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女弟子谈过情关


【明慧网2006年8月10日】我是大学生,年龄不是很大,也属于一个“多情”的年龄吧!幸运的是我得法比较早,十五岁,那时候对“情”没什么概念,以后虽然修炼一直不精進,但在“情”这一关上倒没产生过太大太多的执著。听说有些同修在“情”上有点小障碍,我从我本身,一个女孩同修的角度谈一点个人看法。

在学校的时候没有多少时间学法,炼功就更跟不上,对自己也不严格要求,再加上身边的同学个个“风花雪月”,说一点儿不受影响是不可能的。也有陷入其中的时候,走出来也是个反复的过程。其实情关看起来挺可怕,一旦跳出来回头看看也没什么,也没什么意思。总结了几点心得,有点幼稚,仅供部份同修做个参考吧。

首先,戒掉言情小说。我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同修看这个东西,我以前是看的,因为学校里看不了电视,所以以看小说为主。我是个自命清高的人,文学上的素养让我鄙视现在的垃圾文学,可鄙视也耽误不了我看这些低俗无聊的东西。大多看了也觉的没意思,非常无聊的时候才会想翻一翻。可是就这一翻就受其影响了,看言情小说的直接后果就是开始浮想联翩,满脑子王子公主的白日梦,而且它自己往出蹦,根本就控制不住。后来我意识到是言情小说的作用,就尽量控制住自己不看。有一次实在很无聊,就拿了一本看过的言情小说翻了翻,心想反正知道情节了,再看一遍应该没什么关系吧。结果连着好几天脑子里翻江倒海。

师父在《转法轮》第三讲讲到“附体”时说道:“你别看有些气功师都写出书来了,我告诉你那书中啥都有,和他练的东西一样,它是蛇,它是狐狸,它是黄鼠狼。你看那些书,这些东西就从字里往外跳。”言情小说真正毒害人的不是它的内容,而是它带有的不好的信息,勾人的执著心,尤其现在有些言情小说写的极为下流,甚至有些通篇都是两性描写,简直就是黄色小说(我没见过黄色小说,不过我觉的应该差不多)。那就不只是勾起人的“情”的问题,还有“色”和“欲”,都被引出来。

不光是小说,还有电视剧、电影、漫画,再加上流行歌曲,只要看了听了,人绝对会受影响,最直接的表现就是静不下来。戒掉这些东西,头脑就会清净了。可以说,清理这些外部环境的干扰是跳出情关的第一步,一定要迈出这一步。即使你没有被“情”困扰,也应该摒弃这些东西,毕竟是一种魔性的堕落变异文化,接触它们没有什么好处。

其次,主意识要强,控制并铲除自己不好的思想。

师父在《转法轮》第六讲“主意识要强”中讲:“还有一种强大的业力,对修炼者影响非常大,叫作思想业。人活着就得思考。由于人迷于常人之中,时常在思想中产生一种为了名、利、色、气等而发出的意念,久而久之,就会形成一种强大的思想业力。因为在另外的空间一切都是有生命的,业也是一样。当人要修炼正法时,就要消业。消业就是把业消灭、转化。当然业力就不干,人就会有难,有阻力。然而,思想业力会直接干扰人的大脑,从而在思想中有骂老师、骂大法的,想出一些邪念和骂人的话。”

我是个思想很活跃的人,吃够了思想业的苦头,而我的为了情发出的意念,大都是由言情小说这类东西引起的。除了戒掉它们,不能再往身体里、脑子里灌,已经受影响形成的思想业力也必须要消除。可是这很难,很苦,我为这些事可没少后悔,有时脑子里真如师父所说的出现对师父、对大法不敬的念头,虽然安慰自己说不是我想的,是业力想的,可心里还是很难过,很惭愧。真是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奉劝那些喜欢做白日梦,喜欢想入非非的同修,赶快正念制止,让主意识清醒起来,免得灌進来容易排出去难。

主意识要强还体现在另一个方面,就是千万不要纵容自己人的一面。师父说:“人的思想占了上风,那他就会走向人;神的思想与人的正念占了上风,他就会走向神。”(《2005年旧金山讲法》)

举个我的例子吧。我在学校时和班里的男生相安无事,因为他们都觉的我淡泊宁静的像个“老尼姑”,自然不会有非份之想,可偏偏有个男老师对我有了好感,真是让人始料不及。那个老师在外表上很上台面,在同学中声望也好,气质风度上都很入我的眼,总之就是在我眼里是很完美的吧。但是他已经结婚了。如果没有这一条,我并不排斥和他交往,可有这么一个先决条件,说什么也不管用了,别说是大法弟子,原则上也绝不可以做这样伤风败俗的事。

可是,你别看我理智上明白、说的好听,其实当时人的这一面心里也是很矛盾的。放不下的时候就又开始发挥我的想象力了:也许师父安排我……也可能和这个老师有点缘份吧,头回看他就觉的很眼熟,胡思乱想的时候就往这上面扯,甚至在意识中违背最起码的道德,越发觉的有点儿“注定”、“安排”的味道。更糟糕的是,有时候还冠上正法、救度众生的名义,凭空臆想这是师父的安排,用来掩盖和放任自己的人心和魔性。

后来学师父《在2004年美国西部法会上的讲法》:“大法弟子啊,色欲是修炼人的死关我早就讲过了,被常人的这个情带动的太凶、太厉害啦。连这点事情都不能自拔,看来旧势力当初把这样的安排到大陆的监狱里才能改,是不是?在那样严酷环境下看你还咋样。是不是太安逸了才这样的?那些不去此心而找借口的都是在自欺欺人,我没有给你做过什么特别的安排。”简直说的就是我。我只觉的脸都在烧,直接没脸见师父。后来我用冷淡的态度低调处理了此事,也没造成什么后果。现在简直不敢想如果当时顺着自己的人的一面走结局会有多么可怕。

大法弟子不是按师父的安排在走,就一定是按旧势力的安排走,在这种时候,可千万不要纵容自己,你想出来的千万个“合理”只要不符合大法就一定是错的,要正念抵制它,彻底铲除它;行动上也要干脆,让自己即使又不坚定了也没有后路可走,这样最起码在行为上杜绝了犯错的可能性。

第三,分清真我。《明慧周刊》237号有篇文章《老年同修所见另外空间色欲干扰形式》,详细论述了旧势力怎样用低级下流的手段引诱弟子犯错,而且来的那么猛烈。文中引用师父的《洛杉矶市讲法》:“我说旧势力的干扰,你们想没想过?这也是这种牵制的因素啊!旧势力、旧的宇宙把什么东西看的最重?就是色,男女之间的不检点,这个东西看的最重。”文中老年同修还告诫那些不能过关的同修,做了不好的事千万不要承认那是自己行为的想法。

我没有遇到过这么激烈的事情,经历还算平和,不过不管是激烈还是平和,都是旧势力的干扰和破坏,这样分清哪个是真正的自我就尤为重要。我们是大法弟子,真我都是合乎标准的正神,但是毕竟还在常人中,旧势力干扰就只能干扰我们“人”的这一部份。如果我们承认了那是我们,不就等于要了吗?不就承受了旧势力的安排了?不承认它,否定它,铲除它,正念强了什么都会自灭。

举个小例子吧,我在平时虽然不精進,不过也算是有正念,有什么想法还知道铲除。可在主意识放松的时候,比如临睡着时那段半梦半醒的时候,各种“情”一类东西就在脑子里轮番登场。我在清醒的时候是绝不允许有这样的事的,那就说明那时的想法不是我的,是邪恶在钻我的空子。开始时意识不到,就老觉的自己不争气,老是控制不了。实际上等于承认了那是自己,当然就被旧势力死死的抓住不放。后来学法跟上了,认识就清楚了。有一次临睡时邪恶又来肆虐,我虽然主意识还是迷糊着,可是正念起来了,发了一念:“这不是我,我不要,不许来干扰我。”一下子什么都没有了,我接着就睡着了。以后再也没有出现过这样的事。不承认旧势力是很重要的。

最后一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一定要多学法。学法跟不上,什么都是空话,这一点我是深有感触的。在学校时不太学法,陷入情里时就想有什么“高招”能解决,可总也解决不了,只要学法,什么都迎刃而解。没有学法做保证,你想的那些“高招”再“高”也不管用,只是用人的方法解决人的问题。干扰你的是旧势力,也是神啊,你那“人”的方法怎么对付的了它呢?有时被情魔的颠三倒四的时候反而更不想学法,或者是因为心里烦,或者是因为心中有愧不敢看书,这不是承认了旧势力的安排了吗?不正遂了它的心了吗?你越不学法它控制你越厉害,你就越不容易摆脱,同时也越不想学法,形成一个恶性循环,有可能就毁在这里。师父的每一次讲法都强调一定要多学法、多学法,我们必须要重视起来。“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排除干扰》)任何想取巧的路都是走不通的,我们只有学法,才能提高、才能突破。

为了今天的得法,我们不知道吃了多少世的苦,幸运的得到了,坚定的跟着师父走到现在,怎么能因为“情”这种在修炼初期就该去掉的心而耽误了我们宝贵的修炼和救度世人呢?不管是思想业也好,旧势力的干扰也好,只要正念足,都是可以克服的。说控制不了那不可能,我们修的是宇宙大法,只要按师父的要求做,谁也动不了我们。“只要你提高心性,就能过的去,就怕你自己不想过,想过就能过的去。”(《转法轮》)希望在这方面有漏的同修严格要求自己,尽快摆脱这种消极的状态,做一个合格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

个人体悟,如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