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证实法中修好自己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五日】尊敬的师尊好!同修好!

我是一九九五年十月走入大法修炼的,至今已经十二年了。在师尊的呵护下,跌跌撞撞的走到今天,常常觉的自己不精進而愧对师尊。在我走入大法十二周年的日子,借明慧一角向师尊和同修回顾一下几年来在做好三件事的过程中,由不明白到明白,由被动到主动,如何在证实法中走出自己的路。不当之处请指正。

(一)学好法,才能走正路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前,我一直在炼功点做辅导员,每天除学法、抄书、炼功外,经常给学员放师尊的讲法录像,组织学法小组,出去洪法,忙忙活活觉的很充实,也觉的自己挺精進、修炼的不错,孰不知真正的考验随之而来。正如师尊所说:“生死非是说大话 能行不行见真相”(《洪吟二》〈心自明〉),在真正的考验面前,才能看出你到底行不行。

“四二五”以后,由于自己没有真正的在法理上认识法,对同修的上访不太理解,认为我们这是给邪党送迫害的把柄,其实是站在人的观念上看问题。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邪恶利用所有的宣传工具开始污蔑、攻击师尊及大法。我非常难过,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当天晚上,我们经过切磋,决定坚持到炼功点炼功,炼第五套功法时十几个同修被几百人围的水泄不通,围观者的脚都踩到了坐垫上,七嘴八舌说什么的都有。有一位同修的孩子才四、五岁,打坐时硬是被围观的人从坐垫上拽了起来,无法炼功。我就站起来向围观的人群讲真相,告诉他们电视里关于法轮功的广播都是假的,是造谣,差点被派出所绑架。

那几天,同修们一见面,都眼泪汪汪的,不知怎么办好,我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失落。这时,师尊的“一个修炼的人所经历的考验是常人无法承受的,所以在历史上能修成圆满的才寥寥无几。”(《精進要旨二》〈位置〉)的教诲不断的往我脑海里打,师尊慈悲而坚定的声音常在耳边回荡,我知道这是师尊在加持我,让我在这关键的时刻不要迷失方向。

渐渐的心里平静下来,开始了正常的学法、炼功。但是,对于上访,还没有从法理上提高认识,一直在观望。我不断的打听同修去北京上访的消息。由于没有用大法的标准来衡量,那颗心总是摇摆不定。究其根源就是没有认清邪党的本质,对邪党存有幻想,没有突破人的这个壳。

九九年底的一天,外地的一位同修给我拿来几份资料,其中有一本册子,上边有这样一段叙述,大意是在天安门广场证实法的几位同修被绑架,当恶警去抢一位同修的《转法轮》时,另一位同修用自己的身体挡了上去,恶警拼命的打这位同修,为了保护这本《转法轮》,有八、九位同修挡了上去,……看到这我放声痛哭,从未有过的心灵震撼,那来自生命本源的震撼。瞬间,一声震耳的爆炸声传来,感觉到头脑中的禁锢被炸开,我知道了生命存在的真正意义,我知道了维护大法是我的责任和使命,我很惭愧,邪恶诋毁师尊和大法半年了,我竟然在家里坐着不动,还美其名曰“不给大法找麻烦”,真是愧对师尊的救度啊。二零零零年中国新年,我和两位同修一起,严肃的進行了选择——踏上了天安门广场,迈出了助师正法的第一步。

我们被单位从北京带回来,因我写有上访信被公安非法处以十五天的治安拘留,出来后为写给“人大”的上访信签名,又被非法送到看守所近一个月。

在被非法关押期间,邪恶利用亲情、恐吓等多种手段没能使我改变信仰,我没有给它们写“保证书”,因此上了邪党的黑名单。而后的一年多时间里,为了抵制邪恶的洗脑班和“六一零”玩起了“拉锯战”。

当时心里很苦,无着无落的,常常想我到底该怎么办?我做的对不对?今后的路怎么走?那时,我最大的毛病是出现问题不知道学法,而是老想和别人切磋,老想听别人怎么说,这样,被邪恶钻了不少空子。后来一位学员用师父的话提醒我:“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精進要旨》〈排除干扰〉)

我想,对呀,我为什么不学法呢?法理明了,不就什么都解决了吗?于是静下心来学法,师尊在《我的一点感想》中说:““法轮功”没有象有些人所想象的那么可怕,反而是大好事。对任何社会都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相反,失去民心的事才是最可怕的事。说心里话,“法轮功”的学员,他们也是修炼中的人,还有人心存在,在不公正的对待下,我不知他们还会忍多长时间。这也是我最担心的。”(《精進要旨二》〈我的一点感想〉)重温师尊的这段讲法,我又有了和以前截然不同的认识:法轮大法为众生带来了新生的希望,开拓了未来,当真善忍宇宙大法被邪恶诋毁、打压的时候,作为大法中的一个粒子,能否去掉人心,走出来证实大法,履行自己的誓约,这才是师尊最担心的。而不是以前理解的师尊要我们忍耐。我确定我的选择没有错,上访维护大法、抵制洗脑班没有错,只是在做的过程中,要及时发现去掉为私为我的杂念和各种执著心。

在这一段时间里,我走了不少弯路。没有分清个人修炼与正法修炼的关系,不明法理,一直糊涂的认为是师尊在安排考验我们,被动的在邪恶的迫害中接受所谓的考验,每次“考验”后,都会找出好多没做好的地方,然后心里对师尊说,师父啊,我这次那些地方没做好,下次一定做好。真是随心而化,麻烦随之而来,孰不知这些迫害都是自己求来的,我承认了迫害,选择了旧势力安排的路。

师尊的经文《理性》发表后,使我震动很大,师尊明确指出:“学员在难中很难看到事情的因由、但不是没有办法,当静下心来用大法衡量一下就可以看到事情的本质。”“作为大法弟子,你们今天的表现是伟大的,你们这一切善的表现、就是邪恶最害怕的。因为打击善的一定是邪恶的。目前它们迫害学员与大法,所有采用的行为都是极其邪恶的、见不的人的、怕曝光的。一定要将它们的邪恶叫世人知道,也是在救度世人,除尽邪恶的同时圆满自己、强大法在世间的体现,你们知道吗?你们现在所做的一切已经为大法、为大法的修炼者、树立了最最伟大而永远的威德,当历史走过这一页时,留下来的世人会看到你们的伟大,未来的神会永远记着这伟大的历史时期。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这就是在建立觉者的威德。”师尊的讲法使我清醒,我明白了我们是在反迫害,是在为众生开创未来的路,是在强大法在世间的体现,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未来的需要。我为自己选择了今后的路——清除邪恶,证实大法,讲清真相,救度世人。

我之所以这段路走的跌跌撞撞,主要是法学的太少,法理解的太浅,人的观念太多。我们的路已经很窄了,如果法理不明,一脚踏出去可能就走偏了。通过一年多的经历,我深刻的体会到只有用“心”学法,才能明法理,才能有正念,才能走正路。

(二)按照师尊的要求,讲清真相救度世人

在邪恶迫害大法初期,出于本能,感觉到需要一些让世人了解法轮功的资料,于是收集了一些对大法的介绍、同修写给当政者的信等,那时邪恶控制还不太严,我就委托一同修去复印了将近四百元的资料分发给了周围的同修及世人。

随着环境的变化,压力越来越大,特别是我上了邪党的黑名单后,同修和我的接触变的谨慎起来。后来,当地“六一零”给我造了不少谣言,同修和我的接触更少了,因此很少能看到明慧资料,传过来的大多都是很久以前发表的,我常常感到孤独和无奈。

随着师尊《理性》、《窒息邪恶》、《建议》等经文的发表,正法的形势全面转向了讲清真相救度世人,我是大法弟子,必须按照师尊的要求去做。我不管别人怎么猜测我,就做我应该做的事,我受的委屈和师尊的承受相比算的了什么?修炼就修自己,应该走出自己的路。没有资料来源,我就去讲真相,我先把目标定在了某某厂的“六一零”头头身上,因为这个厂的同修较多,这样可以为这些同修创造些宽松环境。我利用一位同修和他较熟悉的关系,把他约了出来,和他谈了三个多小时,使他对大法有了初步认识,在那个镇压最严厉的阶段,我们炼功点的部份同修在他的管辖区内开了几次切磋会,他还多次帮我们打探了邪恶内部的消息。

第二个目标是我单位的女经理。她学历较高,思想较开阔,我和她谈的面比较广,也比较深,推心置腹,她很感动。当地“六一零”来干扰迫害我们的时候,也力所能及的替我们阻挡。师尊的经文《建议》发表时,我正被挟持到洗脑班,我牢记师尊的教诲:“我建议所有正在被强迫转化的学员(没有被抓去转化的除外)向做转化工作的人揭露邪恶、讲清真相,同时告诉他们善恶必报的因果关系。害怕叫人清楚真相的是邪恶而不是大法弟子。”,利用一切机会向包夹我的俩人及“六一零”的成员讲真相,有机会就发正念,并把洗脑班迫害同修的消息传出去。

邪恶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初期,讲真相很难,再加上自身后天观念的障碍常常碰钉子,心里抱怨:你不想听,我还不想给你讲呢,要不是我师父慈悲,我才不理你呢。后来资料传过来的多了,特别是师尊“七二零”以后的讲法陆续发表,师尊一再告诫弟子要讲清真相、救度世人,我既然选择了大法,就必须按照师尊的要求去做。随着我对法的理解逐渐加深,对个人修炼和正法修炼有了明确的认识,讲真相也从被动转向主动,只要能搭上话的,不管是什么人、什么身份我都会去给他们讲真相。

讲真相的过程也是一个提高的过程,从中会发现自己很多的不足。我妹妹曾经说过我,自从邪恶迫害我们以来,我变的厉害了,没有以前平和。当时我不承认,我说我是修真善忍的。

有一次在办公室讲真相,一个不认识的先生问了我一个问题,我刚回答他两句,他还没听完扭头就走,边走边说:“原来是个‘刺头’啊。”他的这句话把我打的懵懵的,我没感觉我身上带“刺”啊,怎么会这样呢?师尊在《清醒》这篇经文中说:“关于目前各地站长的工作方法问题是要说一说了,执行总会的要求是对的,但是要讲方法,我经常讲一个人要是完全为了别人好,而没有一丝自己的目地和认识,讲出的话会使对方落泪的。我不只教了你们大法,我的作风也是给你们留下来的,工作中的语气、善心,加上道理能改变人心,而命令永远都不能!别人心里不服而只是表面的服从,那么看不见时还会按着自己的意愿行事。”(《精進要旨》〈清醒〉)对照师尊的讲法找自己,看来是我的心不平和了,争斗心出来了,得理不饶人的劲上来了,在讲真相时,一定是带有较强的个人的东西在里面,要不怎么两句话把人给说跑了呢?

从此,在讲真相中,我尽量注意自己的口气、态度,举实例、从道理上讲透。在讲真相中,不管听的人能接受多少,最好不把自己的认识强加给人,这样效果会好的多。只要我们念正,不去执著事情的本身,大法会给我们源源不断的智慧,会有很多的方法应对各种心态的人。

(三)在制作真相资料的过程中修炼提高

在讲真相的过程中发现光靠嘴讲太慢了,便萌生了打印资料出去发的念头。我知道制作真相资料这条路的艰险,并且对电脑不太懂,不会上网,文档制作只略知一、二,另外,我的经济条件也很差,怎么办?我又面临一次选择。难,确实难,再难也不能等不能靠,只要我们正念强,只要我们有救度众生的愿望,师尊会给我们开智开慧。

我把现有的资料收集起来,从中选出适合做真相资料的内容从新编辑打印,不懂技术就慢慢摸索。几十岁了学打字确实很慢,一份资料要打几天,数量不多总算有资料发了,我就讲真相和发资料结合起来做,并且把资料也分给其他愿意出去发资料的同修。

记的第一次出去发资料,紧张的心怦怦直跳,腿沉的抬不起来,心里想,我怎么象做贼似的一点不堂堂正正,我们是在维护大法、做正事,怎么着也得迈出这第一步。我就默念师尊的诗:“大法不离身 心存真善忍 世间大罗汉 神鬼惧十分”(《洪吟》〈威德〉)。我就靠着默念师尊的这首〈威德〉过了这个坎。

一天,有同修跟我讲,他们发资料时因考虑到我的安全,没给我居住的辖区发。我告诉他们,你们的认识不对,你们只管发,不能因为我住这里我周围的众生就不能得救,你们不发我自己也得去发。

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同修们对讲真相的认识不断提高,资料的需求量逐渐的加大,特别是大家都渴望早一点得到师尊的讲法和明慧周刊,我的做法就满足不了需求了。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我请外地一位懂上网技术的同修帮我们建立了小型资料点,从此我们能够直接浏览下载明慧网的各种资料与信息,跟上了正法進程。资料点的几位同修相互配合的也很好,大家基本都能做到出现问题先找自己,也能心胸坦荡的指出对方的不足,心性提高的很快,资料点的运作也很正常。

我对真相资料制作的质量要求很严,因为我选择了这条路,我的修炼就在其中,在制作真相资料的过程中如果出现问题,那必定是我心性上的漏洞所致。曾经有好几位同修把被常人扔掉的真相资料拣回来,心情沉重的对我说,不知道谁做的资料,质量这么差,我们都看不过去眼,常人能看吗?真是浪费啊。的确,我们的一言一行,包括每一份资料都代表了大法的形像,这个问题非常严肃,我虽然不知道谁做的这些资料,但是这件事给我敲了警钟,我要从中吸取教训把住自己的关,把大法的美好、把迫害的真相通过高质量的资料展示给世人。资料质量高,除了要求心性标准高、技术水平高,相应的资金投入也大些,不少同修千方百计的把从生活中节省的钱转到资料点。有位老年同修说,就是少吃点也要保证资料点的运转,何况我们现在一点都没少吃。在我的周围,同修们有很多很多感人的故事。

《九评》发表后,正法又進入到新的阶段,我们的担子更重了。一个小资料点,除了小册子、单张、周刊外,还要做大法的书,现在又加上《九评》而且做的很正式,需求量很大,就感觉时间过的飞快,有时忙的一天只能吃上一顿饭,特别是保证不了每天学法、炼功的时间,心里急的直想哭,晚上十二点发正念,疲惫的坐那就能睡着。几位上班的同修时间显的更紧。

我们的状态也不对,该学法炼功的时候,手里的活就是收不住,那不是“干活”的心吗?大家说,这样不行啊,我们本身就比其他同修学法、炼功少,当我们落到只顾做资料的时候,那就是常人做大法的事,旧势力就会利用我们的漏把我们拖垮,有些被破坏的资料点就是这样毁掉的。怎么办?大家决定,把所有的心放下,先保证学法炼功,再调整其它的事情。

大法是超常的,当我们正念强时,就会有奇迹发生。这时有同修找上门来,给我介绍了一些同修认识,大家都非常高兴,我们知道这是师尊帮我们安排的,于是我们根据各资料点的能力、条件、具体情况進行了调整,充份利用大法资源,减轻了各资料点的压力。紧接着扶持学法好、理智、清醒、有能力的同修建立新资料点,以更快、更多的救度众生。在师尊的呵护下,现在我们这个地区已经形成了一个网络,整体协调起来了。

(四)开创真正的实修环境

师尊在《长春辅导员法会上讲法》中说:“所以这个法传出来当时我就知道,人们学是没有问题了。但是人们能不能够真正的实修下去,还牵扯一个问题,就是我们能不能有一个真正的实修环境,使学员在得法修炼中能够稳步的提高,这是至关重要的。”师尊的这段法对我触动挺大,根据接送资料的同修反映,常接触的有些同修对正法的认识跟不上,认为我们在搞人的什么东西;有的同修被所谓的“病业”干扰,有的用人的观念去做大法的事;还有的同修怕心很重,一直走不出来,接到资料看完后又给送回来,根本就不往外发。

我在想,我们制作的真相资料再多,同修们没有在法理上悟道,心性提高不上来是没有用的,他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不稳定的,不仅真相讲不好,也容易遭到邪恶的迫害。所以,资料点不应该只是单纯的供应资料,也要帮助周围的同修提高,帮他们创造实修的环境。

首先,我和其他同修一起帮助大家组成学法小组,便于互相联系切磋,使同修真正的在法理上提高;建议讲真相好的同修带一带有怕心的同修,使他们迈出第一步。其次,注意收集同修的反馈信息,有针对性的给在误区的同修选择明慧网站的切磋文章,便于同修学习。第三,凡是师尊的讲法及评注文章保证人手一份,周刊及其它辅助材料保证每组一份。对于发放的真相资料我们也不盲目的去做,而是根据发资料同修的反馈信息按需要做。第四,根据正法形势的需要做。最重要的是按照大法的要求做。这样一来,一些在误区的同修转变了认识,逐渐的跟上了正法的進程。其实,帮助同修的过程也是我们自身提高的过程,每个同修都是一面镜子,从中可以看到自己的不足。我知道我离大法的要求差的很远,但我一定会无执无求的努力去做我应该做的一切。

跟随师尊,我们走过了八年的风雨历程,有苦、有甜、有辛酸,但这些都算不了什么,重要的是今后我们能否在正法修炼的路上走的更正、更稳、更坚定。

(第四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