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恶党 去人心

【明慧网2006年4月24日】自从认清了恶党的邪恶本质,心想怎样可以退出呢?与同修交流,退党是必然的,只是尚有人心在,担心恶党使用整人手段。和同修交流,认为:如果正念正行,它不但不敢阻挠,还得顺顺当当让你退呢。当我喜得师尊《再转轮》、《向世间转轮》两篇经文后,我这点人心立即解体了。我马上毫不犹豫的在网上发表退党声明,终于卸下了沉重的枷锁,彻底脱离与恶党的关系。

接下来,只要恶党搞活动、开会我都不参加。谁通知我,我就当大家面告诉她:不参加,我退党了。她们总是笑着走开了,我也很自然的向周围人揭露其党的邪恶本质,也引起大家共鸣。

开大会时,恶党书记Z说党员留下开会,我走了。第二天Z让我去她办公室,去之前和谈话中我一直发正念(Z刚调来半年,平时我也向她发正念),Z态度显的非常和蔼:“昨天开会你没参加吧?”“是。农历新年后党员活动我都没参加,我退出了。”她没有惊讶,问我为什么,我说:“当初听信了它的谎言,把入党作为‘崇高理想’,進去后发现根本不是那么回事。现在共产党腐败,根本不管老百姓死活,农民穷困、工人下岗,全社会都骂它,人群中我因为是党员常常受到讥讽,我感到耻辱。”

她敷衍着说没必要,我就告诉她:“共产(恶)党的历史就是搞运动、整人、杀人。反右、六四、文革害死多少人?还造谣、撒谎愚弄百姓,连信真、善、忍的好人都残酷迫害,虐杀了两千几百人(仅是公开姓名的)。我对它彻底失望了!不相信共产(恶)党了,也不想在那堆儿里混。”她就和我拉起了家常,讲些要会快乐、生活什么的,我就谈炼功后身心健康;她说政府不让炼,我就讲共产党迫害法轮功真相。

党费我没交,Z又找我(显得很着急),我说我不是党员不交!她说退党要有程序的,要写申请,上边批准之前你还是党员要交党费。我坚定的告诉她:“自从我想退党的那一刻起,我就不是党员了,它批不批与我无关!”

后来Z又找我谈,我就向她讲共产党把优秀的人才诱骗進去,再使人魔变失控,如x市长被判死缓,在法庭上哭着说:“当初是想做个好官啊,也没想做坏人哪,怎么就变成坏人了呢?”到死他都不知道是谁害了他。Z说,实在想退写份申请。我不写,她说她没法向上边交差。我告诉她,说我不交党费、不参加活动自动退出了。她说那得等六个月后,这其间都得不断找你,我们这些人是干什么的?弄不好还算给你开除;你写份申请就完事了。于是我给她写一份《退党声明》两行半大字。她说不行,太简单了,上边肯定不批。我说:“我这是‘声明’,不是申请,我已经自动退出了,它还赖上我了?”

过几天Z笑着对我说:“你只把‘声明’改成‘申请’,别的不用改行吧?”我没多想,只觉得她也不容易,就改了。后来,Z和另外一人象征性的劝一劝我,说些可惜、为家人着想之类的话。我顺着她们的思路说:“我能感受到你们为我着想的心。但是一件事情表面上看是好事,实质上不一定是好事;表面上看是坏事,实质上不一定是坏事。我知道了人为什么活着,我要按自己的真实意愿去做,摘掉面具,脱下后天观念的外壳,找回真实纯净的自我,就是‘返本归真’。”我揭露恶党,她们就避开。告诉我明天党员大会征求大家意见之前,有一丝后悔就找她们。一听要公布,我有些兴奋(是人心出来了!),期盼尽快让大家明白:在大善大恶面前我们是有选择的,是有能力做出明智选择的。

第二天中午,和同修交流,同修说我不该给它交“申请”。结果下午没开会,我很失望(又是人心)。孩子和别的同修也说我不该交申请,这下我心就乱了,越想越后悔,越想越难受,想要回申请。同修看我此时状态不好,就说已经交了,别管了,关键是现在怎么做好。我想也对(我依赖同修、向外求的心很重)。我意识到邪恶又想利用懊悔、自责干扰我、迫害我,可我的心却静不下来。

我于是双手合十求师父:“师尊啊,我想在退党这件事上做好,证实大法,救度被党文化毒害的世人,我没做好的地方请师尊帮助弟子圆容。”我开始找自己,我发现自己把单位的公布看的比上网声明还重;对“除名”还是“开除”的说法还很在意。我又学《向世间转轮》,对“过去我们在讲清真象中一直在讲没有反对其党,但也绝不等于爱它、承认或不承认它,是修炼中根本就与常人社会的什么组织、什么党、什么社会形式没有关系。”的法理有深一层的认识。对恶党就是要全盘否定,我现在和它没有任何关系。

到下周三恶党会后,大家都知道我退党了。有人对我说:“你真行!想怎么做就怎么做。”有人说;“我也想退,就是没什么理由。”有人说:“我也想退,怕说跟着起哄。”有人告诉我:“××竖起大拇指说:佩服!”我告诉他们,要按照自己的意愿活着,珍惜生命。并告知作为恶党一份子对自己的危害。我也向即将加入恶党的同事、朋友讲真相,让他们明白怎样选择才会有美好的前途。我对“发心度众生,助师世间行;协吾转法轮,法成天地行。”(《助法》)的法理有了更深的理解。

现在共产邪灵变着法的搞活动,以补充能量苟延残喘。每件事都提醒我们要正念正行,我们单位搞大合唱,每人还发一套服装,我宁可不要那套衣服也不参加,Z不准。每次排练我都一句也不唱,只发正念,他们就唱的乱七八糟,喊太高了上不去!它们就把“走進……”那个吹捧恶党魔头的歌拿掉了。但我觉得还是不应该演,一开始就不应该让它有这个计划。所以还要正念铲除共产邪灵。

我退党后不久,表面上恶党装得若无其事,可一天单位突然找别人接替我很“忙”的工作。我听到后,一时产生怕心,立即躲起来。一会工夫,Z就报告给上级恶党、社区、派出所、我的亲属,我的电话响个不停。我在电话里和单位的领导据理力争,揭穿他们的动机,讲恶党打击报复、邪恶卑鄙。他们说不是停工作,给我安排另个位子是工作需要,说了几十个“正常”,说我太敏感了。我揭露单位曾勾结派出所抓我的非法犯罪行为,他们说那是过去的领导,他们不知道。我和上级恶党办主任讲:恶党叫全国人都统一思想,那思想它能统一的了吗?它强迫所有人都热爱它,我不爱它,退出它,它就不干!恶党在历次运动中整人的恶行你比我经历的多,我今天亲身“领教”了,正说明我退出对了。最后他们都向我保证,只要我回去上班谁也不会迫害我。其实是我揭露恶党使他们明白了真相,我的正念制止了邪恶,是师父在保护我。

在单位,谁问我你怎么不愿做原来的工作了?我就讲恶党对我退出打击报复。我干什么无所谓,但它对我的迫害我不认可!谁都知道我退党,都愿意跟我讲恶党的丑行和邪恶,特别是利用“保鲜”给他们带来劳民伤财的灾难。我借机会揭露恶党的邪恶本质。

我反思退恶党的过程:我不该把“声明”改成“申请”,有一丝一毫符合它的安排,就是漏,它就想钻空子迫害;也不该参加那个大合唱,站那堆里不就给邪灵壮胆儿吗?还有在这过程中讲真相,心态不够祥和、慈悲,缺乏大善之心,所以在单位劝三退做的很差。面对迫害生出怕心,正念不强,反映自己学法不够扎实。

和同修交流后找出很多执著心,在学法中逐渐修掉了。我找到Z谈,告诉她你让我把“声明”两字换掉,这不是我的本意,因此招来它们对我的迫害。因为这件事情是严肃的,我向你要回那个“申请”!她说交上边拿不回来了。我说自己去要,她连忙说她给我要。可她没要来。我说我哪天自己去要。我另外又写了一封信给单位一把手,结合自己的身心巨变讲法轮大法使道德回升、人心向善;讲恶党怎么把中华民族五千年文明破坏殆尽;讲大法在世界洪传。我心态纯净,语气慈悲,我相信我真的在把自己证悟的法理讲给他听。后来我在两次全员大会上听到他用我信里的话来说明问题。

我公开退出恶党一年多了。我也读了一些同修退党体会,有的同修上网声明后仍然应付它的活动,当然每个人修炼的路是不同的。我把自己的经历和体会写出来,给不愿参加恶党活动而又害怕恶党报复的同修参考。

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看着不行,说难行,那么你就试一试看到底行不行”。另外你违心的敷衍它做事或听它灌输邪说,也等于给机会使共产邪灵附体,它就吸取你的精华。“还有的人跑到别的气功师场上去听报告,回家很难受,那当然了。那法身为啥不给你防着?你去干啥去了,你去听,你不是去求了吗?你不往耳朵里灌,它能進来吗?”(《转法轮》213页)。

每个大法徒必须把恶党邪灵的一切因素从自身空间场彻底清除干净。你做到了,它就再也進不来了;所有的大法徒都做到了,那共产邪灵在另外空间就解体了,恶党就灭亡了。

所悟如有不妥,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