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九月三日】我是一个得法较早的大法弟子,一直闭着修炼,修炼神迹从未见到过,总想有一天和其他同修一样见到一些神迹以增强自己对大法对师父的信心和信念。由于自己执著心太重,放松了对大法的学习,使邪恶的旧势力乘虚而入钻了我学法有漏的空子,长时间的变换着招数对我的肉身進行迫害,使我差一点离开师父安排的修炼之路,走向常人的黄泉路。事情是这样的:

二零零七年初,我的上下腹部时有阵痛的感觉,大便时常是深黑色,我和老伴都认为是净化身体,思想上没有引起重视,学法炼功经常是懈懈怠怠不能精進。总是被一些常人之事所纠缠,做三件事更是达不到要求,又值小儿子结婚的日子渐近,新房的装修布置,孙女的入托接送,时常压得我喘不过气来。腹疼越来越勤,越来越严重,大便深黑色持续的时间越来越长,思想压力越来越重。虽然我和老伴也在法上找原因,但总是找不出漏在什么地方。症结解不开,便稀里糊涂地承受着旧势力的迫害和折磨。在和别人闲聊时听别人说原在我部门工作的部下(常人)得病住院花了很少钱,在我脑海中浮出一个念头,自己何不趁此机会到医院全面检查一下,又不花个人的钱,全面调治调治及早止住疼,给儿子办婚事,这时把自己完全忘记是一个修炼的人。此念一出便住進了市中医医院,经过一番常人程序的折腾,结果是胆结石及胆囊炎,打了十几天吊瓶也没管事,不起作用;又冒出了市中医医院技术不高,比不上市人民医院的技术精湛的想法。这时小儿子的结婚日期还有十天,進入了倒计时,可是我的腹痛却逐步升级,由原来的断断续续间断性的阵痛到连续不断的剧痛,学法炼功都不能坚持了,发正念、求师父加持不灵了。解一次大便,从居室到卫生间要休息二、三次才能行,整个人就象从水里捞出的一样,浑身被汗水湿透,脸和肤色像黄表纸一样黄,体重从一百八十多斤降到一百五十斤,紧接着出现了三次昏迷不省人事,全家人陷入了极度悲伤之中。

我五姐为了参加我儿子的婚礼到我家,她也是同修,看到此情此景为我求师父,发正念,放师父的讲法录音,可是我守不住心性,总有怕心冒出,所以我老伴和我五姐为我所做的一切都被怕心挡住了。我再次被送到了市医院,刚一下楼我立时感觉不疼了,但出了第四次昏迷。经过医院检查得到的结果是胃溃疡加贫血,医生和护士都说这人严重贫血,还能坚持到现在,真是不可思议,是不是化验错了,又重新化验结果比原来还少。我和老伴心知肚明,要不是师父加持呵护早跟常人一样不行了。

消息传到在省城住的哥姐(除我大哥外他们都是修炼的人),认为到省城来,更能在师父的呵护下得到调治,这样把我从海滨之城接到省城,又为我联系了一部份同修为我发正念,帮我找出症结,帮我提高心性。当晚,我在省医院病房中似睡非睡中看到一个人托着一颗心站在我面前,叫我看了一下即逝。我和老伴都心中明白,是伟大慈悲的师父给我调整了身体,是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和老伴决定出院,学法归正自己。

出院后我溶入到法中,天天跟同修学法,炼功,讲真相。同修看到我身体一天一个样,都为我高兴,说师父给了我宏大的慈悲和爱护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的名字应该叫“重生”,我欣然地接受了这个名字,我的名字叫“重生”。

经过这场生与死的较量,其实也是正与邪的较量,我体会到:一、要坚定地信师信法。信师信法就得做到诚心诚意的学法,不能有丝毫的懈怠,再忙也要学好法。经常要做到心里装着法,身不离开法,每思每念都在法理上。这样才能对师对法有坚定的信念,旧势力才无可乘之机。二、对三件事情要尽心尽力地去做,不能马马虎虎,三心二意的应付。要多救众生,抓紧最后的机遇树立大法弟子的威德。三、要放下所有的执著心走好最后的修炼路。要做到这一点要时时处处用大法衡量自己所做的每件事情,使所做的事情都在法理上,做到先他后我,无私无我的境地。

写出此事,意在告诉同修,类似受到旧势力迫害的同修一定要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有不妥之处,请慈悲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