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三次闯出看守所


【明慧网2006年4月20日】我是一名农村大法弟子,由于学法时间少,有许多执著心没有放下,被旧势力钻了空子,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在修炼的道路上一直走的磕磕碰碰的,经常往返于看守所和劳教所。但是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在同修的集体正念帮助下,多次正念闯出看守所,现写出来与同修切磋,不对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2000年一伙恶警非法闯入我家進行非法搜查,搜出复印机、大法书籍和许多大法资料,并强行将我和老伴绑架至看守所。在看守所里,我不配合一切邪恶开始绝食,他们劝我吃饭,我告诉他们我没有罪,不应该在这里,也不应该吃这里的饭,我应该在家里。我不断的背法,加强正念,同时向内找自己的不足。我意识到自己的争斗心太强,还有显示心、欢喜心,认为自己比一般的同修胆大,不怕事。我不断的背法,不断的清除它,消除它,这些不好的物质在洪大的法面前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有时怕心不知不觉的就冒出来,我就背《美西国际法会讲法》中一段:“所以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来讲,能够坚定自己,能够有一个什么都不能够动摇的坚定正念,那才真的是了不起。象金刚一样,坚如磐石,谁也动不了,邪恶看着都害怕。如果真的能在困难面前念头很正,在邪恶迫害面前、在干扰面前,你讲出的一句正念坚定的话就能把邪恶立即解体,(鼓掌)就能使被邪恶利用的人掉头逃走,就使邪恶对你的迫害烟消云散,就使邪恶对你的干扰消失遁形。就这么正信的一念,谁能守住这正念,谁就能走到最后,谁就能成为大法所造就的伟大的神。”师尊的法给我增添了无穷的力量,我坚信师尊,坚信大法,不承认旧势力的迫害,不断的背《洪吟(二) 别哀》:“身卧牢笼别伤哀 正念正行有法在 静思几多执著事 了却人心恶自败”。经过不断的向内找,在师尊慈悲呵护下,九天闯出看守所,真是“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

由于一些同修的怕心,说出了我许多事情,我自己也有漏,一个月后我又被邪恶绑架到看守所,我不断的发正念,找自己的不足,并利用一切机会讲真相,引导有缘人得法。由于在恶警眼里,我是当地的重点,他们想重判我,把许多事强加到我头上,开庭那天,我在法庭上告诉他们:“大法弟子所做的一切都是在做好人,都是为世人好,为他人有一个美好的未来。大法弟子没有罪,谁也判不了我,只有师父说了算。”最后审判长说:“我没有说你有罪,我也没有说判你。”开庭就这样结束了。开庭后,我又绝食,在师尊慈悲演化下,出现了高血压症状,十一天后我平安闯出看守所回到家中。

我们家有几个人修炼大法,自99年7.20以后,家里人不断被非法关押、劳教,很少一家人在一起团聚,由于经济条件不太好,农活比较多,虽然知道学法的重要性,但总是重视不起来,学法比较少,不断被邪恶钻空子。上次开庭后,一审没有判下来,后来中院非法判了我六年。他们把我骗到法院宣读判决,我不接判决书,并告诉他们,我没有罪,我修炼“真善忍”有罪吗?他们无话可说,叫人强行把我送到看守所,我一路大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法正乾坤,邪恶全灭,法正天地,现世现报。”这些话我以前喊过多少次了,但这一次没有一点怕心,非常坦荡。一路喊到看守所,没有任何人干扰我,正如师尊所说“一正压百邪。”这次我绝食十二天再次闯出看守所,出来时一名民警对我说:“你来看守所就象走大路一样,说来就来,说走就走。”我心里想:“这都是师父的慈悲,大法的威力。”

在看守所里,我向一切可以接触到的人讲真相,不断的向同监室的人讲,并教愿意学的人背《论语》、《洪吟》等,教他们炼功,其中有一个人机缘很好,很快入道得法,在监室炼功时被狱警发现,遭到一顿毒打,但她继续学法炼功。她的案情较重,她的同案一个被判死刑,另一个判了十几年,而她只判了三年,她自己没有上诉,后来又改判一年半,同监室的人都非常惊奇,感到不可思议。其实我们都明白这是师父的慈悲。

虽然自己多次从看守所闯出,但还是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给大法造成了一定的负面影响,给当地的正法進程造成了很大的损失,比起那些修的好的同修来差距很大。经过这几次惨痛教训后,使我认识到了学法的重要性,今后一定要多学法,不断的充实自己,走师父安排的路,走好今后的每一步。

由于自己文化水平有限,一直想写,加上干扰很多,一直没有写成,经过一段时间学法排除干扰,现在终于写出来与同修切磋。

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