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孩子共同在修炼中精進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六日】

一、学法

我儿子两岁时迷恋上了一个叫“魔鬼城”的电脑游戏,每天都玩,家里人制止,他就以哭来威胁。祖父母都宠惯着他,放纵他玩。有一天,他打开放着大法书籍的抽屉,找到《洪吟》。他不认识字,只是看里面的插图,整本书的佛像都看完了,非常认真的说:“我以后再也不玩‘魔鬼城’的游戏了。”从此真的再没玩过。

我读《转法轮》时他就跑来,边玩边听。有一天他告诉我,他看见了很多法轮,有大有小,大的象恐龙那么大,小的象沙子粒那么小,能变大缩小,是旋转的发光的。还看到了很多神,坐在莲花上,象妈妈那样发正念。

他三岁时,我正式给他读《转法轮》,教他背《洪吟》。现在他八岁了。

我们在同一所学校上班和读书。上个学期,每天早上乘车一个小时才到校,期间我给他听MP3里的师父讲法,他常常听着听着就笑了,也许是听进去了吧。晚上放学有时间我们一起发正念。现在每周只有一个早上有时间给他听法,晚上我们一起学《精進要旨》,我先读给他听,让他说说自己的理解,然后他自己再认真读一遍。短的经文我们就背下来,早上上学前的片刻时间里再背一遍昨晚学过的经文。

学法之后,从表面看他只是个善良的孩子,性格温和,从不打架骂人,有同情心,看到好人被欺负会落泪,学习比较好。只有和他交流修炼中的事情,才发现学法的孩子和不学法的孩子是不一样的,修炼的孩子有神的一面,法开启了他的智慧,他自己也知道这一点。他说:师父给了我一切,包括生命。

二、发正念

孩子五岁时,我给他看大法弟子的美术作品,给他讲画作中的内涵——大法弟子被酷刑折磨,被注射毒药,被迫害致死,父母被迫害的大法小弟子无家可归……做了这种罪恶之事的警察将因此下地狱被销毁,可是,这些警察在来到人世之前,可能是一个好的生命,他们来到这里是想得法的,由于身在迷中,他们不但没有得法,还会因迫害大法弟子而形神全灭。这是非常可悲的。所以我们要发正念销毁控制警察的邪恶,使警察不再犯罪,不落入被销毁的下场。

之后,我读了两篇小弟子的修炼故事给他听,他静静听着,指指自己的头说:“妈妈我全听进去了,我们现在就开始吧。”他一个人盘腿静静的发正念十五分钟,先清理自己,之后立掌,之后打莲花手印。过后他告诉我,一念正法口诀,他的世界就变成金的了。还看见一个大癞蛤蟆,一念“法正乾坤,邪恶全灭”,癞蛤蟆就爆炸了。……

后来我很自责的想:让他得法这么晚,至少耽误了两年,也许他明白的一面会遗憾的。没想到他突然很认真的说:“妈妈,我非常感谢您帮助我成为了一个真正的大法弟子。”我听了落下泪来,一个生命只要得到法了就会非常感恩和珍惜,这种对大法的感恩和珍惜使我感动不已。

他常常会讲给我他发正念中看到的,有时看到的景象无比美妙。除恶时看到邪党的五星血旗上有红色恶龙,红色恶龙很恶心,全身都是小包包,每个小包上都有一个脑袋;看见各种奇形怪状的邪恶生命和共产邪灵。向监狱劳教所发正念时看到警察被各种邪恶的生命控制着大脑,他把这些东西销毁了。有一次他发正念之后感慨的说:“妈妈,‘真善忍’太大了,我太小了。‘真善忍’看我就象看蚊子似的。”

三、修炼中互相促進

我曾经对他幼儿园的班主任有偏见,把他换了一个班,并且问他是新班主任好,还是原来的班主任好。他说:“我认为这两个老师都好,都是我的老师。您知道我为什么这么想吗?因为我修炼了法轮大法。我知道这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我会认真去做的。”这些话使我脸红。

还有一次,我把改好字的《转法轮》交给一个同修,并说这些字改的很象样是不是?同修走后,孩子说:“妈妈,您有一个不好的心,是显示心。是您给阿姨书的时候表现出来的。”我想想,没错。这个大法小弟子很单纯,指出我的问题时,话语中没有任何后天的负面因素,使我不仅看见自己有显示心,也看到自己指出其他同修的问题时,总是带有负面的后天观念和情绪,容易伤害同修。师父说:“学法得法 比学比修 事事对照 做到是修”(《洪吟》〈实修〉)。那就按照师父说的去做,去掉这些不好的心吧。

有段时间我被情牵扯的很苦闷,说:“怎么办呢?我感到很孤独。”他说:“那您就想想您世界里的众生还在等着您呢,您得返回去呀!师父还在看着您呢。”还说:“孤独也是一种魔,生活中的一切苦难都是魔。”我告诉他,我常常觉的自己很差劲,很不行。他说:“您可不能半途而废呀!半途而废就是走一条很长的路,走到一半了,又累又渴,走不下去了。您可得战胜这个魔,坚强的走过去啊。”鼓励我说:“您就想您是大法弟子啊!怎么能不行呢?觉的自己不行也是个魔啊。把觉的自己不行的心去掉吧!”

曾有个执着折磨了我很久,是心里对师父有种莫名其妙的戒惧,这是个魔变的心,我很苦恼,就跟孩子谈起这种执着。他说:“您怎么能怕佛呢?”又很恳切的说:“您可不要象魔一样的怕佛呀!您难道不信法了吗?”后来我找到怕的原因是执着于自己,对师父和大法信的不够坚定,对修炼不严肃造成的,现在已经在渐渐的去这个心了。同时我也在反省自己,比如,同修对我谈起修炼中某些心去不掉而苦恼时,我总是会说“我”如何如何去的去这类心,“我”怎样怎样从法中悟到了什么,“我”以往有什么经验值得对方参考或者借鉴,表面是为了同修,说的却都是自己。可是我跟这个小同修谈到我的苦恼,他不谈自己,他总是说“您”应该如何按照法去做,鼓励我,提醒我,几乎没有自己的什么因素在里面。

我很执着于人世中的温情。一次学完法后,孩子对我说:“妈妈,这个墙是幻象,毛巾是幻象,这个世界里的一切都是幻象,只有法是真实的。”我想可能这也是点化我,不要执著于人,旧宇宙中一切即将解体的因素都是“幻象”吧。

孩子不精進的时候,学法心不在焉,发正念犯困。发正念被魔干扰的肚子痛时还会哭,表现的很懦弱,不然就是人坐在那里,腰弯了,脖子歪了,手倒了;或者睁着眼睛,浑身乱动。有时候他能够从新调整,走过去,有时候不能。在不好的状态持续时间比较长时,我曾非常严肃的说过他,说他不珍惜,不知道精進;告诉他,师父说过:“我在等待着你,你知不知道?!”之后他双手捧着脸趴在那里。我说你应该反省,他哭着说:“我是在反省,刚才您说我的时候我就在反省。师父说的那句话我很感动,很想哭。”

他是我的同修,修炼中有些事情我们是切磋商量的。我第一次把比较大量的打印纸和墨盒带回家时,丈夫说:“你还是跟你的同修出去租个房子做资料吧,咱妈有高血压,实在受不了了,万一……”我拒绝了。那一刻没考虑丈夫的感受,言辞不善。后来想到自己不应该指责丈夫,应该善待他,应该为正的因素负责。晚上跟儿子谈起这件事,征求他的意见,他说:“魔看见您要做资料了,就利用爸爸不让您做。”我说:我也这么想,那我们就发正念清理吧。

四、严肃对待修炼

小弟子的修炼,不会因为他们年纪小而对他们降低标准,在修炼中,法对修炼人的要求是一样严格的。

孩子在最初天目看见很多美妙的东西时,很天真的问我:“妈妈看见什么了?”我说我什么都看不见。他说:“那,为什么我就能看见呢?为什么我就被选中了呢?”我说:“看见也没什么了不起呀!师父说:‘功能本小术 大法是根本’(《洪吟》)。‘真、善、忍是衡量好坏人的唯一标准。’”他表示知道了。

他开始发正念时,我有好奇心,总是问他:“效果怎么样啊?”即使不问,他也会主动讲一讲他看到的东西。如果天目看不见,在虚荣心的驱使下,他会编造一些东西欺骗我,我能听出哪些是编造的,哪些确实是看见的,大法修炼中天目看到的景象,当一个修炼人去描述的时候,必然是符合法的,是有符合大法之后的条理和逻辑的,是常人编造不出来的。如果是自心生魔的人讲出来的,也能听出其中背离法的因素。所以我提醒他,撒谎就是“不真”,是要掉层次的。同时我也看到了自己有好奇心,容易勾起他的显示心和欢喜心,这不符合大法,必须去掉。以后他再告诉我发正念时看到法器的样子、能量的样子、功柱的样子,我就提醒他,一切都是师父给的,不能执着自己那点东西。

但是有段时间,他的天目还是闭锁掉了。虽然一个修炼人无论是否看见都能修炼,我还是想,一定是有什么执着才出现这样的事情,就问他为什么会这样。他想了想,说:我显示了呗。爸爸说头疼,我看见他另外空间脑袋那里有一个魔,就显示说能帮爸爸,刚一想销毁那个魔,魔就跑了。后来我就看不见了。

以后随着修炼,他又能看见了。

最初丈夫和婆婆反对孩子修炼,是因为我总是有个执着心,怕他们不同意,结果他们就真的不同意。我去掉了这个心,因为大法修炼是宇宙中最正最神圣的事情,谁都不该阻挠。现在跟孩子交流修炼中的事情,丈夫听见我们的谈话内容也笑眯眯的,不反对了。

孩子曾问我:“妈妈,为什么奶奶不让我修炼呢?”我说:不是奶奶不让你修炼,人的本性是善良的,奶奶也是来得法的,只不过迷的太深了。师父讲过一个法,我的理解是,一个常人在修炼人面前是非常脆弱的,只有被另外空间的魔控制了的时候,常人才敢对修炼人如何。也许奶奶就是这样的情况。

他出去一会儿又跑回来说:“妈妈,我看见奶奶身边有一个大狐狸,可是我没念‘法正乾坤,邪恶全灭’,只是一想,它就被销毁了,这是怎么回事呀?”后来婆婆也不那么反对孩子修炼了。

我们也有关过不好的时候。有一次他发高烧,我们学法,发正念,他说看见自己宇宙空间里全是魔,缝隙都被魔塞满了。他没有力量销毁这些东西,师父给了他几个能量球,才销毁了魔。之后他退烧了。可是到了晚上,又开始发烧。他对奶奶有情,有点怕奶奶,奶奶带着他去打针他没拒绝。我们都知道这个关没过去。

上学期学校要求学生打预防针,我不同意,孩子也不同意,可是我丈夫强硬的把孩子带去打针。我起初很激动,冷静下来才想到一个修炼人遇到任何问题都别动气,孩子是大法弟子,谁都不应该动他,也动不了他,就在家里发正念。一会儿丈夫打来电话说,你乐吧,医院里打预防针的医疗室锁门了,打不成。我说,我知道。这是意料中的。

也许是师父点化,有一天我突然想到必须给他读《转法轮》里“走火入魔”和“自心生魔”的法,就读给他听。之后我们一起发正念,之后他告诉我:“一个‘神仙’给我一个象铁锤的东西,师父说:‘不要。’我就没要。”

我们教训最深的一次是,我给他读小弟子的修炼心得,有个小同修讲到自己的身体巨大无比,穿越和包容了无数亿层宇宙空间,每个汗毛孔都是卍字符,都是法轮。当时我那个很不好的心——好奇心就在想:那是多么壮观的景象啊!还把这种赞叹表现出来了。还觉的这个小弟子挺好,修的不错,言外之意是暗示孩子:看,你就没那么好吧!孩子当时没说什么,可第二天发正念之后,他告诉我,他有多少多少个卍字符,我没在意;第三天,他又告诉我他有多少多少卍字符,比前一天增加了。这时候我才觉的不对劲,好象是“自心生魔”了呀!打电话给同修,说到这个事情,她也认为是自心生魔。

我跟孩子说,你好象看到假相了,可能是魔幻,清理一下吧。我们再发正念之后,他说,妈妈,真的是魔演化的,是魔骗我的。在彻底清理了那些东西之后,他说:我明白了,我怎么修炼都不会有卍字符。因为生命是不同的。

师父讲过:“我跟大家讲出这个问题,就是要告诉大家,一旦这样的人出现,你千万不要把他当作什么了不起的觉者。这在修炼上是一个很严肃的问题,只有遵照这个大法去做才是对的。不要看到人家功能啊,神通啊,看到一些东西,你就跟他去了,就这样听去了。你也会害他的,他会生出来欢喜心,最后自己什么东西都失去了,关掉了,最后掉下去了。开了功也会掉下去的,把握不住开了悟也会掉下去。那佛把握不好还往下掉呢,何况你是个常人中修炼的人!所以不管出了多少功能,多大的功能,神通显的多大,你一定要把握住。”(《转法轮》)

经过这个教训之后,我更深刻的认识到同修之间要有正的影响,要符合大法的要求,以法为师,走正。

我们没再出现由于不符合大法而产生的自心生魔的状况。我也去掉了好奇、有兴趣听神奇事的心,不再把他当成个好玩的、令人惊奇的小娃娃,严肃对待修炼中遇到的问题,免的给他修炼造成障碍,导致他出现不该出现的偏差。他还找到了自己的一些执着心——贪吃的心,贪玩的心,贪睡的心。他还有一个妒忌心,非常妒忌妈妈和奶奶对别的孩子好,好胜心也很强。这些心去的比较慢,因为其中也有我需要修去的因素。

有一次我们到一个小区里放资料,他表现的象是做一件很秘密的事情,正念不强;在学校里,他曾对班里的一个小朋友说:“我的师父是一亿大法弟子的师父,也包括我和我妈妈。”教这个小朋友炼功和发正念。我告诉他炼功可以教,发正念不能教。问他为什么只告诉了一个小朋友,还有其他人呢?他说“我会一个一个”告诉他们的。我发现自己也是如此,在讲真相和劝三退的时候,习惯于一对一的讲,一旦面对很多人,就会有“怕讲不清楚”的怕心、自我、不慈悲。这些修炼中的不足我们会在日后的学法修炼中去掉的。

感恩师父赐予我们的一切。在以前,我还没有深刻的认识到师父给予众生、给予我们的是多么珍贵的一切,但是现在我慢慢明白了,师父所付出的,所做的一切意味着什么。我们会精進实修,成为无私无我正法正觉的生命,为宇宙中一切正的因素负责。

(第四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