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恩师呵护下走过的修炼历程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四日】

一、修炼

我九六年九月五日有幸开始修炼大法,今年六十周岁。人们都说我看上去只有四十八、九岁。凡是说到这点,我便实话实说,对他们说是因为炼法轮功使我年轻了。这也是今天我在与人讲真相的突破口,是师父给我创造了讲真相的条件。

第一次听到师父在济南讲法录音,心情激动不已,师父说的每一句话怎么那么对,强烈的振动着我的心,深深的吸引着我,听完一讲,象强烈的磁性吸引着我,再忙也不肯落下。当九讲法听完后,我从朦胧中明白了,这确实是高层次功法,是修炼、是人生真谛!多少年来一直思索的问题,人原始的原始是什么呢?人死后去哪里?是不是还能回来做人等等。不是在《转法轮》都有解答了吗?师父法理博大精深,我如饥似渴的学炼了起来。整个人精神面貌全变样了,脸上充满阳光般的笑容,走在路上感觉比谁都神气挺拔,我公司员工和我开玩笑:“怎么啦?中大奖了,这么高兴。”大奖,大奖算什么,我炼法轮功啦!

我牢记师父提出的要求:“希望大家在今后的修炼当中,把自己当成一个炼功人,真正修炼下去。我希望新老学员,都能在大法中修炼,都能够功成圆满!希望大家回去抓紧时间实修。”(《转法轮》)

以后的日子里,我的一言一行一思一念,处处以法来要求,师父说:“人就象一个容器,装進去什么就是什么。”(《法轮大法精進要旨》〈溶于法中〉)通过不断学法炼功,心性得到了提高,身体得到净化,在我身上变化太多太大了。

为了让学员们有一个好的环境,和丈夫商量把学法小组放在我家,每天二十多人,碰到看师父录像就有五六十人集中在家,丈夫很支持,有时还给我们倒茶送水的,对功友们很热情。功友们也特别喜欢他,因为他看到了我炼法轮功后的变化,原来脾气倔、性子急、音量大,几层楼都能听到我在嚷嚷,现在判若两个人了。以前身体差,动不动就感冒、肩周炎、腰肌劳损发作起来很痛苦,半个多月都起不来床,头晕病等,炼功后都好了,生龙活虎的。回到家里只看见我闷着头抄书,听录音,电视也不看了,而且开了电视都不会影响。看到我对师父的虔诚,学法前先洗手、净身,对待师父谁都不能妄加评论,说错一句就和你急眼,每当这个时候就情不自禁的摸摸我头,嗯,真是师父的好学生!我一改以前搓麻将的习气,输了钱回家还拿他出气:“都是你,谁让你打麻将了,我们家祖祖辈辈都没有赌博人,现在连我都学会了,还老输钱。”丈夫看我输钱心痛的样子,安慰我说:“行了,以后咱俩都别搓了。”可是往往把握不住自己,还和丈夫争着搓。炼功以后,知道赌博是一颗最不好的心,决心改掉它,并且把它当作一个执著心,去掉它,正念一出,师父即帮我归正了,再也没有这个念头了,怎么引诱都动不了我的心,我丈夫不得不信服法轮功确实厉害。这件事在朋友和家人中都成为佳话。

二、过关

师父经文《修者自在其中》:“作为一个修炼者,在常人中所遇到的一切苦恼都是过关;所遇到的一切赞扬都是考验。”作为修炼中的我心性考验不是每一关都能过的,有的关过的好,有的关过的很艰难。比如一九九七年三月的一天,我接到了奉贤县一家供货单位财务来电,让我去收货款,去时已是下午五点了,二小时才能到达。按惯例当天是不返回上海的,因为还有其他几家业务单位也需要协调沟通,平时到了那后,陪他们吃顿饭,晚上卡拉OK,这也是我们修炼人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社会的状态。但那天也不知为什么从财务手上拿了支票,就往回返,怎么留,也留不住我。

回到家已是晚上十点多了,开门时,发觉钥匙不管用了(其实是反锁),心里纳闷着,脑子里空空的,还以为家里没有人,正想着怎么办,这么晚去哪里呀?没有想到这时我丈夫把门打开,我奇怪的问怎么搞的?我这么敲门,你怎么会听不见呢?发觉我丈夫脸色尴尬,朝屋里一看多了一位陌生女士,我一下全明白了。

今天为什么一定匆匆回来,让我看见这一情景,知道让我过关来了,心想我得守住心性,别发火,眼睁睁的看着那个女士,空气象凝固似的,如果不修炼法轮功,那还了得,我那独养女儿的脾气可不是好惹的,还不知道会闯什么乱子呢!也许会去拿把刀都有可能的,可这时的我傻乎乎的看着丈夫把那个女的送下楼走了,心想好家伙真够意思的,还竟敢当着我的面送人出门。没有想到更厉害呢,回来时还口里哼着小调,若无其事的样子,一下把我激怒到人的状态中来了。我的尊严、人格全部被践踏、污辱了,深感委屈的流着泪,打心底里发恨,从今以后,别想再从我手中拿到钱,男人钱多就坏事,每个月三千元从此不给了。我从此脸阴沉沉的,从不露笑容,一句话都没有,我委屈气恨,忍了一年多,始终放不下这颗心,过不了这一关。丈夫无论用什么方法,都无法挽回昔日的欢乐。

直到有一天,他对我说:“我看你是没有修好,难道你就一直不理我了?我错了,你总得给我机会改正是吧?不过你们修炼人确实不容易,有了委屈又不能发火,还得忍!”听了他这番话眼泪象断了线的珠子落了下来,我又重新去学师父经文《何为忍》。以前每次学法,但没有触及到自己的心灵,只是形式上在学,所以此关过了那么长,当我真正在法上认识法时,慈悲、宽容油然从心底升起,这么好的机会让你提高,你还跟人家较劲,这难也许就是自己以前欠人家的,现在你修炼了,利用它来提高你的心性,还不赶快谢谢人家!在不断的学法中,我明白了法理,真正放下心来的时候是一种纯净、宽容、祥和的心态,心里顿时象放下了一块石头般的轻松。我象往常一样带着天真的笑脸,走到我丈夫跟前对他说:“谢谢你,我是个修炼人,是师父在考验我,让你给了我这次提高心性的机会。以前过份的地方,向你说对不起。”我们又恢复了往常的祥和与欢乐,我丈夫比以前更勤快了,对我更体贴了,就这样我在师父的呵护下过了这一关,心性得到了提高,师父说心性多高功多高。

三、洪扬大法

修炼不仅是修好自己,我们生前大愿和师父结缘就是要助师世间行并宣传好法、洪扬好法,最后同化于这部法是我们每一个修炼人应尽的责任,所以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中感人的事迹、大法的神威层出不穷。

一九九八年十一月份,我们洪法到嘉定县,有一位老伯七十二岁,由他孙子推着轮椅,来到了炼功点上要炼法轮功,我立即想到师父在《转法轮》里说:“很重的病人我们不让他進班,因为他放不下治病这个心,他放不下有病的想法。他得了重病很难受,他能放的下吗?他修炼不了。我们一再强调,重病人我们是不收的,这里是修炼和他想的事差的太远了,他可以找其他气功师去做这个事情。”所以我们善意的避开他,但他一连三天跟着我们,中午在小镇上吃了碗面,等到孙子放学后,才能把他推回家,只听他嘴里叨叨不停:“我要炼法轮功,法轮功好!”

我看他这么虔诚,心里想我师父也没说过人家一定要炼,把人拒之门外呀!就走上前去问了:“老伯您为什么要炼法轮功呀?”他首先声明:“我这不是毛病,是六二年触电伤成这样的”,然后手指着炼功场上的一位六、七十岁的老大妈说:“她是我的堂妹,三年前得了肝癌,她女儿是炼法轮功的,在南京工作,知道了赶回家,让她母亲炼法轮功。那时我堂妹肚子大得象口底朝天的锅,脸蜡黄的,医生判她最多还能活半年,喏!你们看她现在多好呀,是我妹妹奔来告诉我法轮大法来到我们镇上了。我知道大法好,我一定要炼。”听了老伯的话我非常激动,我说:“行,唐伯伯我一定教你,只要你心里信我师父,信法轮大法!”他激动的拉着我的手下了轮椅,脚也站不稳,还在嗦嗦的发抖。我就鼓励他:“伯伯你现在开始就当自己是一个正常的健康的人。”为了不影响功友们炼功,我把他单独放在一边,手把手地教他五套功法。七十二岁的老人在轮椅上度过了三十六年的他,手脚不听使唤,但是他那颗信师信法坚定的心,师父看到了。他神气般的跟我炼了起来。十一月份天气,在郊县早晨还是寒气逼人,他抱轮时,鼻涕流了好长,我看到了一点也不嫌他脏,用手轻轻把它抹去,他就象我自己的父亲一样亲切。他请我们去他家,我到了那一看屋里全是乱七八糟的供台,什么贴符呀,八卦呀等东西,就对他说了:“老伯,我们法轮大法是修炼,师父说修炼要专一。”他听了以后二话不说,把这些全部都清理掉了。

没想到他炼功第四天奇迹出现了,他竟然丢了轮椅,拄着拐杖自己走到了炼功点上(我们走是二十五分钟,他走了一个半小时),而且到了炼功点上他激动不已说:“奇怪了,以前一到晚上就怕黑,现在我一点儿都没有害怕的感觉了。”我们对他说,老伯伯,你现在炼法轮功了,所以那些邪的东西不敢近您身了,我们身后都有师父法身保护呢。他听了高兴的象个孩子似的,老伯的事例传到了镇上。下午,镇长到了炼功点看着我们师父的法像,神奇!真是神奇!就这样有缘之人纷纷進来,有学生、有教师、有农民、有知识份子、有干部。

二个月后,唐老伯来到上海参加学法心得交流会,他红光满面,真是年轻了十岁,激动不已的讲诉:“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使我从坐了三十六年的轮椅中站了起来,这是做梦都想不到的,感谢师父!谢谢法轮大法!”

四、和公安人员洪法讲真相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后,中共政府利用手中的权力挑起法轮功事件,制造“天安门自焚”伪案,江魔头一声令下,忙煞了小罗罗们!滂沱大雨的一天,一个电话让我赶紧去公司,来人亮出了身份,是我住宅区域公安政保处的处长、科长,一男一女,一身正气的我,炯炯目光里透着善意,不亢不卑,心想:既然找上门来了得好好接待他们向他们讲讲法轮大法。他们也很尴尬,不知从何说起。我坦坦荡荡的提醒他们,有什么问题尽管问,但有一点,绝不允许说我们师父一个不字,他们听了也笑了,开始提一些问题。你们有多少人?多少炼功点,谁是领导等等。我告诉他们法轮功每天有人進来炼功,但都是自愿来的,先来的教后来的人,都是义务不收一分钱,今天你想炼就来明天不想炼你就走,没有人硬拉你,更没有领导,解答后就不允许他们有机会插嘴,就听我给他们讲述法轮大法的功理、功法特点,炼功后我们对这一片二千多学员作了身体健康的调查,炼功以后身体得到健康,医药费直线下降的数据,和亲身在洪法中所见所闻,大法的神奇,自身的变化,一讲两个半小时过去了,气氛也溶洽了,他们都忘记了自己来干什么来了,被我举出一个个的实实在在的例子,听的入了神,甚至有些感动。我看吃午饭的时候了,就说要不这样吧,我安排你俩吃饭,吃完饭我们再接着谈。他们连连说不了,不了。那我就问他们,不知今天我给你们的印象如何?一个男的立即说很好,女的有点犹豫,但也说了很好。“我们只知道你在给我们洪法!”我说:“是吗?那太好了,你们还真有悟性,希望你们能认同大法,也善待大法,不要给自己人生道路设难。”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党魁首江××对法轮功发起了全面的血腥镇压,上面有规定要看牢象我这样的人,第一次来到我公司的男的又打电话,说是想和我交朋友,我心想与他们有什么可交的,但我转念一想,行,我用正念把他给镇住了,让他少干坏事,就这样我们时不时打电话,每次去我都带些真相资料给他看,和他讲人要有悟性,你干的这行业不能改变,但你可以在这行业里面做个好人,千万不要去干缺德的事,要善待大法,善待被抓的大法学员,他都能听,对我印象好,还说如都能象你这样就好了,思路清爽,讲的有说服力,并表情认真的向我表示:你放心我是信佛的,我知道做坏事有报应的,我不会做对不起人的事的,我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但我干这行也没有办法,我说那也不行,你得想办法避开,千万不能动邪念。有一次,他见到我高兴地说:奇怪,每当要执行这种“任务”(抓大法弟子)我都会有各种原因避开,让我没去成,还问了是不是你们师父在暗中帮我呀?“是的!我师父看你有悟性。”他听后笑着说,是真的,我也感觉到了!他悄悄对我说:“你们师父的法像和书我都藏起来了……。”

好长时间没有联系了,《九评共产党》出来后,我想去救他,电话里他也很激动说:“这些天,你去哪里了?能见你一面吗?”我说:“行”,见面后,我也直话直说了,用不着象其他人讲要绕弯,《九评》看过吗?他说,知道有这本书,但没敢看,我立即拿出一本递了过去。他连连说,我家里没有地方放,听了后,我笑了出来,看把你吓的,这么大的屋子连放本书的地方都没有啊,这样吧,你拿去,看完了,还给我,我有地方放,你是共产党员,不看你将来后悔的哭都来不及,赶快退了,把邪灵兽记抹掉。他很严肃的接过《九评》放進包里,一直到现在都没有还我。他自己说,已作了明智的选择。就这样堂堂正正的救了人。这位有缘人,他现在已被调到别的部门工作了,用他自己的话说:“共产党看不上我,不用我了,只好去扫地了,但我不后悔,相反感觉很轻松!”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