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制三水妇教所的野蛮迫害 正念走出魔窟


【明慧网2006年2月4日】我是大陆大法弟子。99年7.20后,我顶着邪恶的压力走出来证实大法。曾多次被非法抓捕、拘留、劳教,受尽非人的折磨。2003年3月12日10时许,我在送资料的途中被当地的恶警抓捕,送三水妇教所迫害:遭多次灌食,灌食时被双手反铐。但我用正念制止行恶,把胶管拔掉。恶警改用吊针“点滴”,但找不到血管以失败告终。于2005年8月我正念走出魔窟。

一、因修炼法轮功而遭迫害

(1)99年8月,我在广场遇见一位大法弟子在谈论他上访的经过,被街道办非法扣留几个小时。10月在公园集体炼功,被看守所非法关押15天。
(2)99年12月同,我到北京上访途中被截返拘留15天。因此,于2000年2月被单位开除工作,家人获悉后,担惊受怕,为了要我放弃修炼,利用亲情压我放弃修炼,我不动摇。
(3)2000年3月恶警突然闯進我的家,将我非法关押长达21个多月。其中在6月份,我丈夫带着法院长到狱中迫我在离婚书上签了名。
(4)2002年7月、9月我二次被恶警关押28天和11天。每次我都用绝食抵制迫害。

二、在三水妇教所遭迫害

2003年3月12日我在送资料途中,被非法抓捕并立即押往三水妇教所,非法判刑三年。于是我绝食(21天)抵制。恶警把我关押在一个小暗房里,3个恶警、3个吸毒犯一下向我扑过来,把我推在地下罚蹲;不蹲,就用力把我压下;蹲不好,就把我双手呈大字型铐在窗口上,用力压住双脚。并在我的下颚、手臂、大腿、前身、后背等处乱捏,捏得青一块紫一块,同时用手肘尖猛撞腰部。除此之外,还不准上厕所、不准睡觉、不准站也不准坐,每天24小时蹲在地下,强迫看诬蔑大法的电视到凌晨,接着又用耳机调尽音量塞進耳朵强制我听诬蔑师父的话。一打瞌睡恶警就用草茎尖刺我的鼻腔。眼皮肿得看不见眼珠,恶警把我的眼皮翻起用胶布固定。两个帮凶把我铐起来,用冷水从头倒下来。还遭恶警的羞辱、讥笑、讽刺,用电棍恐吓。在一系列恶毒手段的折磨下,我正念不足写了“四书”。

但我清醒后,马上声明作废,同时带动其他同修发表声明,弥补自己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不参加集体学习或干活,恶警和三个罪犯把我从楼上拖到距300米远的另一幢楼,当到楼梯口时,恶人连拖带推,把我从楼上推下来,头部被撞了一个坑。

2004年2月,我又绝食(30)天抵制邪恶的迫害。

2005年3月28日又开始(第三次)的绝食。恶警采用软硬兼施的手段,初时用自家菜并故意当众喂食,(因手脚全被铐住)但我不上当。恶徒就采用粗暴灌食。由4、5个恶人抓手脚按头部,用70厘米长的胶管从鼻腔插入并要保留7天。恶人怕我拔管就把我双手铐在铁架上身体呈大字型长达三天三夜,双手肿大惨不忍睹,见者落泪。后来恶警把我双手反铐推倒趴在床上,我趁他们不注意就把管拔掉。恶人见状大吃一惊,有的吓得手脚发抖、语无伦次;有的呆呆看着不解地说:你双手被反铐着怎能把胶管拔出?一定是用什么功能把管拔出?……恶人急忙又拿管来重新插入,搞得鲜血直流。有时管从鼻腔插入就从嘴里吐出,我被折磨得几乎窒息。一个多月多次插管折磨,恶人仍把我呈大字型铐在铁窗上,并狠毒地说:你拔一次管我就插你一次,等等。我否认邪恶对我的迫害,用正念制止邪恶行恶。恶人无奈只好把我放下来,反铐双手,我坐在床上当着邪恶的面把管拔下来。把他们气坏了,就改用打吊针,又把我呈大字型铐绑在床上,当恶医往我身上扎针时我就动,一动扎针处就肿起来,我的手脚被扎了十几针都没扎成,恶医就找来5个罪犯把我衣服扒开,在身上乱摸说是找血管,一罪犯在我小肚下方找到血管,因影响小便又粘不住针头,最后由5个人压着在头部扎针并输入500毫升不明的液体。

第二天8时,恶人又抬我去迫害,我马上发正念,不承认旧势力的迫害,不让恶人得逞,请师父加持。结果这一天邪恶扎针也扎不進去,连打麻药也不成。就用撬口器把我的口腔张开固定,再用注射器把食物注入咽喉里,当时我呼吸急速、心跳加快,恶人怕出人命只好停下。又改用插胶管但胶管也插不進去,弄得我吐了不少血。

邪恶迫害大法弟子是不择手段的,不断地变换手法。灌食由每天3次增至5次食物由200毫升增至500毫升。迫我穿上白衣大褂,把长袖反绑起,只露出头部。即使这样,我也能把胶管拔掉。邪恶又使出新招,用纱布把我双手绑在床两边,两肩用纱布牵着绑在头上方,我同样能把管拔掉。我悟到:在邪恶迫害的环境中,只要大法弟子正念强,就能制止行恶。

三、正念走出魔窟

一天晚上,恶医在灌食中放進不明“药物”,灌食后几分钟我就不断地吐水泡沫,连续吐了几个小时,惊动了熟睡的全宿舍人,有个人去告诉值班的(本来她是知道我在吐,只是她用邪恶的思想看待,认为我是故意吐的)。当看到吐在地上的都是鲜血时,才叫恶警把我抬到医务室,那时已是深夜2点多钟,恶医和院长明知灌毒后会出现这些症状的,却假惺惺对我说:院长为了你不能回家睡觉。院长问我:怎么样?知道难受了吧。我觉得口里又苦又酸,瞬间又吐出血来。院长见后说:能吐出来就好。跟着把我的插管拔出。天亮后把我送到广东省三水人民医院急诊。

在140多天的绝食中,每隔十几天就送出外诊,每次都被抽出一大注射器的血。到最后连血都抽不出来了,就在我的大动脉处扎针抽血,并要恶人保密不准对外说。

我在“三水”监狱遭到邪恶残酷的迫害。特别是在140天的绝食中,长期把我呈大字型铐、绑在床上灌食、打吊针,并6次“外诊”均被大量抽血;又多次注射、灌食不明“药物”,使我全身肌肉萎缩,奄奄一息。连恶所长都说“按你现在的身体状况,得花十几万都治不好。”恶医接着说;你是营养不良导致肌肉萎缩,影响精神,走不了路,再留在这里,也无济于事。…… 在受迫害的日子里,我抓紧时机背法、学法(用手指在床板上默写法),在法上提高。

在师父的呵护不,终于在2005年8月11日,我堂堂正正走出魔窟。回来一个星期后,我就可以下地行走、干活。这是师父的慈悲救度,再一次见证了大法超常的巨大威力。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