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明慧中修炼的部份体会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七月二十六日】从一九九七年得法修炼,一晃十年过去了,从刚刚得法时的兴奋,到学法中略窥玄机时的微笑;从盘腿时的龇牙咧嘴,到阵痛过后的两腿清凉;从“七•二零”的焦急忧虑,到现在的努力踏踏实实的做好“三件事”,慢慢的感觉到,在大法中修炼的过程,是我们最终脱胎换骨,完全跳出人来的过程。

(一)起步

记的刚刚加入明慧网的时候,还意识不到这是一个什么性质的工作,就是感到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工作,责任重大。记的我第一次值班的那个晚上,师父出了新经文,我们要尽快刊登出去。我做好了自己该做的,尽管已经再三检查,却迟迟不敢上载,心里紧张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直到主编打电话来催促,才赶紧上载。

开始的时候,我的工作量不大。那时大陆的情况非常复杂,各种消息都需要立即发布。为了能及时工作,我在客厅的电脑桌下铺上床单,就在电脑桌前浅睡,随时等待电子邮件到来。又觉的收到电子邮件时机器发出的“嘀”的一声太小,不一定能惊醒我,就到处研究怎么样把“嘀”的一声换成闹钟的振铃声,这样能保证自己会被唤醒……总之,那时看到大陆学员处在那么艰难的环境中,在危险中证实着大法,我能帮上一点儿忙,再辛苦心里也是高兴的。

(二)去执著

修炼之前,我做事情就比较随便,依自己的习惯能做多少做多少。加入明慧后,小组中其他成员认真负责的态度,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一些我认为是细枝末节的东西,别人都认认真真的完成,完善,尽心尽力,一丝不苟。在差距中,我慢慢的感觉到,证实大法的项目就需要这样认真负责的态度才能做好。

尽管认识上提高上来一点,可是由于平时马虎惯了,要一下子就能考虑全面,真是一件难事。同修经常指出我的错误。在批评中我更加小心谨慎,但却同时生出了一个“怕出错”的心。当文章出错误时,如果是别人犯的错我还松一口气,如果是自己犯的就沮丧的不行,一方面希望问题不要那么严重,另一方面觉的自己已经尽力了,我就是这么一个“粗心”的人,能怎么办呢?那时维护自己的心强大到自己都意识不到。

然而修炼就要提高。证实大法这样的神圣的事,更需要大法弟子以真正修炼者的心态来做。师父慈悲于我,没让因为害怕犯错而小心翼翼的我躲过这一关。一次次的出错,一次次的被别人指出,沮丧于无法维护自己面子的我,开始静下心来看一看自己。

为什么别人出错时我没有那么紧张,而自己出错时就压力那么大呢?很明显,我的压力并不来源于证实法的工作没有做好,而是自己的面子受到伤害,证明自己并不是那么“行”。回顾修炼之前,虽然自己不是一个很张扬的人,但是做常人时的一帆风顺,不知不觉中埋下了一个“自己还不错”的很深的观念,而且自己对这个观念还感觉良好,还在维护和加强着这个观念,甚至在大法修炼中,自己在某个方面表现的好一点儿也沾沾自喜。

记的高中我从一般学校考上重点中学。刚進重点中学,周围一下子都是成绩很好的学生,自己压力很大,期中考试成绩也掉到十几二十名的位置。那时觉的和这帮聪明学生竞争可真不容易啊。后来一场车祸使我休学了一年,其间吃了很多苦。然后回到学校,我一下子就在这个全省最好的学校名列前茅,而且毫不费力。学了大法后一看,原来是我在那一年的磨难中还了很多业,得了很多德,所以再回学校就无不顺利,连脑子都更清醒灵活了。所以说大法弟子能在某个方面出类拔萃,能力很强,有的人有这方面能力,有的人有那方面能力,那都是师父赐予我们的,有的是在前半生和过去世特意为我们培养的,那真的不是我们自己有多了不起。

师父说:“我们看一个人修炼的好与坏,那就看一个人的心性高低,对法的理解成度。”(《法轮大法义解》)比如,做高技术的学员不一定比别人修的好,在街上发真相传单的学员不一定比别人差。所有同修都是在自己证实大法的位置上如何修炼自己,如何能做的更好,如何能实现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历史使命,这才是最重要的,这才是修炼人最应该关心的事情。那个在人世间的名、利、情,难道比修炼圆满、证实大法、救人性命还重要吗?

(三)睡眠

二零零四年底的时候,有一段比较艰难的日子。我们小组的人手减少,而每天的工作量却较以前更多。既要做好证实法工作,又要能坚持学法保持良好的状态,时间对我来说变的很紧张。每天下了班回来,炼一会儿功(一般没有一个小时的时间炼完),然后随便吃点饭,再抓紧时间读一会儿书,就要开始工作了。有时做到凌晨四点多钟,听到外面的鸟都“叽叽喳喳”的叫了,才完成当天的工作。七点多钟又爬起来赶快上班去。中午也顾不得吃饭了,赶紧到车里补睡半个小时。有时晚上太困了,就趴在地毯上睡十五分钟,闹钟一响赶快爬起来洗洗脸继续工作。糟糕的是,有时候做着做着头向后一仰就睡过去了,醒来一看半个多小时过去了,心里内疚的觉的真对不起组里的其他同修,把压力都分给他们了。

虽然时间很紧,但心理压力并不很大,我感到实质的压力师父都为我们承担了,只需要我们在人表面这一层稍微努力一点儿就行。那时候和同修多次交流关于睡眠方面的问题。有同修说她要困时,睡七分钟就能精神百倍,真实感受到师父无所不在的对弟子的呵护加持。有一次和一个同修交流这方面的修炼心得,这位同修负责很多事情,长时间的睡眠很少,却能保持不错的状态。而我觉的我的睡眠时间已经是自己概念的极限了,还能不能再往前走一步,心里没有底了。我问他,一天睡三个小时是否足够呢?他毫不犹豫的说:可以!顿时给我极大的信心:在大法中真是无所不能啊!他谈到自己的经验说,一定要保证炼功,他经常感觉到师父推着自己炼功。即使在睡觉前打坐半个小时也很不一样。有时候六点多钟了才能睡觉,只有一、二个小时的睡眠时间,这时候是不是还要打坐半个小时,就真的成了考验。经历了这段时间,和很多同修一样,我深深感到修炼是幸福的,即使在困难当中,我们都看到了大法的神奇!

(四)好事

修炼中就会有过关的事。我也碰到这么一件事。一次和同修讨论能否继续改進一个原来定好的项目,因为没有和另一个同修沟通好,结果那位同修以为我草率的推翻了原来的计划,给我写了一封非常严厉的指责邮件。当时我一方面感到自己一心想把事情做好,却招致这样的态度,实在不平;另一方面,面对同修不问缘由的指责,心中马上升起了隔阂,不知道以后如何协调合作。维护自己的执著在脑中翻腾乱七八糟的意念,但本性的我知道,这是关来了。

一开始就知道不能被执著带动,但脑中总不停的翻腾着乱七八糟的思想,还在想象着我该这么这么说,告诉对方自己的用心是完全好的,等等,压也压不住那些念头。深夜干完活儿,我在外面静静的走了一个多小时,背《论语》,背《洪吟》,首先排斥那颗受到刺激而不平的人心,起码先做到不把这封信放在心上吧。尽管被冤枉的感受让人很不舒服,但是我知道,“过关”是不看事情的表面对错的。

几天后,心情在“忍”中平静了下来,但是总觉的心里还有个根子没去干净,就是感觉这位学员这样的行为方式,让我以后如何和他相处合作呢?读《转法轮》中韩信胯下受辱,我觉的要做到放下那“一口气”的境界我还可以想象,但是如果说被人这样侮辱后还能善待该人,以后面对他时就象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仍然慈悲于他,这样的境界,当时我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出来了。

当然,这个关远远没有韩信胯下受辱那么严重,但师父说:“人与人之间心性中的摩擦,我说不亚于这东西,有过之而无不及,也是相当难的。”(《转法轮》)我怎么才能生出更大的慈悲之心,完全把这件事情放下呢?一次在和别人交流这种“无法沟通”的感觉时,他突然冒出一句:“师父不是说这不都是好事吗?”我一下就愣住了。是啊,我一直把这件事情看作是麻烦,做事情又不顺利了,本能的对这事产生反感与排斥。在常人的迷中,我养成了“躲避困苦,倾向舒适”的观念,甚至成了自己做人的一个本能了。在大法修炼中碰到过关的情况,例如身体受到干扰时,在向内找、否定旧势力的同时,总要看看身体的状况是否得到了改善,如果时间长了总没有改善,就产生一丝失落的感觉:怎么还没达到过完关后的轻松的状态呢?

但是师父说,“修炼就得在这魔难中修炼”(《转法轮》),其实这个事不正是在点醒自己要放下“排斥矛盾”的想法吗?三界的理和天上是相反的,人在痛苦面前躲避、排斥,追求舒适和心情的畅快;而修炼的人经受的心性冲击正是提高自己的契机,只有不停的在这样的所谓“魔难”中我们才能认识到自己的不足,才能放下人心直至脱胎换骨。常人遇到的所谓“绊脚石”,在修炼者看来却成为了上天的阶梯。这个理不是完全反过来了吗?我怎么连这个修炼的基本道理都没有真正认同呢?

师父在谈到宗教团体一团和气时说:“现在有许多宗教团体说,啊,看我们这里多好,大家相互之间很关爱啊。爱什么?(众笑)爱执著,爱世间的幸福,爱人与人之间的那种维持人的平和,那是修炼吗?不是!绝对的不是,那只能是人心执著的保护伞。”(《各地讲法七》〈美国首都法会讲法〉)一言道尽了我的执著。我从小就习惯与人和睦相处,在考虑不要伤害到别人的同时,也享受着和人搞好关系后带来的舒适。甚至在修炼中也在享受这种舒适,如果有谁冲击了自己的观念,还要说人家不平和、有执著等等。这不是我该彻底抛弃的人的理吗?

认识到这些,真是心中一片轻松,我知道,今后我再也不会把这魔难当成“魔难”(指不好的东西)了!

(五)否定旧势力

师父在《二零零三年美中法会讲法》中说,“我在给你们长功下的自动机制,还有法轮等各种因素,而且我的法身也在亲自管大法弟子,同时还有我的法身指定一些真正的能够协同正法的神在帮助。但是,旧势力也系统的安排了它们的因素,从而具体来安排它们要的那一切,所以造成了每个学员又都有具体的旧势力的安排与旧势力那些生命管。”

同修中什么个性的都有,我性格比较内向。在修炼中逐渐看淡了常人的事情,同时由于不能流利的运用英语,在公司中除了讲大法真相就很少跟人聊天。可是在正法时期,同修们在各个项目中,大家需要协调配合好,沟通是必须的。这时我的内向性格就成了自己不断要克服的阻力。说起来大家可能要笑话,一个典型例子就是打电话。工作中需要打电话快速沟通,同修间的交流打电话也远比写电子邮件来的直接方便,可是我对打电话有一种无名的抵触心理,宁愿写电子邮件也不要打电话。结果在小组沟通和做事情的效率上造成了很多困难。

师父告诉我们要否定旧势力。我想在否定旧势力的迫害形势的时候,我们也要审视自己,看看自己是不是有长年在三界的迷中养成的不知不觉的观念,在阻碍着我们能够進一步同化大法、進一步救度更多的众生。师父说:“少息自省添正念 明析不足再精進”(《洪吟二》)。

* * * * * * * * *

有时候在看书的时候,突然想到,每天在人间忙忙碌碌的我,有一天将永远的离开这里,回归到自己连想都无法想象的真正的“家”时,心里涌出一股无法言表的幸福。在这宇宙更新的历史时刻,我们是师父唯一选中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们有着无法想象的光明未来。

愿所有师父的弟子都能圆满回家,愿世上所有师父的亲人都能明悟真相!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