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正法修炼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七月十三日】

走進大法

妈妈早就是大法弟子了。一九九八年秋,那时我刚上高三,对神、佛、修炼等等一无所知。但当我将妈妈的《转法轮》一气读完后,我便决定按照师父讲的去做,因为我觉的这才是生命的意义。

由于住校,我只是“独修”,只有回家时才和妈妈一起学法、切磋、炼功。开始时,我在家背了几篇经文,心想这样到学校就可以背法了。但终究不方便,后来得知有个书店有大法书,我就去请回了一本,回来后包了几层书皮,倍加珍惜。

高三的学习虽然紧张,但我却度过了生命中最美好的一段时光—近十个月的宝贵修炼时光。当我刚懂得了修炼的珍贵并努力精進的时候,九九年七月,却出现了意想不到的疯狂迫害。当时我真想不通这是怎么回事。我记得还是在初中时读过一个预言,说是九九年七月,恐怖大王将从天而降,也就是后来师父经文中提到的“诺查丹玛斯”预言。因为正值一九九九年,我就关注着,也猜想着会出现什么,而迫害开始后我思考的更多,师父在经文《大曝光》中写道:“从整体情况来看,大法的修炼弟子是合格的,但是也有一些带着各种各样执著心不去而混事的人,表面上也说大法好,实质并不修,特别是在大气候下,都说大法好,从社会上层到一般百姓都说好,有的政府也说好,大家也都跟着说好,那么哪些是真心的呢?哪些是随和的呢?哪些嘴上说好,实质在破坏的呢?我们把常人社会的形势改变一下,大气候反过来的形势下,看谁还说大法好,看谁的心态在变化,这一下子不就表现的淋漓尽致了吗?”我隐约觉的预言上所指正是这场迫害,我就把它当成了一种考验,就这一念使我坚定下来,继续修炼。

这年高考过后,没考上想要去的大学,我决定去复读。复读的生活更加紧张,那时心里知道自己是个修炼人,按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但对正法、证实法及护法等都不太清楚。

正法修炼

转眼一年过去了。二零零零年秋,同修送来了师父“七•二零”后的第一篇经文《心自明》,这使我修炼的信心更加坚定,我知道,师父还在看护着我们,无论遇难困难,我们都要坚定的修下去,同时也渐渐的开始了解什么是正法修炼。

大一的生活很轻松,但我却看不到大法,学校里也没有同修,只有放假回家时才能学法。这年寒假的时候,我学习了更多的师父的新经文,尤其看了后来编入《导航》的〈美国西部法会讲法〉和〈北美大湖区法会讲法〉,我的本性觉悟了,抑制不住的泪水从脸上滑落下来,我明白了我修炼的真正目地,对邪恶的迫害有了个清醒的认识,也知道了在正法中如何修炼,寒假过后返校的时候,我带了一本《转法轮》回去。

在一位同修的帮助下,我学会了使用电子邮件从明慧网上订阅文章,我很快跟上了正法的進程。但凭一张嘴讲真相,总是有限的,看到网上有很多同修贴不干胶,我觉的这个方法很好,但现在只有我一个人,要想做,所有资料都得自己做。我买来一把剪刀、一支灌油彩的平板笔和双面胶,试着做了一些标语。第一次晚上出去贴,心里很紧张。一次把一条标语贴在电线杆上刚离开,一个小伙子就去瞅我贴的标语,当时我已经走出十多米远,回头看见他正在仔细看,我就赶紧向前跑,跑出很远才停下来,再看看后边没人,才松口气。这第一次走出去证实法,让我看到了自己的怕心。后来贴的多了,渐渐的怕心也小了,一些以前不敢去贴的地方都敢去贴了。

二零零二年寒假,出于对电脑的偏好,我买了一台电脑,上明慧网更方便了。由于网速很慢,整个寒假我整天都在从明慧网下载资料,有时一干就一个通宵。看到明慧网上有许多好文章,便想和同修分享。我下载整理,妈妈和另一同修负责制版并将文章印制成册,当时条件很艰苦,用的是油印,那时我们还不知道《明慧周刊》,就是自己印师父讲法、新经文和从明慧网上摘文章,整理后再给同修传阅。

寒假过得很快,转眼间就开学了。有了电脑,讲真相就更加方便了,可以给同学们看真相短片,尤其是“天安门自焚”伪案,不知道放了多少遍,同学们也都仔细看,明白了事实真相。这期间我也能从网上知道更多的真相,有空就和同学们讲。

惨痛的教训

二零零二年暑假回家,已经有很多同修走出来采用各种方式证实大法,有一些还正准备走出来,形势非常喜人。

那段时间,我们又制作了更多真相资料及师父新经文,也积极的和大家交流心得、切磋法理,共同精進。那时心里只想做事,不重视学法,也不注意安全,准确的说,还不知道如何注意安全,对邪恶的流氓监控手段都认识不清。

我的这种做事的心,在我积极参与组织当地学员的一次法会中表现出来。那次法会请到了外地来的一位老太太,我们对此人并不了解,只是听传说她修得如何如何好。各地都请她到本地开法会。我们也安排了请她来。结果法会当晚来了好几十人,却只听她一个人讲,一讲就是二小时,讲的内容又与我们本地学员的修炼没有联系。为此花了很多时间,学员反馈没有收获。可在我心里,虽然法会没有开好,还是觉的美滋滋,产生一种莫名其妙的欢喜心,并因此行动上就更加不注意,大大咧咧,对其他同修以惨痛教训得来的安全问题上的教训不以为然,抱着侥幸心理仍然想怎么做就怎么做。

过了不长一段时间,电话里传来一个痛心的消息:妈妈被邪恶绑架了,让我注意点。那几天,我上明慧网总是看到提醒大家注意安全方面的文章,而且我已经感到我的一些行为已被邪恶监控,平时的不注意安全使我现在不知道如何去做,仍抱着侥幸心理想:警察他们不可能找到我吧。

师父也一直点化我,但是我却一直不悟,终于在几天后我被邪恶绑架关進了看守所。后来得知,那段时间与那个老年同修一起开过法会,尤其和她接触频繁的同修,给她提供住处的同修,许多都在几天内被绑架迫害,其中许多是负责人,还有些是传送资料的同修,这给当地形势带来非常大的负面影响,有的地区一大段时间内一蹶不振!

有同修曾怀疑过那位开法会的老年同修,但我认为真正的原因还是自己有漏,如不能静心学法,不注意安全,做事追求效果,追求表面的“热闹”,还有逐渐膨胀的证实自己的心,抱着侥幸心理去做大法的事等等,冷静下来一想,这其中的任何一条都能成为邪恶迫害的借口,而我们在师父的慈悲保护下还觉的自己做的好!

这次的教训太沉重了,但也使我们更加成熟了,在对于法会的把握,对于安全的重视,对于做事的心态,对于心性上的严格要求等等,都能用正念对待并处理好了。每次做事时,首先考虑对整体有什么影响,是否存在安全问题,对其他同修有无影响,有没有以前教训中出现的类似情况,尤其对自己的行为、修口、安全等方面更加注意,把握的更加严格了,有问题的坚决不做,走正自己的路,决不让邪恶再钻空子。

魔难中

现在回想起来,我被邪恶迫害前,师尊曾多次点化我,家人也让我注意安全,打开网页看到好些同修因大大咧咧而遭迫害的文章,虽然当时心里一震,可仍没有引起我的重视,还认为安全没问题,直到被迫害了,才如梦初醒,追悔莫及。

我不配合邪恶的非法搜查、询问,仍然向他们讲大法真相,晚上我被绑架到看守所。

那些天公安局正在严打,看守所内有些是惯犯,但也有许多抓進去充数的。他们问我怎么進去的,我说是炼法轮功,随后就给他们讲大法真相,平时讲真相心里还有顾虑、有怕心,在看守所里,这些都不存在了,心里就想给他们讲真相,他们也很喜欢听,都围着我问这问那,我就一一给他们解答。

和我在一起的有个经常惹事打架的人,四十多岁,里面的人都不敢惹他,他受电视造谣宣传的毒害,对大法有误解与偏见,我就给他讲真相,一一澄清电视造谣宣传中的那些谎言。我那时的心态很祥和,也很平静。记得一次他说师父“敛财”,我回答他的问题时引用了师父《在加拿大法会上讲法》中的一段讲法:“其实我想,从另外一个角度讲,我有没有钱又算的了什么呢?就说我有钱,我自己不当回事。比如说,我有一亿的学员在学法,如果我现在说一句,大家每个人给我一块钱吧,大家想一想,一人给我一块钱我就是亿万富翁,而且大家随时都会给我,你就把我当成亿万富翁好了!”我深感师父的慈悲,内心很受触动,语气也更加慈悲而严肃,也许是他明白的那一面受到了震撼,这个在常人中很霸道的人,此刻眼中却闪着泪光,停了一下,他平和的说:“不说别的,你师父有你这样的弟子,我服了。”

那几天,早晚温差很大。一天,進来了一个穿着很单薄的人,到了晚上,我看到他有些冷,就将自己的外套脱下来给他。他非常感激,说道:“我家里也有炼法轮功的,我知道你们都是好人。”不管他以前如何认为法轮功,我想通过我的一个动作,可能就改变了他对同修的态度。

我在那几天里,天天讲真相,也发正念,同时绝食绝水反迫害,后来我被强行灌食。又因为怕受刑,在各种强压之下我违心的写了所谓的“悔过书”和“保证书”。明知是不能做的,还是做了。其实那是自己修炼中心性和层次的表现。说明自己离达到真正修炼人的标准还很远。我放不下生死,所以在邪恶的强迫下,顺从了邪恶。可是背离大法后给自己在心理、精神上造成的痛苦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那时我整天就象做梦一样,恍恍惚惚。

但是我心里坚定修炼的这一念一直没有动。

从看守所出来后,我被他们监视了一段时间。但我渐渐的清醒了,我不应该再承受这种无理的迫害了,即使自己做错了,也不能一蹶不振,我必须从新站起来,担负起自己的责任,完成史前大愿。在师父的呵护下,我找机会突破监视与封锁,在明慧网上发表了“严正声明”,声明在邪恶的威逼下所说、所写、所做的一切无效。

邪恶的迫害不只是表现在看守所的关押上,这只是迫害的一种手段和形式。邪恶的迫害还表现在关押中给人造成的精神恐惧,让你在人走出看守所后如不能及时学法跟上修炼形势,就会让你在不知不觉中,使你的思想渐渐的偏离法,脱离法甚至于走向邪悟!这才是邪恶迫害要达到的真正目地。

色欲之心是修炼人的一大关。对我来说也是如此。它去的很慢,也令我非常苦恼。尽管修炼中我尽力的把握好,师父也一直在点化我,当我思想不坚定时总会碰壁,但我的执著心还是很大。邪恶也看到了这些,就在我这个长期不去的执著心上钻空子,拼命加大我的执著,妄图使我掉下去。由于长期接触不到法,我的思想渐渐的混同于了常人,各种执著心也在互相牵制,最后我被邪恶钻了空子。毕业后,我被一个女的死死纠缠了整整五个月。开始时自己还有警惕,不去理她,但最后终于没能坚定最后一念,做的就很差。好在我始终保持住了最后的那道防线。

终于,我决定回家。想到我还是一个修炼人,我鼓起勇气,将我在色欲上的执著与经历告诉了妈妈。妈妈是开着修的。当我讲述我被干扰的经历时,妈妈看到另外空间这些事都是不实的,随着我将它们曝光,这些东西都象空气一样散掉了。这时我才明白,为什么每次我想说时总是说不出口,表面是不好意思,觉的丢人,其实是邪恶干扰我的思想,不让我说,因为我说出来它们都得解体。

我悟到,邪恶旧势力为了破坏这次正法可谓费尽了心机,仔细的安排了这一切,包括那颗强烈的执著心,旧势力就是借考验大法弟子之名来达到它们邪恶的目地。

在另外空间,旧势力也派了很多色魔来干扰我,形象都很丑恶,其中一个女的功还很高,当我的一念之差被它钻了空子,它就突然抱住我,并吸取我另外空间身体上的能量,而且层层的邪恶将我围在中间,妄图将我拖向邪恶的黑窝。

在思想上偏离法之时,我的身体也受到了很大的伤害。我自小就体弱多病,加上看守所的迫害,本来已经很不象样子了,现在又有邪恶干扰,使我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承受了巨大的身体上的痛苦,尤其是胃部,到现在仍不时出现问题,但随着心性的提高,已经小的多了。

我悟到,常人中的东西还是尽量不碰最好,如流行音乐,内容都是情色方面的东西,你听,它就会往你脑子里灌,若陷于其中,神魂颠倒的去感受它,就会加强自己的执著心,放纵自己的魔性。还有一些电视、电影,网络上的一些图片,干扰都很厉害,作为修炼人,这些都不要看。我就是因常听那些不好的音乐而被加强了执著。

建立资料点

回家后,虽然干扰很大,但我总有一个愿望,希望能发挥我所学之长,建一个资料点。由于与本地同修接触不多,凭一个人能力有限,一直未能如愿。一个偶然的机会,一位本地协调人与我谈起资料来源之难,每周都要走几十里路到邻县去取资料,去的次数多了,难免引起旁人议论。我们本地的资金很充足,却没有人会做资料。我将我的意愿说明后,他们也很支持,于是决定自己建一个资料点。待和当地几个协调人商议,都同意了,没几天设备都买回来了,打印机、复印机等,电脑可先用家里的。接着我们做了分工。在师父的呵护下,资料点很快就建好并运作起来。

我们制作的资料只供本地区使用,因资料点的规模不大。技术上的问题都是由我来解决,调试好后,教其他学员使用。以前我很少接触打印机,复印机只是看人家用过,我自己都没操作过,不知道如何维护,也不知道哪里会出故障,更不知道怎么维修了,但在大陆的环境下,一般这些都得自己学会做。当初我的心里也没底,只能说是边学边用。鉴于这种情况,我买的都是很结实的、操作简单、容易维护的设备,这样初期基本不会出什么大问题,而我也有时间来学习一下这方面的知识。

购买耗材也是非常重要的环节。邪恶这方面的干扰也很厉害。以前的教训让我们更重视正念的作用,每次购买耗材之前一周左右就清理电脑城,采购过程中一路正念,做事注意安全,决不让邪恶钻任何空子,所以每次采购都很顺利。我的身体那时候还很虚弱,有时表现比较重的病业状态。几次购买耗材时,邪恶都干扰我的身体,会让我的胃痛并很不舒服,我每次都用很强的正念对待,请求师父加持,决不能让它影响我做助师正法的事,让邪恶的阴谋全都解体。

记得有一次买耗材时,我的胃部就非常难受,我一边发正念一边采购,当所有的东西都买完了,将往回返时,家里打来电话,说我的工作搞定了,明天就可以上班了。我当时觉的这是师父在保护我、鼓励我,因为这个单位不好進,另外空间邪恶干扰着不让我進去,我们就一起发正念清除邪恶,妈妈看到是层层邪恶被销毁掉后我才闯進去的。

资料点的运作渐渐的有了规律,做的也越来越好了。但设备也开始出问题了,打印机不進纸了,经过在上网查询,觉的是搓纸轮坏了,但我连搓纸轮什么样子都不知道,我仔细的查了很多资料,决定拆机。第一次拆机,只外壳都卸了近一个钟头,外壳拆下后,按资料上的说明,后边就好修了,当测试页打印出来的时候,我心里挺高兴:我也会修打印机了。

毕竟打印机在我身边,天天守着,出什么问题都好弄,但复印机在另一同修那,我很少接触到,最担心的还是他出问题。有一次,复印机不出纸了,刚印完《明慧周刊》就不动了,对复印机,我没有一点经验,只能一点一点的按维修手册查,找了半天,偶然间我的手碰着了一个齿轮,这个齿轮就变成一块一块的了,我这才明白,那些《明慧周刊》实际上就是在齿轮碎了的情况下印完的,这简直是奇迹。

这个零件很重要,但必须得去电脑城买。第二天一大早我们就出发了,一路上我的胃部非常的难受,我心里一遍一遍的背经文,背“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洪吟二》〈正念正行〉),发正念请求师父加持。回来后,直接就去了资料点开始修,看似简单的一个配件,我却换了几个小时,由于零件太多,几次都是前边装错了,最后装不上,还得再全拆下来重装,这样拆卸了三、四次最终才装好。试着印了一张,很正常,我心里出了一口气,一看时间,我已经在那里蹲了三、四个小时了,身体却没有任何不舒服的感觉。而外面的车早已在等着我了。从资料点出来,想想一天发生的事,泪水夺眶而出。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师父给我的智慧,师父就在我们的身边看护着我们,当我们做的正的时候,一个伟大的神无所不能!

后来,再遇到技术问题时,心里就有了底,只要认真去做,就会有智慧,就一定能做成。

这些年一路走过来,感悟很多。第一,就是学法是非常重要的,当我们法学的好时,做事也快,执著心就少,表现也不强烈,但当法学的不好时,邪恶就会干扰,甚至出现迫害。第二,就是一定要多发正念,正念可解体邪恶阴谋,做大法的事才会顺利,在正念中走师父安排的路,就能清除邪恶。面对困难,也一定要用正念对待,师父就会帮助我们,就一定能做成。第三,一定要注意安全。这个问题是经由各地许多同修的惨痛教训中总结出来的,是一定要重视的。不应该做的绝对不要做,不能给邪恶以任何迫害的借口,同修们一定要有安全常识,这些明慧网上已经讨论很多了,应该没有怀疑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