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正法修炼中提高升华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六日】慈悲伟大的师尊好!各位同修好!

我是一九九七年七月得法的大法弟子,今年七十一岁。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前,我与其他大法弟子一样,沐浴在大法的法光中,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每天学法、炼功、洪法,精進实修。大法将我不断的洗净,去掉不好的东西,我从身体到心灵都发生了脱胎换骨的改变,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一个按照“真、善、忍”修炼的人。下面就谈谈自己在正法修炼中的点滴体会,有不当之处请同修们慈悲指正。

一、在学法中提高升华

师父曾经多次反复讲学法的重要,尤其在《美国佛罗里达法会讲法》中说:“再艰苦的环境、再忙的情况下,都不能忘了学法,一定要学法,因为那是你们提高最根本最根本的保证。”因此,在修炼中我一直很重视学法。

“七二零”前,我每天学法一讲,《精進要旨》基本完全背下来了,抄写了一遍《转法轮》。“七二零”以后,失去了和同修的联系,独自在家学法炼功,每天通读三讲《转法轮》,三天就通读一遍全书。

后来,在伟大慈悲的师尊的指引下,我与同修联系上了。我开始出去做真相,送传单,贴自己写的不干胶。学法少了,但是也保证每天学一讲,学习师父随时发表的经文。二零零五年,我在同修的启发下,开始背《转法轮》。第一遍全背下来,用了将近四个月的时间。背第二遍就快多了,往后再背越来越快。现在每天背一讲,然后再将刚刚背过的这一讲通读一遍。还看其他经文。学法时间每天保证在三小时以上。有时因故耽误了学法也要补上,不学完就不睡觉。

师父说:“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排除干扰》)我深刻体悟到,一切都从法中来。头脑中装了法才能有正念,有了正念才能正行。

在学法中不断修心断欲去执著。我是因多种疾病缠身苦不堪言而走入大法修炼的,通过学法,我渐渐放下了这个执著,懂得了生命的真谛——返本归真。正法修炼开始了,我每天也在做着三件事,可是总感觉精進不起来,什么原因呢?

师父说:“你要想提高你自己,你得向内去找,在你这颗心上下功夫。”(《转法轮》)找到了!我还是根本执著没放下,就是认为做人太苦了,为了永远不再当人才做三件事。这不是为私为我吗?师父要求大法弟子要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啊。抱着这样的根本执著不放,这不是和师父的要求正相反吗?这不是顺着旧势力安排的路走了吗?师父说:“放下执著轻舟快 人心凡重难过洋”(《精進要旨二》〈心自明〉)我从此放下了为私为我的执著心,轻松的走在师父安排的修炼路上。

二、去争斗之心

二零零三年六月,我开始面对面讲真相,向陌生人讲真相。《九评》问世后,我开始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起初,遇到不接受真相的世人,我时不时与人相争,也没引起我的重视。我的脾气不好,这一辈子在家里外边总好说上几句,别人都得听我的,都已经习以为常,不引起重视了。直到有一次,我向一位中年男人讲真相,竟引起他要打手机举报我。这下,我才意识到自己隐藏很深的争斗心,根本就没做到“忍”。

师父说:“忍是提高心性的关键。气恨、委屈、含泪而忍是常人执著于顾虑心之忍。根本就不产生气恨,不觉委屈才是修炼者之忍。”(《精進要旨》〈何为忍〉)可是,这个“忍”却是我在修炼中一点一点才做到的。

几年来,在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中,我曾经被世人讥讽过,打骂过。一次,一个老头向我左胸打了一拳,我含泪而忍。又一次,一个中年妇女向我右眼吐了口唾沫,唾沫顺着右脸颊淌了下来,我表面上忍住了,心里却放不下,难受极了。今年夏天,一个老者听完我讲真相劝三退后,拿起手中的一把湿芹菜照我后脖颈子抽了一下,把我的上衣都打湿了,还骂了一句“反革命”,然后扬长而去。我这次没有动气,一边发正念,一边生出了一念“多可怜的生命,下次相遇我还要救你!”我背诵着师父的教诲:“我说那是大忍之心的体现,那是意志坚强的体现,只有炼功人才能有这样大忍之心。”(《转法轮》)又去向另一个陌生人讲真相去了。

三、修去欢喜心、干事心

由于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做的时间长了,也能得心应手了,我渐渐生出了欢喜心、干事心。有一天我劝退了三十四人,最多时一周劝退了二百一十人。这下我可高兴了,心里美滋滋的,同修的赞扬也越来越多。有时,一天要是劝不成二十五人,心里就不是滋味,觉的没完成任务——追求起数量来了。

慈悲伟大的师父看到了我这颗执著心,在梦中点化我。同修也提醒我要“顺其自然”。通过学法,我悟到了,一切都是师父在做,是师父把有缘人引到我身边。师父说:“在修炼的其它方面和过程中也要注意不生欢喜心,这种心很容易被魔利用。”(《转法轮》)现在讲真相我能做到顺其自然了,我每天轻松自然的穿行在大街小巷、闹市区、菜市场、商场……跟遇到的每一位有缘人搭话,把法轮大法的美好带给他们,劝他们按“真、善、忍”做好人。一般世人都能接受。随后就问他们知不知道“三退”,为什么要“三退”,给他们讲《九评》,最后再用其真名或起个化名“三退”了。

四、修去畏难、图方便的私心

初期劝三退,每天只退三、五个人,后来每天劝退十多个人,人数少,起名还不难。再后来,每天劝退二十几个人,起化名就显的不容易了。

在劝退中,我发现世人都很认同“平安”这个名字。图方便、好记,我就给每位同意“三退”的人都起名叫“平安”。同修说都叫“平安”怎能分清个体呢?我就分别问人家姓什么,改用“张平安”、“李平安”来区分。看了《明慧周刊》二九三期关于“三退”起名字的报道后我就犯难了,每天怎么给二十几个“三退”的人起名字呢?产生了畏难情绪。同修几次与我交流,我都抱着人的固有观念:难,不好起名,或是根本问不出人家叫什么名字来推脱。同修又告诉我,都用一个名字,每周二百来人只能退成一个有效的,你不得对众生负责吗?我也看出了她的难处,答应她试试看吧。我想起了师父讲:“在真正的劫难当中或过关当中,你试一试,难忍,你忍一忍;看着不行,说难行,那么你就试一试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话,你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转法轮》)

我想我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有幸同师父同在世间,有幸助师正法,证实法,为了救度世人有什么做不到的呢?第二天去讲真相,我决心一个“平安”都不用。刚开始,有时起不出名字,干嘟哝嘴,急的够呛也叫不出名来。我信师信法,法中什么都有,用什么就有什么。于是我在心里说:“求师父加持弟子给世人起个好名字!”就这样,我根据同意“三退”人的年龄、长相、衣着或手里拿的东西、周围的环境……起出了各不相同的名字。现在每天劝退二十几个人没有一个重名的。有的世人对我给起的名字不但满意,还表示“今后就叫这个名字了,是法轮功给起的!”“万事无执著 脚下路自通”(《洪吟二》〈无阻〉)我终于闯过了这一关!

现在,我每天除去讲真相,劝“三退”、晨炼、发正念、学法,其余时间也做好接送外孙上下学、做家务等常人中的事,很忙。但我心态祥和、平静,默默的做着。风雨无阻、严寒无阻!

(第四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