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点滴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七月二十九日】师父好!各位同修好!

在明慧网证实大法工作中修炼的几年里,我经历了许多心性关、大大小小的魔难,在跌跌撞撞摔摔打打中一路走过来,这个过程中,有剜心透骨的经历,更有修炼提高后所体悟到的殊胜。其中最大的体会就是,自己一切的提高都是伟大佛法熔炼造就的结果,一切的智慧都是慈悲的师父看护和赋予的结果,作为一个在大法中修炼的小小的我来说,只是不断的学会在修炼过程中做出自己符合大法要求的正确选择。这里我谨和大家交流两点体会,不对之处希望慈悲指正。

一、修炼与做协调人

回顾几年来的修炼历程,我感受到自己所经历的修炼过程,每时每刻,每一件事,每一次过关,实际上都是一次次的选择过程,是选择按照大法对修炼人的要求做,还是顺着自己的观念、人心做;是选择无条件的遵照师父教导的正的方式做,还是依照自己喜欢的、感觉舒服的方式做,每一次选择都是一次实修提高的机会,都是去掉人心的过程。

最初,我是在同修的建议下开始动笔为明慧网写点东西的,渐渐时间长了,参与写作的同修多了,不知怎么的,我被当成了小组的协调人。但是很长时间以来,我一直对做这个协调人感到不自在,一来觉的无论从修炼的角度还是写作水准我都不是好样的,二来从能力来说我也不适合做协调人,因此一直从内心不愿意担当这个角色。很长一段时间里处于满足于完成自己手上的任务而无心思考整体协调的事情。看到我的问题的同修曾经善意的给我指出应当负起协调人的责任,自己心里却拗不过劲来,工作不利,不思提高,还为自己找了很多开脱的理由。现在看来,事实上在这个时候,我选择了站在自我的基点上看待修炼中的问题,我觉的如何如何,我认为怎样怎样,而没能从证实法的角度,从法理对修炼人的要求的角度去看问题。很多时候,同修们都是能从整体出发,从正法形势的要求考虑,积极配合整体证实法的需要的,我到底对做这个协调人尽了多少心,我自己心里很清楚,很多时候想起来,愧疚的心不时涌上心头——自己明白是修炼上有了很大的漏。

随着不断的学法和从法理上思考,随着不断对比其他担当协调人的学员的修炼和工作状态,也随着和写作组内同修们的修炼状态的对比,我看到了自己的问题。我对于做协调人的内心抵触,从实质上讲是来自于自我、来自于私。事实上做一个协调人,写作水平也好,工作能力也好,都不是必要条件,而是否真的具有一颗付出的心,才是能否做好协调人的关键。记的师父讲过,选择协调人所考虑的不是能力的大小,而是看他是不是愿意热心为大家多做事情,是不是愿意多付出(大意)。因为我始终认为协调人的工作需要多花时间、多费心,势必会影响到自己的时间和自己想要做的事,用更多的时间做协调、思考整体写作方向和角度,那是多大的责任、要多花多少精力呀。如果不做这个协调人,一心只做自己想做和愿意做、做自己得心应手的事,那多好啊。正是这样为私的观念,使我很长时间里不能摆正自我与写作组整体、做协调人与修炼的关系,我也看到了由于自己的问题而带来的损失。师父一直在慈悲的看护着我、点化着我。一天我在明慧网上无目地的查找翻看旧文章,一下看到了修炼故事《没有烧熟的铁茄子》,我被故事震惊了:两个强盗遵从佛祖的话七七四十九天修成走了,而一对半辈子虔诚修佛的夫妇,却因为总把自己的铁茄子放在火头最好的位置烧烤而最终没有修成!一个“私”字阻断了这对夫妇的回归之路。我悟到,自己对于做协调人的自私观念和那一对烧铁茄子的夫妇又有多大差异呢?!

师父在讲法中告诉我们,“这宇宙大法要改变一个人太容易了。我那天举个例子,还是举个很小的例子,就象一炉钢水,掉進去一个木头渣,瞬间它就没了,你都找不到它的影儿。在这大法中,人就好象那个木头渣。”“是法给人开创了一次机会”(《加拿大法会讲法》)。作为在大法中修炼的人,如果不修去私心,不能在正法修炼过程中完成自己的使命,将失去这万古不遇的殊胜机缘。其实,能在明慧网这个修炼环境中修炼提高,已经是我极大的荣幸,当然,同时肩负的责任也十分重大。作为传达大法信息的网站,她所承载的使命、所面对的生命,都非同小可。悟到这些,我感到了自己私念的肮脏,也感到了修炼是多么的严肃。其实,无论做什么,都是证实大法、救度众生的需要,是这个需要和历史的使命选择了我们,而不是我们在选择如何的修大法。这个基点不能摆错,在正确的基点下,我们才能在正法修炼中不断修去执著和人心,按照大法的要求不断做出符合修炼人标准的选择。

今天交流这些,并不意味着我已经做好了,但是在修去这颗人心方面,我向前迈進了一步。真心希望看到我修炼不足的同修能够给我指出来,让我们共同在同化大法的过程中比学比修,共同提高,完成好使命。

二、修炼与工作

在决定走出家门开始一份常人工作时,我在思想上不断的提醒自己,常人的工作环境不过是自己又一个修炼场所,不能动常人之心。

我从一九九七年因身体状况辞去工作以后一直再没有走入常人工作环境。开始目前这份工作后,几乎每天都在和各种各样的工作状态、要求,以及各种人际关系、常人心打交道。我一直在不断提醒自己是个大法修炼者,所言所为一定要象个大法弟子,决不能给大法抹黑。我在利用一切合适的机会向同事们讲真相,向有缘的同事洪法教功。我心里一直在想,我要用在大法中修出的慈悲在这里开辟一片天地,让更多的人得知大法真相。

工作一段时间以后,在我坚持利用一切机会讲真相的过程中,我同时惊讶的发现,自己本以为修去了的人心显现出来,有时甚至还显的很强烈。在几年的修炼中,过去那种仰慕名人、崇敬学者的心,实际上是逐名之心自认已经修去,无论在看到听到什么以往敬佩的名人的事情也已根本不再动心。可是在同一间办公室里,我与一位美国同事的讲真相的经历,却暴露出了我那还残存的逐名之心。开始并不显露,随着我逐渐了解到了他的专业经历和享有的名誉,伴随着对他善良本性的好感(实质也是人情),内心也生出了对他的那种崇敬名人之心。这颗人心也成了我向他讲真相的障碍,我怕自己在他面前失态,怕失去他对自己的好感,因此对他讲真相一直比较表面,很难深入到实质。但是,我察觉到了自己的这颗人心,我对此感到很惊讶,没想到修炼了这么多年,这颗心实际还没有除根,遇到合适的机会它就冒出来,甚至阻碍到我讲真相。

我从新学习了师父在《精進要旨》〈何为智〉中的教导,“人类社会中的名人、学者、各类专家,人觉的很伟大,其实都很渺小,因为他们是常人。他们的知识也只是常人社会现代科学所认识的那么一点点而已。庞大的宇宙,从最洪观到最微观,人类社会恰好在最中间、最外层、最表面。生命也是最低的存在形式,所以对物质与精神的认识也是很少的、肤浅而又可怜的。掌握了全人类的知识还是个常人。”

我悟到,如何修去暴露出的执著,如何摆正与各类常人的关系,这是摆在我面前的严肃的修炼课题。自己的逐名之心,实际上是这个物质空间的产物,同时也是后天形成的观念,它所注重的还是常人社会中的名利情。作为修炼者,我是要超越常人社会的一切的,怎么能被人心的执著绊住呢?这位美国同事,他再如何出色,也不过是常人社会中的学者专家,他也是大法要救度的生命,常人中的成功给不了他生命的未来;他虽然有几十年的打坐经历,虽然善良,不得法也不能使他回归到他最初的位置。我既然与他相逢,他不就是我应当讲真相、洪法的对象吗?从生命的角度来说,他与其他众生又有何不同呢?难道我能因为自己残存的常人之心而毁坏他了解真相、甚至得法修炼的机缘吗?如果真是那样,我该有多大的罪过呀!

悟明白了,我便发正念清除自己不好的思想观念,抓住一切执著冒头的机会修去它,摆正自己与常人的关系,利用一切合适的机会向他讲真相,给他提供大法书和功法DVD,并不断善意嘱咐他通过看书真正了解法轮大法。同时,我也利用每天在办公室中午发正念的时间,清理办公室的场,铲除影响人们了解大法真相和得法修炼的一切邪恶因素。现在,这位有缘的美国同事已走入大法修炼。办公室里的其他同事也有很多了解了大法真相。

在工作中,我还发现自己生出了另一种执著,就是强烈的干好工作的执著。原本做好工作的愿望并不错,但是如果强烈到干好工作是为了让别人对自己留下好印象,那就是问题了。甚至我还给自己找了个非常堂皇的借口——我不能玷污大法弟子的形像啊。结果我发现,自己的工作量越来越多,直到使我不可能在固定的工作时间内保质保量的完成,要想在下班前做完,除非不注重质量的草率了结,否则就需要在家里加班搞完。而后者就要影响到做证实大法的工作。我意识到由于自己的执著而使旧势力有了钻空子的机会,使我承受超工作量的负荷。在我清醒的看到这个关联之后,在严肃的修自己的同时,我也发正念解体从中干扰破坏修炼的邪恶因素。在常人层面,我堂堂正正的找到我的老板,申明我的工作时间内所应当承担的工作量,并告诉他,我工作之余的时间要用来做讲清法轮大法真相的事情。由于有以往讲真相所打下的基础,老板对我的要求和解释表示很理解,我的工作也得到了缓解和柔性伸缩。

在工作环境中的修炼过程使我体悟到,师父教导我们做好三件事,是我们圆容不破的正法修炼,学好法、修好自己,才能真正完成好我们救度众生的使命。我还有很多要修的,但我一定要把自己当作大法修炼人,在真、善、忍的修炼路上走到底,不负师尊的慈悲救度。

感谢师尊!谢谢大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