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放下生死之念”的体悟


【明慧网2006年7月1日】想到师父的讲法“如果一个修炼者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能放下生死之念,邪恶一定是害怕的;如果所有的学员都能做到,邪恶就会自灭。你们已经知道相生相克的法理,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不是强为,而是真正坦然放下而达到的。”(《去掉最后的执著》)。

我自己经历过这样的情况,在直接面对邪恶时,在被邪恶非法关押时,正念非常强,破除邪恶的决心势不可挡。而一旦堂堂正正闯出来,反而没有当初的决心(很短一段时间内)。

究其原因,发现一个很强的私心,当自己被关押,为私的一面意识到:自己的人中的利益被伤害了,更主要的是,神的得失也受到了影响——如果不能做好三件事,错过了这万古机缘,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那将是无法弥补的遗憾。

在放下生死、破除迫害的过程中,多少掺杂着这样的因素。虽然一度放下了,却发现还有。因此,出来后,同样面临着解体迫害、营救同修、救度世人的使命,那颗心就没有当初那么坚决。

我想,我们没有时间放松,任何情况下都要放下生死之念,破除邪恶对大法的迫害、破除邪恶对同修的迫害、解体邪恶、救度世人。这些不是比破除对自己的迫害还要重要吗?如果不是这样,那我们把法摆到哪里去了?

在任何情况下要做好三件事,不放下生死同样走不出来。师父告诉我们的是“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能放下生死之念”。

向内找,发现内心深处有一种保护自己的本能在起作用,我想这是构成旧宇宙生命的一种因素,是作为旧的生命根本的执著、根本的利益。现在是破除它的时候了,内在因素不改变,外在的干扰就不容易从根本上被否定、被破除。

想到师父的讲法“如果修炼的人要是只从表面上放得下,但内心里边还在保守着、固守着一个东西,固守着你自己的那个你最本质的利益不让人伤害的时候,我告诉大家,那是假修炼!”(《在北美首届法会上讲法》)。这时我想到放下生死之念的“念”字的内涵。我理解,放下那一念,那就是不要执著于这一切,看的淡之又淡,乃至连一念都没有,也没有自己得失的概念了。为了法、为了众生,完全没有了自己,没有自己的安危,没有自己这个生命作为人、作为神的一切得失的概念(不是不理智的状态,而是在心性上不执著自我、无私无我)。

想到这,觉得境界很美妙、很轻松、也很自由。哦,作为一个神,一个新宇宙的神,思维应该是这样的。师父说:“…但是真正的提高是放弃,而不是得到”(《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

放下生死之念,我悟到其中还有这样的涵义——生、死是人的概念,而神是不存在生死的,他已经完全超脱了生老病死的境界。在从人走向神的过程中,生死是必须要放下的。师父说过:“放下生死你就是神,放不下生死你就是人”(《法轮佛法(在美国讲法)》)。师父还讲过:“如果一个修炼的人真能够放下生死,那生死就永远的远离了你。”(《2004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只有作为神,我们才能在当前的魔难中闯过来,只有作为时刻放下生死之念的神,才有那么强的正念、那么大的神通。

从另一个角度看,放下生死,反而安全了。师父说:“你们自己做正的时候师父什么都能为你们做。如果你们真的正念很强,能放下生死,金刚不动,那些邪恶就不敢动你们。”(《北美巡回讲法》)

大法修炼的法理完全超出了常人的观念。我们都知道,通过修炼,很多癌症病人好了,还有很多遇到特大车祸等事故的人平安活了下来。为什么?凭什么?就是因为修炼的人是有师父看护的、是有神看护的。这场迫害不是人对人的迫害,根本原因是旧势力、黑手烂鬼在另外空间操控表面的坏人干的。人就是把人的空间看的最实在,但事物根本的原因却不在人这。既然是这样,那我们破除旧势力的迫害,也不是只采取人的办法、人的思维就能解决问题的。大法弟子就是神,神就是神的状态、神的思维。

作为法中神,要达到神的标准,生死是迟早要放下的。我们当初不都是冒着天胆下来的吗?如果我们能做到“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能放下生死之念”,在一思一念中、一言一行中、在修炼遇到的任何事情中都能做到这一点,那是怎样的一种神的状态!如果我们在遇到矛盾时,在发现不论是严重还是轻微的执著时,我们都用放下生死的决心去面对、去破除,那执著还留的住吗?在那样的状态下破执著,层次提高是突飞猛進的。邪恶也没有空子钻,三件事也会稳步推進。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