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师父在延吉传法班的点滴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月十八日】我是参加过师父两次传功讲法班的大法弟子,即一九九四年八月五日哈尔滨传法班及一九九四年八月二十日延吉传法班。

两次传法班上,我都是师父开始讲法就睡觉,或者就是全身的难受,怎么都不舒服,课讲完了我也睡醒了。可回去后人是越来越精神,身体在发生着奇迹般的变化:腰椎盘突出,腿风湿,胃疼,鼻窦炎……等等都不见了。在常人中那种愤愤不平的争斗心也没了,好象世界观都发生了变化。因为只是睡觉,所以两次传法班下来什么也没记住。过后通过学法,知道在班上师父就在给我消业了。从那时起到现在,我身体一切病的状态都没有了。师父在班上传功的时候,是下到体育馆中间,围着一圈走一遍,并且亲自纠正学员动作。当时我有幸坐在第一排,看着师父高大的身体走了过来,是那么的可亲可敬,就是有一种看不够的感觉。

在传授班上,还有一件让我印象最深的难忘的事。在延吉讲法最后一天班结束后,我们出了门后,发现在一个侧门口有十几个人不走,在那等着。我好奇的走过去,一问才知道,原来有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个子很高,也很瘦,是大连空军部队的,手里抱着一个刚刚几个月的小孩,在等师父。他讲述了,他这个小孩生下来就有病,而且病的很重,他就从大连到北京,去了各大医院都没治好,而且还很危险。这时他就想起了气功,想去碰碰大运。这时他还在北京,他就问了北京气功协会,“有没有能治小孩病的气功”,他们告诉他,有,现在正在延吉办班,当时已经开班。他就和他的妻子带着小孩坐着飞机来到了延吉,找到讲法班,和工作人员说明后,進了会场,在讲法开始前,见到了师父。师父说“我都知道了”,叫他的妻子带着孩子回旅店,他自己来听课。就这样,小孩在旅店一天比一天好,从不能睁眼睛到能睁眼睛了,从不能吃奶到能吃奶了,到结束的那一天,小孩的病全好了,所以他抱着孩子来谢师父,并告诉师父,从今以后,他坚修大法,这孩子就是师父的最小学员。听到这,我真激动,我觉的我们的师父太神奇了。由于自己当时还有很多党文化的东西,所以没有更多的感受。这就是我亲眼所见的一个真实的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