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除观念 坚信法的威力


【明慧网2006年7月11日】《明慧周刊》中有篇文章讲到:从正面证实法也是我们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责任。我也有同感。正法修炼中,大法的美好、神奇、超常在各种环境中,在大法弟子身上时常表现出来,我自己看到和亲身体验到的就有许多。特别是近一年来,越来越真切感受到师父那洪大的慈悲无处不在,无时不在,无量众生都沐浴在师父那佛恩浩荡之中。现在我把自己的一些经历和体会写出来与同修交流,有不妥之处,请同修修正。

我是98年得法。师父一再强调要我们多学法,有矛盾向内找。我很听话,基本上就是按这两条做。我学法时间一般在7-10小时,一天能学三讲甚至更多(因工作环境宽松)除了必须要做的事,其余时间基本都用在学法上了。

为什么一得到法就能这样做呢?因为得法前我的身体和精神状况都已经坏到了要崩溃的地步。学法炼功才几天,所有的病不但神奇的好了,精神也得到了解脱。生活在地狱般那种痛苦的感觉没有了。我明白,我遇到了真法,真宝。法轮功的神奇超出我的想象,也冲击着我这个“无神论”者的陈旧思想。当我知道了修炼的最终目地是修成佛、道、神时,我想,我的缺点那么多,比起普通人中的那些有涵养的人都比不了,怎么能修成佛呢?!

从法中我理解到,不管人怎么不好,只要下决心修,就能修成。我不再觉得自己不行了,从此以后,我就全身心的投入到修炼中去了。

有一次我面临着一关:家产问题,我要让了,就会损失五万元;不让,家庭矛盾要激化,于是我听师父的话,放下一切对财物的执著,退了一步,结果大家都皆大欢喜。第二天早晨炼功,我感觉身体轻的没有了重量。

执著多没关系,只要肯往下放,而不是掩盖、默许,这就是在修炼,在不断的提高中了。实修中,才能体悟到法理,才能看到法的博大精深。才能发现师父的话句句是真理。才能做到信师信法,越来越坚定。

我曾五次進京证实法,三次被当地派出所接回。第一次被拘留十五天,被单位开除;第二次,对我的劳教手续报到市里了,我想起我曾看到过一篇报导:有个学员听到劳教他的消息时说:“我师父说了算,你们说了不算。”当时就觉得这个学员说的好。这时我就想:“我也是我师父说了算!”后来一个不怎么熟悉的区“610”主任却无条件的帮助我,他说:“这事已报到市里了,不太好办,得运作运作。”按常理他是不会这么做的。一天,不修炼的丈夫来告诉我说“没事了,过几天就让你回去了”。我一下感到轻松了,可第二天丈夫又来说可能还要劳教。我的心一沉。丈夫说:“你可别写保证书。你不写要你去劳教;你写了也要你去劳教。你现在是省的重点,到这份儿上了,什么也别写。”我心里想我是不会写什么“保证书”的。我当时只是奇怪,丈夫是个常人,他怎么说出这么一番话来呢?后来悟到一定是师父在通过他来点化、鼓励我。

这时一个曾劳教过的刑事犯说:劳教所可累了,工作量大,完不成任务不让睡觉,冬天洗凉水澡。这时我的心已经稳定了,心想:大不了把命搭上。第三天丈夫又来了说:“没事了,不劳教了,过几天就让回去了”。当时我动了人心,心想一分钱没给人家,这么费心把事给办成了,得谢谢人家。我告诉丈夫买条烟表示表示吧。丈夫照办了。谁知第二天情况变了,派出所的指导员坚决不同意放我,态度很强硬,谁说都不行。当晚做了一个梦:我走在路上,前面躺着二个人,把路挡住了。我知道自己做错了,没有意识到事情顺利是法的威力,招来了麻烦。

派出所指导员要原单位长期关押我,后来办事处主任和原单位保卫科长与指导员交涉,放我回家。指导员说“不写保证不行”,保卫科长说:“你看她那样能写吗?她家有一个生病的老母亲,得讲点人道主义。”后经办事处主任和单位保卫科长极力争取,派出所指导员很不情愿的同意我回家了,但仍不甘心的说,什么也没写就让回去,还没这样的呢!我跟办事处主任也不认识,按常理还给他找了麻烦,他却尽力帮我。

当时也想到是师父在帮我,只是想到这点,认识的不是很清楚。现在看来,一切不都是师父做的吗!不都是对人心来的吗?当去掉了怕劳教的心,达到了一定层次的要求,师父就为我化解了那一切。劳教的事也就不存在了。麻烦是自己的心招来的。

我的体会是:遇事把心摆正,做什么不是为了得到个人的什么。尽管当时有些法理悟不到,只要心念纯正,也不会出什么大问题。但要做到心念纯正,又是以多学法真正实修作为基础的。

第三次進京证实法是在2000年12月。那天進京上访的有几百人,都被关在天安门分局的院子里。这时一个40多岁的东北女同修微笑着对我说:“我得回去,回去后带人来,来了我还回去,把人都带出来。”当时我的思想几乎是静止的,因为这一次我走出来很难,象是到了极限。后来才明白,师父是想让我从沉重中走出来。安排同修告诉我该怎么想。我不悟,只是觉得在这种环境中还那么轻松自如,心态真好!

我们大部份都被用了刑,后被送到北京的一个看守所。听一同修说:一个40多岁的女同修跟警察说“你们不能把我关在这里,你们得让我回去,我还有事呢!”她不但没被用刑还被放了。我知道这就是和我说话的那位同修。听到这个事,触动很大:念不同,结果不同,这就是人神之别。

同时我们炼功点上一位同修,她比我早一天去北京证实法。她走以前说:“我今天去,明天就能回来,他们抓不住我。”我和另一位同修听了不以为然,觉的不被抓怎么可能呢,当时全国各地去北京证实法的同修很多,绝大部份都被抓了。还觉得她想的不切合实际。结果第二天她真的自己回来了,而我们都是被押送回来的。真应了我们想的那样:不被抓怎么可能呢。这不是自己求来的吗?后来得知:她也被抓到了当地派出所,和她一起的另一位同修被打的很厉害,走路困难,后来就让她送那位同修回家。这样她就回来了。

所以,任何一件事都有用人心,还是神念对待的问题,关键时刻自己说了算。当然,这其中有一个极关键而又最难做到的:转变人的观念。这也是法对我们的根本要求,真能做到,就会有超常的事情出现,就是一个无所不能的神了。

还有一次,我给同修送师父的新经文,郊区的马路上车辆行人很少,我往路边的菜地里刚放了一张真相资料,突然过去了两辆警车。后边那辆开出离我五十多米远,突然掉头往回开,当时马路上没有车辆和行人。可能车里警察看到我放资料了,我稳住心,心想:发生什么事我不怕,师父的经文我要送到,这个事不能耽误。警车向我这边开来,我站着没动。后来警车开了几米,又掉头开走了,就在它掉头时,我推着自行车向菜地里边走去。后来回想起来,当时自己念正,没有怕心,邪恶就不敢指使人迫害。这只是我经历的类似的很多事情中的一件。

我的体会是:关键时刻一定要有正念,无论突然出现什么样的问题,虽然当时看不透,自己只管稳住心,事情就会发生意想不到的变化。只有提高了,才能看到事情的原由,没提高之前是看不到原由的,只觉得事情真就是看到的那样,这时能用正念对待是最重要的,也是能否过去这一关的关键。

几年来,我一直做着发放资料的事,在人来人往的环境中,也能自如的发放真相资料,没有出现过什么问题。我认真的面对面讲真相、讲“三退”,至今估计经过我三退的已经有四百人了。

虽然自己悟性差一些,人的观念强,但是由于一直把学法放在第一位,学法的时间上、数量上都有保证,所以遇到问题时,有时做的好一些,有时做的差一些,但没有出现过大的偏差。

正法修炼中深深体会到了师父叫我们多学法的真正意义:法学的多,执著去的多,人心就会少,在险恶的环境中容易做到正念正行,减少很多不必要的损失。在风风雨雨中就能够平稳的走过来。

师父在《走向圆满》中说“如果你们真正能在修炼中去掉那些人的根本执著,最后的这场魔难就不会这么邪恶。”

宇宙的法理对每个生命都是公平的,对这点我深有体会。师父给每个生命都开创了可以选择最好未来的机遇,不论是修炼人还是常人。你看一个常人,他只要诚心念大法好,他的身体就会好,他的病就会好。大家想想,师父将为他承担多少?而他只是一个常人,师父对每一个生命都是如此珍惜爱护的,大法对每一个生命不都是最好的,最公平的吗?想想,师父为每一个弟子的付出又是怎样的,我们能想象的出来吗?

能在大法中修炼是最幸运的,能成为师尊的弟子是最幸福的。还没有走出来的同修,师父在等着我们,众生在期盼着我们。其实师父已经为我们铺平了道路,只要你能冲破自身观念的束缚,迈出第一步,你就能自如的去救度众生,就能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