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才会柳暗花明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一日】是呀,我确实没有设身处地的为丈夫着想。在他碰到困难、遇到挫折时,没有去帮助他体贴他,而是把他的话一概的当成是对自己的干扰,怕影响了自己的修炼和提高。其实,这不是很自私的吗?当然,多参加集体学法是很好,可是也不能为了学法而学法……。第二天一大早,我向丈夫赔礼道歉,承认没能按照“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没尽到一个做妻子的义务。他听后很感动,当天下午就回家来了。就这样,在师父的慈悲点悟下,我们夫妻言归于好。此后,丈夫的变化很大,再也不阻拦我出去学法、做三件事。并且还开车帮我去山村发真相资料,还向他单位同事讲大法好。

——本文作者

我得法修炼已十多年了,现把我近年来在修炼中两件深有感触的事写出来,证实大法的威力,向师父汇报,与同修们交流切磋,以便共同提高、整体升华。

一、平衡好家庭关系才能做好三件事

众所周知,我们大法弟子的修炼是开设在常人社会之中,师父给我们安排了这样的修炼方式。我们要想做好三件事,首先就得开创一个良好的、宽松的家庭修炼环境,才能有立脚之地,只有平衡好家庭关系,才能平稳的做好三件事。对此我有切身体会。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邪党刚开始打压迫害大法弟子时,我也和其他大法弟子一样经常承受着社会和家庭中的双重魔难。那时由于自己学法不深入,还不知道怎样否定旧势力的邪恶安排,总是被动的、无可奈何承受着丈夫无端的打骂,还时常用常人心和他去争辩、去护法,时常用冷落的态度对待他,致使夫妻关系不太溶洽,使他对法产生了负面影响。

就在邪党举办奥运会的前夕,当地邪恶气焰嚣张,大造声势。一天下午,丈夫从乡镇下班回来,一進门就一反常态表情严肃的对我说,他的车因证件不全被扣去了,他心情不好,并告诉我说外面很乱,劝我当晚就不要再出去了,还说他出去一趟一会儿就回来。他对我叮嘱好几遍后就走了。当时我把他的叮嘱全当成是对我的干扰,因此,我仍然按自己的安排去学法。与往常一样,十点左右我才从学法点上回来,可谁知刚進家门就被坐在客厅里的丈夫给骂上了。只见他气不打一处来,越骂越凶。显然是因为我没听他的话,我行我素而激怒了他。我马上到卧室去发正念铲除他背后的邪灵。可是一点儿也不管用,他照样骂。我只好走出来劝他不要骂人,可他不但不听反而一下窜到我身边对着我一阵拳打脚踢。边打边骂我没有一点儿人情味儿,说打死我算了。我当时情急之下没有了任何办法,只好开门而逃。

我一口气跑到了楼下,无目地的在院子里转了几圈,邻居家的两只狗突然从旁边窜出来朝着我大叫。我怕让邻居看到影响不好,赶紧又回到楼梯上坐下开始想办法。当时又没有带钥匙,身上只穿着毛衣和拖鞋,能去哪儿呢?如果离家出走更会激化矛盾,让周围的世人及亲朋好友知道,会给法带来负面影响。决不能因自己一时冲动,将事闹大。再说这事也不能全怨他,一定是自己哪儿有漏让旧势力钻了空子,操控丈夫对我大打出手。但一时又找不到问题所在。最后还是鼓起勇气敲门回家。他开门后还是大骂:“你死外头算了,又回来干什么?我已经不需要你了,你不走我走!”边说边穿上衣服摔门而去。

他走后我独自一人心烦意乱,无法入睡。发完十二点正念后,坐在床上开始学法。师父在《各地讲法七》〈二零零六年加拿大法会讲法〉中的一段法使我恍然大悟,一下子找到了自己的问题所在。心想:师父的这段法不就是说的我吗?师父说:“很多学员只知道炼功学法是修炼。是,那是在直接接触法的那一面。而你在实修自己的时候,你所接触的社会就是你的修炼环境。你所接触的工作环境、家庭环境那都是你的修炼环境,都是你必须要走的路,必须面对的、必须正确面对的,哪一件都不能敷衍。最后走过来了,师父给你们安排了这样的路,你们怎么走过来的?这一切最后不能不看的。在修炼过程中对这些也不能不看的,所以哪件事情都不能够忽视。”是呀,我确实象师父说的只知道学法炼功重要,而忽视了与家人平衡好关系这一点。没有设身处地的为丈夫着想。在他碰到困难、遇到挫折时,没有去帮助他体贴他,而是把他的话一概的当成是对自己的干扰去发正念铲除,怕影响了自己的修炼和提高。其实,这不是很自私的吗?这能符合新宇宙无私无我的法理吗?当然,多参加集体学法是很好,可是也不能为了学法而学法,光学法不实修、不提高心性,达不到先他后我、无私无我的境界能救度的了世人吗?自己的家人都救不了,还谈什么救度其他众生。

从法中我们知道,大法弟子与常人发生矛盾,百分之百是大法弟子的错,一定的。常人是我们要救的人,我们怎么能与他们搞矛盾呢?想到这里后,自己满肚子的委屈一下子云消雾散,泪水情不自禁的流下来。感谢师父的慈悲点悟,也感谢丈夫又一次帮我提高了心性。此时此刻,真正体会到了师父讲的挨了打还要谢谢人家的法的博大内涵。自己找到了执著后,第二天一大早我就拿起手机心平气和的向丈夫赔礼道歉,承认自己做的不好,没能按照“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没尽到一个做妻子的义务。他听后很感动,当天下午就回家来了。就这样,在师父的慈悲点悟下,我们夫妻言归于好。

从此以后,丈夫的变化很大,再也不阻拦我出去学法、做三件事。并且还开车帮我去山村发真相资料。还向他单位同事讲大法好,使他同事的老伴因此得了法。前些日子,我身边的一位同修被非法抓捕,关押在当地看守所,我丈夫知道后亲自去劝说那位被关押同修的家人去看守所要人,并亲自打电话托朋友救那位同修,加上我们在家的同修们发正念加持,终于把那位同修营救了出来。

我丈夫的觉醒,离不开师父的慈悲呵护,现在他的身体越来越好,工作顺心如意,我们的家庭和和睦睦,全家人都支持我做好三件事。

二、信师信法放下生死才能柳暗花明

近期看到许多老年同修长期处在病魔之中,苦苦的挣扎着不能自拔很是着急。下面我把自己近几年中几次正念闯过病业关的切身体会写出来,给仍处在病魔中的同修作以借鉴,希望被病魔缠身的同修,赶快放下人心,正念对待一切假相,彻底解体旧势力的一切邪恶安排,坚定的走师父安排的路。

三年前的一个晚上,我的身体突然感到不舒服,头痛、腰疼、腿疼,后来全身没有不疼的部位。口干舌燥、高烧发冷。坐着不行,躺着难受,吃不下饭,睡不着觉。但自己并没有害怕,一直坚持学法、炼功、发正念铲除迫害,一发就是一个小时。不管多么难受,我也没有告诉家人,家人都不在家,我也不想让他们知道,因为他们是常人,不知道怎么回儿事,会误解大法,或者让我去医院。所以我只是咬紧牙关忍着,跪着学法。就这样三天三夜简直被折磨的真象要失去生命一样。但是,从没有想到吃药或去医院,修炼十多年了早已与药无缘。我知道炼功人不会有病的,一定是旧势力强加给的迫害,用假相来干扰我正念正行。只有加大力度多发正念,请师父加持,一切交给师父安排。直到第四天,开始想吃饭了,疼痛慢慢减轻,下午基本恢复正常。第五天早上,对着镜子洗刷时吓了一跳,看到自己的眼眶都陷下去了,眼圈都发黑了,体重下降了六、七斤。大约一周后一切又恢复正常。

还有两次身体突然大流血。第一次坐在便桶上二十多分钟将近半小时流血不止。当时自己也没有害怕,没告诉别人,因为任何人都帮不上忙,只有师父加持我正念铲除迫害,不让血再流下去,半小时后逐渐停止流血。又过了十几天,突然下午五点多,又开始大流血,这次和上次不一样,这次流的都是一块块黑红色的血瘤子,大约十多分钟一次,从下午五点多一直到第二天早上,一整个晚上,就是从床上跑到卫生间,从卫生间到床上,中间只能坚持十几分钟,算起来流的血瘤也够好几斤重。可是奇怪的是一点都不难受,只是那几天感觉浑身没多大劲儿。

现在回想起来,如果当时自己在魔难中没有正念、不能坚定的信师信法、把自己当作常人,可能早就吓的跑医院去了,假相也就成真,也就很难走过来。至今还在旧势力安排的魔难中苦修的同修啊,让我们在这最后的值千金值万金的宝贵时间里,赶快放下人心。只有在魔难中真正放下生死,坚定的信师信法,把自己的一切交给师父安排,才能正念闯出魔窟,从新溶入正法洪流之中,才能柳暗花明。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