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听师父传功传法的经历


【明慧网2006年6月14日】伟大师父亲临广州举办第四期学习班,我非常幸运的参加了。参加的那一期学员总共有4000多人,这是1994年元月6日至13日。

整个盛况令人难忘,我第一个感觉就是听了师父讲课后马上心态就变好了。开始头一天,本来每个人都有座位的,但还是很多新学员争先恐后拥挤而入,大声喧哗,各种闹吵声都有。到了第二天、第三天却焕然一新了,听课时大家都不愿眨眼,生怕落下哪句话,全场视线都集中在师父身上,庄严肃穆,好多人都激动的泪流满面,包括我自己。

我记忆中最清楚的是,师父说在另外空间里看有的人连骨头都是一块块黑的,我认为是讲我,别人也以为是讲他,因为身上浑身是病,身体从里到外都是黑的,业力相当大,还有当师父讲到周天时,我们听到觉的很玄了,师父又说啥也不是,等我们听到觉的高之又高了,师父又说这啥也不是,我们笑起来了,真是激动人心。师父说到:在单位里,有的人说你好,你并不一定真好,有人说你坏,你并不一定真坏。我也悟到了一个理,因为常人说的好和坏都是小范围的个人基点,以私为原则的固有观点,是维护自我的。

我又听师父讲失与得的关系,业力轮报(第四课),我于是解开了所有的怨和恨,明白自己与周围的因缘关系,生生世世欠下的债是要还的,这是天理。我相信宇宙的法理是绝对公平的。

我坚信师父讲出的每句话,没有任何顾虑,师父讲什么我就信什么,听了几天课后我真是得到了大丰收,打开了我千万个心结,原来那喊天不应、喊地不灵的紧固锁,一下打开了。我激动不已,天天泪流满面,我知道自己得到的东西是求之不得的。我第一次尝到了一身轻的无病状态。天天便血,吐出了象糖果那么大的硬东西,又泻肚子,人越来越轻松,全体学员都不同程度的清理了身体,得到了净化,个个跑厕所,真的排队赶急,可是不管如何紧张,从没看到有谁弄脏裤子的。

1994年师父在河南郑州那里传功讲法,我去参加了,这次我记得最清楚的就是,头一天在办住宿时,走在最后的是我。当我要弯腰提东西上楼时,脚下一包钱。我赶快捡起,急忙跑上去问,这是哪个的钱,结果是本地武老的600元。接下来还记得,有个被附体的学员,在学习班上我们坐在一起,她身体摇摇摆摆的晃动着。我看见师父一边讲附体时,瞅了一眼这个学员,她就再没动了,可能是处理掉了。

我还记得有一天天气本来还是很好的,瞬间就大风大雨、龙卷风,还有好大的冰雹。大雨如瓢泼的一样,龙卷风连树根都拔出来了,地下的东西卷上天空很久都不落下。听说农民的房子卷倒了好几间,老百姓都说历史上从来没出现过这么大的暴风雨。我们的场地弄的一片黑,电没了,好大个的冰雹从天而降直打在师父的讲台上,非常猖狂,会场四方的窗上玻璃也砸碎了,倾盆大雨破窗而入,窗户边上的人都坐立不安了。这时师父对干扰传法的魔不客气了,坐在前边的学员看见师父打出大手印,把捣乱的魔拘在手里变得很小,放進了瓶子里,把盖盖紧放在一旁,马上雨也没了,风也停了,冰雹也不下了,场地还出现了太阳。我感到奇怪,我说太阳从哪射来的?但一直没看到别人写过,是不是别的功友没看到呢?

刚到的头一堂课,师父对学员讲了话说:大家来这里路程都很远(本地学员很少)本来不想收你们的钱,就因为费用太高,这个讲课的地方一天都二千元(我记不清师父的原话了),还要这个费那个费(师父当时都讲不出来了),所以不收点学费也不行(每个学员只30元)。师父的话如慈父般的可怜我们,我们都掉泪了。

1994年7月15日师父亲临郴州“三仙五佛”之地讲法,这是郴州佛地的特大喜庆;讲法班设立在女排训练基地。学员人数900多人。由于交通不方便没向外发信息,所以等于没怎么公开,师父说来人多了,到回家时一下子出不去会影响很多人的事情……

我记得的是,在第一节课师父讲课时,我想麦克风的音量为什么没有别处洪亮,马上师父说:怎么呀,是不是听不清呀,说着就和原来一样了,我知道我们思想中想什么师父都知道。还有下大雨,同修送雨伞给师父,师父说了一句,你看见哪个气功师打雨伞。结果真的大雨淋不到师父,连同修跟着走也没淋到雨。有天晚上听课时,我低头在听,突然就感到师父在对我说:有的人呀得到了很多东西,她原来有很多病,现在她的病又翻出来了,因为要从根上去掉它。是的,就象师父说的我得到了很多东西。

师父在郴州4天,快结束了,工作人员对负责人说:我们的师父来郴还没吃过东西,每次送点稀饭又原样端回来了。师父不走东走西,和其它气功师全不一样。师父平易近人,我几次看见师父特别和老年学员握手。学员帮他买了去广州火车票,师父连说几声谢谢,非常慈祥。师父慈悲众生、善待一切,处处言传身教。我们为师父送行时,师父和大家一起吃了晚饭,我知道师父完全是为别人好,因为学员有这份心,与师父一起吃饭感到很高兴。

师父要离开郴州了,我们去车站送行,师父看到我们站在那里就走过来看了一下,托一个人送来西瓜,表面看来是完整的,结果一下拿开,刚好一人一份。师父上了火车,火车越走越远了,我们还站在那一动不动,我们知道过了这个村,没有这个店了,以后我们会加倍努力修好自己,跟随师父返回真正的家园。

1994年12月份广州办第五期学习班,学员人数共6000多人,伟大师父出现在这规模盛大的讲法场上,全场情不自禁的鼓掌,掌声响彻云霄、经久不息。慈悲的师父招手要弟子坐下,“刷”的一声瞬间整整齐齐的,没有半点声音,师父无比亲切、慈父般的阵阵温暖,催人泪下,有的人哭出了声音。

因为人多,室外还有几百人,这些人没买到票,但又不肯回去,师父与工作人员商量后用录像的办法,使外面的照样能从电视上看见师父讲法。一堂课结束后,下面的一堂课,北京的大法弟子集体让位,让外面的人進来坐,他们都坐在外面看现场录像。如果心性不高是达不到这一点的,因为大家都想看到师父嘛,而且他们做好事不让人知道,会场秩序没有因此而受到丝毫影响,因为在上课前就安排好了。大家真的很感动。

接下来很多大法弟子帮助没有钱、住宿、吃饭都困难的学员,他们把钱都分给困难的学员。还有一个同修告诉我,有个学员,家有两个卧床不起的病人,他的钱都用光了,但并没有阻碍他得法,他睡街头,吃干粮,喝生水。这事被其他学员知道了,赶快写条子给师父。师父当场念了这张条子后说了一句,这个学员家的两个病人好了。学习班结束后,这个学员回家一看真的好了,问他们怎么好的,他们说某天一个大法轮在房里旋转,之后两个人同时站起来,同时想吃东西,一下能起来了,能走了,能做事了。算了一下时间,就是师父在讲台上说他家里病人好了的时候。那天师父法身在同步進行的帮他们净化身体,处理了不好的东西。所以有人看见师父就哭,师父就是在不让你知道的一瞬间就解决了你一辈子都解决不了的大事。苦难师父给承受了,病人好了。

我自己就是这样的,我背部一块骨头长出来那么大,我也不吭声,无人可解决得了,也没有那么多钱来吃药,无可奈何,见了师父后就平伏下去了,没事了。师父告诉我们,另外空间的那个灵体拿掉了,这个空间就好了。

还有一天晚上下课后,学员上了房顶,其中有一个小弟子喊起来了,天上那个是李老师,盘坐在莲花上。可能有20分钟,就看不见了。我们没住那儿,我是听那些人讲的,我们郴州有一个人看见了。

还有一件事,我同房住宿的学员是深圳的,他买了一个新闹钟带来。我们快要回家了,我说这闹钟真好,分秒不差,式样又好。这一说,她非给我不可,我也就带回来了。当时我说我没钱,本来就是假话,人家就不要我的钱了。拿回来后这闹钟不动了,修也无法修,变了废物。我悟到修炼是多么严肃呀。看到别人的好东西就想要,这也是执著心。

这次班上师父又解决了很多被严重附体学员的问题。有个学员长期附体,生不如死,可她心里是清楚的,就是被邪灵操控了,自己解脱不了。她面对大法弟子下跪,说她要学法轮功。后来带她去广州跟班,一堂课下来,完全从死亡线上解救出来了。

我听同修说师父带他们去店里吃东西的故事,从此这学员再也不糟蹋食物了,知道珍惜粮食了。他又说师父买东西上商店的故事,他说师父言传身教,对社会负责、对人负责,任何一件事师父都教人提高,教人做好人,重德行善、宽容、忍让、为别人着想,向内找自己的不足,都是佛性的体现。师父一年到头除了在课堂里、学习班上外,就是在坐车的路途上赶时间。正如师父自己说的:“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法正乾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