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走正修炼路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六日】师尊好!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是一九九七年十一月得法的大陆大法弟子,得法的时候我十一岁,现在在上大学。回首这十年的修炼历程,真的是颇有感触啊!想向师父汇报和想与大家交流的东西太多了。在这里我说一下我从高考到上大学之后这一段时间的修炼经历与体会。不正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一、正念正行 在师尊呵护下顺利走过高考

我是在大法修炼中成长起来的,修炼环境很好,经常能集体学法。大法开启了我的智慧,从小学到高中我的学习基本不费力气,而且成绩也很好,基本都是学校前几名。到了高三学习负担加重了,学法时间少了,但我每天不管学多少都坚持学法、发完晚上十二点正念睡觉,经常和妈妈出去发真相资料,在学校也和我的同学讲真相并帮他们三退。正因为我始终都在大法中成长,所以才能在师尊呵护下堂堂正正的走过高考。

在临近高考的时候,学校为了提高升学率,就“教育”学生考试的时候要“灵活”一些。也就是要学会抄,要是不抄就考不上好大学。我想我是大法弟子,我们是最正的,无论我们做什么,都是给后人留下的,不能和常人一样随波逐流啊!师父讲过“一个不动能制万动”(《法轮大法 各地讲法五》〈二零零五年加拿大法会讲法〉)的法,所以不管别人怎么抄,我也不动心。

最后一次模拟考试,因为别人互相抄,我的名次比原来下降了几名。老师怕我吃亏,为了让我学会抄,找我谈了好几次。看我还是坚持不抄,老师又找到爸爸,让爸爸说服我。可是不管他们怎么说,我就是不抄。爸爸(未修炼)气的暴跳如雷,指着我的鼻子骂我,还说“你们修炼人也太走极端了,不符合常人社会状态”。于是我就和妈妈还有同修们切磋,他们也有点拿不准。

这时师尊的《二零零五年加拿大法会讲法》发表了。师尊说,“当时邪恶中共镇压迫害要开始的时候,我跟大家讲过一句话,我说一个不动能制万动!当然有的学员能理解,有的人就理解成什么都不做、什么都不干了。”我和妈妈还有同修从师尊的讲法中悟到我就是不应该抄,大法弟子就应该有坚定的正念和正信!这也是强加给我的迫害,让我的行为不堂堂正正,让我不符合法。我不承认它!

在考试的时候我发正念,清除干扰我的一切不好的因素,考出大法弟子应有的水平,证实大法!之后我静下心来答题。我发现当我真正静下心来答题的时候智慧象泉水一样往外涌。就这样,每一科我都很顺利的答完了,没有任何人干扰我。在考最后一科的时候,还有几个人想抄我的卷子,但却怎么也没找到我。我就在他们其中一个人的身后坐着,另一个人在我旁边,还有一个在我后边,他们就是找不到我。更有意思的是,我前边的那个男生竟然问监考老师,“十七号(就是我的考号)在哪儿?”老师说,“我又没给你看着!”

这都是师尊在呵护着弟子啊!因为我按照大法严格要求自己了。高考成绩发表了,我超常发挥,考出了超出自己平时最好水平的成绩,顺利的考上了大学。

二、修去对情的执著

在刚上大学的时候,由于身边没有同修,遇到什么事也没有人可以切磋,整天就在一大堆常人里熏染着,感到很孤独、很寂寞。我每天坚持听着师尊的讲法心里还好受一些。可是孤独感丝毫没有减弱。后来在学校发生了很多事,在常人的环境中,不知不觉的就被常人的大染缸给染了,争斗心、显示心、妒嫉心等很多心也都出来了。慢慢的那种孤独感越来越强,有时候,给家里打电话都想哭。我真的好想找到一个同修啊!

就在这时,我在参加的一次活动中遇到了一个比较谈的来的男生。我跟他讲真相,他也很愿意听,而且也“三退”了。他是我在大学里第一个讲真相还不反对只听我说的人。我就觉的找到了一个“知己”。他知道我修炼,他说他也想修炼。我想,要是我和他在一起,能和他一起修炼这也是一件好事。我今后有什么事情就可以和这个“同修”切磋了。开始我和他一起学法,教他炼功,在这之后,我们来往的就频繁了,后来成了男女朋友。

虽然我心里知道,用法来衡量这是不对的。可是,那个时候我被邪恶钻了空子,怕孤独、怕寂寞的执着心被放大的自己陷在里面不能自拔。我也知道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救人都忙不过来,我还有时间去浪费。执着心不去不说,反而会勾起许多执着心来。明知道不对,就是拔不出来。和他在一起的时候心里总有一种负罪感。想要分手又有些放不下他,又怕以后见面尴尬……

放寒假回家后妈妈知道了这件事,我就和妈妈切磋。妈妈说如果我是常人中的孩子,到了这个年龄是可以的,可是我是大法弟子啊,而且是从小得法在大法中成长起来的,不应该这么做啊!我和妈妈一起学习师尊《美国西部法会讲法》中的一段法:“弟子:有的学员想利用自己的婚姻让人学法,老师法身会怎么安排?”“师:这个事情我要告诉大家,不要把你的生活和修炼搞在一起,也不要把你的工作和修炼搞在一起。修炼是非常严肃的,大法是非常严肃的,不是非得求谁得,他们不得就算了。当然,学员的心倒是好的:我付出我的婚姻大事叫你得法。我看到这个心是非常好的。但是我想,你也不一定非得这样去做。因为法是严肃的,你给他的代价对他来讲是有求于得法,他得到这个他才学法的,对他来说这是不行的,首先他就不合格了。不是说大法非得叫他得。”《法轮大法 美国西部法会讲法》)我更清晰的认识到我错了。

开学回校后,他也提出要分手,经过了几番周折,后来我发现他并不是真正的想修炼,他把我传给他的大法书全都删了。我问他还想不想要了?他说:想要。我再次把大法书传到他的电脑里,告诉他记住“大法好”,不管将来发生什么情况你都别放弃学大法,他说:我会的。就这样,我和他平和的分手了。在分手之后邪恶的物质还是干扰我,让我想他。每当这个时候我就学法或者发正念清除它,彻底否定旧势力的迫害。一段时间之后,我终于放下了对他的情,又精進起来了。

师尊在《转法轮》中讲过,“这种形式有魔的干扰,也有师父指物化物演化来考验你,两种形式都存在,因为人人都要过这一关的。我们从常人开始修炼,走的第一步就是这么一关,人人都会遇的到。”(《转法轮》)现在不止是我遇到这样的事情,我周围和我年龄差不多的小同修们也基本都遇到了这种情况。我们是从小得法的,因为小孩不牵扯这个问题,而我现在长大了,已经成年了;再一个就是邪恶在虎视眈眈的盯着我们,找我们的漏洞、执着,然后把它们放大,要把我们拖下去,这是另一种形式的迫害。

我就是被邪恶的色魔乱鬼钻了空子,使我的执着心一个劲儿的被放大。真的好危险啊!身体上也一度的表现出了不正确状态。当时我感觉我的整个宇宙都变的很灰暗萧条了。而当我真正放下那个情、那个人心,坚定正念,在法上认识法,从新开始精進之后,我觉的真的是“天清体透乾坤正,兆劫已过宙宇明”(《洪吟》〈劫后〉)啊!

三、在神的路上奋起直追

走过了这一“劫”,我想我要在正法修炼中,在神的路上奋起直追,必须得抓紧跟上正法進程。尽管学习很忙,但是每天我都坚持背诵一页左右的《转法轮》,基本每天晚上打坐一个小时,情况允许的时候就在寝室炼动功。真是“放下执著轻舟快”呀,我的学习成绩又上来了,年终奖学金评比,我还得了奖学金。

上大学以后由于开始独立生活,自己没有摆正修炼与学习的关系,只顾学习,名利心也起来了,而且又被情魔干扰,自己本身也没有做好,所以总是由于某些原因得不了奖学金。在我把学法和学习的重要性分清,放下那些名利情后,自身的状态好了,溶于法中的时候,一切都好起来了。

我努力和同学讲真相,可是很多人都是被邪党教育出来的典型的“无神论者”。我边讲边发正念,有的人没等我说几句,就转移话题或直接就告诉我别说了;有的人明白了迫害真相,但还是不三退。我就想办法,把我能收集到的大学生的电话和QQ号码都给发到了明慧网上,希望海外同修能帮助共同救度,我觉的现在的大学生群体真的太可怜了,被邪党毒害的太深了。

我们现在的课程很紧,每天都得学习到很晚,学法的时间少之又少,觉的没有时间写心得体会了。我想时间再紧也得写,圆容大法是每个大法弟子的责任。本来第二天我们有一上午的课,可是当我们去上课的时候,突然通知老师有事,课不上了。我悟到这是师尊在给我机会和时间让我写交流稿。于是我专程回家写心得。而今天,我在家写心得的时候,又正好看到了师尊的《对澳洲学员讲法》的录像,真是太好了,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师尊的精心安排。

我深深的体会到了师尊那无处不在的洪大慈悲,我会更精進的。

向伟大的师尊合十。
向可敬的同修们合十。

(第四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