须由我将师父的经文、明慧期刊、真相资料传到同修手中。然后将同修自愿捐的钱、写的交流文章、退党退团名单、揭露邪恶的罪行等等传到资料点,送到明慧网。在此项工作之余,还向自己的家人、父母、兄妹、亲戚讲真相。让他们明白真相,从新走上了修炼之路。同时她们也和我一起做大法工作,保管大法资料等等。其次向同事、朋友、同学讲真相,教明白真相后的新同修炼功。同时也重视和同修交流共同進步。

在讲真相的过程当中,我体会到向家人讲真相第一重要,至少在家庭成员、父母兄妹中要有支持你的人。记得在7.20后黑云压城的日子里,9岁的儿子对我支持很大。单位没有收走我的大法书,可被恶党吓住的丈夫要收书,儿子会替我另找地方藏好。又有一次丈夫翻到我的大法书,儿子灵机一动,告诉他爸爸藏在一个地方让妈妈找不到,等我回家,儿子马上告诉我书在什么地方,叫我藏好不要爸爸找到。当我学法炼功时,儿子就去逗他爸爸玩。后来父母、姊妹终于明白了真相,帮着做了许多大法的工作,可惜的是,由于真相讲得不到位,丈夫看了《九评》和《江泽民其人》却至今受无神论毒害不能醒悟。

整体走正共同护法

师父说“修炼路不同 都在大法中”。但由于文化层次不同,学法精進不同,加之来自家庭、社会、亲朋好友的干扰,还有社会上的干扰,人在社会生活中形成的观念的干扰,时间一长就会拉出差距。恶党迫害初期,我周围的同修有的被吓住了,我们就互相鼓励,互相提醒,不放弃学法,因为只有明白法理才能跟上正法進程,只有明白法理,才不会被恶党的欺世大谎所迷惑而偏离师父所指的航线;只有明白法理才能鉴别同修和自己哪些言行偏离了大法,好即时纠正,共同提高;才能避免一人出轨,造成牵一发而动全身,给大法带来损失。在我相识的同修中,我自动担起了协调人的工作,主动和同修交流,我们这个群体没有条件一起共同学法,共同切磋,但我们会互相提醒,互相配合,所以几年来大法工作做得比较顺利,更没有邪悟者。

正念神通捣妖穴

师父的《心自明》经文发表后,昔日被恶党吓住的同修们陆续走出来,但是走出来的大法弟子在这之前许多处于放弃或半放弃状态,没有理解好师父所讲圆满的真正含义,大多数都认为被抓、被关走進监狱才算过关,才会圆满。

我们地区走出来的形式是星期天到公园集中切磋,少则几十人,多则上百人。结果马上就被邪恶盯上了。恶警每次都偷偷摄像。一次邪恶调动了上百警察将我们团团围住,同修们多数都很平静,自觉地跟着警察進了派出所“过关”。我们单位有几人是第一次参加。我想某同修不能進去,因为她当时怕心重,会毁了她,也会给日后洪法带来困难,我就说:“你快走!”她就出了包围圈,居然没有警察过问。我也走出了包围圈。因为同修藏了很多经文和资料在芭蕉叶下面,不能留给恶党。警察带走同修后,包围圈外的同修包装走了资料,我搜寻了一下地面也离开了。之后听后到的同修说看见有几十名警察返回来正在搜寻地面藏的资料。这次有同修因此而坐牢,恶党又加强了监控。后来随着师父一次次地慈悲帮助,大法弟子开始成熟,再加上师父给的法宝:发正念铲除邪恶。我们不再被动。

一次偶然的机会抬头看初升的太阳,开始光线刺眼,坚持一会后变清凉了,柔和了,象看月亮一样,待视线移开后,看哪,那就有圆圆的太阳,進到屋里太阳也随视线進屋里。此现象使我想起了:佛大自在,要什么一想就成;思维也是一种物质存在,只不过常人没有能量一想就散掉了,炼功人就保持时间长一些。这件事启发我用功能挂条幅。我将家里、门外、单位大门外面、里面,凡是能写条幅的地方,都用功能写上“法正乾坤 邪恶全灭”、“法正天地 现世现报”。在单位的中央上空,用意念想象放两个大气球,挂上大大的正法条幅,过一定时间加强一遍。

三年前的一天晚上,梦中见两位黑衣蒙面人入寝室行为不轨,梦中喊师父他就跑了。过两天上班时,所坐位置正好面对单位大门口,看见梦中的两个黑衣人在大门外张望想進来,当时感觉功能飞出去追杀,黑衣蒙面人马上沿着公路逃跑,后来就再也没看见了。

还有一次,中午煮饭时(住在单位内),单位专门负责监控的其中一人(共两人)来到我家,想侦察情况,边進门边说:我来赶饭的,我来赶饭的。可進屋不到半分钟又匆匆出去了。真是来得突然去得也快,当时纳闷,一想,啊!明白了,家里、单位都用功能挂满了正法条幅,邪恶烂鬼哪里敢呆,而大法的书就在桌上。

一次,公安、司法要在单位开一次“法制教育会”,其中有诽谤大法的内容。我知道后马上通知本地区同修,集体发正念,我和本单位同修先用功能将单位里里外外,会场上方空间用功能挂满正法条幅。到了开会那天,上午就开始下雨,到了下午两点会要开始时大风大雨,全单位人打着雨伞坐在露天场上,我坐在中间全神贯注发正念。市、区级邪恶无法将会完整开下去,省略了许多环节,大约半小时就草草收场。奇特的是邪恶的车队刚开出大门,雨就开始减小,一会儿就停了。由于参加会的人都淋成了落汤鸡,因此放假半天,这是正念神通的一次大收获。

去年的一天,单位领导叫我填一份表,说是填完表后就取消对你们的监控。我正色告诉他们:表不填,要命有一条,但是不能给你们,事情也不能了,因为扣压我们身份证已经几年了未还,这是犯法的。我还要找你们呢。我一人顶住,他们也没有找其他同修麻烦,这是正念的作用。当然,坚信大法才会有正念神通。

修炼中还有许多不足的地方,还有许多人心,许多执著要去,今后将继续学好法,做好师父再三要求大法弟子要做的三件事,走好最后的正法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