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去讲真相 劝三退救世人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五日】师尊好!同修们好!

师恩浩荡,师父的慈悲无以言表,不但呵护着每一个弟子,也为所有的生命操尽了心。我因人心重,劝三退很晚,使很多众生失去了得救机缘。看到同修三退做的好,自己很羡慕,也很惭愧、着急。同修能做到,我也应该能做到,做好,这是责任、使命。

师父说:“大法弟子的修炼,不仅仅是为了个人圆满。做好大法弟子的三件事、救度众生是大法弟子必须做的。”(《致美中地区明州法会》)可是我的嘴象被粘住一样,张不开口。找找张不开口的原因,是怕别人给不好的脸,怕别人骂。我真自私,为了不挨骂、不丢面子,对众生见死不救,这根本就不是大法弟子的行为,得把这自私肮脏的心去掉!于是,我找同修交流,看他们怎么做的,买东西时,试着讲真相,一讲对方就退了;上理发店理发时,一讲对方又退了;从小区走出两个蹦跳的学生,一讲又退了。

只要用心去做,师父会把有缘人领到你眼前。从二零零六年下半年开始,不管是酷暑还是严寒,是晴天还是刮风下雨,甚至是瓢泼大雨,我都出去讲,师父都会把有缘人领到我跟前。其实都是师父在做。到现在,我已劝退三千多人。当然,这与师父对我们的要求还相差很远。

在公交车上讲真相,成功率很高,百分之九十。有时能退好几个,车上很多人都能听到。早晨临起床前,睡梦中,我走在马路的人行道上,一个大学生模样的男孩在对人说:“法轮功是好的。”旁边一中年男子说法轮功不好等等。我原没打算说话,走过去了,听到这样说,回转身对他善意的说:“先生,你说错了,上共产党的当了,法轮功不杀生,‘自焚’那是它们在演戏,栽赃陷害,法轮功修真善忍,处处为别人着想,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宁愿自己吃亏把好处让给别人,是道德高尚的人。”他很专心的听,又问了一些问题,我一一回答,最后他说:“谢谢你,今天让我明白了真相。”这时候我醒了,师父点化我,今天会遇到有缘人。

只要想做,师父就会帮你,师父为什么叫弟子讲真相救度众生?面对面讲三退能修去很多人心,师父要把弟子造就成伟大的生命,弟子要珍惜这个机会,尽最大努力,尽量多救人,修成无私的生命。

夏天的太阳火辣辣的,在公交车上,人们都在抢没有阳光那边的座位。有一个人,一人占了二个人的座位,一个中年男子对他说:请你让一下,我坐到里边好吗?”那人腿伸的很直,挡住了路。听了中年男子的问话,一动不动,毫无反应。

中年人什么话也没有说,回过身坐在了我的前面,我想:这就是有缘人了。我对他说:“先生你好,我想跟你说说话。”“你说。”我就把法轮功是什么、共产党怎么迫害法轮功,以及活摘器官真相都对他说了。他说:“你知道我是干什么的?你对我说这些?”“你是干什么的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有良知善念,能分正邪。”“这话倒对,我是公安,但我不干坏事。”“这我知道。”

他说:“你要顺潮流啊。”我告诉他:“就是因为要顺潮流,顺天意,我才对你说这些。大法已经洪传了八十多个国家,全世界都知道大法好,大纪元也出了一本书《九评共产党》,看过的人都说写的太好了,把恶党干的坏事都揭露出来了。每天都有几万人退党。天要灭这邪党了,退党保平安。”“我怎么相信你的话,空口无凭。”“我是修真善忍的,不说假话。”“嗯,这倒是。”我说:“成千上万的法轮功弟子为了救别人被打死,被摘取器官。我要不是为了救你,可以沉默。对我没有任何损失。你要知道,这车上如果有坏人,我是什么后果吗?”“你有书吗?给我一本。”“刚好昨天都给完了,今天没有书,你是党员吗?”“是党员。”“取个化名退了吧。”“好,你给我起个吧,可是我非常想要书。”“你这么心诚一定会如愿以偿的。大法弟子那么多,一定会有人送你一本。”他说:“我跟你这么大的缘份,就找你要,你下次坐这路车一定要带书。我一定还会见到你,我夫人在医科大学是党员,两个儿子上中学是团员,我的亲戚都在公安上班,我想救他们啊!”

离过年还有二十多天,一天讲完三退往回走,还剩两本《九评》,十字路口马路边上,一个(修路的)农民工坐在地上休息。我过去说:“先生好,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会有福气。”“对对对。”“共产党太邪恶了,迫害好人,现在天要灭它,赶快退党保平安,不要跟它陪葬。”“好!”“国外出了一本书叫《九评共产党》,写的非常好,恶党对这书怕的要命,一个字也不敢提。怕老百姓知道了都看,它就完了。我送你一本。”“好。谢谢。”他刚接过书,在旁边的挖土的人跑过来,一把抢过去:这书给我!坐着的人说:“这书是给我的。”“我要!”我拿出另一本说:“别抢,还有一本。”二人都高兴了,挖土的人对着我耳朵说:“我最恨共产党了。”我笑着说:“你有一双慧眼,是什么党、团、队,我给你退了吧。”“好,我还有俩女儿,是团员,也退了吧。”“你女儿同意吗?”“我女儿跟我一样,恨死共产党了。同意。”“好,那你回去告诉她们,一个叫月仙,一个叫月娥,愿她们像月亮仙子一样美丽、幸福。”

我小姑子的孩子二十多岁,被车撞了,住進了医院,大病房住了很多人,我一个一个的劝三退,效果不理想。隔壁床是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一米八几,很帅,都叫他“阿兰德隆”,我怎么讲他都笑着摇头,不退。

靠房间东北角上住了一位小伙子,给老板打工从高空摔下来,伤势很重,看那样子马上就要死了。他很多天都不吃不喝了,整天闭着眼睛,不说一句话。老板没钱给他吊水,就这么靠着。一个五十多岁的妇女照顾她,满房的人都说那女人心坏,把老板送给小伙子的东西都吃了,就知道要钱,根本不管小伙子。小伙子瘦的皮包骨头,好可怜。我怕小伙子死掉,走到他跟前对他说:“孩子,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会好起来的。”他睁开眼睛看着我:“阿姨,我会好吗?”“会的,你吃点东西吧。”“我吃不下。”“吃不下也得吃。”他说:“阿姨,你给我讲讲法轮功吧。”“好。”我就告诉他什么是法轮功,共产党为什么迫害法轮功。他说:“阿姨,共产党好,我就是退役军人,党员。”我告诉他恶党骗老百姓,说一套,做一套,干尽了坏事。无恶不做,杀了八千万人,有一本书《九评共产党》,看过这书的都说写的好,都退党,你也退了吧。他说先看看书再说。第二天我拿来了小册子、《九评》、退党光盘、《风雨天地行》、《我们告诉未来》。

那女人看到,拉下脸说:“你给他这个干什么,他也不能看书,再说也没有VCD。”她不收,我说:“我给他的,等他好了再看。”小伙子的伤很重,一动也不能动,暂时不能看书,我心里求师父帮帮他,让他快点好了,看《九评共产党》。女人很不情愿的把东西收了。她说我很善,人很好。我告诉她大法弟子个个都好,她拉下脸走了。

有一天她问我:“你天天来送饭,上班不迟到啊?”我说我快六十岁了,早退休了。她说你小姑子看起来样子比你老,我说我比她大十几岁。她对我小姑子说:看样子你比你嫂子老多了。小姑子说那当然,因为她炼法轮功,那女人又拉下脸走了。亲戚出院了,我过了半个月去看那小伙子,在病房外碰到那女人,她看到我,兴奋的对我说:“你给的碟子太好看了,法轮功太好了,怪不得你那么好,让人尊敬,我也要炼法轮功,做好人!”

骨科病人非常多,走廊上病床一个挨一个,挤的很满,她大声对很多人说:“你们都来看呀,碟子就是她给的,她就是炼法轮功的。”好多人朝我友好的笑着,她转身跑進病房,对小伙子大声说:“你看看谁来了。”病房里的人全换了,除了小伙子外都是生人。小伙子以前住在黑暗的东北角,现在换在阳光充足的朝南窗前,他身边竟然放了一个新的大彩电,小伙子和半个月前完全变样了,变成健康人了,红光满面,精神十足。他看见我非常高兴,兴奋的说:“阿姨,医院买了彩电,VCD,就摆在我的床边,我放碟子给他们看,都说太好看了,放完了还让我放,特别是老大,老吵着让我放,看不够。你去看看他吧,他信佛,就在对面床。”

我走到老大面前,他朝我笑着,我对他说:“你将来会有大福气。”他说你给的碟子太好看了。我就说给他们三退。我走到小伙子面前说,“三退、退了吧。”他说,“好,就叫罗成吧,我明天就去找医院,我已经好了,我要回家过年,我老家在湖北,有十几口人,你能不能再给我两个碟子,带回家给他们看,给家乡人看,他们什么都不知道。”我说好。明天给你送来。

电话亭前,一位老先生打完电话准备走。我走上前:“先生,新年好,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点点头,我又说共产党干尽了坏事。无恶不做,杀了八千万人,现在天要灭它,您三退保个平安吧。他说:“你坐下来,给我详细说说好吗?”我把自行车放好和他慢慢说了起来。又送他一本《九评》。他说:“我也觉的有好多反常现象,总感觉有什么大事要发生,现在全明白了。我以为法轮功已经被打压下去,没有想到我能碰上法轮功。你这是最大的善,了不起,让人佩服。我是医生,正准备出诊给人看病,你却是在救人的命。你千万要小心,不要见到什么人都说,现在还是共产党的天下,给它抓進去就不能救人了。……为了多救人绝对不能给它抓進去。”“谢谢你的关心,这道理我懂。我会小心的。”

一天傍晚,我走在马路边,看见远处有四个小青年。我赶紧跑一段路追上去对他们说:“孩子们,你们好,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其中一人答道:“阿姨好,我们从部队刚回来,都知道大法好。”“那你们知道天灭中共,退党保平安吗?你们起个化名退了吧?”“我们都是党员”,“就叫春夏秋冬吧,姓陈。”“阿姨我们都是好孩子,你千万别拿我们当坏孩子看。”“阿姨知道你们是好孩子。”

现役军人较难退。在公交车上,我坐最后一排,旁边还有两个座位,上来俩小青年,一个面相善,一个面相恶。我心里想着让那个善的坐在我身边,可是那个恶的坐在我身边。那也得讲。我对他说:“孩子,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打断我的话:“别对我讲这个,我是军人,只听共产党的,不听这个。”“军人也有良心,也得做好人。”“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叫你杀好人你也服从?共产党建政以来一直在杀人,杀了八千万,包括‘六四’中杀害象你这样年轻的生命,它是个魔鬼,现在天要灭它,你赶快退出来,不要跟他陪葬。我这有一本《九评共产党》,送给你看。”“我不看,也决不会退,部队讲了,不要听法轮功的,我也不想听。我的脑子只能装共产党的东西,不能装你们的。”“可是共产党也会杀你,打仗时拿你们这些年轻的生命当炮灰,很残忍。所谓自卫反击战,死了数万年轻灿烂的生命。”“当炮灰好啊,我就想当炮灰,光荣。”我发着正念求师父帮忙,解体他身后的邪灵。“你的大脑被魔鬼控制了,那不是你说的话。你抬起头看着我说话,你本人真的愿意死吗?我今天一定要给你退掉,你不珍惜你的生命,我珍惜。我给你起个化名,叫未来,就我两个知道。脱离那个魔鬼。你不要吱声就是默认同意了。”好几分钟他都没有说话。面部表情也较缓和。我对他说:我帮你的同伴也退掉。”“不行,他更不能退了,他当军人时间长。”我严厉的说:“告诉你,你们一定不想给恶党陪葬,只有退出恶党,才有未来,才能成为新的生命,才会幸福。你的化名叫新正。”我对那面善的说。他一直用感激的表情看着我,我说:“未来、新正,你们要不吱声就是同意了、默认了。我给你们记名字了。”他们点头表示同意。他们要下车了,面善的回过身小声对我说:“谢谢你,阿姨。”

一天晚上,我从外面回家,离家不太远,一栋楼前蹲两个年轻人,我走上前还没开口,突然,从黑暗处窜出一个中年人,他蹲的地方很隐蔽我看不见,所以吃了一惊。镇定下来,我跟他讲大法好、三退大潮、大法洪扬世界,又讲本市“六一零”、公安局长遭报,很多公安住進了医院。

他点头说:“是的”。我当时很纳闷,他怎么知道公安的事情?我又讲很多公安怕遭报都退党了,你们也退吧。那两个年轻的不说话,一直看他脸色,他不停的问我话,我又跟他讲了《九评》,他问:“你有么?”我说现在没有了,刚给完。

他说,“那你明天晚上送来,风雨无阻。”我问他要几本,他说他是外地的,他们三人不在一个屯,要三本。我答应了,叫他退党,他说明天晚上送书时一块退。我说:“我和你说了半天,就是要救你,让你幸福平安,你不退,万一明天有什么事耽误,没有退成,我会非常难过,送书是叫你去救别人,只有退党那是保险,只要不继续干坏事,什么天灾人祸也碰不到你。”他就退了,那两个年轻的也跟着退了。

第二天送书前,我心里犯嘀咕,昨晚那事情不对劲。那人是个头,那两个一直在看他的脸色行事,他说是外地人,可讲的是地道的本地话,说是农村人,却都象城市的。言谈举止,皮肤,穿着打扮,我说本地公安遭报,他给以肯定,好象很了解的样子,但一个外地的农村人怎么能知道这些。跟他们讲真相前我都仔细看周围环境,没看见他,他突然从哪冒出来?一定是蹲坑的。就是蹲坑的我也要去,我在救人,邪恶不敢动我,师父不允许,公安也是人,也该救度,他知道那么多真相不会再干坏事的。我拿了三本《九评》和小册子到了那里,一辆警车在那里,我在不远处等他们,天下着雨,等了两个多小时没等到,只得走了,找其他有缘的人。

师父时刻在我们身边,哪儿都能碰到有缘人。一天,下倾盆暴雨,伞都打不住,马路上的雨水成了小河,师父把有缘人送到你面前,要《九评》、三退。有一个星期,碰到三次摩托车坏了,主人在那满头大汗的等着,我走上前他就好象碰到救星一样,向我诉苦,车胎爆了,昨天才换的新胎,晚上十点多了怎么办啊?他是来三退的。我说:“你运气真好,离这五十米有一个修车的,平常早关门了,今天不一样,我刚才路过还没关。”

在饭店吃饭,和有缘人边吃边讲,没人打扰,由开始反对,饭吃完了,《九评》也要了,还说法轮功好,也要炼。饭店老板也好退。在一家小饭店门口,我往里看,这么多人,又都是文静的书生。我买碗面条边吃边说。原来他们都是老板的朋友,暑假来玩。六人非常高兴的退了,给他们书也很喜欢,隔壁二人来串门也退了。

也不是都是高兴事,讥笑、辱骂、举报也时有发生。心里有苦,难受,就是人心出来了,就修掉它。我也曾碰到国安特务给我照相,但大法弟子说照不上,它怎么能照上呢?有师父保护不会出事,但我过后很害怕,不敢讲真相。师父就会安排去我的怕心。

在一条马路上,前后都没有人,几乎和我并排走着一个小伙子,二十七八岁,精明强干的样子。我不敢讲,慢腾腾的走着,想走在他后边,可走了很久他还在我身边。莫非是有缘人?就上去讲,他退了。其实是我自己吓自己。

到车站等车,从体育场出来一个大小伙子二十多岁,面相和善,我跟他讲,看他上哪路车。他和我上一路车,坐到最后一排,我走去坐他旁边,说:“请你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会有福气的。”见他点头,我又讲天灭中共,退党保平安,叫他退团,他点头答应。前面的小伙子猛然站起来走到后面。坐我旁边。他一惊,又说不退了,我又劝退。他指着刚才过来的小伙子:你叫他退了我就退。原来他怕那小伙子害他。我看那坐在我旁边的小伙,二十多岁,大个子,很精明的样子,皮肤有点黑,我心里有些怕,不敢讲。可是不讲不行,只好上去问:“先生,你知道法轮大法好吗?”他把脸转向我,脸上笑成一朵花,使劲的点头,“你知道天灭中共,退党保平安吗?”他还是那样笑着,使劲点头。我再看看刚才的小伙子,正看着我们,脸上也笑成一朵花,使劲点头,我也很开心的笑着,把他们的名字记上,那是美好的一刻。

怕心还没有去掉,继续去。上班高峰时,车上人很多,站了不少。后排拐角空了一个座位,我坐了上去,看看我旁边又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我观察他的包,想找什么线索,包里露出一个某某医院的物件,是医生,我放心了。“先生,你知道法轮大法好吗?你知道天灭中共,退党保平安吗?”他点头。“听过海外来的电话吗,你是团员吗?”他突然大喊起来:“你是法轮功吧?共产党怎么惹你了?你这么跟共产党过不去?”全车的人脸突然全部转向我,吃惊的看着我,我很平静的笑着,多好的机会,师父叫我向全车人讲真相。

我请师父帮助我。一定要讲好。我乐呵呵的笑着说:“是的,我是炼法轮功的,电视里全是栽赃陷害,法轮功是修真善忍的,处处为别人着想,不杀生。不是我和共产党过不去,而是它太邪恶了,杀了八千万人,天要灭它,不是怕你跟他陪葬,我才不说呢,我跟你说的目地就是叫你远离邪恶和灾难,有个美好的未来。你与邪恶为伍能有好下场吗?我给你起个化名退了吧,叫清德。”他点头答应了。旁边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孩,一直看着我,面部表情由吃惊转向平静,眼睛象求助仙人似的看着我,我问她:“你是团员吗?”她说是,“我用天慈的名字给你把团退掉好吗?”“好,我喜欢这名字,我姓贺,这名字真好。”

(第四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