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时做正做好 随时随地讲真相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六日】尊敬的师父好,各位同修好!

我是一名一九九六年得法的老弟子,今年六十三岁。我的青少年时期是在艰难困苦中度过的。人过中年以后,又有心脏病等多种病症找上身来,再加上工作繁重,让我觉的身心俱疲,茫然而又不堪重负的走在人生路上,找不到生命的支点。

一、个人修炼时期的经历

一九九六年五月得法以后,我如获至宝,利用一切空余时间反复通读《转法轮》。我的身心就象被彻底清洗过一样,感到前所未有的轻松和明朗。身上的病不翼而飞了,走路轻快,无论是学法、炼功还是干工作、做家务都精神十足,女儿因此笑称我为“年轻人”。而在少年时代就比较老成的我也真的渐渐拥有了年轻明朗的心态:无缘无故挨了别人的骂也不往心里去;职称没评上还照样乐呵呵的。这都是大法福益身心的威力。

在此还有两个得法初期的小故事与大家分享:

记的在得法之初的一天,我独自在家炼功。炼到第五套功法时,前边的打手印动作记不清楚了。我试着打了几遍,还是不知道对不对,心里有些着急。这时就见师尊的法身从墙上挂着的教功挂图上走下来坐在我的对面,把这套手印完整的打了一遍。我心中感动不已,刚要说谢谢师父,眨眼间一切又已恢复了原状。

一九九七年初冬的一天晚上,我下了班匆匆赶往集体学法点。那天下着雨夹雪,而且雨雪越来越大,对面看不清人。我那天既没有带雨具也没有穿风衣,只穿着一件崭新的羊毛外罩。由于下班晚了时间紧张,我也顾不上雨雪和新衣服了,放开脚步就往学法点跑去。平时要走十多分钟的路只用了七分钟就赶到了,進到屋里一看:不但新衣服一点没湿,而且全身上下干干净净,连个泥点也没有。我心里知道这是师尊在鼓励我呢,让我以后做的更好。

个人修炼期间的神奇经历,每个实修者都能讲出不少。为了让从常人起步的我们尽快成长为基础扎实的修炼者,师尊象对待孩子一样引领与看护着我们。每当我们有了些微的進步,就会得到师尊的鼓励;每当我们犯了错或走偏了路,就会得到师尊的及时点化,从新回归到正路上来。

尤其在一九九八年末和一九九九年的上半年,真的可以感到是被师尊推着往上走。有关旧势力和助师正法的内容,师尊在那时就已点给了我们。只是那时的我们尚且稚嫩,还沉浸在同化大法、身心升华的喜悦当中,全然没有意识到一场空前的巨难即将来临。

二、在助师正法中成长

一九九九年七月,当另外空间的邪恶和中共的造谣宣传铺天盖地而来时,每个学员都受到了来自各方面的巨大压力。学法小组解散了;单位以开除工作相威胁;亲人以断绝关系相逼。我们一遍一遍的向人讲述着自身修炼大法、身心受益的经历,虽然取得了一定成效,却常有势单力薄之感,别人提出的问题也常有解释不清的时候。

二零零零年,我家购置了电脑和打印机,家中的年轻弟子自学了相关技术,从此我们就可以上明慧网了。在这里,我想与同修们交流一下我讲真相的一点经验。

1、给亲朋好友讲真相

我给亲朋好友讲真相的经验可以归结为两句话:平时做正做好,随时随地讲真相。亲朋好友是与我们接触最多的人,我们在日常生活中的所作所为尽在他们的眼中,我们“做的怎样”和我们“讲了什么”对于他们来说同等重要。

我这个家族兄弟姐妹众多,我在年轻时就为家庭出过许多力,再加上修大法后严格要求自己,在孝敬老人、帮助弟妹方面都做的很到位,弟妹们有事都愿意同我商量,我讲什么他们也就自然容易接受。

迫害开始时,他们由于担心我的安全,也曾试图劝阻我修炼。然而我在修炼以后变的身体健康、心胸豁达的事实也是他们有目共睹的,所以在几番劝说无效后也就作罢了。媒体对我们的污蔑报导,比如“自焚”伪案、傅怡彬杀人案、王博事件等等,我都及时向他们澄清了事实,以后电视上再说什么,他们也就不再当真了。

实修的人可能都有这样的体会:有时候发自纯净之心的一句话就胜过一篇雄辩的说辞;发自善良之心的一个举动就胜过千言万语。我们在实修中自然流露出的善的表现,可能无意中就感动了我们身边的某个人。

记的有一次我到小弟家暂住。小弟家境比较困难,有一个女儿在上高中。尽管我自己的退休金也不高,但还是时常帮助他们。有一天我正和侄女在屋里谈心,就听小弟在阳台上叫我们。到了阳台上,小弟指着我晾在那儿的一件洗的很旧的线裤对侄女说:“你看看,你上学姑姑五百、八百的往出拿钱,自己却还穿着这么旧的线裤。”修炼人都是惜物的,我自己也没觉的有什么,但小弟一家都很感动。后来我给他们讲《九评》,劝“三退”时,一切都做的顺理成章。侄女诚心诚意的对我说:“姑姑,你讲什么我都信。”

在东北,人们习惯于在晚秋时节储备一些葱。新买来的葱需要收拾一下,扒掉老皮,这样一到储葱的季节,小区的地上就会有左一堆右一堆的葱皮。有一次我在楼下收拾葱,快收拾完时下起了小雨。我把葱搬進楼里,然后顶着小雨把剥下的葱皮打扫的干干净净。这对于修炼人来说本来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可是第二天,我遇见了五楼的退休医生,被她大大称赞了一番。

原来当时她和老伴在楼上看到了我顶着雨打扫葱皮的情形,都感叹这样有修养的人如今不多了。我也趁此机会向她讲了真相。通过这件事情,我更深切的体会到修炼人要在日常生活中做好。因为真正能够打动人心、让人明白大法好的是我们在大法中修炼出来的善心善行,而不是表面空间的能言善辩。我时时记着师尊的教诲:“我经常讲一个人要是完全为了别人好,而没有一丝自己的目地和认识,讲出的话会使对方落泪的。”(《精進要旨》〈清醒》)

2、去农村讲真相的经历

二零零四年八月,我回到了阔别已久的家乡。我在年轻时曾有过在家乡的乡镇中学当教师的经历,这次回乡也想把真相讲给乡亲和以前的学生们。在我以前工作过的那所中学里,我见到了我教过的六男二女八名学生。他们现在是那所中学的骨干教师,而且也都已经年过五十了。农村人显老,有一个男学生已经谢了顶,其他人也已经头发花白了。我站在昔日的学生们中间,看起来竟是最年轻的一个。学生们热情的围着我,都说:“老师你还这么年轻啊!你看我们,都是白头发的老头老奶了!”我祥和的微笑着说:“因为我修炼法轮功啊!”就这样自然而然的切入正题了。

学生们说,因为家乡偏僻、闭塞,也没有人懂上网,真相资料也几乎看不到,所以明白法轮功真相的人很少。但是在迫害开始前,他们就听说我在炼法轮功了。一个女学生说:“老师,当时我看到焦点访谈上的自焚报导,马上就想到,我的中学老师是炼法轮功的,她是一个有思想、人品好的人,电视上说的多半是假的。”她的丈夫(六名男生之一)也附和道:“是啊!当时我们俩睁大眼睛仔细看,居然在节目当中找到了两处破绽,就知道这是在造谣了。”于是他们讲起了他们发现的破绽,我也把自焚事件中的漏洞一一讲给他们听,再加上其它真相内容共讲了两个多小时,他们终于明白了,原来法轮功是这样!

这次讲真相的经历使我意识到了给乡镇和农村教师讲真相的重要。因为一个乡村教师就对应着众多的农村学生,一个乡村教师对中共的谎言有了免疫力,就意味着更多的农村学生可以因此而少受谎言的毒害。而且这些乡村教师是散居在各个村落的,在本村也算是有一定影响的人,他们明白了真相后也会讲给自己的亲友。农村人又爱传话,这样听到真相的就是更多的人。我想对于乡村教师,我们不要仅仅满足于“帮他三退了”,要全面系统的向他们讲清大法的真相和中共的本质,即使多花一些时间和心思也是值得的。

除了乡村教师之外,我们还要特别注意那些在农村中有一定威信的人。他们一般有一定的知识和能力,见过一些世面,农村人有个大事小情常常爱找他们去帮忙拿主意、主事或撑场面,这样的人讲明白一个,也会有更多的人跟着明白真相。当然,救度众生是不分先后的,每一位生在正法洪传时期的农村朋友都同样珍贵,从本性上讲,他们都是“冒着天胆来到人类”(《美国首都讲法》)并相信“法一定能度了他们”(《美国首都讲法》),我们不能辜负了师尊的嘱托和众生的殷切期望。

3、《九评》问世以后

《九评共产党》一书的问世,对于每个修炼者来说都是一件大事。它一方面帮我们清除着自身残存的党文化因素,另一方面也标志着向世人劝三退这个新阶段的开始。

第一次拿到《九评》之后,我连读了两遍。读过之后回顾自己走过的六十年人生路,不由的深深为我们这一代人而悲哀。这一代人的思想仿佛是被封闭在一个狭小的空间当中,既切断了与中国传统文化的联系,又与西方的人道、人文思想相隔离。从小看的是红色电影、样板戏;听的唱的是革命歌曲;学的是被剥离了精华、偷换進了党文化内涵的知识与文化。这一代人在年轻时期被欺骗和逼迫着去崇拜与歌颂邪灵,被挑动着去斗老师、斗家长;而如今的人们则是被欺骗着去相信无神论,被挑动着去追求金钱和放纵各种欲望。这个党文化实在是为害不浅。

《九评》是破除党文化的利剑。在实际劝三退过程中我发现,有许多年轻人好奇心强,受党文化影响不重,有些人只要你给他一个破网软件,他就自己去浏览海外网站和办三退了。而许多老年人接到《九评》后首先问:“这书是哪来的?”告诉他是从海外网站下载的,有的人就心存戒备,觉的不可信;有的人读了一两评就觉的难以接受;还有的读完了《九评》也不肯相信书中的内容,拒绝三退。对于这样的老年人,我采用的方法是多做铺垫,循序渐進劝三退。我会建议他们去图书馆借几本国内出版物,比如讲抗日战争历史的《抗战时期的蒋介石》、讲文革中知识份子受迫害经历的《炼狱与圣火》、讲文革中普通人遭遇的《一百个人的十年》等等。老人们虽然不相信海外网站,却相信国内公开出版物。当他们亲眼看到了文中所述的一桩桩事实和一幕幕惨剧,自然就发现我们所讲的和《九评》中所说的是真的,这时再让他读《九评》,也就能接受了。我们有不少同修是从事教育工作的,也不妨以向学生推荐课外书的方式介绍学生读一点这类书籍,对于讲真相也会起到很好的铺垫作用。

在《九评》发表以后,明慧网上也刊登了大量有关神传文化和传统文化的内容,我时常浏览,感觉受益匪浅。这些资料一方面帮我清理了自身的变异观念,另一方面也让我在讲真相时更加发挥自如。在此感谢为明慧网的运作而无私付出的同修。

4、活摘器官事件以后

二零零六年,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件在网上曝光。那段日子我们地区阴雨连绵,气氛十分压抑。我再也坐不住了,决定去苏家屯附近发正念,并把这一罪行讲给世人。我去火车站买车票,得知近些天往那一方向去的车票都已售完了。我站在售票窗口发正念,并坚信自己一定可以去成。这时来了一个退票的,退的正是我所需要的车票。售票员笑着对我说:“大姨运气真好,有人给送票来了!”我拿上车票,深知这是师尊的慈悲安排,暗暗提醒自己一定要做好。

上车之后,发现车上气氛很紧张。乘警在查旅客的包,还有警察戒备的在车上游弋。我心境平和,一路发着正念。在火车临近苏家屯前几站时,我感受到了师尊的强大加持,全身发热,头脑也在一瞬间变的异常明净和清醒。我微闭双目默默的发着正念,感觉到有许多邪恶倒了下去。

活摘器官事件是检验一个人是否还存有良知与人性的一块试金石。如果一个人面对这样旷古未有的邪恶还无动于衷的话,恐怕也就难以救度了。一开始我们讲活摘器官真相的时候,遇到很多不相信的人,他们的反应往往是不等你讲完就说:“嘁,不可能!”还有的会故意刁难:“说活摘器官,你看见啦?”这时我就会严肃的以迫害事实为例给对方讲真相,这时对方就无话可说了。

经过这一年多来同修们发资料和讲真相,很多人也渐渐知道了这一罪行。有时和常人谈起这件事,他们也说:“啊,听说了。共产党什么事都做的出来。”越来越多的世人觉醒了。

想说的话还很多,由于篇幅所限只能写到这里了。我并不是一个很精進、悟性好的弟子。回顾十一年的修炼路,也时常有摔倒和落后的时候,但是摔倒了我会赶快爬起来,落后了我会努力赶上去。就让我们凝聚成一个坚实、纯正的整体,彼此提醒、相互扶助,在正法之光的照耀下共同成长、成熟,直至圆满。

(第四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