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劳教所抵制迫害、证实大法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九日】我是一名农村大法弟子,于一九九六年十月有缘喜得大法,在恩师的慈悲呵护下,深一脚浅一脚的走过了风风雨雨的十个年头,刚开始走上修炼的路时,同修在一块学法、炼功、谈心得、在师父的看护下,在正法慈悲祥和的能量场的沐浴下,使我身心受益很大,思想境界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象变了个人似的,脾气好了,遇事能向内找,在利益上再也不和别人争了,做事时也能先为别人着想,感觉无病一身轻,浑身有使不完的劲。我们法轮功这块是片净土。

可就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之后,邪恶的江泽民就不让炼了,到处抓人、搜书、干扰、迫害,正象师父在《心自明》中所说“风云突变天欲坠 排山捣海翻恶浪”。因我是大法弟子,我有责任去向人们讲清真相,遇到和我能说上话的,我就主动对他们讲清真相,说这是邪党造谣迫害,修炼大法有百利而无一害。

二零零零年冬天、我和几位功友去外县发真相资料,遭恶人举报、被当地派出所罚款一百元。二零零四年我带孙子去邻村看戏,到一功友家,被恶人举报,被派出所恶警当场把我们带走,当时我随身带有师父经文,师父讲过,关键时念一定要正,我就发出强大的一念,一定要保护好法,不能让法落在邪恶手中,就这一念,恶人没搜我的身。在派出所里,邪恶连四岁的小孩也不放过,连哄带骗,企图从孩子身上打开缺口,我孙子说:“我啥也不要、我要婆婆、你不是好警察,你是坏警察。”恶警把我们几个非法在这里关了一天一夜,第二天下午又把我们非法抓捕到附近一个宾馆,办了六天洗脑班,向家人索要人民币九百七十元才把我放回了家,说此事已了结。我反思自己,是法没有学好,让邪恶的旧势力钻了空子。

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八日早晨,我送孙子去幼儿园刚出门,就被几个恶警强行绑架到车上,我问为什么抓我,他们说不出正当理由,我说你们说不出个啥,为什么大白天绑架我,共产党放着杀人、放火、盗窃、贪污的不管,专管好人,六十岁的老太太,我犯了什么法,当时我要下车,他们强行把我拉到办公室,说我被劳教了,原因是他们让我去医院开个有高血压、心脏病的证明,说是炼功炼的,这不睁眼说瞎话吗?恶人就因为这非法劳教我。这正象师父在经文《用正念看问题》中所说:“邪恶的政治流氓集团对大法弟子根本就没有讲过什么法律”。在恶人强迫我去西安劳教所的路上,我给他们讲真相,说我炼功身心受益,他们不信,还叫我说假话,做坏事,我说不要这样干,这对你们没有什么好处,多做善事、善恶有报,这是宇宙的理。他们在车上闲聊中,我听出是上边有任务,拉我凑数。我反思自己,自己近段时间学法少,看重了常人的事,才让邪恶钻空子迫害。

到了劳教所,警察让我在劳教书上签名、检查身体跑了三家医院,劳教所不收,下午五点半他们强行把我送进去。一恶警让我写“转化书”,我说:“我是一个好人,不偷不抢,你让我往哪里转,我不会写的。”在恶警的再三强迫下,我说:“不识字,不会写。”因这一念不正,恶警立刻让劳教人员代写,最后让我按手印,我说你写的什么,她给念一遍,她说法轮功是×教,我说不是,你在那里加个“不”字,她不加,还把恶警叫来,我借机给他们讲真相,他们根本不听。我就写申请上诉,劳教书上写的是二零零四年十月三十日处理过的事,为何到了一年后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八日又劳教我。个别管教说:“你们地方派出所这样做不合法,你可以写申请上诉。就这样我一边写申请,一边绝食。他们看我们绝食急了,说:“你该吃就吃,你的事我们给上边反映。”我说:“我要见劳教委。”过了几天检察院来人了,我把事情过程说给他们听,并把劳教书拿给他们看,我提出了几点他们不合法的证据。检察院说:他们处理有不合法之处,下去再查。我们功友齐发正念,背法、炼功、唱大法弟子的歌、给劳教人员讲真相,使她们明白了大法是什么,每天整点发正念时,她们也说:灭、灭、灭。发正念是很重要的,有时恶警在骂人我就发正念,清除她背后的一切邪恶因素,突然间她改变话题不骂了。吃饭时要背所规,我就背师父《洪吟》中的经文“佛光普照 礼义圆明 共同精進 前程光明”。每星期一升恶旗时,我们就发正念,她们背八荣八耻,我就说:以热爱大法为荣、以破坏大法为耻。几次恶旗升上去又掉下来,象被霜打了似的。不能小看发正念,正念足就能起到震慑邪恶的作用。

有一次,恶警的头头叫我,问我见过九评吗?我反问她,什么是九评?她说:一评共产党,二评共产党,我说这好啊,她接过说:好什么?一评共产党怎么坏,二评共产党怎么不好,我发着正念再回答,就拿你当所长来说,你做的好,谁都会说你好,你如果做的不好,谁都会说你不好,真善忍是宇宙特性,是衡量好坏人的唯一标准,众人的眼睛是亮的,我借机给她讲真相她不但不听,还让我不要再炼了,我回答,这是不可能的,我问起我的上诉书怎么没有回音,她让再等,我说问题不解决,我就写严正声明,她怕了似的说,你不要拿这事压我,就借口说有事走了。

回到宿舍同修问我,我把谈话一说,都说就应该这样回答她。过了几个月,一天管理科长叫我说:法轮功反对共产党,我说:我们的师父书中就写,我们法轮大法“永远不参与政治、不干涉国事,真修向善”,是共产党自己反对自己,说一套,做一套,到处抓好人,好坏不分,黑白颠倒,就象我六十岁的人还要抓来劳教,而且是知法犯法,没有任何法律程序。她无话可说,让我回队。

两个月的一次检查,同修把经文没放好让恶警查了出来,我们集体发正念,一个同修在办公室又拿了回来。还有一次检查,她们把我的衣服拿去,我衣兜里有经文,我就发正念,让她们看不见,法不能落到恶人手中,结果真的没有查到什么。在这邪恶之地,我们时时要有正念。劳教所规定每周要写周记,我想这是证实法的好机会,我就站在法上写,强制改变不了人心,人类社会不要好人要什么,好人为什么拉来劳教,人为什么要破坏宇宙的法理。

就这样摔摔打打中度过了四百一十六天,虽然认识粗浅,还有许多的常人心没修去,也不允许旧势力对我的迫害,我要堂堂正正的走好以后的修炼路,圆满随师还。以上是自己在劳教所所做所思,因层次有限,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