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的神奇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一日】当“天安门自焚”伪案上映后,我当时在娘家,我说这是假的,师父讲过杀生、自杀都有罪。母亲就不相信:那电视演的真真切切是你炼功走火入魔了。后来真相光盘放给她看,母亲终于明白了。有一次我回家,母亲说:现在什么都往法轮功扣,那次电视新闻播朝阳那个炼法轮功的人走火入魔,把家人都杀了,那是你弟妹的亲戚,他根本就没炼过法轮功,他有精神病,犯病的时候真把家人给杀了,他们就是栽赃陷害,制造谎言,欺骗不明真相的人——母亲彻底明白了真相。

——本文作者

得法

我是一九九八年三月份得法的。我家人的同事是大法修炼者,给我讲大法的美好、殊胜,并送我一本《转法轮》。当我拿起这本书一看,觉的真好,就一气呵成看完一遍,当时真有点相见恨晚的感觉。我很想炼功,那个同修当天晚上就来我家教。当时厂内也有炼功点,但不知道在哪个地方炼,有一天早晨我终于找到了炼功点,辅导员非常热情帮我纠正动作,和他们一起炼完功回家了。回家的路上别提心里是多高兴了,上楼的时候,就象几岁的顽童,拽着栏杆一蹦一蹦的一直蹦到三楼,心里说:这就是我一生要找的,终于找到了。

从此以后我就和大家一起学法炼功,按照法中的要求去做,严格要求自己,不知不觉中身体健康了,脾气变好了。我是一个非常内向性格的人。没学法之前,经常跟家人生闷气,一生气就十天半个月不跟人说话,他都不知道为什么跟他生气。学法后性格变得开朗,做什么事情先为他人着想,在干家务活上也不攀他,基本上我都能承包了。一次包牛肉馅饺子,他不让我用机器绞,说不好吃,我把东西都准备好了,可他还坐那看电视。我心里有点要生气,可转念一想:我是炼功人呀,不能生气!我就一遍一遍的背师父讲的《何为忍》。当我包完饺子时,家人走到我跟前问:你生气了吗?我乐呵呵的说,你看我是生气的样子吗?就这样一场战争“平息”了。

这些身心的变化他看在眼里,喜在心上,他特别支持我学法轮功。有时放师父录像他也跟着听。我晚上去学法点,他就在家看孩子。我也经常带孩子去听师父讲法。有一次,我们吃饭的时候,孩子就跟他爸爸讲失与得的关系,说的基本上都是师父的原话,当时我也很吃惊,一家人就这样快快乐乐的生活着。

闯过亲情关

九九年“七·二零”邪恶铺天盖地,形势发生了急剧的变化。我和同修登上了去北京的火车,用自己的亲身体会,身心受益,去证实法。回来后厂子办七天洗脑班,我们没有被邪恶吓倒,又到海边树林里炼功,结果保卫处又把我们软禁起来了。这期间家人承受了很大的压力,他们逼着我写不炼功的保证,我不写。家人一看说服不了我,就给我母亲打电话搬“救兵”。我娘家离这有三百多里路,交通不便,道路不好走。我弟弟就开着三轮车拉着我七十来岁的母亲,一路颠簸来到我家,已是后半夜一点多钟了,可想她老人家当时的心情。当我看到她,我的眼泪流出来了。当时压力也是很大,我知道这是过情关。放下情才能对谁都慈悲。母亲逼着我写保证,因为当时写保证厂子就放人。我不写,母亲说:“你不写,我就一头撞死在你面前,我们断绝母女关系,你再也别回家了。”我心想:师父在《转法轮》里讲过人各有命,你不能因为这事死在我面前。

母亲一看说服不了我,一气之下就要走了。可她不放心,又追到我被软禁的公寓,一气爬到三楼,气喘吁吁的告诉我她要走了。同修递给她一杯水让她消消气,她喝了一口,全都呛出来了,然后她就下楼了。我站在窗前看着她的背影,我流泪了。我想起了师父在《洪吟》〈谁敢舍去常人心〉中写道:“常人只想做神仙 玄妙后面有心酸 修心断欲去执著 迷在难中恨青天”。但我终于闯过这个亲情关,心性上来了。正象师父在《转法轮》里说的:“你的心性提高上来,你的身体就会发生一个大的变化;你的心性提高上来,你身体上的物质保证会出现变化。什么变化呢?你追求执著的那些不好的东西,你会扔掉。”当天晚上在似睡非睡的时候,感觉身体轻飘飘,就象气球一样往起飘。

后来当我知道母亲把我的大法书、手抄两遍《转法轮》和讲法光盘都拿走了,我就赶紧给母亲打电话告诉她千万别毁了呀,尤其那套讲法光盘,那时特别紧缺,唯我们这一方就这一套。母亲说她全烧了,我嚎啕大哭告诉她千万不能毁。母亲听我哭得厉害,就让弟弟告诉我没有毁,给你留着呢。这给母亲后来得法打下了基础,母亲对弟弟说这里面有“够当”(方言意思是很神的意思)要不你姐怎么那么虔诚呢。

当“天安门自焚”伪案上映后,我当时在娘家,我说这是假的,师父讲过杀生、自杀都有罪。母亲就不相信:那电视演的真真切切是你炼功走火入魔了。后来真相光盘放给她看,母亲终于明白了。有一次我回家,母亲说:现在什么都往法轮功扣,那次电视新闻播朝阳那个炼法轮功的人走火入魔,把家人都杀了,那是你弟妹的亲戚,他根本就没炼过法轮功,他有精神病,犯病的时候真把家人给杀了,他们就是栽赃陷害,制造谎言,欺骗不明真相的人……。母亲彻底明白了真相。

我多次给她讲大法的美好和发生在同修和我自身的奇迹。有一次我消“病业”,就象得重感冒一样,浑身疼发高烧,家人急得让我吃药还说:“有病不吃药……。”我怕他误解大法,吃就吃吧,符合常人状态,心想吃了也不起作用。其实这一念就不对。结果不但不好更严重了,还连拉带吐,拉的我都回不了床上了。折腾了半宿,心想是不是阑尾炎,家人曾得过做过手术。这一念一闪我马上觉得不对,炼功人怎么会有病呢?马上纠正过来,并对师父说:“师父啊,弟子实在挺不住了。”你说怎样神不神,马上就不疼了,好了,舒舒服服的睡了半宿。早上醒来和家人把事情经过说了,家人嘴上不服,但他心里特别服气。再次消“病业”和上次差不多,家人就只是说说让吃点药,我坚持说没事,他也就不再说什么了。

发资料救度众生

自己的亲人明白了真相,得救了。还有那么多众生在等待救度。刚开始带资料回家,母亲担心、害怕,不让我发,我就告诉她救人的重要性,我带着弟妹、侄儿、外甥女出去,一次两次……每次都能安全返回,母亲在家不会发正念,就一直求师父保护,一直等我们回来。有时还把我包装起来,把她和父亲的衣帽让我穿上。

有一次到一个村庄发资料,刚发一半就被人跟踪上了。我不知道等发到尽头往回返时,才发现有两个人拿着手电,怎么办没有别的路了,我就在心里求师父保护。到跟前一看这不是我的小学老师么,后来还成了同事。他一看是我很吃惊,是你呀,换个别人我一定给你举报!我说:“老师呀,换了谁你也不能举报,是来救你的,我只剩下一张‘自焚真相’的光盘,特意给你留的,你要好好珍惜,不能毁了。”刚给他家放完人就出来了。最后他说你要注意点,随后我们又向另一个村庄。

还有一次,和家乡的同修约好了,带了很多资料,去救那一方众生。天黑以后,我俩骑着自行车顶着刚出升的明月出发了。直到月亮西下才回来。走过了八个村庄,一夜的救度众生,一夜的路程,有我们的劳累,有我们的欢乐,有我们的欣慰,也有对师对法的坚信闯过了一道道难关!那是地地道道的农村,两山夹缝里住着人家,有的村子与另一个村子相隔七、八里路,而且中途要经过乱死岗,也就是农村人说的那个地方经常闹鬼,夜间没人敢走。同修问我咱们去不去,我深知大法弟子肩负的责任。那个村子都特别闭塞,得不到大法的福音,我们必须得去。边走边走发正念,一路顺风到达那个村庄。可回来的途中“怪事”发生了,同修骑车带我经过乱死岗时,车把怎么也把不稳了,晃的厉害,几乎连人带车就要摔倒了,同修心里慌了。我说不要怕没事,赶紧发正念,念正法口诀,你那个低灵烂鬼还不够一个小指头捻的。就这样我们平平安安的又走向另一个村子。

亲人们真正明白了真相,而且都三退了,还帮着传递大法的福音,发放资料。特别是我的姐夫发的特别认真,不浪费每一份资料。他们也得到了大法的福报。姐夫经常外出打工,有一次被380伏电流击穿手臂,却平安无事,别人都说你真是个大命之人,有福气。我二弟开三轮车,车上有好几个人,一起掉到一个大坑,人却毫无损伤。父母现在也学大法,父亲曾得过牙龈癌,过去六、七年留下后遗症,半身不遂后来通过听师父的讲法,身体基本上得到康复。

在大法中我们得到的太多太多了,可是付出的太少太少了,距离师父的要求和精進的同修相比相差甚远。但是,我不气馁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多学法、发好正念、救度更多的众生!

层次有限,请慈悲指正!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