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与人心对待的不同后果


【明慧网2006年4月20日】我是一名50多岁的农村妇女,得法前是一个癌症患者,在手术后的6年里,身体被大量的药物折腾的几乎没有了人形,本来就贫困的家庭更是雪上加霜,我几乎放弃了治疗,就等着死亡早一天来到,结束这个痛苦的一生。一次偶然的机会,我有幸得到大法,全身心的投入修炼,大法的神奇使我所有的症状几乎是在一夜之间全部消失了,真正体会到了师父说的作为一个修炼的人完全没有病的滋味。

99年7.20邪恶开始迫害大法,但我总以为这场迫害是人对人的迫害,出于对师对法的感恩,我虽然進京上访讲真相,却始终没有走出人的这一层壳,回来后迫害被罚款以“不失不得”开脱自己,没有揭露邪恶,反迫害。

由于我在法上没有及时提高上来,2002年我和同修被抓進看守所,当时人心很重,心里还是害怕,怕挨打,怕做不好对不起师父和大法,没有堂堂的证实法,用人的狡猾同恶警周旋,以免受皮肉之苦。可是越这样,恶警越是不放我,而且打的越来越重,实在承受不了就说一点,到后来,自己也挨打了也都说了。这时我又用人心在想:邪恶可能要劳教我了,当时就怕的要命,怕在劳教所里被“转化”,如果邪悟了,那不毁于一旦吗?于是我就和同修说:到那里如果真正承受不住我们就“假转化”,可是同修正念很强,并不赞同这样的想法。结果在检查身体时师父给她演化出严重的高血压,人家当天就放出来了。而我呢?恶警却对我说:“打情送礼也要把你送進去劳教”。被非法劳教后,我还没能向内找,加上人的东西太重,想自己假转化就行了,被邪恶钻了空子,结果给自己的修炼和大法造成了损失。

这两次的关都没有过好,我有些自暴自弃了,做“三件事”也胆胆突突的。有一次,遇上一个远亲,我给他讲了大法的真相,给了一张护身符,并给了他身边的人一个。没想到,这个人竟是蹲坑的,他马上叫警车把我抓了起来,家也被抄了,把同修辛辛苦苦做的真相资料抄走了。我在警车里反复想我过去几年的修炼,终于找出了自己的漏:我始终没有走出人的这层壳,阻碍我的是“怕”,师父说“你有怕 它就抓”(《怕啥》)才导致我三番两次的被抓,不敢堂堂正正的说自己是一个大法弟子,正念不强,遇事不用法衡量,而是用人心千方百计使自己免受损失,没有把大法放在最高的位置,没有一颗为大法付出一切的心!我咬咬牙横下心,豁出去了!邪恶既然把我带到这儿,我就在这儿讲真相,揭露邪恶。在监狱里我一切都不配合邪恶,到整点就发正念,向狱友讲真相、背法、炼功,这一次我就是死了,也不能再让邪恶牵着我走!

为了不配合邪恶,我就绝食抗议。邪恶从第5天就开始灌食,在医院里我高声喊:法轮大法好!公审江泽民。在关押时省里有个头目到监狱视察,已经准备好长时间了,检查那天把所有的劳动号全关起来,走廊里没有一点声音,静的吓人,我当里脑子闪过一念,我不能错过这个机会,于是我大声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大法弟子无罪,迫害大法、迫害大法弟子天理不容!那个头目及陪同人员都静静的听我喊完才走了。当时,我并没有害怕,我的命都是大法给的,我还害怕什么?

在看守所里,我把所有被关押同修的受迫害情况写出来,交给同修带出去,曝光邪恶。没想到,信竟然落到恶警手里。在提审时恶警恶狠狠的问我资料的来源,我坚决不配合他们,就给他们讲真相,其中一个恶警抓起我的头发,挥拳就打,真有如果不说,就要打死我的架式。我的怕心又起来了,但是瞬间被强大的正念代替了,我使出全身力气大声喊:法轮大法好!法正乾坤,邪恶全灭!这下把恶警一下镇住了,他们冲我呆了一会儿,回过神来说,我叫你天天灭。说完就出去了。可是从那时起,他们再也没有打过我,也没有无理取闹。后来政保科长提审我,我仍然对他讲真相,他们企图骗我说出同修,问我资料的来源,并说如果不抄走资料,你会如何处理?我静静的回答:发出去,救度众生。他问:你能发这么多吗?我说能,天天发直到发完为止。最后,恶警吓唬我按你的情况得判8年,我说大法弟子无罪,迫害大法才有罪呢,你们必须无条件立即放我回家。恶警说:你真天真啊,说走就走吗?我非常有信心的说:我们师父说过“无论谁迫害大法,他都是人在跟神斗,最后的结果是明显的”(《导航》- 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讲法)。在被关押的整个过程中,我真正体验到了大法的威力和师父无量的慈悲。也找出了自身许多不足,为自己做的不好而有愧疚,我是大法的一个粒子,是助师正法揭露邪恶救度众生的,真正的正念、放下生死和人的狡猾、用人心对待是天壤之别的!

在拘留所里,我把《洪吟(二)》背下来了,我突然体悟到了心地无私天地宽的道理,人只要完全放下自我,包括生死,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呢?我顿时觉得好轻松,从来没有的那种发正念时念力的集中与打出去功的巨大威力。在被关押了一个多月后,他们又要送我去劳教,我在车里继续给他们讲真相,告诉他们不要利用职权去造业和迫害大法弟子的万劫不复的后果。令我也没有想到的是,体检时我居然属于危重病人,劳教所坚决不收,看着他们无可奈何的样子,我又一次感受到了师父的慈悲与大法的威严,我的眼睛湿润了。

就这样我安全的回到了家,当地派出所的警察看见我后很吃惊,说我这么不老实居然没劳教!通过这一次,我真正悟到了正念正行、人神一念间就会有不同的结果的法理。也从中体悟到“修炼中加上任何人的东西都是极其危险的”(《挖根》)“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师徒恩》)的伟大境界。

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