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生在等待着你那杯清纯的水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七月三十日】

尊敬的师父好!
亲爱的同修们好!

我为能有机会为明慧网工作非常自豪。当俄文网开始时,我请求编辑让我来翻译一篇短文。当我最初翻译文章时,我常常借助字典,常常担心自己做不好,这会导致再也收不到文章让我翻译了。我通常需要花二、三小时翻译一页,不论我检查多少遍,我仍然出错。在翻译工作的同时,我一直在修炼自己,通过一次次考验。三、四个月后,我开始感到一周需要翻译二篇文章,再后来,上升到三篇。那时,我真正的感到我是正法这个巨大的工程中的一个小份子。

我总是想尽可能的让更多的人加入到翻译组来。我试着用一切机会告诉会说俄语的学员,明慧网翻译工作的重要性。我经常提醒他们:我们师父说过每一笔都是在消除邪恶,并且我们的网站是讲清真相的基础。网站包含着正念的文章,过去网站把大量媒体对法轮功的谎言全曝光出来了。我们师父也讲过明慧网将给未来留下。

随着时间的推移,来自几个国家的新翻译员开始为我们网站工作,我是美国的翻译协调人。当我开始这项工作时,我不知道我还有没有时间做我自己的翻译工作。逐渐的,当工作有序后,我又开始翻译了。我试着每周翻译四、五篇文章。

我想讲几个我发现在协调上特别重要的一些瞬间。

每天,我们的编辑都要经手大量网站相关工作,不可能注意到每篇翻译文章是否上网。我认为这些需要各个组的协调人来负责。翻译的文章不应该被遗忘。我一直把文章存在计算机里,直到看到它发表到网上为止。

并且,我认为协调人要用善心和尊敬心对待翻译人员这一点非常重要,不仅通过电子邮件交流,也要个人交流,甚至电话交流。我们经常互相打电话,交流我们在法上的理解,在修炼上互相请教。小组学法在形成整体上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这在俄文网站上進展的非常好,产生很好的效果。

我对自己个人修炼中仍放不下对感情的执著感到非常苦恼。当我翻译弟子回忆我们慈悲师尊最初的讲法时,泪水总是淌满一脸。我似乎感到我就在那里,用我自己的眼睛看到了一切一样。当我翻译关于活摘器官迫害文章时,有时抑制住自己,但常常是一停止打字,我就蒙上脸哭了起来。我非常理解这里有情的东西,我想把它去掉,但现在还没能去掉。

最近,我做了一个彩色的梦。这是那种梦,那种你能记住所有细节、象是真真实实的感觉,而不象是梦的梦。我梦到乌克兰学员来到了纽约,我们大家在一家旅馆的房间里讨论。正当我要离开时,他们试图递给我一块非常好吃的家乡火腿,我谢绝了,只是同意尝一小片。他们对我(不接受火腿)很不满意,说道:“请收下吧,你每天都给我们!”虽然这只是一个梦,我意识到他们是指我们每天提供的翻译。讲俄语的人们居住的许多国家都有明慧网,很难估计我们的网站到底有多重要。我们的文章是给常人提供了得救的机会,也在消除着邪恶。一直以来,我尽管参加各个项目,如游行,准备新年晚会等等。但翻译和协调总是放在第一位。

我通常一天工作至少十、十二小时,下班后,每当我感到疲劳到极点,或者说感到无力再坐到电脑前,我会清楚的感受到慈悲师父的加持。一次,我打坐,我的天目清楚的看到,在另外的一个空间,那个空间挤满了人,他们穿着一种很宽松的衣服,类似长袍,他们中的一些人头上戴有王冠,他们坐在地上围成一个半圆,房间里光线半暗,我知道我也在那里边,尽管我并没有看到我自己。我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感到,这些人们正在热切的等待着什么。然后我看到了我自己的手,端着一个大的杯子,杯子里装满了水晶般清澈透明的水。我把水递给紧挨着我的一个人,他非常小心的接过杯子,喝了一口,然后递给下一个人。就这样互相一个传一个。从他们的小心看,我一下明白了这些人在焦急的等待什么了。我们的翻译不仅仅是我们这个空间人们的需要,也是另外空间那些期盼被救度的生命在等待着的……

我们的师父给了我们救度众生的机会!别忘了互联网能提供的机会。我亲历过做翻译的艰辛。想一想多少人看到您的网站,通过读你翻译的一篇文章而得救!众生在等待着你那杯清纯的水!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