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师尊慈悲呵护下走到今天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月三十一日】我是九八年得法的大法弟子。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走到了今天,虽然走的跌跌撞撞,但自己始终对大法坚信不移。

二零零零年遭迫害经历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份,我们地区的同修到北京上访,在天安门被抓到平谷县看守所,关了三天后扔到荒郊野外。我们徒步走到县城,第二天又到了天安门打横幅喊“法轮大法好”的口号,又被抓進了房山看守所,恶警打骂、不让上厕所、扒衣服、恐吓,拷问了一整天,非常邪恶。

房山看守所号子里的人挤的满满的,除了六个人是刑事犯以外,全是天南海北来上访被抓的大法弟子。不到二十平方米的房子就关進七十来人,连厕所边上都站满了人,我们站着的大法弟子和坐着的轮班换着,老年大法弟子换着躺一会。

绝大部份的大法弟子都不报姓名住址并绝食,恶警们就给编号,按照号叫人,把绝食的大法弟子拉出去灌食。大家切磋,我们不能这样任意由他们摆布。等恶警再来叫号时,大家都不回应,这样恶警就拉出坐在门口的一个年轻大法弟子,当着大家的面毒打。这时大家都站了起来涌到牢房门制止恶警行恶。恶警看到这个气势非常害怕,马上锁紧牢门。然后看守所派来了大批的恶警,打开牢门,把大法弟子一个个打倒在地,从后边扭住胳膊铐上手铐,再把人堆成一堆,这样垫在下面的人很容易窒息。后来一个官说,这样会闷死。他们就拖住我们的衣服或辫子或拽一条腿拖到边上毒打。

我被一恶警拽着辫子拖到铁门边,毒打一阵后他用那穿着中统皮靴的脚死死的踩住我的背部,把我挤在铁门上,我当时无法呼吸,感觉肺部已经被压扁,脑中想到的是我没完成心愿,想到了恩师,想到是从我这里被他们知道住址的很惭愧。因为事先说好了法不正过来不回家。我就心里想:师父啊,师父啊。这时恶警突然松开了脚,我才呼出了一口气。

有的大法弟子被上了大铐,有的还加了脚镣,有的使用上了栓子,人不能走,只能弓着身子蹦,恶警在身后不停的用脚踹,挣扎爬起来,再踹倒,反复折磨。我们剩下的被拖回号子里,上着背铐,嵌進了肉里,手肿得象馒头。恶警挨个问我们,谁吃饭就可以取下刑具,不吃的就继续铐着。大家静静的坐着,没有一个人去吃饭。

我们被拉到回当地后,被分开关在看守所的号子里,直到新年后,我们陆续被放了出来。

讲真相救度众生

后来我上班了,安排在店里做管理。店员不多,管理也很到位,有了钱少部份人就私分了,我第一次得到了这个钱还以为大家都有,后来我就不要了。他们说钱都不要啊?现在有谁不要钱?我说我是修炼的人,不能得不明白的钱,这样他们再分钱,我就没拿,但领导猜到了,就问主管。他们怀疑是我汇报的,说我不拿钱是留一手等。我一时有口难辩,但我心里是坦荡的。后来他们弄清楚了这件事。

我给来这里的人讲三退,讲真相,小伙计们喜欢和我说话,还有几个来学功。店里换了一批又一批的服务员,我就一个一个的讲,一次我正在放自焚真相影碟被店里的一个人告到了领导那里。领导找我谈话,我就讲真相,他说:你这样做他们会来封店的,你要负责。我说:我做的是好事,把真相告诉人们,是救人啊。我做好事,如果谁还来迫害,那我就反迫害。领导口气缓和了,说让我把影碟交到他那去更安全。我想正好啊,我就是想让他知道真相,我就送给了他。领导们私下里看了,悄悄的压下来了。

我离开店以后,被安排到乡下一个非常偏僻的地方上班,那里荒芜的很,因为被大水淹过,人家都搬走了,我第一次去还找不到路,背着行李抱着食物边背《洪吟》边走。走到路上被一群气势汹汹的大狗小狗围住了,我站住不敢动,心里想:狗啊,你们要知道“法轮大法好”,你们来这里也是同化法来的啊。狗群围住我闻了闻,很友好的离开了。

我和一个男同事分到一个班,那时他正在闹离婚。我给他讲真相,主动做些自己能做的工作,慢慢的他知道了大法好,知道了我的为人,他也开始学大法了。现在他妻子也要求炼法轮功,现在家庭也和睦了,在我最困难的时候,他们还帮我保护了大法书,由此得到了福报:他妻子找到了满意的工作。

我在去上班的路上要乘半小时的车,我就抓紧时间给车上的人讲三退,到周围农民家玩,我就主动招呼他们讲三退。同事和他们打麻将,我就去棉花地去菜园和那里的农民和农民家的孩子讲三退。我遇到了一户智障家庭,我就拿些衣物给他们,教他们念“法轮大法好”,全家四口边念边笑,母子还抱在一起笑着念。我知道恩师在管他们了。

一次我在路边等车,边等边背法,快晚上六点了,一辆轿车突然停在我身边,问我坐车吧,我高兴的上了车,把篮子里的柿子拿给他们吃,很自然的讲起了真相,他们听到后很惊讶,对中共很气愤,都退出了邪共组织。我知道这是师尊巧妙的安排。

帮助同修走回修炼路

几个月后我被调回。这时在劳教所被非法关押的同修回来了。她不见我。我就主动去看她,她当时邪悟了,给经文她也不要,我心急,和她在一起就大声争论。后来师父点化我要“难中不乱”。我牢记师父的话,只要见到她,就讲“师父还等着你呢”,我说了几回之后,她还没反应,还去了庙里。同时她家庭魔难也非常大,她写好了离婚报告,准备出家。我去了她家,她说修大法遭迫害,家庭反对,现在不炼了怎么家庭魔难还更厉害了?我说那时是师尊为你承受了很多,你就不觉得太难,现在你不做大法弟子了,东西还得还给你,就是这样的啊。人活一辈子不容易,庙里和尚哪有我们幸运,我们都得到了宇宙大法,还去庙干什么啊?知道修不成还去那里?我给她读师尊的法,给她慢慢讲道理,把她写的离婚报告撕了。鼓励她马上写“严正声明”,她做到了,最终又回到了大法修炼中来了。很多次,那些邪悟者到她家来,她说身上痛得起不来床,看东西全是墨水的点子,黑黑的,知道不好。我们帮她发正念清理。她现在很精進了。师父不想落下一个得法的大法弟子,每次都点化我去帮助她。

随着正法的深入,我们在讲真相、劝三退,引导有缘人得法,和灭尽共产邪灵的过程中,能够理智、清醒、智慧的做到现在,是师尊一步一步的引领,我以后会做的更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