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肯为救度众生去做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七月二十六日】我一直认为我是属于正法弟子中的第三部份学员,由于个人修炼阶段实修基础打的不好,九九年七二零迫害开始后,修炼的路走的极其艰难,曾一度背弃大法;从新回到大法修炼中时,由于对正法修炼的许多法理悟不透、对旧势力强加的迫害认识不清,曾遭邪恶持续迫害,过程中我的一位亲人被迫害离世。在跌跌撞撞中、在深深的痛悔自责中,是师父伟大慈悲的用大法法理将我一点点启悟、归正;我感到自己象征程中折翼的鸟,是师尊将我拾起送回归航,飞行中艰辛、困顿时总能感受到师尊温暖的手托着我前行。

我常常有这样一个想法:我们第三部份学员能修好自己、能救度好众生,是证实了大法的伟大、师尊的伟大,师尊的无量慈悲、浩荡法力威德。同时,由于生命根本上的不纯净因素太多,正法修炼、救度众生、归正自己,每走一步,提高一点,都凝结了师尊无数的苦心,每每这时我会感到对不起师尊,也常问自己:能不能再精進点?

一、上明慧网

刚开始步入正法修炼时,我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要上明慧网,要及时得到师尊的讲法、读同修在修炼中的体悟,要每天看到大法在世间的進程、跟上正法進程,更好的救度众生。由于个人修炼阶段走极端,对电脑一直持排斥态度,大学文化程度却连怎样开机都不会,又身在陌生城市,身边没有同修可请教,但我有坚定的一念:就是相信师父能帮我。这样通过常人的指点会打开电脑上一般网站了。对突破封锁却一窍不通,又不敢随便问常人,家里电脑的配置也是简单的没安全防范性可言。最主要的是没有任何可破网的东西,不要说软件,连个网址都没有。可我就是坚信:我一定能看到明慧网,师父一定能让我看到明慧网。

这样,很偶然的,我在一本旧《明慧周刊》上得到了一个动态网的网址。从我发出要登陆明慧网的那一念到会开机到得到动态网址也就几天的时间。当我第一次打开明慧网页时,一片纯净祥和的柔和蓝色中,橙黄的法轮是那么清晰透彻,师尊静坐山中静观世人与弟子。这一切虽初次见面,感觉却是那么熟识,真象回到了自己的家一样,回到了大法修炼的净土中来了。当时没有太多激动,整个人感觉很静,是发自生命深处的静谧、自然、超脱。

从那以后,几年过来了,我每天登陆明慧,从未间断,在邪恶封网最严密的时候,也从未阻挡住我。因为我坚信师尊讲的:明慧网它们从来就未封住过。我体悟师尊讲的每一个法理都是为成就新宇宙的,也是让我们今天在正法修炼中破除旧势力干扰,给未来留下可参照之路,而赋予大法徒的全能法力。

二、遍地开花并不难

在使用电脑过程中,也暴露了自己好多人心,修去了许多为私的执著。一次,我正下载全部的大法书,家里的同修在装订《导航》等大法书,因当时没有任何工具,只得拿一根长针扎钉书孔,很费力,我们又急着要赶下午的火车,同修说:你也来装书。我说:我下载东西也很着急呀。心里怪她不肯吃苦,就没帮她,继续上网下载,载到《大圆满法》时,总是断开,载不下来,表面看是这本书图片多,下载量大,但我知道不能看事情表面,向内找是自己不修心。于是我放下电脑,心平气和的帮同修订书,同修还问:不下载完行吗?我说:没事,订完再下。等订完书,离要出门的时间已很紧了,我又开始下载《大圆满法》,真是奇迹,只一瞬间就载下来了,比哪本书下载的都快,我知道师父就是让我修炼,提高上来。

那时我用的那台电脑安全设置一片混乱,家中一常人还每天大半宿大半宿的挂在常人网站上,现在看,我当时能安全破网,全凭师尊的加持、看护。由于每天的动态网址在地址栏上保留着,为安全起见,我就想怎么能删除呢,可没有任何办法。一天,我看到电脑上有“3721上网助手”的标志,用其一试,还真把动态网址抹掉了,可心里却不稳了:删哪去了?删它那了,那不是暴露给它了吗?心里一直犯嘀咕,其实就是师父在点化我,可当时衡量不好,这时家里露台开始漏水,我们住顶层,天又一直没下雨,我知道不对劲了,这时明慧网上有同修开始谈“3721上网助手”是邪恶搞的,我赶紧想办法找人重装了系统。

现在想想只从突破邪恶网络封锁这一方面,师父就操了多少的心,帮助弟子突破了多少旧宇宙因素,使弟子的生命在大法中升华啊!所以有时回头看看自己会电脑、打印、刻录、做资料、做大法书、编辑资料、写文章等的过程,其实是只要我们有这颗向上的心、救度众生的心、同化法的心,一切都能做到;一切都是师父给予的。

通过亲身经历,我想说:遍地开花并不难,不用强调客观条件、外在因素,只要我们肯在法上去突破,就能感受到佛光普照的祥和、圆容。

三、切实感受众生的期盼

刚开始讲真相时,由于什么真相资料也没有,就跑到大商场中去,见一个营业员讲一个,也没有什么方式方法,北京是邪恶中心邪恶控制的很严,当时也不懂什么监控呀保安的,不是不知道有,就是象被什么罩住了一样,没有对外界的感应,只想着自己要做的事,现在明白是师尊加持,帮我闯过关卡与障碍,包括留下一点人的勇气。那时也不会观察对方的反应,只一股脑将掌握的真相倒出去,奇怪的是对方也接受,几乎没遇到阻力。有一次被一商场便衣盯上了,上下电梯跟了好几层,也知道他不怀好意,当时没想太多,就想看看他到底要干啥,同去的同修返过来跟他走,这样一做,反倒把他吓跑了。

每次去讲真相,都要走很多路,每次往家返时,又累心里又高兴,其实也挺执著于证实自我的,只是那时不太会向内找。到现在我面对面开口讲真相,也胜于发真相资料,障碍小一些。但现在却没有了当初那份认真、纯朴。

这些年讲真相,好多次对方的反应特别让我感动。今年暑期我回老家,火车上人很多,许多人没有座位站在过道上,乘警和列车员走来走去的,我的惰性上来了,心想:这么多人不好讲,不讲了。刚坐下,对面的女人冲我笑了又笑,我知道她在等我救她,师尊安排给我的众生不能不救。于是讲《九评》、劝三退,对面座位看似偶然的不断换人,我就不断的讲,结果一路下来救了好几位有缘人。

当望着众生那期盼的神情,真没有理由不把真相讲给他们、不救他们。一次在一个大的商厦里,我正坐在椅子上休息,走过来一个农村打扮的妇女,她径直走到我身边坐下,操着有些让人听不懂的地方话向我说着什么,我耐心的询问了几遍,知道她是四川人、随丈夫進京的,丈夫在工地盖楼,她想到此找个清洁工作,我心里发着正念放慢语速和她聊起来,很快我把话题引入大法真相,但心里泛起隐隐的想法:不知她能懂得多少?我知道这是一种干扰,就继续一边发正念一边给她讲,讲了迫害、天安门自焚是假的,又教她念:法轮大法好,她很认真的让我把这五个字写在纸上送给她,她要回去教会自己的丈夫。我当时很为难,身边一张纸、笔都没带,她在自己身上翻啊、找啊,找出一个两指宽的纸头,纸边都发卷起毛了,并对我说:你去向店员借个笔。

当我把写着“法轮大法好”的纸条捧还给她时,我看到她的眼中兴奋的闪烁着真正生命的光芒,这是来自生命本源的光辉,这是众生长久期盼的渴望得以实现的欣慰,好多次我讲真相时都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到过这份光泽,师尊让我切实感受众生的期盼、让我感触到大法弟子的神圣使命。

四、只要肯为救度众生去做,师尊会准备好一切

刚开始讲真相也希望能发点什么,可什么都没有,就想出一种办法,去买一种一指头宽的彩色纸条,就是一头有一点胶的那种,带一点荧光色,很漂亮,粉、蓝、黄几种颜色各买几打,正面写“法轮大法好”或“真、善、忍好”,背面写上一个动态网址。这里多说一下这个动态网址,就是我刚开始破网用的那个,不懂得换别的,只用它,也一直好使,持续一年多都好使,后来用破网软件,才放下它。我就把这个网址写在彩色纸条背面。然后衣服口袋里装一大堆,去书店往书中放,还专门去大书店。

一次,赶上十一国殇日,与一小同修去西单书城,那时邪恶的场比现在强,走到西单地下通道口,就看到警察把守,风也冷飕飕的。书城门口,专门放一张桌子、几把椅子,多名警察虎视眈眈的围坐在那。進到书城大厦,我和小同修开始往书中放,顾客多营业员也多,兜里的真相纸条也多,干发发不完,几层楼发下来,已近傍晩。到一楼时,一张纸条从手中飘落出去,正好有个清洁工过来扫地,当时周围也有许多顾客,在我和小同修与清洁工中间,纸条缓缓落地。谢谢师父,当时纸条的字是朝下,清洁工什么也没看出来,正想当废纸扫起,小同修从容的拾了起来。虚惊一场,剩下的我不想再发了,小同修鼓励我:一定要发完,我的正念也起来了,疲劳感也没了。只一会,我们就发完了剩余的,按常理讲是决不可能的,我俩都清楚:是师父在帮我们。

我体会最深的就是只要我们肯为救度众生去做去想办法,师尊会给我们准备好一切,我们只要肯在法上提高自己,路总是越走越宽。我在什么都不会都没有的情况下,想一些力所能及的办法在做,很快我就有了一台打印复印一体机,开始只会复印,后来在明慧网同修的文章中学会打印了、学会注墨、学会编辑word文档,一直令我感到非常神奇的是,只要碰到解决不了的问题,总是会无意中头脑中想起某种办法或碰触、点击到某个部位,一试就成功了。或当天明慧网上的文章中就会有提到,这些年技术方面的、心性提高方面、明悟法理上的,许多都来源于此,我深感师尊的无边法力及对弟子细致入微的呵护,在此再一次谢谢师尊!也谢谢所有通过明慧网促進我修炼提高的同修们!

五、是法行!

九九年七二零,我是抱着一颗人心出来证实法的,在邪恶的环境中,刚开始还做的很好。几经关押,失去学法的环境,在邪恶的暴力下动摇不了的对法的坚定信念,在伪善与欺骗等复杂环境中却迷了方向。现在想也有自认为自己学法多、悟的正的自心生魔状态。真象逆风飞行中的大雁,漆黑深夜狂风暴雨中,师尊在前面导航呵护着弟子,那么多可敬佩的同修意志坚定的前行着,而我却折翼跌落。明白后那份痛悔、那种会永远失去大法修炼机缘的后怕,是无法用语言形容的。发自生命深层的对师尊的感激也是无法用语言,人类的语言及穷尽整个穹宇的语言表述的,深感师恩浩荡。

可在后来的正法修炼中,我又走入了另一种极端:不相信自己,认为所有同修都比我修的好,法理掌握的好。随着这颗人心,就進入了旧势力毁灭性检验的圈套。在反迫害中,面对邪恶的猖獗、情况的复杂,把握的非常艰难,损失巨大。这时还不知醒悟,还去崇拜他人,又损失惨重。但这过程中慢慢学会了静下心来用法衡量,懂得了作为一个生命来讲,不是我行不行的问题,是法行!只要有法,只要在法上用法衡量才能分辨对与错。

正当我开始摆脱干扰时,邪恶却下手了。一天清晨,二十几个公安、国安、六一零恶警邪徒闯入我和几位同修的临时住所,如临大敌般强行绑架了我们。在与邪恶照面的那一瞬间,我心里感到烦:又来了,迫害又开始了。但只一瞬我就去除掉了那不正的干扰因素,只留一念:既然见面了,那就开始吧,不配合、全盘否定掉。这时由于我不随他们走,四个大男人把我头朝下往下抬,我大声喊:“法轮大法好!”左侧抬我的恶人,邪恶的拧我的左臂,疼极了,我当时就想专心发正念,不喊了,但转念一想,疼就疼吧,让楼里的众生知道大法真相是最主要的,继续大声喊大法好,左臂恶人怎么拧却一点不痛了。

因当时恶警以为抓到重要人物了,就兴师动众起来,直接用车将我们押送至市国保大队,又是拍照又是录像,我和同修一概不配合,只是不断讲真相、发正念。真有几位年青警察听明白了,一位说:我也有知识,你说的天安门自焚是假的,我一分析也对,我要好好思考思考。一名女警比较邪恶,因我的笔记本电脑被它们搜去,她阴险的问:你怎么这么能讲,很有学问嘛,哪知道这么多?我当时来了智慧,正面回答她:美国之音,回去听美国之音吧。其他警察赶紧说:对,得听听美国之音。那女警悻悻的走开了。

当时一边的思想在法上,求师父加持,发正念,讲真相,不承认旧势力安排的一套。一方面又陷入了深深的自卑、自责中:全世界就没有一个大法弟子象我这么差的,没修好亲人都被迫害离世了,现在我又落入邪窝,这一下至少三年教养,还证实法救度什么众生啊?也知道这念头不对,不是自己的,就拼命否定,心里和师父说:师父我不承认邪恶的安排,我就要回家学法讲真相去,想回家是执著,师父啊,弟子执著就执著吧,执著也回家学法修去,也不走旧势力的安排。就这样一边讲真相、发正念、主要帮被一起抓捕和外面相关的同修发(现在衡量一下,当时为私的东西不多,主要想着讲真相救人和同修们的安全。),一边在与内心干扰正邪大战着。邪恶国保大队长,凶狠的阻止我和同修讲真相,每次他蹦的最凶时,我们就正告他:你不配管我。他就接茬问:那谁管你?我们就回答:我师父管!每次他都会突然笑了,跑一边不说话了。是啊!师尊的无量威德,能成为师尊的弟子,生命永远足矣!

到下午,警察突然说放我们走、无条件释放。当时确有些不敢相信:自己能正念闯出?深秋夕阳里,又一次走在街边树荫下,虽只是一天从早到晚的时间,真恍若隔世。自由的呼吸着,向见到的第一位路人讲着真相。

六、多向内找自己

后来,我向内找到了许多:自傲、自卑,都是执于自我,都是对师对法不坚信。看到同修的不足,是该修自己,也是该帮同修,堂堂正正的修,心中有法做标准,任何事都在检验我们为法负责、帮助我们坚定正信。我知道自己学法不够,修炼中把握自己才感到难,才没能更有效的帮助同修或接受同修的帮助,整体配合上才出偏差,修不好自己给救度众生带来损失。这之后我开始背《转法轮》,人清醒理智了许多。

但悟到的和实际做起来有时还是有差距和过程。我体悟,这过程是要有对法的不断深刻领悟和对为私的自我保护不断放下中才能做到的。有时觉的很难、很难,有时人心和观念被冲击时割舍起来真是剜心透骨的。

一段时间我采用了一种逃避办法,就是尽量不接触同修,因那时认为在一起配合的协调人人心重,许多事不在法上,谁给他指出来,回头他在同修中攻击谁。为了少出现矛盾,后期我就自保的只在具体事上大力配合,自认为在默默补充。揭露邪恶、营救同修,一段时间好似很有成效,修炼这块只提醒他多学法,几乎不给他指出不足。当时有同修曾诚恳的对我说:谈出来,一个人说不行、二个人说不行,说的人多了,他总有一天会认识上来,不然误在一个层次中太长时间不提高是很危险的。我试着谈了谈,一看他还是不接受,就想还是等有能力的同修帮他吧。结果没多长时间这位同修即遭邪恶绑架,还牵连了其他同修。眼看给法造成的损失,我知道我肯定也是有了大的问题。

痛悔自责中,向内找来找去还是停留在我没尽心与那位同修交流,那位同修问题太多……总是在此打转转,也有些认可了,想就是这样,以后对同修多交流,不保全自己就行了。一次,学师尊讲法时,师父说:“要多看自己是不是思想对头。矛盾的对方表现的越对自己不利就更容易认为他不对、肯定是他错了。修炼是很复杂的,去人心是最难的。多向内找自己,就找自己的心。大家都找自己、共同协调好最重要。”(《洛杉矶市法会讲法》)

我突然明白了,同修表现出执著,师父为什么让我看见?同修的问题多不是说明我的人心多吗,为什么用人心维护表面的平和?师尊法中讲过不敢面对矛盾冲突其实也是为私,觉者洪大的宽容是这种面子上的老好人吗,为什么心里总对同修的不足耿耿于怀?帮不了同修不是自己对法掌握的程度不够吗,同修有不足我还往他身上扔自己不好的观念形成的物质,距离大法同修间的慈悲境界相差太远了。

这事过后随着不断学法、背法,再与同修配合时,我要求自己把修炼心性与同修共同提高放在首位,大家遇事在法上切磋,形成一个整体修炼的环境,这样做出的事才神圣,证实法的威力才大。想法不同时,不往前抢,退一步、放一放,向内找自己。好几次,我在向内找时,对方同修反而主动说:我想了想,你说的有道理。与同修配合一起证实法上走正了,过程中自己也不断成熟,有时真感觉海阔天空。

前些天,我表现的很急躁,对谁说话都没好气,家里气氛也变得很不祥和,人人没好气,正常说话都象要吵起来似的。为什么突然这样了?真烦啊,最后还好似都对我有意见,我可是一直在“忍”她们,我忙做“证实法”的事,给我找什么麻烦,心性太低了……想着想着我转回来找自己,表面是在“忍”,可大法修炼是直指人心的,不挖出那颗执著不放的人心,天天在那抓把黑气,这不是自欺欺人吗?这时我警觉了,是师父要把我那不让说、碰不得、一踩就响的物质往下拿,我怎么还老拖着它往前走啊,这不是拧劲了吗?再不去就太危险了,下决心后,很快就调整心态,心性提高上来了,这一关也就算过来了,因我觉的没完全去掉,有时听到不好听的话心里还有点不太舒服,但我想意识到了,今后在修炼过程中一定能彻底除掉。

风风雨雨中,正法锤炼中,我及身边的同修渐渐的成熟起来了,虽然还有许多不足、不尽人意的地方,但我们深信有师在有法在,正法必成!大法弟子必成!谢谢师尊,我们会努力做好再做好,交给师尊一颗向上的心!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