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大法弟子的一天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八月十七日】在大陆北方,一般晚上八、九点钟就睡觉了。临近夜里十二点,我起床,参加全球大法弟子统一发正念。下半夜三点多再次起床,参加三点五十分中国大陆大法弟子的集体炼功。我没有炼功录音带,自己在心里默念口诀。今天炼第五套功法时,杂念比较多,我就尽量抑制它们。天亮前的时间非常好,家人都在睡觉,我就在厨房炼功,感觉与全中国的大法弟子溶入到一个大炼功场里。凌晨六点钟的集体发正念结束后,我就开始学法。由于先天畸形,加上几次被恶警迫害,尾骨受了伤,我就跪着看书学法。

家人陆续上班了。我料理完家务、准备好真相资料,就出门了。出门前给师父敬了一炷香:“谢谢师尊的呵护,我一定平安回来。”一路劝退,花真相币。远远看到前面黑板上有条标语:“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瞬间的念头是,一定要销毁这条标语,不让它再散发毒气毒害众生。我迅速擦掉了第一个字,那条标语就成了“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

上午还有一个安排,是去一个八十多岁的老年同修家学法。九九年邪恶迫害大法后,这位同修出于怕心放弃了,很多旧病返了回来。我用了几年时间耐心与她交流,她又从新走上修炼大法的道路。我们开始学《转法轮》,我读她听,有时读错了,她还能帮我纠正,我心里非常高兴。

学法结束,准备返回。我向老年同修要了两张大报纸,用水浸湿了装在塑料袋里。心里想着:“只要路上有邪党的标语,就销毁它们!”走到住宅楼小区时,已是下午两点半了,又看到一块黑板,上面的标语与上午的一样。我径直走过去,拿出准备好的湿报纸,用力擦去标语中间的那个“没”字,那条标语变成了“没有共产党,就有新中国”。此时对面突然走过来一个大男人,表情恶狠狠的看着我。“谁惧谁呀!”我迎面走上去,继续发着强大的正念,堂堂正正走出了小区,汇入人流熙攘的露天市场。

很快走到了车站。车站旁边也有一块黑板,上面还是邪党的标语。五年前,我就是销毁这块黑板上的邪党标语时,被恶人举报而受到迫害。此时,心里有点不稳,但随即调整了心态,发着正念走向黑板。谁知,正好有一个人站在凳子上擦黑板,我走到黑板前时,已经全部擦掉了。我当即悟到:“师尊要的就是这颗向善的心。”这时,公交车来了。

上了公交车,遇到一个女大学生,我就给她讲真相,送了真相资料,她很高兴的退了团。就在要下车的时候,对面有位女士朝我笑着,就象久别重逢的老相识,又是一个有缘人。车里又挤又吵,再不抓紧就失去机缘了,我赶紧移动到她面前,几句话就劝退了。她大声说“谢谢!”今天劝退了好几个人,每劝退一个,我心里都非常感动,有时会流泪。我知道是伟大的师尊在给众生机会。

晚上看《周刊》,上面有很多篇海外大法弟子讲真相的文章。其中一篇《暴雨中盛开的朵朵金莲》看完后,已是热泪盈眶,海外大法弟子真了不起,我们国内的大法弟子也一定要做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