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青年同修的心里话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月十二日】我今年二十七岁了,看到明慧网上同修的切磋文章,有些心里话想谈一谈。首先介绍一下我个人的情况。我家三口人都修炼,母亲和父亲相继在九四年底、九五年初得法,我受他们影响在那个时候(大概是上小学五、六年级)也算得法了,只是不精進,不知法的珍贵。爸妈去炼功点学法炼功,我就赖在家里看电视,这个大执著是正法修炼开始以后才去掉的。

九九年“七·二零”的时候我正好高中毕业,在家等高考成绩。迫害来了,我们全家也走入了正法修炼,父母因上北京、传经文、发资料等等被一次次迫害,我也在其中成长了起来。二零零零年冬天的一个夜晚,我和爸爸一起去农村发真相资料,爸爸不幸被邪恶绑架,在家乡看守所过了一个年,被邪恶非法劳教三年,等爸爸劳教回来,我已经大学毕业参加工作了。

我于二零零零年开始背法,这让我受益太大了,在那个邪恶猖狂的时期,爸爸被非法关押、妈被“六一零”及单位逼着去洗脑班写保证、家门外有人监视、亲朋邻里嘲笑鄙视甚至落井下石、我全身长满疥疮,流脓水还奇痒无比,如果不是背法打下的基础,早就掉下去了。那个时候不知道发正念,只是以为师父给净化身体,就硬撑着,受了半年罪,才算过去。后来环境渐渐好了,爸爸也回来了,我家也建立了小资料点,在正常运作着。

我以前因在学校班级演讲的时候讲真相被同学举报给警察,在学校、警察的压力下做了欺骗自己的蠢事:写下了不再讲真相的保证书,虽然早已声明作废了,但依然没有多少進步,一直到现在开口讲真相一直是我的弱项,想来是当时被深深伤害了的人心,而一直到现在,这人心还是没有去。今天借此机会,我再次郑重声明:我要勇猛精進,救度世人!

其实说心里话,我挺难过的,生在大陆就是来救人的,我却这般无能,有张嘴用不上,真是白来了。

从得法到现在,一晃十多年过去了,我也由当初的小学生,长成青年人了,这就碰上了婚姻问题。以前小不懂事,不知道男女结婚是怎么回事,后来知道了,这就接受不了了,怎么说呢,想都不愿想,不说是恶心吧,肮脏、龌龊,反正是绝对接受不了,所以我就决定不找对像了。但是父母不同意,说我不听师父的话,有合适的还得找。问题是哪能那么巧也找个象我这种状态的(就象同修讲的大迦叶和他媳妇的修炼故事,只做名义夫妻)。这期间还有几个阿姨同修上门来给说媒,大部份都挡回去了,因我坚决不找,父母也不勉强,只有一位很要好的阿姨同修(也是多年的老朋友)来介绍,说对方也是同修,便操持着让我去相亲。实在拗不过,只好去了,此事也不了了之。

我觉的这些阿姨同修别再管这种事了,大法弟子是来救人的,说什么媒嘛,人与人之间的姻缘都是天定的,修炼人无须管人间闲事,难道这不属于修口的范围吗?我知道也有同修因这些事而苦恼,其实我们完全可以用正念制约住。真的,我自己有亲身体会。当我精進的时候,决不会有人来给我提媒,甚至当着我的面都没有说找对象之类的话题的;但当我懈怠的时候,这麻烦就来了,不只是常人来提,同修也来提,在外面就有人问我有没有对象,在大马路上一抬头就看见前面有热恋的情侣。所以关键还是自身的修行,那么只要我们保持精進实修,维持一个正常平静的生活应该还是可以的。

明慧网上有同修说背法去色欲之心,其实师父讲过“法能破一切执著”(《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不光是色欲,所有的人心都能在自己溶入法中去掉。平时也要注意自己的一思一念,我是一旦听到有人在我面前说这些事,我就知道是自己有漏了,赶紧发正念灭掉男女之情、色欲之心,严格要求自己才能不招来麻烦。

看到弟子切磋中有一位女同修跟一个准备得法的常人结婚的事,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滋味。当然师父讲“佛法无边”,“大法有的是办法”,最后肯定会圆容的很好,但是这过程值不值的我们付出这么多的精力和时间来实践,实在是应该考虑考虑。如果一开始这位同修能以法为师,不受其他同修的瞎指挥,也许会是另一番景象:大法无所不能,也许该得法的照样得法,同修自己也不用经历这样多余的难关。从中我也看到了教训,如果不能时刻站在法的基点、神的角度看问题,不能把自己的一思一念都溶入法中,也就是法学的不好,碰到事情就容易受干扰,左右为难。

师父讲“主意识一定要强”,我悟到是让我们的主意识时刻同化法,用大法来衡量就能很容易做出正确的决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